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把你这双手放在油锅里炸一炸

    那是清容头一次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同宋昭这么亲密的接触。

    嘴唇相碰间,世界与时间都在这一瞬静止下来。两个大脑空白的人,互相瞪视着彼此。

    如果清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清明,如果还能看见宋昭的脸颊,他会发现一个大男人可耻的脸红了。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屋子里忽然“嘭”的一声响,宋昭猛然回神,竟一句话都没有再说,飞快的抽身而去。

    清容看向发出声音的方向,原来是支窗的叉竿不知怎的掉了出去,窗户猛然合上,声音自然很大。

    她还是有点儿回不过神,难道说是自己话说的太重了,刺激到了宋昭作为男人的自尊心?

    门外的梅蕊、含翠等人自然听见了清容方才同宋昭的争吵,见宋昭逃似的去了,忙进门。

    清容满脸通红,众人看着还以为是气大了的缘故。

    梅蕊忙上前,道:“您可别生气,世子爷是受了关氏的挑唆。”

    清容有些失神,勉强道:“我生什么气,有什么好生气的。收拾收拾,睡吧。”

    梅蕊一愣,道:“这么早?”

    清容一脸的疲惫,道:“困了。”

    梅蕊等人自然也没敢再多问什么,毕竟她们只听到了吵架声,尚不知道清容同宋昭在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清容躺在床上,望着床帏还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宋昭的脑袋是瓦特了?他是怎么想的,两个人正激烈的吵架呢,他突然吻了你一下,这是什么神经病的脑回路?

    宋昭没有回风荷院,而是去了书房。他躺在书房的榻上,辗转反侧。

    他蓦地想起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宋昭忽然想笑,沈清容怎么能算窈窕淑女呢,她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女子,市侩、贪财、霸道、算计她都占全了,从前在沈家那温软的好像棉花团一样的沈清容,怎么变了呢?

    她现在好像天上的云,又高又远,抓不住,握不住,看着也是白白软软的,可厉害起来会打雷闪电,总是劈的他外焦里嫩,大脑空白无计可施的。

    宋昭本来应该很生气的,可清容算计着关禾秋受伤的这件事儿,突然在他脑中就烟消云散了。唯有清容那张愤懑无奈的脸,让他反思起来,自己照比元珩和叶钦,就这么让沈清容讨厌?

    这是为什么?

    宋昭想着想着,又想冲回海棠院问问清容到底是怎么想的。他长得没叶钦好?他家世没元珩高?

    这一夜,宋昭几乎是在胡思乱想中度过的。

    风荷院那边只等到了世子同少夫人起了争执,具体说了什么,之后又如何了便没话了。

    关禾秋等了一晚上,宋昭都没有回来,她便总觉得有些魂不守舍的。

    第二日一早,清容起身后,依然振作精神。关禾秋挑拨着宋昭来教训她,这样的歪风邪气不能助长。但凡让关禾秋吃到这件事情的甜头,之后不知道还要怎么作。

    清容当然不怕她作,可想起要面对宋昭那二傻子的质问与怀疑,她心里就十分不痛快。她得让关禾秋明白一个道理,无论她关禾秋怎么做,清容作为正方夫人的体面,是永远不会被动摇的。

    她得让关禾秋形成负面强化,必须让她下回再动手的时候,掂量掂量。

    草草应付了这些妾室的请安,清容便起身去了寿禧堂。同蒋老夫人说起大房不少丫鬟到了年纪,应该放出去嫁人了,再换一批进门。

    二夫人第一时间拥护,连着三夫人、唐氏也表示支持。

    这是好事儿,蒋老夫人自没有不同意的。她们这种大户人家,都会定期做这样的事儿。

    清容一得了蒋老夫人的允许,从寿禧堂请过早安直接奔着风荷院杀了过去。

    关禾秋原本以为,经过昨天的事儿,清容总要在一段时间里夹着尾巴做人吧,反正是很不敢招惹她的。谁承想,早膳还没吃完,清容直接带着人杀了进来。

    这时间宋昭已经去禁军营了,清容人多势众,浩浩荡荡的进了风荷院。

    风荷院里外的丫鬟婆子不过十几人,清容显然照着关禾秋奴婢的人数带的人,关禾秋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冲着这个对质,无论清容做什么,她都必定要吃亏。

    关禾秋立刻给了无暇一个眼色,小声道:“找个机会出去,请世子爷回来。”

    无暇应了一声,想悄悄自关禾秋身边抽身去后院。

    清容一直盯着关禾秋,自看见了这个小动作,等她们见完礼,她连准备都不给主仆们准备,直接道:“无暇这是要去哪儿啊?”

    无暇一怔,当时站在原地。

    关禾秋一笑,道:“我想让她去给少夫人上茶。”

    清容冷笑着,不领情道:“不必,你这里茶无好茶,我也不是来你这里喝茶的。”

    关禾秋表情讪讪的,十分委屈,小声道:“少夫人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清容直截了当道:“前后门儿我已经堵住了,宋昭今儿个当得是个要紧差事,没人去寻他自己是绝不会回来的。所以你不必同我做这幅嘴脸,他看不见。”

    关禾秋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来,笑意凝滞在唇边,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无所适从,十分反感的样子。

    “少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妾身有些听不明白。”关禾秋调整了一下表情,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清容曼然走到庭院中的石墩上,欠身坐下,澹然一笑,道:“关姨娘,若论人前人后两幅面孔,人畜无害的无辜模样,从前在沈家我的二姐是第二,就没人能当第一。你的伎俩,照比她可差远了。我见识过她,再看你,便是小巫见大巫,没什么了不得的。”

    关禾秋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样子十分的不自在。

    清容一笑,道:“你手上的伤如何?”

    关禾秋别扭着小声道:“没什么大碍,劳烦少夫人关心了。”

    “没什么大碍?世子爷怎么说伤的不轻呢,那日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是你自己故意去撞粥碗的,我也请了大夫的。怎么世子爷偏偏觉着是我故意害的你伤了手?”清容看都没看关禾秋,垂头看着新染的指甲。

    关禾秋勉强道:“也许,也许是世子爷误会了。”

    清容笑道:“我同他说的时候,他倒是没误会,一进了你这院子便误会了,那就是有人搬弄是非了?”清容说着抬眼,笑吟吟的看着关禾秋,徐徐道:“你大约还不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我呢,最是个踩低拜高的人。你若有本事踩着我,冤枉我一回我也就认了。你若是没本事踩着我,想挑拨别人来,这个委屈,我势必是不受的。”

    关禾秋心里憋着一口气,手都只抖,可就像清容说的,她如今的身份,确实是被清容踩在脚底下的。

    “我从来不白担冤枉。如今世子爷说是我故意陷害你,让你烫伤了手。我做没做的,罪名都有了,倒不如所幸,把这个罪名坐实,这也就不算冤枉了,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我也能出了这一口气。”清容这话说的又慢又轻,可十分狠。

    关禾秋被吓得双腿发软,有些站不住,面如土色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清容哼笑一声,“简单来说,我打算把你这双手放在油锅里炸一炸,我倒要看看宋昭能把我如何?”

    关禾秋被吓得失声大叫,连着风荷院里的人全都噤声,一句话都不敢言语。

    清容直接回头问梅蕊道:“油锅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让人支上。”

    关禾秋身子抖得筛糠一样,颤颤巍巍道:“你,你敢这样对我。”

    清容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这不也是帮你,你自己要把伤说中了,博世子爷心疼的,那外不如再重一点,让世子爷更心疼。”

    风荷院满屋子的婆子丫鬟,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平日里看着少夫人年纪轻轻,又是和颜悦色的,谁承想竟能相处这样狠毒磋磨人的法子,可真是够恐怖的。

    清容说着这番可怕的话,笑容却是依旧的和善,如沐春风。那要炸人手的话,就好像是送你两匹绸缎,在给你恩惠一样。

    关禾秋紧抿着唇,瞳仁儿一动不动的盯着清容。

    清容也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回视着她。

    一时间院子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落针可闻。

    两人之间气氛十分奇妙,关禾秋是害怕的,可又不甘心在清容面前失了脸面,可看着清容这幅样子,她又确定了清容会做出她说的那件事。

    “我……”关禾秋没注意到,她说话时连嘴唇都在颤抖,那心慌无助的感觉,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眼前的自己,丢脸的,仿佛被剥光了衣服站在人群里一样。

    梅蕊笑着对清容道:“油锅早就准备好了,不过现在还没做热,等油滚烫了,奴婢就让人端上来。”

    清容笑眯眯道:“也不必太热了,若滚烫了,那不得把管姨娘的手都给炸熟了?炸熟了可怎么好,我听说关姨娘弹琴弹得可好了呢!”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