098.关禾秋的双胞胎

    沈泠容正同赵姨娘埋怨魏国公府的事儿,转头就被人叫去了沈泽章的书房。

    沈泽章平日里最宠爱这个女儿,赵姨娘倒是没放在心上,只当是父女俩说话。

    谁知泠容去了不过半柱香的时间,沈泠容身边的婆子哭哭啼啼的跑过来说沈泽章要对沈泠容动家法。

    赵姨娘听见这话,吓得立时跑去书房。

    这时间沈泽章已拿了戒尺,泠容哭哭啼啼,委屈道:“父亲,我又没做错什么?”

    赵姨娘闯进屋子,道:“老爷,好好的这是为什么罚姐儿?”

    沈泽章指着赵姨娘的鼻子,大骂道:“瞧你养的好女儿,把沛容的婚事给搅和黄了!”

    泠容往日在沈泽章的面前总是懂事知礼,楚楚可怜的形象,如今父亲竟为了一直不温不火的二姐姐对她动家法,泠容心里更加委屈,抽泣着道:“父亲,我何时要搅和二姐姐的婚事。”

    沈泽章见她嘴硬,抬手举着戒尺猛地打在了泠容的身上,“那定北侯家的亲事,我是多难才攀上的,被你在魏国公府就闹没了!那定北侯家的老夫人、大夫人原本就不大乐意,现在好,得了借口直接就给退了。原本明年一出孝就能成亲的,全让你给毁了!”

    这一顿沈泽章是油盐不进,把泠容好一通打。又说,赶着年前立时就要把人给送去江南沈大老爷处,说是已经托沈大老爷选好了人家。

    赵姨娘听得这话,当即厥了过去。等再醒来的时候,母女俩已经被所在了偏院里,不许踏出院门一步。

    沈泠容是怎么都想不明白,抱着赵姨娘痛哭。

    赵姨娘恍然大悟,哭道:“我懂了,我懂了!不是林氏,是董氏。不是淑容与润容,是沛容啊,哈哈哈……”

    沈泠容不明所以,吓得紧紧握住赵姨娘的手道:“什么董氏,什么沛容,娘,你在说什么?”

    赵姨娘蓦地就落了泪,“我同林氏斗了这么多年,争了这么多年,我以为我争到了,抢到了。可结果呢,有个不用争不用抢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人。难怪,难怪!哈哈哈哈……”

    赵姨娘头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作为别人挡箭牌的存在,知道了之后,精神几乎是完全崩溃,不能接受。

    沈泽章再也没有见赵姨娘母女,没两日的功夫,沈泽章直接让人把沈泠容送出了京城。

    沈泠容离京那天,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扑扑簌簌的,很快将整个京城完全覆盖。

    润容听见这个消息,乐的立时起身去了魏国公府。

    清容一点儿也不意外,那日听说沛容好好的婚事被搅黄了,就知道赵姨娘母女绝对再也嘚瑟不起来了。

    她记得小时候有一天傍晚,他看见沈泽章陪着董姨娘母女在院子里荡秋千。沈泽章那样子,是在林氏和赵氏面前都不曾有过的。那慈爱的表情,让清容想起了上辈子的亲生父母。

    之后她对董姨娘、沛容在沈泽章心里的地位,就很有数了。

    清容不禁想到自身,沈泽章对董姨娘好了大半辈子。再看宋昭,依着宋昭恐怕要比沈泽章还要长情的吧?

    等等,她为什么会想到宋昭?

    一转眼便是年下,蒋老夫人为着宋昭来年能顺利,亲自准备给禁军营的礼,但凡能跟宋昭牵扯上的,几乎都送了。

    清容琢磨着,作为宋昭的夫人,她也不能落后。因着及笄礼回礼带来的灵感,清容专门做了一套她用来送礼的礼盒,限量版的包装图案以及化妆品,全都是不售卖的。算是给宋昭做足了面子。

    京城的年节,送年礼,收年礼好不忙碌。

    清容被蒋老夫人指定,陪着二夫人忙活年礼的事。

    魏国公府的年礼同奉国夫人府的年礼不大一样,奉国夫人府没什么讲究,别人送什么,照例回就可以了。

    魏国公府却有哪家是要主动去送的,哪家送礼也不能收的。

    如此摸了一个礼拜,清容算是把哪些是亲信,哪些是维持表面和平这类的关系理顺了个大半。

    过年来往的琐事极多,也不赘述。

    倒是关禾秋,真真儿是个命苦的人。

    刚一出正月十五,关禾秋的肚子突然闹腾起来,她早产了。

    照说按照她和宋昭预计的,临盆的正日子应该在三月里。到时候生下来,只说早产,还勉强说得过去。如今突然就生了孩子,任谁看,都是未婚先孕了。

    谁承想关禾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养胎,竟然还是早产了。

    关禾秋发作了一宿,在清早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来给清容请早安的人自都听说了这个,众人心里都暗暗的长出一口气,感谢老天有眼,生的是两个丫头片子。

    一早上清容院子里的气氛,史无前例的和谐,一个个儿都乐呵呵,美滋滋的好态度。

    可到了寿禧堂里,便是阴云密布的。

    蒋老夫人脸色难看,道:“生下来就是个晦气的东西,赶着正月里的,把孩子就生出来了。这人丢的,”蒋老夫人说着,扶向额头。

    清容能看见,她的手指尖儿微微的有些发抖。

    二夫人陪着笑打岔道:“瞧着关姨娘的肚子那么大,原来是怀着两个。”

    唐氏幸灾乐祸的说:“怀两个有什么用,都是丫头片子。这下关禾秋可得哭死了,还以为能生个长子,谁知道俩都是丫头。”

    三夫人因着擅自做主宋菱的婚事,这短时间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尽管心里也瞧不上宋昭和关禾秋的荒唐事儿,可也不敢落井下石,只笑了笑道:“左右孩子都生下来了,气也是没用的。”

    清容也顺着三夫人的话安慰蒋老夫人,“今儿个一早生下来,咱们先瞒几个月不对外面说便是了。左右过了年,也没人来走动。就算来走动,也到不了风荷院。”

    二夫人、三夫人、唐氏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清容。

    连着蒋老夫人也颇有些意外,“瞒几个月?”

    清容点头,道:“一岁里的孩子,看着都差不多大。就算瞒上一、两个月的,也看不大出来吧?反正咱们也不把孩子往外面抱的。”

    二夫人轻轻一咳,小声道:“没几天大姑娘就出嫁了,怕是很难瞒住呢。”

    二夫人说话间给了清容一个极隐秘的眼色,清容一愣,转瞬明白过来二夫人的好意。她是提醒清容,蒋老夫人对关禾秋深恶痛绝,她根本没必要给关禾秋擦屁股。

    其实清容也不爱管宋昭惹出来的这傻X事,她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站在了大局观来考虑这件事儿了。

    蒋老夫人一时平心静气下来,想了想便吩咐身边的婆子道:“告诉各房各院,关禾秋生孩子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哪儿漏的口子,我就敢谁出去。”

    婆子道了句是,立刻出门让人吩咐下去。

    因着生孩子是一早的事儿,这会儿稳婆都还在府里,什么信儿都来不及传出去。消息倒是封闭的很及时。

    从寿禧堂出来,清容和唐氏一起回西二府。

    因着基金会的事儿,唐氏这些日子对清容好不殷勤。这会儿挽着清容的胳膊,极亲热的嗔她道:“我可真闹不明白你是傻还是精。放着关禾秋未婚先孕的事儿传出去,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清容心里暗笑,怕是唐氏醉翁之意不在酒,更在乎的是留在宋昭身上的污点吧。

    “你还帮她说话,还帮她瞒着,你以为她能领你的情?”

    自然是不领情的,蒋老夫人这话刚一传进风荷院,关禾秋先敏感的叫了无暇,道:“老太太那边为什么有这样的话来?”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都清楚的很,这样的话当然是嫌关禾秋丢脸了。

    宋昭这会儿在一边陪着,安慰道:“老太太这样做,自是为你的名声着想了。”

    关禾秋冷脸一笑,道:“她还有能为我着想的时候,两个孩子生下来,老太太连派个人来看都没有。她还能为我着想?”

    关禾秋说着,眼上又涌出泪来,哭道:“就是我命苦,没有生下来儿子。若这两个都是儿子,她能这样对我?”

    宋昭把手里的两个女儿递给乳母,温柔的安慰道:“谁说的,老太太怎么没派人来,我怕你累着让我给赶回去了。这年节里,生了个双胞胎,这是什么,这是喜事临门啊!”

    关禾秋可一点儿都乐不起来,她觉得自己输了。因为这两个丫头,输惨了。如果是两个儿子,哪怕有一个儿子呢。

    宋昭见她不言语,只默默的垂泪,大力安慰道:“女儿好,女儿多贴心。我就喜欢女孩子,像你一样的。若是个男孩儿,我还不喜欢呢。”

    关禾秋水汪汪的眼睛凝着宋昭,问他道:“你可当真?”

    宋昭点头。

    关禾秋道:“那你去管老太太要长命锁去,让老太太派人去德瑞祥制一套羊脂玉的长命锁,我要一整块玉出来的两个,给咱们的女儿。”

    宋昭有点儿为难,提醒关禾秋道:“老太太说了,不让传出去,你也别着急,等过两个月咱们再去打锁也不迟。”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