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他有点慌

    清容转头,将手里的帕子一把丢在了宋昭的脸上,道:“你是装醉在骗我的吧?”

    宋昭慢幽幽的把帕子拿下来,继续双眼涣散,“我骗你做什么,我这个人醉了脑袋也是清醒的,就是浑身都难受,很想要说话。”

    宋昭话罢,去拉清容的袖子,讨好道:“你同我说说,怎么叫高级。”

    清容道:“我得先说清楚,我的招数都是卑鄙下流的小女子所为,上不得台面,恐怕让别人看着也很丢脸跌面子的。”

    宋昭有些犹豫,道:“你,你先说出来听听。”

    清容一笑,道:“别跟皇上顶着来,该讨好就讨好,该讨好太后就讨好太后,该讨好贵妃就讨好贵妃。差事要做,一边做一边管皇上要官儿做啊,不过也全是为了面子。你能做好的事儿,也不是你本事,是你身边的人本事。”

    宋昭不言语,只眼中带笑的看着清容说话。

    清容若有所思的问宋昭道:“你说皇上能不能看出来,宋家是故意蛰伏的呢?若是看出来了,他心里又会是怎么想的呢?李贵妃有五个儿子,难道皇上对李家就一丁点的忌惮都没有吗?李家的威势难道没有赶超宋家吗?”

    宋昭从前是陷在了充满迷雾的深山里,看不见路一样,清容这番话,像是拨开了迷雾,眼前的路自然的就清晰了。

    “不过我这么想也不是很保险,如果有一天皇上想杀你,还得掂量掂量,你可能就得非死不可了。”其实宋昭这样的局面,清容也很拿不准该怎么办。

    宋昭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容,突然问道:“清容,你想要什么?”

    清容一愣,笑道:“我呀,我想要的可多了。”

    她想要无糖的可乐和雪碧,想要各种口味的冰淇淋,想要她的手机和电脑,想要在大热天穿着游泳衣一头扎进水池里,想要吃一顿正宗的麻辣火锅,但是她都不能说出口。

    宋昭极认真仔细的等着清容的回答。

    可半晌,清容才幽幽道:“想要回家。”

    她的声音无比凄凉,宋昭从来没在这么大的小姑娘身上,听见如此绝望而无奈的声音。

    他心里奇怪,清容说的家指的是什么呢?沈家,还是奉国夫人府?宋昭下意识觉得,都不是。

    清容此刻想的却是,手机、电脑、互联网;咖啡、啤酒、小龙虾。

    宋昭怔愣着有些说不出话来,目光幽深的望着清容。

    清容勉力一笑,道:“我困了,你醒酒了就赶紧走。”

    宋昭一听这话,别过头胡乱说道:“我也困了,起不来了。”他极快的翻过身,却已经清醒过来了。

    这时间,浮翠才送来醒酒汤,清容自然没叫宋昭起来。

    屋子里异常的静谧,落针可闻。宋昭就这样侧着身子,靠在榻上一动不动,直到听见清容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才转身,轻手轻脚的坐起来。

    清容睡得很熟很踏实,宋昭几乎是蹲坐在床边看着清容恬淡的面庞。

    倏地想起她说的那句“想要回家”,宋昭的心口有那么一点儿发慌。他极轻的抬手,将清容额头上的碎发捋了捋,静悄悄的俯身,在清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轻柔的吻。

    这动作娴熟而一气呵成,搞得他做完了之后,自己都陷入了怔忪中。

    不可否认的,在他心里有一颗叫做清容的种子不知何时被播撒而下,他还无知觉间,竟长的有些难以撼动了。

    宋昭又觉得愧疚,绝对对不起关禾秋。

    他应该对表妹一心一意的,他是表妹的全部,若是没有了他,表妹这一辈子,该有多可怜呢?

    第二日一早,清容自然的转醒,一睁眼,就看见宋昭一张大脸贴在眼前。

    她有些回不过神,他昨日明明是在榻上睡得。

    却见宋昭是半坐在床边,头挨着她的枕头。这样子,好像是生病时爸妈陪床,累的睡在旁边的样子。

    清容仿佛是头一次可以这么近这么仔细的去观察宋昭,宋昭生的真的很好,越看越好看的那种。瑜姐儿也是像了他的缘故,若是像碧姨娘,可真是没什么可看的。

    宋昭睡得脖子发僵,微微偏头,清容忙转过身子装睡。耳边听见窸窸窣窣的摩擦声,清容一歪头,眯着眼睛,见宋昭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榻上。

    清容心里涌出难言的微妙感觉,让她觉得好笑。

    宋昭没什么睡意,只坐在榻上揉脖子。

    外面的翡翠听见了响动,便是轻轻的在外叩门,小声道:“世子爷,少夫人。”

    宋昭站起身要去开门,清容才在床上懒洋洋道:“进来吧。”

    浮翠、梅蕊等人端着盥洗的水盆,巾子进门。

    清容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来也不言语,宋昭脸上便是讪讪的尴尬。

    两人一时都默默的各自穿好衣裳,清容才忽然开口道:“早膳是什么?”

    浮翠道:“鸡丝粳米粥,红豆糕,清拌豆腐丝……”

    清容道:“世子爷要赶着去衙门,快点都端进来吧。雅院的都到了?”

    含翠道:“都到了,都在正厅等着给您请安呢。”

    清容嗯了一声,又问饮翠道:“眼瞧着又到了月底,该放银子了吧?”

    饮翠答了一声是,清容又吩咐道:“要到夏天了,这个月的银子不必那么可丁可卯的扣了,开了我的私库,每人多增补两匹料子,放着也是放着的。”

    饮翠忙不迭的点头应是,浮翠已经带着人往桌上布菜了。

    清容也不坐,一边开着妆奁挑钗环首饰,一边吩咐梅蕊,谁家老夫人要过寿,谁家最近生了孩子,谁家哥儿娶了媳妇,送什么礼,礼要怎么送何时送,还不能同国公府的分开,记得去瞧一瞧二夫人、三夫人送的礼云云。

    宋昭徐徐的喝着粥,听着清容有条不紊的安排,想起了关禾秋交代的做满月的事儿。宋昭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犹豫着撂下筷子,倒是没注意那筷子落在盘子上,“叮”的一声响。

    清容一停,转头看向宋昭道:“怎么?你有事儿?”

    宋昭一副欲言又止的脸,最后摇了摇头,一笑道:“你若是忙不过来,让润容来帮帮你。”

    他这个要求说的很突兀,清容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昭,“世子爷这会儿是醒酒了?”

    宋昭配合的扶额道:“没注意喝的有点太多了,昨晚上没吵着你?”

    清容垂头极轻的一笑,没有说话。

    宋昭也是尴尬的笑了笑,站起身道:“我走了。”

    饮翠目送着宋昭去了,小声道:“世子爷昨儿个像是装的。”

    清容垂首看着妆奁里躺着的翠玉簪子,依依道:“他最近有什么愁事儿?”

    浮翠有点不高兴,道:“有什么愁事少夫人也别管,没事儿就风荷院,有事儿就来咱们这儿了。”

    含翠琢磨着,道:“前一阵世子爷同老夫人提起,说是要给两个姐儿办百岁。”

    清容道:“办百岁是好事儿,他有什么好愁的?”

    含翠道:“请老夫人做主,老夫人给世子爷骂回去了。世子爷没准儿是想请您帮着说说话?”

    清容不禁感叹,宋昭的这个世子照比其它那些国公府、侯府、伯府的世子们,可憋屈多了。

    梅蕊道:“咱们世子爷做的这些事儿,旁的世子爷也做不出来啊。”

    其实宋昭最大的黑点就是关禾秋,他对关禾秋的好似乎是不容于这个世上的。可若是把宋昭套到她上辈子那些韩国偶像剧里,他和关禾秋的爱情,又未尝不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灰姑娘与王子的爱情故事了。

    清容笑了笑,道:“错都是大人做的,孩子又没有什么罪,我瞧着宋昭这一阵子也怪憋屈的,帮说说就帮说说吧。”

    等清容见过这些姨娘后,带着瑜姐儿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自然的就提到了给两个孩子办百岁的事儿。

    蒋老夫人没料清容竟这样大方,也是想让孙媳妇在孙子面前领个好儿,自然乐得成全,便是允了百日这件事。

    可清容是断断没料到,这百日办的却是给自己找了个恶心麻烦。

    宋昭得知清容帮着说话,心里自然是百般感动的,两人算是把之前的那些不痛快忘了个干净彻底,在准备百日的这段日子里,倒是也和谐下来。

    两个孩子的百日定在了七月初,说是百日,其实这两个孩子都已经六个月了。瞧着已经不大像是百天的孩子了,但凡是有过孩子的人,粗粗看上去,恐怕都能看出来。

    清容在抱孩子出门的时候,关禾秋便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少夫人,孩子露个面就罢了,还是不要让人细瞧吧。”

    自打清容用炸手的事儿吓唬过关禾秋后,关禾秋便老实安分了许多。今日更是小媳妇状,很温柔顺从的模样。

    清容只让乳母抱着,等到了宴上才他同宋昭一人一个抱过来,给前来道喜的人瞧一瞧。

    眼下清容是京中炙手可热红人,众人摸不准清容对待关姨娘和庶女是个什么态度,便只夸两个孩子瞧着就乖巧、听话云云。

    等众人都看过了,又把孩子送去了里屋儿让乳母哄睡着了。瑜姐儿倚在炕沿儿上瞧着两个妹妹,好奇的问宋昭道:“爹爹,妹妹长的这么像,怎么分出谁是谁。”

    宋昭将两个孩子的袖子挽起来,同瑜姐儿道:“自打她们生下来,就带着不一样的手镯,这个翠玉的是姐姐,白玉的是妹妹。”

    瑜姐儿调皮的把两个妹妹的手镯取下来一换,同宋昭嘘了一声,忙叫来清容猜一猜。清容也只认镯子,自是猜错了,引得父女俩傻乎乎的笑起来。

    之后又有宋昭的同僚上门,宋昭倒是暂时把这镯子给忘了。

    后来,清容觉着,可能许多事儿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比如,她嫁给宋昭;比如,瑜姐儿换了双胞胎的镯子。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