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两个人都想清楚了

    “在马上?”华堂郡主问金姨娘。

    金姨娘“嗯”了一声,道:“这不一直跟着呢吗?”

    华堂郡主一边看着清容的神色,一边道:“我看着也像是宋昭。”

    清容冷声道:“他来便来,走便走,又不是猴儿,有什么可看的。”

    金姨娘有些无所适从的撂下窗幔,看了看华堂郡主。

    瑜姐儿拉了拉清容的手,乌溜溜的眼睛纯净无暇的,“爹爹又惹母亲生气了吗?”

    清容抚了抚瑜姐儿的头,含混道:“没有。”

    大家一时都不说话了,只听见马车旁边有马蹄声来去。

    清容看着那规划图,竟一点也看不进去。

    可一直到了保定府,宋昭也没要叫停她们的马车。

    华堂郡主已派了人来保定府准备打点,马车停在新宅子的门外,从外面瞧着,那宅子便十分气派。

    清容一下了车,沈祹便上前道:“方才出京的时候,二姐夫来了。”

    她们这一趟带了沈祹同来,沈祹刚过了十一岁生日,已长成了个很有模有样的小少年了。

    金姨娘道:“真的是世子爷。”

    清容“嗯”了一声,没有接话。

    沈祹一边陪着清容、华堂郡主进宅子,一边忖着清容的脸色,小声道:“二姐夫交代我好好照顾二姐姐和郡主,若是有什么让我给他写信。”

    清容又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沈祹忍不住替宋昭说话,道:“无论二姐夫做了什么惹二姐生气的事儿,二姐夫特意来送咱们,肯定也是有心悔改了。”

    金姨娘也心软的说道:“看来世子爷也没那么坏的。”

    袁妈妈也道:“既然世子爷先低头了,少夫人也气过了,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清容眉头紧锁的看向袁妈妈,道:“我不是因为跟宋昭怄气才来的保定府。”

    说到这,清容不再多说,而是与华堂郡主商量道:“咱们先和工匠们开会,看看这四个宅子要怎么改。”

    华堂郡主没有说什么,吩咐人去安排。

    清容很快排出来了每日的工作表,哪天是什么工匠来,哪天要见牙行的人,什么时间培训,什么时间开会。

    当晚,直隶总督的夫人,遣人来送上了帖子,约着第二日晚上要为华堂郡主和清容接风洗尘。

    清容这一次来保定府,也是回禀过皇上。皇上点头首肯,甚至派人提前来知会了一声直隶总督。

    这位直隶总督的夫人江氏同任国公府有点儿亲戚关系,绕着圈儿的同清容攀上了亲,让清容管她叫表嫂。

    又应了清容,只要她在保定府有什么需求,她必定帮忙。又道蕙质精舍的护肤品有多么多么好用,保定府的许多胭脂铺子模仿着去做,可谁家都做不出来云云。

    于是,连着数日,保定府里有权有势的贵妇人,都争先恐后的宴请招待清容与华堂郡主。

    清容一忙起来,根本没时间去想宋昭如何。

    且说另一边,魏国公府里,清容带着瑜姐儿走了,宋昭一回府,总觉得日子突然变得十分冷清无趣起来。

    有好几次,宋昭都下意识的去海棠院用完膳,等走到门口才想起来,清容没在家。

    宋麟忍不住揶揄宋昭,道:“就算少夫人在,也必定不会让世子爷进门的。更别提能吃到夫人亲自做的好吃的了。”

    宋昭看着他,迟疑的问道:“你也觉着我做错了?”

    宋麟撇了撇嘴,垂头恭敬道:“小的可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世子爷自己觉得您错没错呢?”

    宋昭忍不住自省的扪心自问,乳娘跟他禀明一切的时候,他是根本就不相信的,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古怪的。

    可乳娘就这么信誓旦旦的说出基金会的事儿,还说他甚至可以去查账。

    宋昭就犹豫了,若是诬陷陷害,无论是关禾秋还是府里的其它人,谁又能有本事在基金会的账目上动手呢?

    可宋昭又想,若真是清容做的,清容又怎么能让人查出来呢。岂不是平白的给自己增加了麻烦,她一次把钱给乳娘岂不是更干净。

    但是对于乳娘那样的人家来说,自己的儿子得到永久的保障,能进到朝廷的福利系统里,对他未来也是有帮助的。毕竟在清容的军烈属援助计划里,这一批孩子无论是文考还是武考,都得到了朝廷特许的照顾。

    孩子的前途,比银子更能诱惑乳娘啊。

    宋昭只是想找清容问个明白,只是想让她说清楚基金会的账目是怎么回事儿。

    宋麟问宋昭,道:“世子爷,如今您知道了关姨娘是无辜的,是少夫人要害她,您想不想休了少夫人呢?”

    宋昭忍不住皱眉,道:“我为什么要休了少夫人,就算是她,事情都已经出了,这种事情,怎么能闹大呢。”

    宋麟摊了摊手,道:“那不就结了,那您又非得让少夫人说什么呢?不管是不是少夫人做的,她都不可能承认啊?就算承认了,您也没打算拿少夫人如何啊!”

    宋昭被宋麟说的一愣,他想起清容曾问他,如果有人跳出来说孩子是她杀的,跟关禾秋无关,他会不会待关禾秋如初。

    当时宋昭回答不出来,可现在宋昭忽然发觉,他不会待关禾秋如初了。

    关禾秋和那两个无缘的孩子,好像一起从他的生命里剥离了,他对关禾秋的心意,似乎只剩下了责任与无限的愧疚,可以说亲如手足,他希望关禾秋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能一辈子衣食无忧。可爱情?他甚至都说不清楚,他对关禾秋有没有爱情。

    他只知道,他根本不想再面对关禾秋了。

    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清容临走时说,她不会在给他机会了。

    一想到这个,宋昭就莫名的烦躁和焦虑,甚至感到不安和恐惧。

    他同宋麟道:“你派人去保定看看,看看少夫人都在做什么,少夫人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而清容在连日以来的忙碌中,内心也在无力的挣扎着。

    首先,她承认心里是有宋昭的,她是个人,并且感情丰富,她不可能以夫妻的名分相处两年后,还能对宋昭无动于衷。

    那么,她要怎么处理这种关系呢?

    显然逃避是没用的。

    清容一度想收拾行礼杀回去,用尽一切《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把宋昭搞定。

    她相信宋昭对她是有感情的,只要她功夫下的深,宋昭必然是她的囊中之物。

    大概是吧?

    可之后清容又忍不住想,宋昭不可能抛弃关禾秋,关禾秋会永远横在他们两个之间。

    她没法忍受关禾秋自虐一次,宋昭就傻X呵呵的来质问自己一次。她没办法忍受宋昭没完没了的被关禾秋动摇。

    最后,清容很肯定,她不可能容忍宋昭对关禾秋的责任感。在她的爱情字典里,她和关禾秋注定不能共存。而宋昭,也显然也不会舍掉关禾秋。她无力解决关禾秋的存在,她也不能接受,只能放手。

    清容想清楚之后,对宋昭失望伤怀的心,渐渐就变成了淡然。她不打算给宋昭这个傻子,再伤她的机会了。

    清容索性将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了工作与培养金姨娘中。

    金姨娘虽然不聪明,却是个很勤奋细致的人。清容跟她说的话,但凡她记不住的,必定会拿个小本子记下来。

    这样跟了清容将近一个月后,金姨娘便仿似脱胎换骨了一样,她同清容说:“少夫人,我从前在雅院里,我成日除了看书就只剩下写字吃饭,还痴心妄想的等着世子爷。可跟着少夫人,这些天我才发现,我还能做这么多事儿,这些事儿都很有趣,还能赚钱。我有银子,又能做这么有趣的事儿,就算让我一辈子不见世子爷,我也觉得没什么了。”

    清容会心一笑,当然好玩了,女生有几个不喜欢玩模拟经营养成系类的游戏呢?

    金姨娘道:“虽然妾身有时候会弄不懂这些,可是按照少夫人吩咐的,一件事一件事做下去,能把这些事做好,妾身就觉得很满足。”

    清容倒是没看出来,金姨娘属于事业型的。不过之后的很多事,金姨娘确实开始帮着她处理了,并且处理的很好。

    清容在保定府呆足了一个月,蕙质精舍几乎可以试营业了,她还是没有一点要回去的打算。

    宋昭成日派人来回保定府,甚至悄悄的同沈祹通信,打听清容的近况。

    沈祹是清容看着长大的,自然把宋昭来信的事儿毫不隐瞒的统统告诉给了清容。

    “二姐夫还是很紧张二姐姐的,再大的气,二姐姐缓一个月也该好了吧?”沈祹小声替宋昭说话。

    清容瞪了沈祹一眼,道:“怎么着,你是想吃里扒外?”

    沈祹委屈道:“我也是看二姐夫精诚所至……”

    清容拿着笔,轻轻的给了沈祹脑门儿一下,道:“什么叫精诚所至?你哪儿看出来他诚了?”

    沈祹道:“他都给我写信来打听你了。”

    清容叹了口气,道:“傻弟弟,写信是最不费功夫的,你有什么好感动的。他就算是亲自来了,都没有什么好感动的。京城离保定府能有多远呢?”

    沈祹揉了揉脑袋,道:“也是。”

    清容继续借此教育沈祹道:“你给我记住了,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要当面道歉,把话给说清楚。跟女人讲面子的男人,才是最没面子的。”

    沈祹懵懵懂懂,道:“哦,二姐,我明白了。”

    清容点了点头,道:“回去看书吧,带你来是出来见世面的,不是让你撒开了玩儿,荒废功课的!”

    沈祹嗯了一声,转身出了屋子。可他琢磨来琢磨去,觉得清容的教导是一种点拨,于是写了封信给宋昭,道:

    二姐夫,我二姐姐说了,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事就要当面道歉的。如果你觉得有对不住我二姐姐的地方,你不如来保定,亲自给她道个歉吧。

    宋昭看到这封信,几乎没什么挣扎,在沈祹的召唤下,来了保定府。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