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她可不指望着您过日子

    当晚宋昭一回来,便在关禾秋那处听说了白日里清容大闹风荷院的事儿。宋昭一个气不过,自又脑热的要去找清容理论。

    可越往海棠院走,脑海里越是清晰形成了昨晚的那个吻。他觉得十分别扭,刚走到海棠院的门口,忍不住的打退堂鼓。

    这时间,清容已从正房请过安回来,远远的便瞧见宋昭在海棠院的门口徘徊。

    清容把宋昭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全当做脑抽,根本没放在心上,直接走到宋昭跟前儿,冷笑道:“怎么着,世子爷又来为你心尖儿上的关姨娘声张正义了?”

    清容今日穿着碧色的衣裙,上面绣着鲜艳的花鸟纹样,瞧着明丽端庄。清容巴掌大的小脸蛋儿,脸颊上擦着淡淡的胭脂,很有些玉雪可爱。她同瑜姐儿站在一起,就好像姐妹俩似的。

    宋昭看的发愣,表情越发讪讪的不自在。

    清容也不往里请宋昭,而是让梅蕊几个带着瑜姐儿进门。

    宋昭见她这幅态度,心里很有些不高兴,道:“怎么不让我进去?”

    清容道:“让你进去骂我?”

    宋昭沉着脸,道:“你明知道不应该去风荷院,惹事儿了我会骂你,那做什么还去?”

    清容仰脸理直气壮的看着宋昭,毫无惧色,“我同你说过,我这个人不能白挨冤枉,白受委屈。你不是说我嫉妒关禾秋,故意针对为难她?那我就按照世子爷吩咐的,去办了。如何?你瞧见我可以针对为难她了吧?那你又能把我怎么着呢?”

    宋昭被清容气的,脸憋得通红,指着清容的鼻子道:“你……”

    清容漫不经心的一笑,“我什么我,我是个卑鄙小人,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我这个人就是踩低拜高,跟红顶白,势利贪财。我还小心眼儿,爱嫉妒,爱算计。谁要惹我不开心了,我必定在背后算计死她。我这样说,世子爷可满意?”

    宋昭被她怄的又是气又想笑,表情迅速的软了下来,无奈道:“你厉害,你了不起。我只求你能同她和睦相处,你让着点儿她可好?”

    清容十分不给面子的拒绝道:“凭什么?她在宋家比我呆的时间长,她的年纪比我大,于情于理都应该她让着我。再者,我已经井水不犯河水,尽力不去招惹她了。她反过来巴巴儿往我跟前儿下套,她安了个坏心眼儿,还不许我以牙还牙?”

    宋昭蹙眉,道:“你误会她了,表妹从小寄居在我家,心思重,遇见事儿总难免多想。她日子不好过,打小儿就不容易,很苦的,自当要好好的保护自己。”

    清容冷笑道:“我就不苦了?保护自己可不等于祸害别人。真可怜还是装无辜,我还是分得清的,也请世子爷早日擦亮双眼。”

    宋昭听清容话里有话,明显是在说关禾秋的不是,心里当然不痛快,方才转好的脸色再度黑了下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容翻了个白眼儿,哼笑道:“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宋昭你同关禾秋在一起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品行,我不信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宋昭几乎是恼羞成怒,道:“表妹是心肠良善软弱的人,我不许你污蔑她。”

    他这个样子令清容格外的熟悉,仿佛看见了某个追星的脑残粉儿。清容淡淡一笑,没有在继续深说下去,只无所谓的笑了笑,道:“好,关禾秋是高山雪莲,圣洁无暇。像我这种下流卑鄙的人,是不能说她的。”

    清容话罢,回身进了院子。

    宋昭又捧了一鼻子的灰,有些头疼,自没跟着清容进院子,而是继续在西二府绵延的回廊、月门和院子间徘徊。

    他有点儿迷茫,因为他发觉,他好像根本拿清容没办法。

    寻常人家的正方夫人,晓得夫为妻纲,晓得三从四德,晓得贤惠无争。可这些在清容的眼睛里,仿佛是根本没有的。

    再说,寻常的丈夫权威感十足,肯定能压得住正房夫人。便如二叔二婶、三叔三婶,弟弟和唐氏。他可没见过二婶和三婶儿敢公然违逆二叔、三叔,让他们下不了台的。

    宋昭忍不住同宋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宋麟直截了当的为他解了疑,道:“她们都怕被休了,可我瞧着,少夫人好像不大怕被您休喽。少夫人不怕您,是因为少夫人对您无所求。少夫人自己说话硬气腰杆儿直,她可不指望着您过日子。换句话说,谁家老爷一生气,不给钱花,再不然让她十天半个月的不许出门。可这些招数对少夫人不管用,咱们府里不给少妇人一分银子,人家也够花的。再说不许出门这事儿,您不让人家出去,太后召见,您还有什么法子?”

    宋麟这番话说的简直是有理有据,值得信服了。

    宋昭道:“那等我做了国公了,她就能怕我了?”

    宋麟憨憨的摇头,道:“可未必,您看现在老夫人怕国公吗?”

    宋昭有点儿无力,摇了摇头道:“仿佛没在怕。”

    宋麟道:“老夫人和国公爷是互相尊敬,再说,老夫人肯定也怕被休,也有忌惮。但是少夫人么……”宋麟说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

    宋昭一下就明白了宋麟的意思,是啊,沈清容好像一点儿也不在乎下堂不下堂,从态度上看,眼下她好像还挺羡慕华堂郡主呢,所以她巴不得宋昭休了她呢,到时候她不能同元珩如何,还有个叶钦呢。

    叶钦年轻气盛,少年有为,堪当大任的。

    “沈清容同我和离了,还能嫁给叶钦?别做梦了。”宋昭自我安慰的说道。

    宋麟道:“难说,少夫人嫁进来也有一年了,您可从来没碰过少夫人。何况叶状元同少夫人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从前是什么感情,您心里最有谁。”

    宋昭觉得跟宋麟聊不下去了,越聊越焦虑,竟然萌生了一种,他既然娶了清容,就应该跟清容圆房的想法。

    第二日一早,宋昭早起出门后,原本想要去五皇子府的,可五皇子仍旧被圈禁中,他便有点无助。所幸,又去了怀远侯府,直接找大姐夫曹良绪去了。

    自五皇子被关了之后,曹良绪不过靠着家里的关系,进了武军都督府,算是投闲置散,凑活着混日子。

    俩人寻了个茶馆儿,坐下闲话,宋昭顺势便提到了叶家,道:“叶状元还没说亲呢?”

    曹家与叶家是姻亲,自然知道叶钦眼下是个什么情况,笑呵呵道:“那小子还小呢,他们家倒是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如今胜娟正浓,新考上来的状元,也没越过那小子。”

    宋昭勉强一笑,道:“你们到底是殷勤,也没帮着张罗张罗?”

    曹良绪撇嘴一笑,“我们咋张罗,叶状元家里眼界可高了,也是,毕竟是年少有为,圣眷正浓,前途无量的人。若是皇上膝下还有公主,指不定就要去当驸马了。”

    宋昭和曹良绪分手后,不禁有些没精打采的,到禁军营转了一圈儿,便同陆籍四处逛,两人逛着逛着,自然的就到了蕙质精舍。

    陆籍道:“少夫人做的点心怪好吃的,只怕眼下她人在基金会的衙门,咱们现在去买不到了吧?”

    宋昭得意一笑,道:“没有的事儿,她不在,我去了也是一样的。”

    两人正说着,但见大门打开,竟是叶钦从门里面出来,清容脸上笑容灿烂,拿着一包东西亲自递给了叶钦,道:“大表嫂在孕中,虽说爱吃这一口儿,你还是叮嘱她,尽量少吃甜食。实在想吃,倒不如多吃点水果。我听说多吃苹果,生下来的孩子皮肤就白白的。”

    叶钦笑望着清容,眼中带着无限的温存情谊,温柔的似乎要把人看化了一样,“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清容笑呵呵道:“我又能知道什么,哪儿有你状元学富五车的。”

    叶钦道:“别送了。”

    清容道:“大表嫂若是还想吃,尽管打发人来取就是,何必你特意来一趟呢?”

    叶钦垂头,很温软的一笑,幽幽道:“没关系,没关系,我来一趟也挺好的。”

    两人这么旁若无人的说话,有点刺痛了宋昭。宋昭极重的咳了咳,瞪眼看向清容和叶钦两个。

    叶钦也瞧见了宋昭,脸色骤然冷滞下来,点头道:“宋世子,陆公子好啊。”他说着,似乎看也不想看宋昭,看向清容的时候,表情又柔和温软下来,道:“清容,我先回去了,改日再过来。”

    还没等宋昭再说什么,叶钦已经上马走了。

    清容站在门边对着陆籍施了一礼,接着看向宋昭的眼神也冷下来,表情淡淡的,道:“这时间世子爷不用当值?”

    宋昭想起清容方才对着叶钦的那个笑容,心里就堵得厉害,也冷声回道:“怎门着,当值不能路过你门口。”

    清容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您随意,我少陪了。”清容说着,扭过裙摆转身进门。

    随后,那大门被“嘭”的一声关上。

    宋昭长长一叹,对陆籍道:“阿籍,以后娶媳妇儿可记得要擦亮双眼!”

    陆籍笑道:“同少夫人吵架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