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你这个人不仅傻,还很坏  

    宋昭怏怏不乐的回身,根本不想路过蕙质精舍的门口。

    陆籍跟上去,笑吟吟道:“少夫人这样好的媳妇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你怎的还不满意?”

    宋昭撇了撇嘴,很不以为然,“她?她哪儿好了?”

    陆籍笑道:“我们家嫂子都快把少夫人给夸上天了,她说少夫人是真性情的人,待人真诚不虚伪。少夫人做基金会,是真的没有半分私心。我家嫂子还说,少夫人聪明伶俐,眼界儿高有决断,比起寻常闺中女子还要看得远,想的深。我家嫂子还打算为我求娶润容,”陆籍说到这里,忍不住无奈笑道:“我们一家子都觉着,少夫人这样的品格,她的姊妹也差不到哪去。”

    宋昭听得这话,震惊不已,道:“求娶润容?”

    陆籍一笑,道:“可我最喜欢的那个已经去了,一时半会儿又转不过来,何必耽误人姑娘家呢?”

    宋昭听得心凉,又有那么一点点心虚,道:“卫聘婷都已经去了,润容倒是也不错。”

    陆籍道:“不错是不错,我却有些喜欢不起来,总不能娶回去当个花瓶摆设吧?”

    陆籍虽然说得是自己,宋昭却仿佛被人言中了心事,更加讪讪的不自在。

    莫名的烦躁萦绕了宋昭正正一天,等回到宋府,很自觉地便要去风荷院。谁知一进门,宋麟便道:“世子爷,二姑爷来了。”

    宋昭有些回不过神,道:“二姑爷?谁?”

    宋麟道:“元君素。”

    宋昭一挑眉,自打清容对他说完嫁给叶钦、元珩也绝不嫁他的话后,宋昭就莫名讨厌这两个人。

    “在寿禧堂?”宋昭转身,奔着寿禧堂走。

    宋麟跟上去,小声道:“在海棠院。”

    宋昭当即拉下脸,原本白白的脸孔,此刻便如锅底一样黑。飞快的转身,快步回了海棠院。

    他进门时,清容和元珩正坐在正厅的圈椅上,两人坐在一侧,距离极近,元珩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孩子,那小男孩粉琢玉器,好看又可爱,活生生像是元珩的私生子。

    他瞧着清容的笑容,简直是花枝乱颤,这令宋昭别扭又赌气,用力的咳了咳。

    清容一瞧见宋昭,顷刻间便没了笑容,脸上的表情简直是极尽嫌弃厌恶。

    “世子爷又来海棠院做什么呢?我这一日可都没瞧见关禾秋了。”

    宋昭觉着没面子,尴尬的咳了咳,道:“妹夫来了,不去寿禧堂,来海棠院做什么,这瓜田李下的。”

    清容垂头理了理裙摆上的穗子,也不言语。

    元珩笑了笑,道:“去给老夫人请过安了,因着有要事,才特意来寻少夫人的。”

    宋昭冷着脸道:“就你自己来的?二妹妹没来?”

    “菱儿去陪三夫人说话了,”元珩很礼貌,也配合着宋昭,疏离而客气。他站起来,对着清容一笑道:“其实就算把他养在我的家里也没什么,只是风言风语太多,对孩子不好,对菱儿也不公平。如今你做的这个,真的很好,我就把这孩子托给你了。”

    宋昭当然不知道元珩说的是怎么一回事儿,突然就要托付孩子,这是什么情况。

    其实,这孩子是元珩同僚的孩子,这个同僚出身不高,战死沙场,转头孩子的娘撇下孩子就跟人跑了,孩子爷爷气的一命呜呼,没两天奶奶也跟着去了。亲戚都是些想占人家产的人,有几个会好好养孩子的。

    清容很感谢元珩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说白了,现在基金会里大多数人都一根筋的只想着施粥赠米,再不然就是给庙里捐银子。他们对资助弱势的妇女儿童,完全没概念。

    而眼下,上到皇上、太后,下到京城里的贫民百姓,都在看着这个搞得轰轰烈烈的异类,究竟能做什么。

    元珩把第一个项目案例给送来了,算是给清容整理这团毫无头绪的“线圈”找到了一个线头儿。

    清容可以先从兵部那些为国捐躯的军烈属里入手,但凡是同这孩子一样境遇的,她都可以把孩子集中起来。不过,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场地问题。

    元珩起身告辞,清容来不及想太多,也跟着去送元珩。

    元珩回头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慈爱道:“聪儿,少夫人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你什么都不必想,全听他的安排。”

    男孩点了点头,稚气的脸上,带着超越年龄的坚毅,令人心疼。

    宋昭越看这场景越别扭,等元珩走了,不满道:“这小子确定不是元珩的私生子?”

    清容像是早知道宋昭会说什么混账话一样,在他开口的时候,直接捂住了聪儿的耳朵。

    宋昭吊儿郎当的坐在元珩方才坐着的地方,道:“他就是个私生子生下来的,只怕他们家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也有了私生子,这事儿可不能算,我得替二妹妹出气去。”

    清容见他说完了,立刻让袁妈妈把聪儿带下去,先安排在了正房旁边的耳房里。

    宋昭见清容不说话,心里更不是滋味,不快道:“怎么,你同叶钦,同元珩就能有说有笑的,见了我,就好像我欠了你二百两银子一样,看都不愿意看。”

    清容心里涌出说不出的烦躁,道:“宋昭,从前我只觉得你是个一根筋,直肠子的傻瓜,没想到你这个人不仅傻,还很坏。”

    宋昭也来了气,见清容扭身就要走,站起来一把捏住清容的胳膊,把人拖到跟前,道:“我怎么就坏了?”

    清容刚对上宋昭的眼,就迅速的低下头,一副很怕那晚的事儿在发生的样子,不悦道:“你放开。我就不明白了,我既没招惹你,也没招惹关禾秋。你何必一趟一趟的往我眼前冒。你看我不顺眼,其实我也懒怠看你。咱们两个人既是一见面就吵架,还不如就不看呢。”

    宋昭气的呼呼喘气,“我没说看你不顺眼,是你一看见我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再说了,你也确实让表妹受委屈了,我还说……”

    宋昭话没说完,清容猛地踩了他一脚,疼的宋昭“嗷”一声,松了手。

    清容飞快的跑出去,根本不给宋昭赶上的机会。

    宋昭只看见蜜色的披帛一摆,清容窈窕的身影连看都看不见了。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两个人几乎没怎么见面,便是见了面,清容也会迅速的避开。

    因着清容基金会的第一批资助人是军烈属,得到了太后和皇上的赞许,去兵部查资料的事儿,自然很顺利的就批了下来。核对资料,调研情况是一件极琐碎麻烦的事儿,去世了的军人很多,先从哪个级别开始自助,是最头疼的事儿。

    清容几乎日日都泡在基金会里,但凡遇见什么想不明白的事儿,就去请教老国公、老夫人、二叔、三叔,老国公甚至还帮着清容开了个出主意的研讨会。

    唯独寻求帮助的人里,没有宋昭。

    宋昭面儿上是乐得清闲,而且清容也确实说到做到,同关禾秋井水不犯河水,宋昭每日只去风荷院,同关禾秋恩恩爱爱的过日子。可宋昭觉着日子过得很无趣。

    关禾秋当然不知道这些,她在兴致勃勃的拉着宋昭给两个女儿过百日。

    洗三儿、满月都草草的过了,关禾秋不想百日也这么草率的过去。

    宋昭起初觉着没有什么大操大办的必要,毕竟小孩子既非长子,也不是长女。可转脸想起清容热火朝天的做着基金会的事儿,他也不想这么清闲着。立刻就应了关禾秋的话。

    关禾秋一笑,道:“你既是同意了,那到时候能不能请少夫人来呢?”

    宋昭心里一动,但是嘴上却是不同意的样子,道:“请她做什么?”

    关禾秋挽着宋昭的胳膊,温婉道:“我知道少夫人因为之前的误会还同你生气呢,你心里不舒坦。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拿人当空气一样,也实在够恼人的。到不如请少夫人过来,我当面给她陪个不是,咱们也算是冰释前嫌了。”

    宋昭当然是想让清容过来的,他发觉自己没什么可拿捏清容的地方,心里早就已经暗自服软儿了,如今关禾秋帮他找了个台阶儿,他当然要下去的。

    关禾秋见宋昭点头,又笑着道:“我仔细寻思过,最好是由老夫人做主,在寿禧堂半个百日宴,也能多请些人来。到时候我不出去,让少夫人带着人抱孩子,老夫人听了,也高兴。”

    宋昭理解关禾秋的这个想法,她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别被人看轻了。

    他没有什么可反对的,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寿禧堂。”

    出了风荷院,宋昭一刻也没耽搁,立时去了寿禧堂请示蒋老夫人。

    蒋老夫人听见他要说的话,当即冷笑一声,道:“我和你祖父是没打算让你有本事,可也不是让你真的傻下去,真的没出息。呵,如今自己的事儿不伤心,风荷院说什么,我看比圣旨都管用。”

    宋昭早有老夫人不同意的准备,陪着笑补充道:“清容这些日子生我的气,我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找个台阶下,让她别再气我了。”

    蒋老夫人一听宋昭是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便有些犹豫起来,“那两个是怎么生下来的,你们自己心里还没点儿数么?如今让我豁出老脸去办百日宴,她的孩子,也配?”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