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叶钦得了怪病

    “叶钦?他怎么了?”清容她原本以为是伯府的老夫人得了什么病,听是叶钦,自是很惊诧。

    润容有些一言难尽,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

    萧澈上前,对姐妹两个道:“外面冷,咱们上了车慢慢说。”

    清容索性弃了自己的车,同润容萧澈上了车。

    就在年前,叶钦得了一种怪病,忠义伯府上下寻遍了名医也说不出什么名堂,简直束手无策,这才不得已来麻烦润容。

    萧澈亲自去了一趟章御医家接人,清容这才见了这位闻名已久的章御医。

    章御医一上车,便宜行事的向萧澈和润容行礼,他没见过清容,自是陌生的很,局促而尴尬。

    萧澈笑着引荐道:“这位是王妃的妹妹,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这位章御医瞧着已是中年,身材颀长,留着道骨仙风的小胡子。眉眼浓重,面容儒雅。一听说清容,忽然一笑道:“我对魏国公府的少夫人,可是久仰大名了。”

    章御医说起皇上自打跟着清容开始运动后,身体指标蹭蹭转好,觉得很神奇云云,竟说了一路。

    直到忠义伯府,章御医才把话题终止。

    清容真是没料到,做事风格这么独特的章御医,居然是个话痨。

    门房一瞧见是辽王府的车,立刻通报,忠义伯府的人早就候着。

    三姑妈沈秀澜面露疲色,瞧见清容、润容两个,勉强一笑,很有些苦涩。

    进了伯府,章御医也不耽误功夫,直接去了叶钦的院子。

    出了正月,叶钦就要同闵国公家的小姐成亲,日子都定好了,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儿,让叶家上下全都忧心忡忡。

    “润容成亲之后的事儿,成日的嗜睡,怎么睡也睡不醒,刚开始只是睡觉的时候多了。可就在前两天,人就叫不醒了。多少个大夫来瞧,都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说人睡着了……”

    说话的是大表哥叶钧,他说着,沈秀澜已经有些支持不住,开始哽咽起来。

    清容紧紧的握着沈秀澜的手,极力的安慰她,“会有办法的,章太医会有法子的。”

    沈秀澜哽咽着,勉强点了点头。

    “没有法子,”章御医为叶钦诊完脉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脉象上看,四公子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很健康。”

    清容蹙眉,道:“有没有可能是中毒呢?”

    章御医摇了摇头,“他若是因为服药所致的昏睡,脉象上能摸出来。”

    清容有些保留意见,她不精通医理,不晓得在中医的方向上,能不能摸出脑神经被麻醉过。

    叶钦嗜睡,不是器官上的病变,那就是心理上的病变吧?总之,不可能全部都束手无策啊。

    清容只能试探的问章御医道:“有没有可能是大剂量的迷药,或者是麻醉剂之类的东西。”

    章御医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跟清容解释道:“就算是大剂量的迷药或是麻醉剂,也需要四公子持续不断的服用,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章御医这样说,几乎是把叶钦嗜睡不醒的原因给否定了。

    直到离开忠义伯府,章御医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润容颇为抱歉的拉着沈秀澜的手,道:“三姑妈,我们来了这么一趟,也没帮上您什么忙。”

    沈秀澜面上愁云惨雾,勉强笑了笑,客气道:“大过年的,折腾你们了。”

    沈秀澜同几个儿子、儿媳妇亲自送清容几个出门。

    刚到门口,便看见郝氏带着沈祈、沈沛容、沈泠容几个来拜年,众人正好撞个正着。

    如今润容是辽王妃,这些人见着面,自然要向萧澈与润容行礼,清容既是诰命夫人,又是正经的朝廷命官,就更不必向她们行礼了。

    润容一看见沈泠容,便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哼笑一声道:“我还以为沈四姑娘被接回京只是传闻罢了。没想到,还真又回来了。”

    泠容紧紧抿唇,却被沛容一把拉住了袖子。

    润容继续揶揄道:“二姑娘也实在是姐妹情深,沈泠容都把你婚事给闹黄了,你竟还肯同她见面的。”

    郝氏忍气吞声道:“二姑娘的婚事已经议定了,张将军家的嫡子,日子定在了二月份。原本是应该请你们姐妹的,不过辽王和辽王妃出了正月就要启程去辽州了,怕是赶不及了。”郝氏说着,忍不住鄙薄的冷笑出声。

    辽州苦寒,又挨着善骑射的金国。常年出现边境纠纷,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封地。

    反观其它四位王爷,不是东南沿海富得流油,就是江南,中原一带,反正都是好地方。

    润容听出郝氏话中的嘲笑,却根本不同她置气,只大大方方一笑,道:“就算留在京城,我也没有要去的打算。”润容说着看向清容,问她道:“你去吗?”

    清容很配合的趾高气昂,道:“日日要进宫,分不出那些时间,我是不去的。也没什么好来往的。”

    沛容脸色不好看,郝氏气的怒火中烧。

    沈祈不悦的站出来道:“你们都少说两句,咱们是来给三姑母拜年的,又何必大初一的添堵。”

    润容没有继续斗嘴的兴趣,同沈秀澜告辞后,便上了马车走了。

    清容坐在马车里,才道:“听说是你成亲那日回的京城。”

    润容自然知道清容说的是谁,“好好的提她做什么,谁管她几时回的京城呢。”

    萧澈忍不住一笑,问这姐妹俩道:“你们就那么讨厌沈泠容。”

    润容道:“自然,我们同她的过节,可真是说来话长了。”

    萧澈笑道:“我看过大梁月报,也是知道的,不过我瞧着论理应该清容更恨她才是。”

    润容轻哂道:“清容是个菩萨做的,才不会嫉恨谁,她那口气出去了也算了。倒是我同沈泠容的恩怨,比说来话长还要话长。”

    清容笑着打趣润容,“殿下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泠容更招沈泽章喜欢,润容却不受待见。”

    萧澈上前拉住润容的手,充满温情的说道:“我保证,你以后都不会在意沈泠容这个人了。你从小失去的,我会很多倍很多倍的还给你。让你快快乐乐,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润容圆圆的脸上,红扑扑的好看。

    清容被塞了一嘴的狗粮,回到魏国公府,更觉自己日子过的凄凄惨惨戚戚。

    到了晚膳的时候,清容不自觉的就想等一等宋昭。可宋昭却并没有出现,清容感到失望,胡乱吃过饭后便开始痛定思痛,决心让宋昭好好同关禾秋过去吧。

    初二一早,清容从起床开始便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连把回门儿的事都忘了个大半。

    “少夫人还没起?可是身上不舒服?”宋昭身上带风的打帘子进门,很关切的去找清容。

    清容穿着单衣,坐在床上打哈欠,宋昭一进门,她有些怔愣,以为自己还没睡醒。

    宋昭皱着眉,道:“天怪冷的,怎么穿这么少?”宋昭说着,去拿衣架上搭着的袍子,直接披在清容的身上。

    清容莫名其妙的看着宋昭,道:“你不在风荷院陪着,来我这干什么?”

    宋昭立时讪讪的,很尴尬,“今天不是要回门?这是润容嫁出去第一次过年回门,咱们得早点回去准备啊。”

    清容这才想起了,今天是大年初二了。

    宋昭见清容还是恹恹的,下意识抬手去摸清容的额头,道:“身上不舒服?”

    清容别扭的转过头,道:“知道了,我这就穿衣裳,你出去等着吧。”

    宋昭乖乖的哦了一声,转身出了门,往瑜姐儿那去了。

    清容心里仿若被什么堵着,整个人都是一种难以明说的发慌状态。

    没什么心情的到了奉国夫人府,华堂郡主正张罗着宴请润容夫妇的菜单,带着人做蕙质精舍新研制的点心。

    一瞧见清容脸色发白,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立刻赶她去休息。

    “二姐,你不舒服吗?”沈祹颇有些担心的望着清容,“你脸色可从来没这么差过。”

    清容倒是根本没觉得,她可真不太会通过一个人的脸色,去判断人生没生病。

    “有多差?”

    沈祹道:“我说不好。”

    等润容到了,才说明白清容的脸色有多差,简直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清容觉得很奇异,她现在正应该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她有什么好生无可恋的。

    可提不起力气是真的,她这一日真的是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对着窗户发呆。

    清容懒懒的,可好在宋昭和辽王从小一块长大的,外加有沈祹、瑜姐儿两个半大孩子,气氛倒是也很好很温馨。

    等各自散去的时候,坐上马车,宋昭忍不住担心的问清容道:“回去让大夫给你看看。”

    清容没什么力气,直接闭上眼靠在车厢上道:“不用了,我身体很好,吃嘛嘛儿香,不像关姨娘总三灾五病的。不劳世子爷费心。”

    宋昭心里有些不舒服,却还是耐着声音道:“你别置气,你脸上一点儿血色也没有。”

    清容再不理睬宋昭。

    到了魏国公府,宋昭送清容瑜姐儿回了海棠院,自然的又去风荷院。

    清容牵着瑜姐儿的手,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无可恋了。

    她,她不想让宋昭走的。

    他明明说过,喜欢自己的。

    “母亲,你怎么哭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