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关禾秋的新套路

    关禾秋眼睛微微一亮,放下筷子问道:“什么是义工?”

    宋昭把清容的解释原封不动的重复讲给了关禾秋听。

    关禾秋明显的一怔,笑容有些凝滞,“施粥,发米,送冬衣?”

    宋昭嗯了一声,若有似无的打量着关禾秋。

    关禾秋轻轻的咳了一声,垂头道:“既是行善积德的好事儿,做义工就做义工。”

    宋昭眼中隐隐的厉色霎时缓和下来,方才莫名悬起的心算是落了地。

    关禾秋一句话都不再多说,只垂头默然的吃东西。

    宋昭用过膳,起身道:“我去一趟阿籍家。”

    关禾秋这才缓过气来。

    无暇小声道:“方才可真是太险了,奴婢还生怕您一个气不过,说不去呢!”

    关禾秋检讨道:“我这一阵子可真真儿是糊涂了,可也还不算傻透了。那沈清容能有什么好事儿,她说给阿昭的话,指不定给我下了什么套儿呢。”

    无暇道:“只是那义工的事儿,单是听着就委屈,姑娘您,真的要去做义工吗?”

    关禾秋冷然一笑,“去,干什么不去。我若是不去钻她的套儿,又怎么让阿昭心疼我。没听方才一口一个清容,也不知她使了什么狐媚手段。”

    无暇安慰她道:“管她使了什么狐媚手段,世子爷不还是去了陆家。这就表明,世子爷更信您,不信她!”

    同样的,宋昭去了陆家的事儿,第二日便听陆家少夫人提起了。

    陆少夫人有些同情的含笑,道:“宋世子没好意思开口,只略询问了几句,我按照你吩咐的,说了个大概,说完他点了点头就去了。”

    清容是早料到的,尽管早料到,可知道宋昭当真去找陆少夫人对质,心里还是难受不舒坦的。

    说到底,宋昭还是更信关禾秋,不信她。

    清容有些失望。

    不过基金会这边出了成绩,清容没有多少时间沉溺于宋昭后院的那些破事儿,而是以太后来做这个挡箭牌,把这大小官太太依照考试成绩和综合评定,把基金会的组织架构塞了个满满登登。

    皇帝很给面子的让吏部下发了委任状,从六品到九品,全都送到了家里。那些官太太突然有了官身,对基金会的事儿越发热衷起来。

    清容作为基金会的秘书长,首先设立了一个长青项目,专门为寒门学子提供教育资金,但凡是品行过关的,全都可以拨款。再一个是专门针对女子的半天项目。

    润容初初听见这半天项目,笑个不住,说清容这名字起的太乱七八糟了。

    清容却是从“妇女能顶半边天”这来的,说出来她们也不能明白,便含混的糊弄了过去。

    项目一定下来,太后与皇帝象征性的拨了些款项,并承诺每年都会给基金会一比慈善款。跟着京城贵妇群中,掀起了一大波捐钱热潮,官太太们全都捐了银子。

    这番募集下来,竟然到了五百万两之多。

    宋昭说,这等同于是国库半年的收入。

    清容一点儿也不意外,太后皇上带头给了十万两,跟着皇后、李贵妃、全京城的勋贵全都捐了银子,连着京城里的皇商、富户得着了这么一个上杆子巴结太后、皇上,京城权贵的机会,自然也挤破了脑袋往基金会里捐银子。这基金会的资金,充足到超出清容的想象。

    整个基金会的众人,开始摩拳擦掌的往上报项目,想要将这些银子有个用武之地。

    她们最擅长的就是施粥赠米,真的是一点创意都没有。

    华堂郡主跃跃欲试,刚上任的新官儿们也十分想让太后、皇上看见她们的“政绩”,于是这场为期三天,范围到京城东南西北四区外加京郊的大规模施粥赠米的活动,热热闹闹的展开。

    这些官儿太太们平日里不是主持中馈的,就是帮忙管家的,也做过点儿善事,不过如这般大规模的活动,谁都没有什么经验,却格外感兴趣。

    在华堂郡主的张罗下,各部门通力合作准备了三、五日,就把这场施粥的活动一切细节完成的妥妥当当。

    这么大的活动,难免需要义工,清容心里憋着之前的气,一回了宋家,便将这行善积德的好事说给了宋昭听。

    宋昭心里原本很有些抵触,可也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去告诉给了关禾秋听。

    关禾秋笑呵呵道:“这是好事儿啊,帮我应下来吧,告诉少夫人我去。”

    宋昭当即便后了悔,劝关禾秋道:“算了,说是义工,我却只怕你去又不晓得要被怎么折腾的,还是不去了。”

    关禾秋心生欢喜,温温婉婉道:“少夫人不会的,她那么本事大方的人。”

    宋昭理所当然的一笑,道:“她自然不会折腾你,我只是怕那李玉清和旁人为难你。”

    关禾秋笑道:“这有什么的,我一直跟着少夫人就是了,少夫人是会向着我的。上一次李玉清同那位将军夫人难为我,便是少夫人帮我说的话。”

    宋昭没料到关禾秋能这样说,往日里似乎关禾秋都在说清容的不好。

    他微微一笑,安心道:“你愿意同她好好相处,这是最好不过的。她也才十五岁,还小,你把她当做妹妹,会觉着她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关禾秋垂头静静的听着,笑的格外温婉动人,还附和道:“不仅有趣,还是个美人胚子,看着就讨人喜欢。”

    宋昭笑道:“是吗?我倒没觉得,她从小就长的那副瘦瘦弱弱挨欺负的样子,在沈家的日子可难熬的很……”

    关禾秋听着,袖在袖中的双手渐渐攥紧了,指甲硌的肉生疼,她也不觉得。

    宋昭很快便是替关禾秋同清容说了要去当义工的事儿,清容尽管惊讶,却也没有说旁的。

    不过华堂郡主、润容等人听见这样的事儿,都免不得要草木皆兵。

    “谁知道那关禾秋安的是什么心呢?从她里里外外做的事儿,眼瞧着就不是个安分东西。”华堂郡主撇撇嘴,摇了摇头。

    李玉清提醒清容道:“她可最是个嘴甜心苦的,指不定想在背后怎么害你呢!”

    清容笑呵呵道:“只请你给我点儿面子,交代一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理睬她就是了。”

    李玉清撇了撇嘴没说什么,清容也没大把关禾秋会捅刀子的事儿放在心上,一是她没那个时间,二是她根本没把宋昭的喜恶当回事。

    等到了施粥赠米的那日,关禾秋同清容一起在温泉庄子施粥赠米,粥是施给乞丐和流浪汉的,米是多半是给庄子周遭农户的。

    来干活的除去清容这些基金会有品级的女官,剩下的都是官家或是富户家的媳妇、姑娘一类。因着清容特别交代,又没让那些身份高的夫人们来这边施粥赠米,倒是也没人难为关禾秋,多半都把她给无视了。

    谁知刚开始盛粥,关禾秋便是叫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就被烫了手。

    李玉清站在清容身边,很小声的嗤笑了一声,不屑道:“真是个能作的,这还没干活儿呢,就烫了手。”

    那粥刚煮出来晾了一会儿,温度已经不算太高,清容还去查看了关禾秋的伤势。

    关禾秋有些歉疚的扑闪着大眼睛,楚楚道:“少夫人,我真是没用,这还没做什么就烫了手。”

    照着清容以前的脾气,势必要刺她一句,说那粥根本不烫,她那手也不会如何。可蓦地就想起那日宋昭去找陆少夫人的事儿,清容心里不自在,直接道:“赶紧去找个大夫来给看看,要不要紧。”

    关禾秋很随意的在围裙上摸了摸,笑道:“不碍的、不碍的,那粥也不是很烫,我还能做的。”

    可清容能瞧出来,她这话就是托词了。也许,关禾秋根本就没想来做这个义工。

    清容道:“人还是尽够的,你烫了手,世子爷该心疼的。还是好好看一看,等无碍了再说吧。”

    清容说着,立时让人把关禾秋给扶下去。

    关禾秋挣扎着不想走,清容可不管这个,一直到结束,清容都没让关禾秋在施粥赠米。

    到了下午,活动结束后,关禾秋才肯上了马车走。清容心里很抵触跟她痛处,自然的留下来同李玉清等人收尾。

    马车一驶出温泉庄子,关禾秋便将包扎着的双手拆开,同无暇道:“一会儿进城,路过茶楼去要一碗热茶水,不要滚烫的,能稍微烫红就成。”

    无暇笑着点头,一进城瞧见茶楼便去了。

    等主仆到魏国公府的时候,关禾秋的手已经被烫的起了水泡。那样子看上去分外的吓人。

    这时候宋昭却不在府里,无暇问道:“奴婢去禁军营寻世子爷去。”

    关禾秋一扬眉,道:“不必,同样的招数用多了,可就不好用了。”她话罢也没有深说,只吩咐人去请大夫来。

    等大夫重新来给关禾秋看过,包扎过后,关禾秋才同无暇道:“知道世子爷问起来要怎么办吗?”

    无暇道:“就说您是被沈清容故意烫了手的。”

    关禾秋摇了摇头,抿唇一笑让无暇进前来,对着她耳语了几句。

    无暇听着,笑着连连点头道:“是,奴婢就这样说。”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