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这还是她认识的宋昭吗?

    清容转头漠然一笑,道:“我哪里哭了,我这是迎风流泪!”

    瑜姐儿默默的拉着清容的手,清澈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人心一样。

    清容摸了摸瑜姐儿的头,道:“回去收拾收拾,今天的功课还没做呢。”

    瑜姐儿道:“母亲,生病了就要看大夫,这是你说的。”

    清容摸了摸瑜姐儿的头发,轻轻的“嗯”了一声。

    到了夜里,清容昏昏沉沉的起来喝水,梅蕊才发现她发起了高热,立时就去请大夫给清容瞧。

    大夫却说,不过是寻常的发热罢了。

    清容全程只迷迷糊糊的,被人擦额头,又被人抱着换衣裳,擦身子,喝药。

    第二天一早起来,她看见宋昭侧躺在床边,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清容一动,宋昭瞬间就清醒了,看向清容,抬手去摸她的头。

    这姿势十分娴熟,好像做过好多遍。

    手上不烫,宋昭这才吁了口气,道:“不烧了。”

    清容忍不住的皱眉,心里很委屈,“你怎么在这儿。”

    宋昭笑了笑,道:“都说你脸色不好,你偏不让大夫瞧。结果半夜就发起了高热。”

    清容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在这儿?”

    宋昭道:“我一直让宋麟盯着海棠院的动静呢,半夜大夫来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清容眼圈儿发红,不经意的,眼泪顺着就流了出来,她再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宋昭长长的一叹,道:“我担心你。”

    清容垂头,哭的特别委屈难受。

    宋昭忙将她拖进怀里,软声哄道:“好好的哭什么。”

    清容还病着,厚厚的壳儿还没有重新修复好,这会儿流露出来的都是她的柔软,她哭着道:“宋昭,你是个特别坏,特别坏的人。”

    宋昭捋着清容的头发,垂头吻了吻她的额头,道:“嗯,我是个坏人。”

    清容又道:“你明明说喜欢我的,可你说走就走了,看都没看我。”

    宋昭道:“明明那天是你走出寿禧堂的时候都没有回头看我。”

    清容又埋怨道:“二叔、三叔、二弟他们都成双成对的,别人家的人也都成双成对的,但是我自己孤零零的,别人问我的时候,都忍不住在笑我。”

    宋昭软声安慰他道:“那咱们下回一起去,以后咱们总一起去。”

    清容却在心里隐隐明白,这是因为她病了,宋昭才会对她格外温柔的吧。她并不怀疑宋昭说的喜欢,可她同时也确信,关禾秋在宋昭心里,永远是最特别的。

    蒋老夫人一听说清容病了,送走来拜年问候的人,下午特意来了一趟海棠院。

    见清容脸上一点儿血色都没有,老太太心疼的拉着清容的手,道:“可把孩子给累坏了,你也是太辛苦了。”蒋老夫人说着,瞪了一帮殷勤伺候的宋昭一眼,道:“昭儿也是个不省心的!”

    蒋老夫人说着说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清容勉力一笑,道:“祖母,我好着呢。就是偶然着了凉,睡上两天就好了。”

    蒋老夫人警告的看着宋昭,道:“这两日你安心给我呆在海棠院里,不准你再往不相干的人那折腾。”

    宋昭面露无奈,很苦涩的一笑没有说话。

    清容也有些说不出的尴尬,她仿佛瞬间就变成了无数言情剧里,横在男女主真爱之间,只能靠长辈上位的正房。

    等老夫人一走,宋昭仍旧很温柔的问清容,道:“早上,中午都没食欲吃不下去什么。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给你。”

    清容想吃方便面,上辈子家里管控她吃垃圾食品管控的特别严,每次只有头疼脑热生病的时候,清容才能借病行凶,管妈妈要方便面吃。可这里又不可能又。

    “我,我想吃面。”清容勉强提起精神,清早的柔弱矫情已经随着身体光速恢复而淡去,清容又变成了理智的清容。

    “我都好全了,你不必非得在我跟前陪着的。”清容躺在床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赶宋昭走。

    宋昭问清容,“累了?”

    清容胡乱咕哝了一声,“累了,想睡了。”

    宋昭嗯了一声,然后再没有声响了。

    清容连个脚步声都没听见,不免有些奇怪,她忍不住睁开眼,却见宋昭拿了书躺在榻上看着,怕吵到清容,翻书的动作都特别的轻缓。

    清容就这么躺在榻上,看着宋昭有些慵懒,有些闲适的翻着书。

    她忽然明白,关禾秋为什么宁可掐死自己的女儿,也一定要留住宋昭了。

    宋昭的好,令人眷恋。二十多年里,宋昭都只对关禾秋一个人好,好到彻骨的那种好。清容有些嫉妒,又有些害怕。

    清容的病来的很汹涌,好的也很快。

    用唐氏的话来总结,她是缺宋昭这剂灵药。宋昭一来海棠院守着,她的病立刻光速的就好了。

    清容不大爱听唐氏说话,都听了快两年了,也没习惯。

    “大嫂,你听没听说忠义伯府的事儿?”唐氏一边给清容递苹果块儿,一边好奇的问道。

    清容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叶钦病了的事,“我四表哥病了。”

    唐氏道:“可不是这事儿。”

    这几日清容病着,宋昭一直陪着严防死守的,谁也没工夫出门去打听八卦,连着含翠这个行走的监控录像,也只一心盯着雅院和风荷院的动静。

    清容配合着唐氏好奇道:“那是什么事?”

    唐氏撇嘴,一笑道:“叶家老夫人让闵国公家的崔小姐给叶状元冲喜,闵国公自然不答应的,不过那崔小姐却是愿意。说是正月十五就让人嫁过去呢。”

    清容很震惊,闵国公家恐怕打死也不会让自家闺女给生死不明的人冲喜吧?

    她有些不安,叶钦的病就这么严重吗?

    等送走了唐氏,清容立即让人去忠义伯府上问问叶钦的情况。

    浮翠去了一趟回来后,便对着清容连连摇头,道:“表少爷还是一直睡,不过中间倒醒过来一次。”

    清容蹙眉道:“什么时候醒的?”

    浮翠道:“就咱们走了之后,人就醒了。”

    清容不免觉得可惜,叫来梅蕊道:“咱们也帮着忠义伯府找一找,有没有合适的能治表哥的大夫。”

    梅蕊点了点头,道:“尽量去问问吧。”

    “去问什么?”宋昭一进门就听见了这句话,好奇的问道。

    清容同他说了叶钦的事儿,宋昭柔声安慰她道:“皇上已经嘱咐章御医了,多多留心。”

    “皇上宣你进宫做什么?”清容的病已经好了,宋昭却还是不许她起身,静静的将养。

    宋昭道:“因为得道仙人的事,”宋昭眼中散出几分讽刺意味,看向清容的时候,却又恢复了笑意,道:“那得道仙人落网,被送进宫了,他自己承认是二皇子怂恿了他,假借太子的手除掉皇上。”

    清容纳罕道:“那不是你安排的人?”

    宋昭抬手抚了抚清容的头,道:“所以不大想同你说这些事儿,那人是咱们家的死士。”

    清容明白了,宋昭这是一石二鸟,一是,用有毒的长生不老药提醒皇帝,有人已经坐不住了,正视李贵妃儿子们的威胁。二是,用这个死士在皇上心里种下一个弑君的种子,真正的离间皇上对李贵妃和她儿女们全部的信任。

    而这件事由宋昭说出来,等于是向皇上表明自己的立场,宋家会跟着皇帝的心意走下去,他让谁当太子,谁就是太子,宋家为了保命,已经认命。

    清容心里充满了疑惑,“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没说什么,我只说太子已定,国本不容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是啊,万寿节的疑案悬而未决,六皇子就始终摆脱不了自己的嫌疑。何况坊间诸多猜测,更有甚者说,毒药根本就是六皇子一石二鸟,渔翁得利的计策。

    宋昭给了皇上一个结果,一个最终的决断,尽管李贵妃的儿子根本不会因为这件事儿而动摇,但是镜子已经有了裂隙。

    “皇上他会相信你给他的人?”

    宋昭垂首,目光晦暗道:“他不得不信,那确实是二皇子府上的人,是我们埋在他身边的钉子。”

    清容有些发愣,怔怔道:“你这么说的意思是宋家在其它府里也埋了钉子?”

    宋昭明朗一笑,问清容道:“你不会以为,宋家当年帮皇帝夺位后,就真能作视皇帝当白眼儿狼,等着他除掉我们?”

    “难道不是吗?”清容有点儿懵逼,那之前喝完酒找她哭诉,说自己没有人生方向的他,是图啥呢?

    宋昭垂头一笑,道:“曾祖父早有打算,在我没出生前,家里就有安排了。我知道,却从来没沾手过。我身边一直也只有宋麟一个,不过之前发现有人私挪贡药之后。祖父就给了我两个人,让我从这件事开始尽力做做看。”

    祖父?在清容眼里,国公爷是个低调和蔼的老爷爷,成日里不是跟儿子谈未来,就是带孙子锻强身健体。

    没想到走的还是腹黑挂!

    清容忽然觉得自己对宋家知道的太少了,对宋昭了解的太少了。

    她很有点糊涂,难道宋昭不一直都是傻白甜的路线吗?

    他不过稍微有点心计小聪明罢了,可跟腹黑啊,满腹奇诡,搅弄风云,颠覆乾坤,三十六计,孙子兵法扯不上半点儿关系。

    “你也看孙子兵法?”清容讷讷开口。

    宋昭理所当然的一笑,道:“我们家可是武将出身,孙子兵法要倒背如流的!”

    清容来来回回打量着他,不免腹诽,这还是她认识的宋昭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