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对衰老的恐惧

    大皇子萧泓是天启二年出生,现在是天启三十九年,萧泓三十七岁,算是人到中年,已经很成熟稳重了。

    二皇子萧涑比大皇子小两岁,目前也是儿女双全,事业有成的阶段。

    两位皇子一个帮着皇帝主抓吏部,一个帮着皇帝主抓户部,当了许多年的差,各自形成了拥护自己的一波势力。

    从清容的了解来看,这两位皇子没有什么很了不起的建树,一直是能力有限,中规中矩。

    若在这两个人中挑出一个人来做太子,还真是半斤八两,选和不选没什么分别。

    从太子的争夺上来看,大皇子、二皇子的感情可以说是相当微妙了。

    两人首先要维持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兄友弟恭,其次还默许自己下面的人攻击对方的弱点。

    据清容听到的小道消息,给皇上的小报告已经涉及到了私生活方面的人身攻击,不大好看。

    大皇子、二皇子每每见面,便也就分外的尴尬。

    太子之争逐渐白热化,皇帝猛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是五十八岁的高龄皇帝了,历史上,许许多多的皇帝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变成一抔黄土了。

    当皇上向清容问起玫瑰露他能不能用的时候,清容从皇帝玩笑的话语中,瞧见了端倪,皇帝对自己日渐老迈,身体不再硬朗而感到满满的无力。

    原来这位经历了大风大浪的皇帝,并没有表面看着那么淡定从容。

    清容当即讨好的笑道:“最近正在针对男子皮肤,研制适合男子的护肤品,等臣研制成功,就送来给皇上用。”清容说着,又卖好的说道:“臣已经让世子先试过,您最近可以看看他风吹日晒的脸,是不是白了许多?”

    皇上听得这话,不禁哈哈大笑,等清容从太后宫中告辞的时候,皇帝特意让身边的公公留住了清容,又在太后宫外单独召见了清容。

    “你做的东西这么神奇,好像能让人返老返童一样。”皇帝目光闪烁,眼中满怀期待。

    清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那些可没有什么好神奇的。持续性的补水,主意防晒,外加那么一点点心理暗示。忽悠人罢了,怎么跟上辈子的高科技产品媲美?

    何况,化妆品怎么会扭转一个人的衰老呢,如果有,她希望来一打儿。

    清容笑了笑,道:“一些外部的辅助罢了。”

    皇上目光炯炯的看着清容,问她道:“那你有内部的辅助吗?”

    清容深切的感到了皇上对于衰老的焦虑,这种求药的事儿,都不找专业的太医和能炼丹的老道了,居然问她。

    清容诚实的摇了摇头,看见皇上在她摇头之后的失落,清容同情的补充道:“不过臣有另外的法子,能帮助皇上您。”

    皇上立刻又恢复了希望的眼神。

    清容道:“运动。”

    这个清容倒是真不说谎,在她上辈子,运动能抵抗衰老这件事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的。

    在大梁,运动这个词还没有跟锻炼身体扯上关系,所以皇帝有点儿迷茫。

    清容简单的解释道:“不是常说练武能强身健体吗?练武就是一种运动。”

    皇帝又产生了一些偏颇,摆了摆手道:“不行了,练武那都得是练家子,朕也不会,打小儿就不会。”

    清容又道:“练武是一种运动,又不能代表运动。皇上,您想要越来越年轻,运动是最明显并行之有效的方式,不过开始或许会有点儿苦。”

    皇帝好奇起来,问清容道:“那要怎么做呢?”

    清容觉得她如果帮助皇帝进行合理的运动,锻炼,势必是一件对她很有利的事儿。最起码让皇帝身体健康别早死,皇后和五皇子才能有逆袭的时间与机会啊。

    奇怪,她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想起皇后和五皇子?

    “运动是一项非常繁琐,有一套体系,十分辛苦的事儿,不过只要皇上肯坚持一个月,我保证您能看见效果。”清容拍着胸脯保证。

    这次会面后,清容摇身一变,成为了皇帝的私人教练。

    皇上煞有其事,封给了清容一个名号,叫做御前运动总管,并给了清容自由出入内廷的腰牌。

    全京城的人再一次对清容刮目相看,都说魏国公府的这个少夫人,是个忒神奇的人物,她总能变着花样儿的想出新奇东西,来讨太后和皇帝的欢欣。

    蒋老夫人很好奇清容这些花花点子都是从哪儿来的。

    清容是个很严谨的人,在她每想出一个花花点子,她就指点饮翠写一本书。别人问起,就说多亏了自己爱看书。

    那些书饮翠一写完,就送去报社引出几本。

    之后大梁京中数年里,什么《海外志异》、《传说中的基金会》、《运动的奥秘》这类书,成为了家家户户教导女孩子的必备书目,竟和《女则》、《女训》并列成为闺学必教课程。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清容根据皇上的生活状态,制定了非常详尽的运动计划。

    这些还要多谢她上辈子保持多年的健身经验。她自己是受益者,在教导的时候就格外有自信。

    皇帝在清容喋喋不休的心理暗示下,第一周运动过后,便体会到了运动给他自己带来的变化。

    皇帝好像陷入传销组织被成功洗脑的菜鸟,他告诉清容,他整个人都变得更轻盈了。

    朝中太子位之争还在持续的爆发,清容给皇帝增加了瑜伽冥想课。

    上完课之后,皇帝告诉清容,他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觉得身心得到了休息。大梁皇帝奇异的成为了清容的脑残粉。

    清容却总是很同情的看着积极努力的皇上,他多寂寞空虚,害怕衰老啊。恐怕他内心的恐惧,连李贵妃都不能理解和抚慰。因为外面争太子位的是李贵妃的儿子们啊。

    很快,皇上的万寿节到了,大梁上下自是普天同庆。

    这一天,六皇子当众献上了两颗仙丹。

    他说,这两颗仙丹是仙人所制,里面集九天上的琼浆玉露,仙山上的灵芝人参云云。

    清容头一次觉得皇帝可真好忽悠,只要是他喜欢的人,跟他说啥他都信。

    可谁承想,试药的太监刚捏下一丁点儿服下去,直接在大殿之上,当着众人的面儿七窍流血而死了。

    这可把皇上给吓坏了,吓得是屁滚尿流。

    清容看见这种场面,下意识的便看向了宋昭,他看见宋昭嘴角将散未散的一抹笑意。

    清容很震惊,她可真是万万没想到,宋昭有这个胆儿。

    六皇子自然被当庭扣留,万寿节的宴会也不欢而散。

    回到魏国公府,进了海棠院,清容紧张兮兮的检查了一遍屋子里所有的窗户,确定都关严了,这才拉着宋昭,坐在屋子中间的八仙桌上,压低了声音,语不传六耳,小心道:“你怎么做到的。”

    宋昭不免笑清容胆小,但也配合的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六皇子不是暗中派人找一位得道仙人吗?他也是个蠢材,还真相信这世上有仙人。”

    清容撇撇嘴,小声道:“我也相信这世上有仙人的。”

    宋昭引俊不禁的笑清容,道:“那你也是个蠢材。”

    清容瞪了宋昭一眼,“你才是蠢材!你快跟我说,后来怎么办的。”

    宋昭笑道:“他们派人找的这位得道仙人,哪儿有那么好找,我让人假扮了一下,设了个套……”宋昭似笑非笑,眼中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宋昭说的套,无非就是用个托儿,来衬托这个假的很有神通,让六皇子和他的人相信了,再扔下一张仙丹的方子罢了。

    清容好奇道:“六皇子傻吗?他做完那东西,不会让人试毒?”

    宋昭道:“那丹药本身是没问题的,只不过不能同另外一样东西同时用。今天试毒的太监,不巧吃了这些东西。”

    其实清容对为了争权夺利,白白牺牲人命这件事儿不敢苟同。不过她也深知,权利的漩涡里,人命往往是最轻的。

    清容叹了一声,道:“那太监可还有什么家人没有?”

    宋昭垂头,不免有些惭愧道:“我已经安抚好了。”

    清容自不再纠结太监的事儿,又问宋昭道:“那皇上吃没吃那些东西?”

    宋昭道:“在场所有的人都吃了,今天无论是谁吃那药,都会暴毙而亡。”

    清容忍不住有些心惊,道:“你还真打算弑君?”

    宋昭摇了摇头,“我没有这样的打算,但我需要借这个机会把局面搅乱,把皇上对李家的信任打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趁虚而入,五皇子才能不被继续圈禁。”

    清容有些后怕,道:“如果皇上驾崩,你又要怎么收拾结束这些?”

    宋昭目光淡然,幽幽道:“二叔、三叔已经有所觉悟。我们会立刻把五皇子接出来,利用皇后回逼太后除去李贵妃。你要明白,李家势大,也是在文臣里势大。在武将里,我们魏国公府仍然保留实力。何况,你的援助军烈属计划,很成功,很得人心。”

    清容有点儿不认识眼前的宋昭,更没想过自己的无心之举,竟还能成为宋昭的武器。对于宋昭突然而来的智商上线,她有点儿适应不来。

    清容讷讷道:“那现在六皇子会怎样?”

    宋昭目光沉沉,低声道:“恐怕六皇子不会怎样,李贵妃的儿子不会有任何人受到牵连。”

    清容哑然道:“那,不会是五皇子倒霉吧?”

    宋昭目光笃定道:“五皇子快被放出来了。”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