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我们两个没有以后了

    宋昭到蕙质精舍保定分部时,清容和华堂郡主正在给第一批管理岗的员工开会。

    袁妈妈一路从门口跑进来,大呼小叫道:“少夫人,世子爷来了!”嚷嚷的整个院子都听见了。

    这一众人自然知道清容是魏国公府的少夫人,这位世子爷就是清容的夫婿了。

    华堂郡主颇为惊讶,还有些怀疑道:“宋世子来了?”

    袁妈妈拼命点头,道:“世子爷来了,现在就在院外呢。”

    清容十分淡定,道:“我们还没开完会,你让祹哥儿出去迎一迎世子吧。”

    金姨娘有些不自在,小声与清容道:“少夫人,世子爷大老远从京城来了,怕是有什么事吧,要不要去看看。”

    清容想了想,便又吩咐袁妈妈一句,道:“问清楚世子爷有没有什么要紧事,若是有要紧事直接同你说便是了,若是没有,就让他去找祹哥儿。”

    袁妈妈低低的哦了一声,欲言又止的退了出去。

    宋昭原本就是在沈祹的指点下,来向清容道歉的,倒是也没觉得多委屈,只笑了笑,道:“还是办她自己的事儿更要紧。”

    这时间袁妈妈已派人将沈祹给请了过来,沈祹领着瑜姐儿,瑜姐儿看见宋昭,立刻扑了上去,高兴道:“爹爹!”

    宋昭抱起女儿,亲昵的亲了女儿的小脸蛋儿。

    沈祹木木道:“二姐夫,你还真来了。”

    宋昭抱着瑜姐儿上前,摸了摸沈祹的头,道:“我正巧来保定办差。”

    沈祹抿嘴一笑,没有戳穿宋昭的谎话。

    宋昭便同沈祹一块儿去西北角的小院,如今清容和华堂郡主她们都安置在那里。

    宋昭一路上几乎都在套瑜姐儿的话,比如这一个月在保定玩的开不开心啊,母亲开不开心啊,平时跟母亲都做了什么啊,母亲还生不生气啊云云。

    等和瑜姐儿说过话,又让人领着瑜姐儿去了。

    沈祹这才对着宋昭摇了摇头,道:“二姐夫,我觉得你不是很乐观。”

    宋昭哑然,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沈祹“啊”了一声,道:“来总比不来好,我这是让你提前有个准备吧。”

    多的沈祹也没说,宋昭心里又有点打鼓。他可真是琢磨了一路,该怎么给清容道歉的。

    沈祹瞧着宋昭满脸焦虑的样子,想替宋昭缓解一笑,便道:“二姐夫这次来是办的什么差?”

    宋昭无奈的瞪了沈祹一眼,没有说话。

    清容知道宋昭来了,下意识的拖了一会儿,原本今天不该讲的,她也都一道开了。

    这会开了近一个多时辰,开的华堂郡主腰酸背痛,昏昏欲睡。

    等让人都散了,清容又亲自去厨房,看做点心的一应厨具准备的如何,鸡蛋里挑骨头的让匠人重新又调整了一通。

    跟着又去了休息区,看水吧的位置,小炉子的结构,连着特别定制的餐盘、杯子她都逐一看了。

    华堂郡主陪的累,似笑非笑的提醒清容,道:“你便是把所有的事儿都赶在这一天做完,也是要见宋昭的。”

    清容忍不住皱眉,长长呼了一口气,走出休息厅,默默望天。

    华堂郡主便好奇的问她,“他若是来同你赔礼道歉,你原不原谅他,跟不跟他回去?”

    清容很坚决的摇了摇头,道:“魏国公府我是要回去的,可我既然来了保定府,就一定把这边做好,等能撂手了之后再走。除非京里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儿。至于原不原谅他?”

    华堂郡主点点头,很是好奇清容的态度。

    清容冷冷道:“我会原谅他的……”

    华堂郡主瞧着清容嘴上说原谅,神情还是冷冷冰冰的带着气的样子。

    “其实原不原谅他又有什么相干呢,都不会对现在的状况有任何的改变。”

    这句话又把华堂郡主给说糊涂了。

    清容又去了一趟研发部门,让工匠特制的那些容器器皿,等巡视了一圈儿,才慢悠悠的回了西北院。

    宋昭一听清容回来了,竟有些近乡情怯,慢吞吞的领着瑜姐儿出了门。

    清容走了一个多月,他心里便似被掏空了,没个着落。

    再看见清容,心里那块空了的地方,立时就被填满了。

    宋昭自己没察觉,他一看见清容,便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清容表情平淡,道:“世子爷怎么来了?”

    宋昭道:“到保定府办差,正好来看看你和瑜姐儿。”

    清容敷衍道:“我同瑜姐儿和金姨娘挺好的。”

    宋昭体会到了沈祹说的不乐观,他便有些后悔,当初真不应该一时脑热,闹得这么大。

    清容向着沈祹道:“祹哥儿你陪着世子,我累了一日,先去歇一歇。”

    宋昭脸上有些讪讪的,很不自在。

    华堂郡主客气的说道:“眼瞧着就到晚膳的时间了,宋世子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提前准备。”

    宋昭道:“不必麻烦,不必麻烦。”

    华堂郡主笑呵呵的看着宋昭,拿眼神儿示意他,跟着清容去。

    宋昭反应过来,木木的点了点头,转身追着清容去了西厢。

    清容听见沉沉的脚步声,转身哂笑,道:“怎么着,世子爷追来保定府跟我算账来了吗?”

    宋昭脸色发白,道:“有什么话,咱们进去说吧。”

    清容黑白分明的眸子分外清澈,盯着宋昭,似笑非笑。

    两人进了厢房,宋昭又让袁妈妈等人退了下去。

    等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后,宋昭又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很是犹豫。

    清容便静静的盯着宋昭看,一副等着看他到底能说出什么来的表情。

    宋昭咳了咳,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事儿,就当我做的不对,咱们就过去算了。”

    清容道:“不给关姨娘一个公道了?就这么糊里糊涂遮过去?”

    宋昭垂头,为难道:“深究下去都是无益,我往后绝不再提,咱们都把这件事儿忘了可好?”

    “那我呢?”清容失望的开口问宋昭,“我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呢?”

    宋昭目光幽幽看着清容,那眼中还是带着探寻,可他又斩钉截铁的道:“我不在乎。”

    清容倏地一笑,道:“可我在乎。宋昭,你既信我,又不信我。只要你心里稍微有那么一点儿疑影,往后它还会从你心里冒出来。就好像你用仙丹的事儿,在皇上心里种上了一层疑影。皇上是没有深究李贵妃的儿子们,可皇上不顾李贵妃的反对,还是把这些皇子都发配去了封地。”

    宋昭一愣,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些,他只希望清容跟他回去,他只希望,清容能一直在魏国公府。

    清容见他陷入犹豫中,淡淡道:“乳娘的那个孩子,不是我送进基金会的。我让李玉清查过,那孩子是三婶儿娘家人托任国公老夫人送进慈安堂的。就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儿。三婶儿拐了这么大的弯是要做什么,我不用想便能清楚。”

    宋昭面露欣然之色,看的清容更觉灰心。

    宋昭道:“我知道你不会做这样的事儿。”

    清容冷笑道:“可你对我的信任还是会被一句话轻易的影响。”清容话罢,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起身道:“该说的都说清楚了,我想休息了。”

    宋昭急的站起来,对清容道:“我其实是想来同你道歉的。”

    宋昭心里有些慌,清容的冷淡灰心,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毕竟他后院里的女人,是不会计较他是如何冤枉了她们。便如关禾秋,他若是做错了,也不必低三下四的道歉。只要他出现,她们便都能默契的把他的错误遗忘。

    可在清容这里就不行。

    清容漠然看着宋昭,“你觉得你做错了吗?”

    宋昭道:“我做错了,我不应该不信你。无论旁人说什么,我都应该先问你。我以后会只相信你说的话,不会再偏听偏信别人了。”

    清容垂目淡淡道:“如果是关禾秋说的呢?你信我还是她呢?”

    宋昭一怔,清容便顺势把自己的手臂从他的手中抽出。

    “无论如何,我都会先同你说的。”

    清容能看出来,宋昭是真心自省了,也是真的在检讨了。她能看出宋昭道歉的决心和诚意,可她却一点儿都不感动。

    “好,宋昭,我原谅你。”清容澹然一笑,那表情却让宋昭看不见任何情绪,无悲无喜。

    宋昭愣了愣,“你,你原谅我了?你,不生气了?”

    清容淡淡道:“是,我原谅你了,我不生气了。”

    宋昭心里一喜,下意识的就上前,想抱住清容。

    清容却抬起胳膊,直接把清容隔开了,道:“宋昭,可以了。我们就到这里吧。”

    宋昭整个人都是一沉,“你还是在生气。”

    清容平静道:“无所谓喜也无所谓气,因为你同我不相干了。”

    宋昭蹙眉,有些生气,道:“什么叫不相干?”

    清容垂头敛容,“宋昭,我说过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我原谅你了,我也不喜欢你了。简单的说,我对你彻底死心了。你好好的跟关禾秋过日子,我也守好我的本分,我们按照合同上说的,井水不犯河水了。”

    宋昭还是觉得清容在说气话,勉强笑着道:“不,清容,你突然走了,我才觉得我很需要你。我想念你,我是真心喜欢你……”

    清容道:“喜欢这种感觉,很虚无缥缈的。你之前也喜欢关禾秋的。宋昭,我如果爱你,我一定受不了你因为别的女人,三番两次的来冤枉我,来质问我。我会很伤心,我会很痛苦。”

    宋昭连连摇头,道:“不会的。”

    “你根本没办法保证,你走吧,事情做完了,我还是会回魏国公府的,但是我们两个没有以后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