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你生来就是个卑鄙心狠的人

    关禾秋猛地拿起手边的水粉盒,朝着梨落砸了过去。

    水粉撒了梨落一身,瓷盒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梨落吓得立刻跪地,哭着道:“姨娘,您请仔细想一想啊。您不是那种蠢笨的人啊。”

    关禾秋绝望的看着梨落,“我知道你说的是好话,可我不能停下来。雅院的那些人可以不争,沈清容也可以不争,因为她们都有靠山。可我不行,我的靠山只有阿昭,我绝对,绝对不能失去他。”

    梨落十岁被宋昭买进来,伺候了关禾秋七年。她了解关禾秋的处境,时间长了,也心疼关禾秋的处境,如今听她这么说,觉得关禾秋和自己都可怜,跪在地上默默垂泪。

    关禾秋也不叫她起来,等她收拾停当,走出屋子的时候,突然同梨落道:“若我有什么,你一定要出府,让人带你去保定找阿昭。”

    沐寒有些害怕,忍不住同梨落一起劝关禾秋道:“姨娘,老夫人因为少夫人的事儿,是恨您又疑您。老夫人若动怒,遭殃的势必是您啊。”

    关禾秋昂着头无动于衷的迈过门槛,凄然笑道:“最坏能如何?死了也得个干净,最怕的是如今这样,生不如死。”

    沐寒和梨落对视一眼,全都是惴惴不安的。

    关禾秋领着人到寿禧堂时,蒋老夫人正在院子里赏花。她亲自拿着壶浇花,心情倒是很好。

    门口的人远远的见着关禾秋来了,忙同蒋老夫人道:“老夫人,关姨娘来了?”

    蒋老夫人一抬眉,睨着通报的人道:“谁?关禾秋?”

    话音未落,关禾秋已经进了院子。她也不向蒋老夫人行礼,而是径自走上前,道:“祖母,阿昭去了保定府。”

    蒋老夫人看见她这幅德行,很是不快,眉头紧蹙,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谁准你叫我祖母了!”

    关禾秋冷笑,道:“就算祖母您不认,我也嫁给阿昭了,我还为他生了两个孩子。连沈清容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她都能叫您祖母,为什么我不行?”

    蒋老夫人大怒,啐了一口道:“我呸,凭你也配提起起清容,”她说着,抬手颤颤的同身边跟着的丫鬟道:“给我掌嘴,掌这个没上没下,没规没矩贱人的嘴!”

    关禾秋眼神凌厉的看着蒋老夫人,直接道:“你还不知道沈清容为什么逃去了保定吧?”

    蒋老夫人怔怔的看着关禾秋,说不出话来。

    关禾秋冷笑,“因为沈清容买通了乳娘,杀死了我的孩子。”

    蒋老夫人面无表情,漠然注视着关禾秋。

    关禾秋昂头,毫不畏惧的盯着蒋老夫人,目光冰冷。

    “老夫人可万万想不到你这么喜欢的孙媳妇,外面交口称赞的少夫人,是个道貌岸然的狠毒妇人吧?这样的人,老夫人竟能容得下她?”

    蒋老夫人竟不以为忤的笑起来,道:“昭儿去了保定府。”

    关禾秋气的紧紧攥拳,忍不住微微发抖,道:“世子爷是鬼迷心窍,老夫人难不成要留着这种戕害世子爷子嗣的人在国公府?还不赶紧让人把世子爷请回来!”

    关禾秋说到这里,几乎是命令的口吻。

    她还有什么法子,能让宋昭回来呢?

    蒋老夫人却仍旧是表情淡淡的,眼光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道:“关禾秋,哪怕你说出天来,清容也绝不会碰你的孩子。她并不是那样的人。”

    关禾秋目光幽怨的盯着蒋老夫人,道:“她是哪种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如何知道,关上海棠院的门,她是怎么一个卑鄙狠毒的人!”

    “关禾秋,那两个孩子都是你害死的。”蒋老夫人突然斩钉截铁的开口,一点犹豫都没有。

    关禾秋有些心虚,可仍旧强硬的否认,“血口喷人!虎毒尚不食子,我为什么会去害自己的孩子。”

    蒋老夫人直言道:“因为那两个孩子先天不足,很难活下去。所以你会这么做,你一定会这么做。因为,你生来就是个卑鄙心狠的人。”

    关禾秋很委屈,怒极道:“人之初,性本身,谁又会天生下来就是心狠的人。老夫人,你对我根本就有偏见,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否则,凭什么如管氏、姜氏这等卑贱的人都能给阿昭做妾,我却连进门也不行?”

    蒋老夫人哼笑一声,道:“我为什么讨厌你?”

    关禾秋道:“就因为我没有好的家世,我若是公主、郡主,你还能讨厌我不成?”

    蒋老夫人冷冷地摇了摇头,漠然道:“我并不是一心只看出身的人,若是我只看出身,又如何会让管氏、姜氏进门?又如何会为昭儿聘李玉清呢?”

    关禾秋充满委屈和怨恨的看着蒋老夫人,显然不为她的这番话所动。

    “你五岁那年,昭儿从我这儿给你讨了一只小狗。那小狗乖巧可爱,十分的聪明。你八岁那年的中秋,二夫人娘家人来府上玩。她娘家侄女和你同岁,漂亮聪明能干,二夫人开玩笑,说要把她配给昭儿,昭儿说好。”

    蒋老夫人说起前尘往事,娓娓道来,毫无情绪起伏。

    “后来怎么着了?那狗莫名发起狂,咬了二夫人的侄女一口。二夫人娘家人自是不悦的。你怎么办的?”

    这件事情太久远,以至于关禾秋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她早已经忘了自己曾养过的那条狗。

    她只淡淡道:“太久了,我早忘记了。”

    蒋老夫人冷笑着,道:“你让人把那条狗给打死了,反污蔑二夫人的侄女。”

    关禾秋心里徒然一惊,道:“你凭什么这样说!”

    蒋老夫人面无表情的道:“我亲眼看见了,那时候你才八岁啊,那狗整整跟了你三年。你却能为了自己,把那条狗给打死了。足可见你这个人有多心狠有多无情。”

    关禾秋大怒,否认道:“我没有,我没有!”

    “到底有没有,你心里最清楚。”蒋老夫人说到这,竟还没有说完,而是继续道:“后来你十岁,国公带着昭儿出远门,你想跟着昭儿同去,可我不准。结果你故意同昭儿去假山上玩,故意从上面摔下来,让昭儿误以为是他的错,让他十分愧疚。”

    关禾秋厉声否认道:“不是,就是阿昭不当心,是他没有拉住我。”

    蒋老夫人却不理会关禾秋的辩解,继续道:“你十三岁,我把昭儿送去了济南。就是为断了昭儿对你的念想儿,结果你做了什么?你闯出府,说要去找昭儿。我派人去拦,你就闹僵起来,争执之下你婢女撞倒了墙上。原本是碍不着性命的皮外伤,那丫头却死了。那丫鬟怎么死的,我想你心里最清楚!关禾秋,那是你进府之后我拨到你身边的丫鬟。一个陪了你近十年的人,你都狠心下得去手。”

    关禾秋的手微微发抖,她忍不住默默倒退了两步,眼神都有些飘忽,“我没有,我没有。你凭什么这样说,你有证据吗?”

    “你让昭儿觉着没有他,你在魏国公府的日子便是朝不保夕,整个魏国公府的人都在虐待你。你很不能把昭儿拴在你的院子里,一刻都不让他离开你。你是喜欢他吗?”蒋老夫人哂笑,“未必吧?你知道你寄人篱下,害怕别人作践你,看轻你。所以你不能离开昭儿,他是你的腰杆子,有她在,没人敢怠慢你对吗?”

    关禾秋说不出话来。

    “宫里赐了女人,你便让你的丫鬟去爬世子的床。你用了什么腌臜手段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的孙儿一直满怀着对你的愧疚和同情,被你利用着。你不禁利用他,你还利用碧姨娘,利用瑜姐儿。但凡是跟你亲近的,哪个你不利用?想你这样的人,我老婆子如何喜欢你?如你这般毒刺一样的扎进我孙子的身体里,我只怕你,恨你,恨不能立时了结了你!”

    蒋老夫人声音很轻,并没有用什么力气,可字字句句,却带着千斤的重量。

    “你以为昭儿喜欢你?不,他只是愧疚同情你,他只是想通过你,去思念她的母亲。”蒋老夫人这番话,已彻彻底底向关禾秋说了个明白。

    关禾秋放入置身在瑟瑟秋风中,浑身冷的沉进了冰湖里。

    “你今天来找我,恐怕也是察觉了什么吧?”蒋老夫人一笑,道:“关禾秋,你没有办法了,你什么办法都没有了。纵然你让昭儿信了你的话,让他以为是清容害了你的孩子。可昭儿还是去了保定府。”

    关禾秋心慌起来,仿佛成千上万只猫抓子在她身体里挠。

    蒋老夫人继续道:“这才是爱情,清容从来没想方设法的去留住昭儿,可昭儿依然在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相反的,你这么些年来用尽手段的去留住昭儿,他却离你越来越远了。”

    关禾秋“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完全失去了理智,竟想要上前去厮打老夫人。

    蒋老夫人身边的婢女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反应极快的拉住了关禾秋。

    蒋老夫人冷笑着对她道:“所以你今天指望着我能把你如何,再把昭儿给找回来?别做梦了吧,我不做你的筏子,被你利用。”蒋老夫人话罢,立时命人把关禾秋给丢出去。

    关禾秋气的张牙舞爪,难以平静。

    沐寒瞧见这样的关禾秋,吓得连连落泪,小声道:“姨娘,算了,咱们就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吧,世子爷是绝不会亏待咱们的。”

    关禾秋浑身都没有力气,决绝的同沐寒道:“没了阿昭,我还能活下去吗?”

    她说着,转身极快的转身,直接朝着寿禧堂门外的回廊柱子撞了过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