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突然而来的陷害

    竹香在外面逛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很好的收获,便只把宋昭冷落关禾秋的时间线,悉数给三夫人说了。

    三夫人第二日约唐氏去龙泉寺拜佛,想从大嘴巴的唐氏口中问出什么。

    “你也住西二府,就没听见什么动静吗?”三夫人一副说闲话的样子,道:“风荷院是因着什么失宠的?”

    唐氏撇嘴摇了摇头,“我们是都在西二府住着,可三婶儿你也知道的,那风荷院和海棠院,简直是铁板一块,不透风的。”

    三夫人见唐氏狡猾的什么都不说,心里暗骂了一句,道:“府里都传,说是关禾秋掐死了自己的孩子,让世子伤心了。”

    唐氏掩唇一笑,道:“听说是听说了,可是真是假的难说呢。若是真的,祖母能放过关禾秋?”

    三夫人蓦然觉着唐氏好像变聪明了似的,她蹙眉,尴尬一笑道:“晖哥儿今年该下场了吧?”

    唐氏道:“是该下场了。”

    “我听说世子如今已是正六品了,升的可够快的。”三夫人似笑非笑。

    唐氏漫不经心的一笑,道:“那是大哥的本事,说是最近太子提拔,要把大哥从禁军营提拔去西大营呢。三叔就在西大营,可自己的侄子还要让别人来提拔,不知道祖父祖母怎么想。”

    三夫人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和唐氏关于宋昭的谈话,就此结束。

    回了三房,三夫人忍不住跟宋定抱怨,“我如今不管家了,谁都瞧不起我。连唐氏这样的人,都能给我脸色看。”

    宋定烦躁道:“你那管家权是怎么没的,你自己不知道吗?谁让你当初非要让菱姐儿去抢大丫头的夫婿,闹得父亲、母亲脸上不好看的!”

    三夫人大怒,道:“我有什么错,我还不是因为那元珩得皇上喜欢器重,希望借着他也能让皇上多提拔提拔你?”

    宋定冷笑着站起身,道:“对、对,你做的都对,你良苦用心,是我没本事。”他说着,直接出了正房,又去了妾室那里。

    三夫人身心俱疲,不禁又暗恨起唐氏市侩,狗眼看人低。

    这时的唐氏却在同宋晖说三夫人寻她做了什么,“我看三婶儿那意思,是让我去帮一帮关禾秋,让大哥再回去风荷院呢。”

    宋晖一边看书,一边不解的说道:“三婶儿不是最看不上表姐吗?”

    唐氏道:“看着大哥如今步步高升,没那么废物了,三婶儿着急了呗。”

    宋晖觉得唐氏这话说的别扭,提醒她道:“你别管三房做什么,总之你别跟着掺和,你要敢乱掺和,我真休了你。”

    唐氏却在心里暗笑,她不掺和,放着三夫人在呢,她也要像太子那样,左手渔翁之利。

    “不掺和,不掺和,你放心,我听你的!”唐氏敷衍着笑了笑。

    可出了屋子,便吩咐贴身的大丫鬟道:“你找机会给三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透个话儿,想让世子回风荷院,就得……”

    那丫鬟一一点头,得了吩咐后,便伺机而动去了。

    没几日,三夫人就找了个机会,悄悄去了风荷院。

    她去的很隐蔽,倒是没让谁瞧见。

    也不知道三夫人和关禾秋关门说了什么,半月后,宋昭下衙,被关禾秋堵在了海棠院外。

    关禾秋一边哭,一边同宋昭道:“都是我害了姐儿。”

    宋昭很纳罕,两个孩子都走了这么久,这害又是从哪儿说起呢?

    很快,宋昭被关禾秋劫去风荷院的消息就传到了海棠院。

    清容正吩咐人仔细准备着晚膳,眼见着宋昭自正月之后,去见关禾秋都是点到为止的,她不知道关禾秋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心里很有些不自在。

    连着含翠都忍不住道:“关姨娘真像是喉咙里的刺儿,拔也拔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的,恶心人。”

    清容忽然就有点儿清醒了,她这些日子沉溺在宋昭的温存中,刻意的忽视了关禾秋的存在。

    而如今,就像含翠说的,关禾秋在宋家一日,就是如鲠在喉。她永远成为宋昭的责任,占据着宋昭内心深处的某个位置。

    不止是关禾秋,还有雅院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姨娘,她们都是宋昭的责任,宋昭的义务。清容没办法像赶走杜姨娘一样,把这些人都赶走。

    清容有点儿迷茫了,她承认,两年的朝夕相处,她对宋昭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好感,这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

    含翠见宋昭怔怔的,便道:“少夫人,我去跟宋麟说一声,让他问一问世子爷,晚膳用不用等。”

    清容摇了摇头,格外冷静理智的说道:“不必等了,咱们吃吧。反正话是早晚要说清楚的,留不住的人,怎么攥也是留不住的。”

    几个丫鬟婆子听着都有些不是滋味,谁也没再多说什么,只准备布膳,又有人去领瑜姐儿来用膳。

    也不知关禾秋找宋昭是因为什么,宋昭在风荷院耽了半夜才离开。

    这一晚清容睡得不太好,梦做得又多又乱,不是梦见关禾秋笑,就是梦见自己在哭,等早上醒来,晚上的梦已然忘了大半,只剩下满腔的寂寞与莫名伤感。

    清容正梳妆完,含翠突然进门道:“少夫人,世子爷带着关姨娘来了。”

    清容但觉要有什么麻烦事儿,暗自琢磨了一番,会不会牵扯到自己身上,可没什么答案。

    清容忙起身去了正厅,雅院的姨娘们人已经到了大半,看见宋昭来了,全都站起来给宋昭请安,暗自揣测着宋昭这一大早不去当差,是为了什么事儿。

    宋昭恼恨的拎着乳娘往前一推,乳娘直接跪倒在厅里,她摔得不轻,大叫了一声,瑟缩着爬起来,哭道:“世子爷,老奴说的句句当真啊!”

    清容看着那乳娘,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是双胞胎姐姐的乳娘。

    “出了什么事儿?”

    乳娘啜泣着膝行向前,道:“少夫人,您可得救救我啊!”

    梅蕊瞧见这架势,当即上前隔开了乳娘,道:“混说什么,少夫人救你什么?”

    乳娘大哭道:“少夫人,不是您给了奴婢银子,让奴婢掐死姐儿的吗?”

    清容可万没想到,这种拙劣的冤枉,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清容哼笑着道:“我给你的银子?你是关禾秋自己选进来的人,我们连见都不曾见过。自你到府上后,你没进过我海棠院,我也没去过风荷院。”

    乳娘道:“少夫人,您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当初是您安排我来选乳娘的,您给了我银子,还安顿了我的家人。您不是还应了我,会把我儿子塞在军烈属援助计划里。”

    清容心里不禁咯噔一声,觉得自己很可能中计了。她眉头紧锁的看向宋昭,问他,“你信她?不信我?”

    宋昭眼中充满了探究,道:“我不信她,所以我来问你,我想听你说。”

    清容心里瞬间凉了,满腔的委屈、愤怒与失望,原来两年的朝夕相处与大半年的温柔相守都是骗人的。这个时候,他还是信关禾秋,不信自己的。

    清容哂笑不已,“带着她来跟我对峙,这就是信我?”

    这一众妾室全都在一旁看着清容的笑话,清容树立了两年正房夫人的威严,被宋昭当着这些人的面儿,一夕击碎。

    宋昭眼里有些发慌,却还是抿唇道:“两个孩子都没了,我得给阿秋一个说法。我去查了,基金会确实有乳娘说的孩子,那个孩子也确实是你准了,得到援助的。他每个月领二两银子,已经领了七个月了。”

    清容漠然看着宋昭,问他,“你查我?你问都没问,就去查我。”

    基金会的账是透明的,出入账是任何人都可以查的。

    可清容震惊的是,宋昭查账这件事,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所以宋昭昨天是偷偷查的,是通过基金会里的其它人查的。

    清容连想都不用想,宋艾在基金会的财务部门,她们人手备份了账,宋昭都不必多动弹,只要让人去问个话就知道了。

    宋昭再一次重复道:“这账里确实有乳娘的孩子,他确实从基金会领到了银子。”

    清容心里怒火滔天,她气的压根儿不想解释什么。这件事儿来的太出其不意了,她也解释不出来什么。

    “好,就当乳娘的孩子在基金会领到了救助,那又怎么样呢?就当我同这乳娘有关系,那又怎么样呢?”清容挺胸抬头,理直气壮的看向宋昭,“就是我指使那乳娘做了什么,你要拿我怎么办呢?”

    小李氏嗤笑着道:“世子爷,她这是承认了!”

    姜姨娘忍不住小声去劝清容,道:“少夫人,就算再气,这样的话也不能乱说!”

    清容直接拉着乳娘,漠然看着宋昭,问他,“世子爷,我要不要跟你去见老夫人,请老夫人处置,再不然咱们去官府,去见官,去皇上跟前,去告御状?”

    宋昭被清容的态度气得不行,大声道:“沈清容,你……”

    关禾秋猛地跪下去,拉着宋昭的衣襟,知难而退的说道:“阿昭,孩子已经去了,再怎么着也回不来了。我不要公道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清容气的简直要双眼冒火,直接上前去扯关禾秋,道:“你不要公道,我今儿个偏要给你公道……”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