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宋昭,我不会在给你机会了

    清容话没说完,忽然被宋昭一把拉住了手臂,宋昭目光幽沉的看着清容,那眼神很复杂,有些冷漠有些无奈,让清容觉得看不清他。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僵硬的对峙着,清容眼中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了,她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关禾秋小声道:“阿昭,我们走吧,算了,算了……”她声如蚊蝇,小声的哀求宋昭。

    宋昭松开拉着清容的手,俯身双手抚在关禾秋的肩上,把她拉了起来。关禾秋无可奈何,委屈的呜呜直哭。

    宋昭道:“别哭了,咱们走吧。”

    清容凉凉一笑,冷声道:“宋昭,我不会在给你机会了。”

    宋昭背对着清容,脚步一滞。

    清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屋子。

    袁妈妈、梅蕊等人都气得不行,清容坐在椅子上,双手仍旧在抑制不住的发抖。那种失望、愤恨交杂在一起,她恨不得立时拿着合同去皇上面前同宋昭和离。

    浮翠吓得都哭了,小声道:“世子爷,世子爷怎么能这样!”

    含翠尽力的劝和道:“世子爷也只是来问问少夫人,他肯定是不信的。”

    若是从前,宋昭拉着关禾秋来问她这种话,她只会带着强大的智商优越感,笑宋昭是个傻子。并一定要出手,狠狠打关禾秋的脸。

    可现在,清容愤怒、委屈,他没有第一时间来问她,而是听了关禾秋的一面之词后,立刻就让人去查她。

    她以为,两年的默契,足以让他无论遇见任何事,都会先同自己商量的。

    她以为,无论遇见什么样的疑虑,他都会先把那些怀疑的声音摒弃在外,会先听她怎么说。

    可宋昭先听了关禾秋的话。

    清容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面无表情的道:“走吧,去寿禧堂吧,还要给祖母请早安。”

    浮翠道:“少夫人,咱们不能白受这个委屈,一定要告诉给老夫人。”

    清容对浮翠道:“你和袁妈妈留下,整理一下行李。”

    浮翠与袁妈妈两个立即大惊失色,清容道:“我日常用的东西就行,春夏的衣裳,要寻常方便行动的。”

    袁妈妈忍不住抿唇道:“您这是要外出几日?”

    清容徐徐道:“我打算跟华堂郡主一道去一趟保定府。”

    众人皆有些慌了手脚,忙劝清容道:“少夫人当真动气了,就请老夫人做主。”

    “实在不行,您回奉国府住几日也好,再不然就去庄子上。何必要同华堂郡主去保定呢?”

    “少夫人,您要是走了,您不就输了吗?”

    清容幽幽道:“我没想跟关禾秋争什么,斗什么,我有什么可输的呢?我又会输什么呢?我的一切,除非关禾秋投胎重来,否则她爭不走也抢不走。”

    浮翠急道:“可是世子爷呢?”

    清容恍然若失,却仍旧漠然道:“他根本不属于我,我也不稀罕他,我又何必去抢他呢?他愿意跟关禾秋这样白头偕老,那我就祝他们百年好合吧。”

    清容说完,直接起身去了。

    袁妈妈和浮翠不敢违逆清容,自然的收拾起来。

    清容去了蒋老夫人处,便把自己打算去一趟保定府的事儿告诉给了清容。

    这请求来的突然,蒋老夫人十分震惊不解,道:“怎么突然就要去?”

    清容勉强一笑,道:“其实早就有这个心思,可一直犹豫着。您也知道,如今援助军烈属的计划做的很大,何况放着华堂郡主自己去筹备蕙质精舍,我也不大放心。”

    唐氏忍不住揶揄道:“大嫂往日里在京城折腾,日日不着家也就罢了,咱们家也不是那种死板的人家。可如今竟要出远门了,女人家家的,这可怎么行?”

    三夫人笑了笑,道:“之前都没有要去的意思,怎么突然就要跟着华堂郡主一块儿去了呢?别是和世子闹别扭了吧?”

    清容觉着古怪,似笑非笑的看向三夫人,道:“我为什么要和世子闹别扭呢?”

    二夫人突然道:“今早艾儿还派人来问,说世子昨晚上派人去查基金会的账,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

    唐氏抿嘴儿一笑,道:“方才我还看见大哥带着关姨娘,气冲冲的从海棠院出来。大嫂,你若有什么委屈,尽管同祖母和咱们说,别自己一个人忍着。”

    好不容易清净了一段日子,这几个人如今联合起来又唱的是哪出儿戏?

    清容提防起来,再三否认道:“恐怕是你看错了,”清容说着,低头随意顺了顺腰间散乱的穗子,道:“二婶、三婶儿多虑了,不过是寻常的事儿,没什么可要紧的。”

    蒋老夫人也瞧出了什么不对,却也没多问,只想了想,便同清容道:“去吧,华堂郡主同你一起我也放心,何况保定府还有你二叔的同僚。你尽管安心去吧。有什么事儿,就让人送信回来。”

    唐氏忍不住一撇唇,撒娇似的同蒋老夫人道:“祖母可真是偏心,若是我成日像大嫂这样不着家,您必定是不许的。”

    蒋老夫人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若是有清容的本事,我也不管你的。尽管放手去做就是了!”

    众人都是一笑,又闲闲的说了些别的话。

    等回了海棠院,袁妈妈与浮翠已经带人把行礼收拾的七七八八,清容想了想,便道:“把瑜姐儿的行李也一起收拾了,我带着她去。饮翠、含翠两个留下来看着。我虽然不在海棠院了,我的院子仍旧要给我看住了。若是谁敢撒野,你们直接关上门,不准进来就是了。”

    几个人道了句是,又有小丫鬟进门,说是金姨娘自请安之后,一直都没走,在海棠院外徘徊,这会儿见清容回来了,又想来给清容请安。

    清容没有迁怒旁人的习惯,自然要见金姨娘的。

    金姨娘一进门,见屋子里的人都在收拾着什么,又有箱子往外抬。她忍不住怯怯的问清容,“少夫人这是要出门?”

    清容“嗯”了一声,请她坐,“我要同华堂郡主去一趟保定府。”

    金姨娘很惊讶,“保定府?那,那少夫人几时回来呢?”

    清容想了想,才道:“许是要过一阵子。”

    金姨娘点了点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清容看着她,道:“你有什么事?”

    金姨娘垂头,小声道:“您去保定府也挺好的,世子爷这么糊涂,真让人伤心。”

    清容显然不大想听见宋昭如何,只客气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金姨娘又道:“我心里替少夫人委屈,但是我知道,您有本事,根本不用我们来同情可怜。但是,我,我还是想同您说一说话。”

    她的安慰尽管笨拙,可清容很领情,她笑了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心领了。饮翠不跟我走,你若还想跟着她念书,你便尽管跟着。我听饮翠说,你现在都可以自己作文章了,挺好的。”

    “少夫人,您,您能带着我一起去吗?”金姨娘忽然开口,目光殷切的看向清容。

    清容倒是有些犹豫,一时拿不定主意。

    金姨娘道:“左右世子爷也不会想起妾身来,妾身在这府里都是可有可无的。倒是不如让我跟着您,也能出去见见世面,也不是成日都无事可做的。”

    清容能明白金姨娘无所事事的寂寞空虚,她想了片刻,觉着只要她不把关禾秋带走,哪怕她把整个雅院的姨娘们都带走,恐怕对宋昭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金姨娘怯怯的看着清容,很忐忑不安。

    清容一笑,道:“你回去收拾行李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身边可不准有闲人,你得做事情。”

    金姨娘连连点头,“明白,只要夫人同意,让妾身去给您当丫头,妾身也能做的。”金姨娘说着,千恩万谢的出了海棠院,回去收拾东西去了。

    等一切收拾停当,清容直接带着瑜姐儿和金姨娘去了奉国府。

    华堂郡主琢磨着这两日动身,见清容带着行李来了,听说她也去,心里是安了大半儿,却也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清容,道:“怎么决定的这么突然,出事儿了?”

    清容笑了笑,道:“能出什么事儿,我怕您一个人去太累了。”

    华堂郡主总觉得不对,看着袁妈妈和浮翠等人,又连着在金姨娘的身上打量。

    清容解释道:“金姨娘读了不少书,我带着她也想让她学一学,说不准以后是个好帮手呢!”

    华堂郡主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同宋昭吵架了?”

    袁妈妈拼命的在清容的后面点头,连浮翠也直撇嘴。

    华堂郡主见清容不愿意提,自然也尊重她不问许多,笑了笑道:“那出去散一散也挺好,省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看着更来气。”

    清容去保定府不是怕看见宋昭来气,她是想让自己从这当局者迷中抽离,仔仔细细的冷静下来,想一想她对宋昭的感情,要如何去处理。

    第二日,清容同华堂郡主便启程去了保定府。

    金姨娘还忍不住的为自己大胆行径感到心悸,小心翼翼的掀开窗幔往外看。

    “少夫人,我好像看见世子爷了。世子爷是不是来留您来了?”

    清容正看着规划图,没有作声。

    华堂郡主道竟凑上前,道:“我看看,是不是宋昭来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