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不好吗?

    “手要是炸熟了,还能弹琴了吗?”浮翠好奇的一笑问道。

    梅蕊笑道:“恐怕是不能的吧,若是炸熟了,那手说不准要掉下来的。”

    清容道:“没砍下来,连着胳膊炸的怎么会掉下来呢?”

    含翠笑嘻嘻道:“奴婢赶紧去让人把油锅抬过来,奴婢可真好奇,那手到底会不会掉下来。”

    关禾秋听着主仆几人如此有画面感的话,吓得双手发抖,双膝一软,噗通一声,几乎是跪坐在地上。

    无暇等人忙上前去扶。

    此时风荷院里的奴婢们,面上都带着屈辱与悲愤。

    只听清容慢悠悠道:“去吧。”

    关禾秋双肩剧烈的抖着,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心里被人转着扭了不知道多少圈,怕的她只剩下浑身发抖了。

    几个胆小的丫头已经哭了出来,无暇倏地跪了出来,挡在了关禾秋的面前,哭道:“少夫人,都是我的错,不怪姨娘。是我说错了话,是我的错。”无暇说着,连连叩头。

    清容也算敬她是个忠心护主的,既已经把关禾秋吓成了这个样子,便也见好就收,她可没真打算拿着油锅上来炸关禾秋。

    “无暇的年纪也不小了,该出去嫁人了。收拾收拾东西,去二夫人那边,二夫人自会处理的。”清容徐徐道。

    关禾秋、无暇等人闻言,不由都变了脸色,死活不肯。

    清容笑道:“关姨娘,你打算把无暇放在身边多久呢?总不能让她一辈子不嫁人,一辈子只陪着你吧?”

    关禾秋哭着保住无暇,连连摇头道:“不,不,不,无暇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她的婚事我自然会为她打算,不能走。”

    无暇也道:“奴婢宁可这辈子都不嫁,也要陪着姨娘。”

    清容立目,神情冷滞下去,道:“由不得你们做主,袁妈妈把她们拉开,送无暇去二夫人那。”

    袁妈妈道了一声是,立刻带着两个婆子去拉关禾秋和无暇。

    清容冷眼旁观,道:“我又不是把无暇发卖了,而是赎身嫁人,这难道不是行善积德的好事吗?再者,老夫人都发话了。这家里的规矩,不能因为关姨娘坏了。这个理儿,到哪儿说都一样,就算你告到世子跟前,也是这么回事。”

    关禾秋紧紧拉着无暇,两人就好像琼瑶剧里即将要天各一方,生死相许的恋人一样难分难舍,倒是袁妈妈顷刻间变成了容嬷嬷,着实让清容觉得滑稽。

    无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关禾秋眼见是抓不住了,立刻扑上前来,跪在清容的脚边道:“少夫人,是我的错,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我不该乱说话,不该同您作对。”

    清容忙俯身,将关禾秋扶起来,道:“你可别跪我,我经不起你这么跪的。你也别误会,我是为着无暇好,我若是针对你,直接让人把无暇打死又能如何呢?”

    关禾秋一愣,看着清容那从容坚定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她在清容的身上看见了蒋老夫人的狠劲儿。

    “关姨娘,世子日日往在你屋子里,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咱们两个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不好吗?你看那些姬妾在我面前给你穿小鞋儿,我又何时为难过你呢?”清容虽然对关禾秋能明白这个道理不抱任何期望,可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关禾秋只目不转睛的盯着清容,眼泪直流。

    清容将她扶起来,飞快的缩回了手,道:“关姨娘,往后我希望你还在你的风荷院,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咱们俩,井水不犯河水。我不同你抢世子,你也别同我找不自在。”

    无暇这时间已经被人给拖了出去,关禾秋颓然无力的坐在石墩上,已经提不起什么力气去救无暇了。

    她认清了一个事实,这偌大的魏国公府,除了宋昭她原来无人可依的。宋昭若是不在,她根本就是任人鱼肉。关禾秋此时此刻,仿若经历了一场硕大的浩劫,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

    清容经过这件事,可不止把关禾秋身边的人给清了,包括雅院住着的那些妾室身边的大丫鬟,她统统都给清出去安排嫁人了,年满二十的一个不留。

    又慷慨大方的拨了款,重点提拔了年纪小的家生子,又特意从牙行买了不少做填补。

    但这样的举动,对于这些妾室们不啻于是一场巨大的打击。她们费时费钱的培养了这么多年心腹,好不容易指着她们能狼狈为奸,做点什么事儿了,结果直接把人给送出去了。

    等弄明白这么回事儿,气清容的同时,难免也要迁怒在关禾秋的身上。

    大李氏和小李氏忖着这时机去了风荷院。

    关禾秋正因为受了天大的委屈,坐在里屋抹眼泪。强留下来的沐寒与梨落两个仍旧是余悸未平,精气神儿都快给吓没了。

    大李氏一进门,便唏嘘道:“我都听说了,少夫人这是冲着你去的?”

    “她自己没本事,受了气,却要在我身上撒气。”关禾秋胸口还堵着一团气,很难平复的样子。

    小李氏道:“她这招可算是釜底抽薪了,也太狠毒了。无暇跟了你这么多年,说赶出去就给赶出去了,她身边的大丫鬟,怎么就没走呢,那梅蕊都多大了?”

    关禾秋无奈道:“她是世子夫人,以后这整个宋家都是她的,还不全凭着她做主?我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有了,方才她一进门,就要抬油锅来炸我的手。”

    大李氏、小李氏闻言,皆是大惊失色。

    关禾秋道:“亏得无暇拦在前面,否则我今日怕是就此去了。”

    小李氏推波助澜道:“她分明就是嫉妒世子爷日日在你这儿,嫉妒你生了孩子,她就得去养别人的孩子。”

    关禾秋流着泪,唉声叹气,“她是世子夫人,名分地位在那摆着,世子爷处处尊敬器重,连着整个魏国公府都捧着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有什么,我也只有世子爷那点儿微薄的宠爱,孩子也不过是两个女孩子,都不是正经的嫡子,国公与老太太连个睁眼都不瞧的,能有什么用?”

    小李氏叹气道:“人的命真是天注定,你若是能生个哥儿,那可是咱们家妥妥儿的长子,如今无论大房还是二房、三房,可都没给国公和老夫人生下来一个长孙呢。”

    大李氏若有所思的一笑,道:“照着这么下去,只怕长孙要从海棠院里落地了。”

    关禾秋伤神不已,只垂头盯着自己的肚子。

    大李氏道:“不过你也没什么好难过的,武则天第一胎还生了个女儿呢,可之后她不是连着生了四个儿子。何必争一夕之长短呢,关键是攥住了世子爷,把那位拉下来才要紧。”

    小李氏连声附和道:“可不是,我瞧着那一位也不知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很得世子爷的喜欢。她都把你伤成这样了,世子爷竟然连罚也没罚的。听说昨儿个好像世子爷去海棠院碰了钉子,灰头土脸的就回了书房。世子爷为什么不回风荷院呢?”

    她这番话也一直是关禾秋心里的担忧,一开始,宋昭对沈清容的态度就不大一样。他总说是看着长大的妹妹,可关禾秋总觉着不对味儿。

    “那,那我还能怎么办?”关禾秋是当局者迷,眼下被清容这么一吓,只剩下慌乱无措了。

    大李氏一笑,道:“我们都是败军之将,真是一点儿法子都没法给你出。你倒不如多看看书,看看那些有能耐的妾室是怎么翻身的,比如飞燕合德,比如武则天。”

    关禾秋眉眼微动,一句话都没说。大李氏、小李氏又陪着宽慰了关禾秋两句,两人才起身告辞。

    等出了风荷院,小李氏拉着大李氏,快走两步,问她道:“飞燕合德,武则天是怎么回事儿?”

    小李氏不通文墨,大李氏一笑,细心解释道:“飞燕合德不过是为了引出武则天的。当初武则天被高宗迎回宫,为了扳倒王皇后,可是亲手把自己的女儿给掐死了。”

    小李氏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典故,大惊道:“这是杜撰的吧,虎毒不食子啊!”

    “遑论真假,王皇后、萧淑妃两个被废,成为败军之将,武则天当了皇后了。”大李氏眼波闪动,一副向往的样子。

    小李氏道:“武则天是女皇帝,她关禾秋可不行,差远了的。”

    大李氏一笑,道:“她们都有女儿?”

    小李氏不敢相信的摇头,道:“不能,不能,她关禾秋再怎么恨少夫人,也不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吧?何况,就算当真是少夫人害死了她的女儿,少夫人也不会被废。咱们府里的事儿,同天家能一样吗?”

    大李氏点了点头,赞小李氏头脑总算清醒了一会,只笑道:“咱们府里的事儿,同天家自然不一样的。别说是陷害,就算少夫人真害死了她的女儿,老夫人也未必肯罚。凭着世子闹,恐怕也闹不出什么波澜。不过关禾秋会更加恨沈清容,沈清容也会越发厌恶关禾秋,无论她们两个谁式微,对咱们都是好事儿。她们两个若是能同归于尽了,才更好呢!”

    小李氏觉着大李氏说的对,又有点问题,她迟疑着道:“那关禾秋又不是个傻子。”

    大李氏却很有些胸有成竹,道:“关禾秋身在局中,眼下怕是只一心想抓稳世子,搬倒沈氏。人被逼的穷途末路,难免狗急跳墙。”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