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日久见人心

    沐寒被她惊得话都说不出来,“去慧照庵?”

    关禾秋面无表情道:“什么都别问了,收拾吧!”

    梨落哭道:“姨娘,您,您可要想清楚啊。”

    沐寒也道:“谁也没说什么,您怎么能自己去庵里呢?”

    “一旦去了,您还要怎么回来呢?”梨落十分慌张。

    关禾秋慢慢道:“你们若是怕庵里凄苦,不跟我去,我就自己去。”关禾秋说完,目光空洞的盯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这个夏天快过去了。

    第二日,关禾秋便带着沐寒一人离开了魏国公府,去了慧照庵。

    竹心得着这个信儿,立刻去了三夫人处,道:“夫人,关姨娘自己去慧照庵了。”

    三夫人很明显的一怔,道:“去庙里了?”

    竹心一边点头,一边鄙薄道:“这关姨娘可真是个没本事的,还指望着她能留住世子爷呢。”

    三夫人表情有些凄凉的叹道:“男人的心怎么能靠得住呢,说变就变了。看宋昭从前对关禾秋那般,我当一辈子都能这样呢。也是个靠不住的。”

    三夫人幽幽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朗朗晴空,宋定已经半月不曾在她房里了。

    且说保定府的蕙质精舍开始试营业了,这也就代表清容在保定府的公事快要结束了。

    从早上开始,蕙质精舍便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

    因着蕙质精舍只招待女客,宋昭也不好随意去外面走。等到用午膳的时候,才终于抓到闲着的清容。

    清容温吞的看着宋昭,慢悠悠道:“世子爷有吩咐?”

    宋昭笑的比牡丹花还灿烂,道:“咱们几时回家?”

    清容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宋昭,“什么回家?”

    宋昭道:“回魏国公府啊!”

    清容冷声道:“那是你家,不是我的家。”

    宋昭陪着小心,半嗔的叹道:“怎么这样说,那是咱们两个人的家。”

    “我家?”清容淡淡哂笑,漠然道:“我觉着吧,若是在我自己的家里,我不应该遭受那种委屈,也不必随时面对夫婿那么多不怀好意的妾室。也不必总在担心,会不会有夫婿的真爱来给我找麻烦,给我穿小鞋儿。”

    清容昂着头,睨着宋昭,继续道:“在我家吧,得我说什么是什么,我没做错事,就没人敢轻易的来指责我,特别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就算我做错了,也有人耐心的听我说一说为什么这样。我在家里,应该开心自在,而不是成日里担惊受怕,殚精竭虑。你说是不是,世子爷?”

    宋昭被清容说的脸上讪讪的,他也知道,那日当着妾室的面这样说,很让清容没面子。清容树立正室夫人的体面树立了那么久。

    “那日是我做得不对,你倒是说说怎么能消气,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便是了。”宋昭态度良好的承认错误。

    清容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昭,道:“世子爷,我也说过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宋昭耍赖的跟在清容身后,做小伏低的说,“你再考虑考虑如何?我知错能改,你总要给我浪子回头的机会啊。”

    清容直接出了角门,那一边便是蕙质精舍的院子,宋昭是不能踏足的。宋昭便站在门口,万分苦恼的看着清容越走越远。

    这时间,沈祹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道:“二姐夫,你又再给我二姐姐赔礼道歉呢?”

    宋昭一看见沈祹,立刻敛容正色,直起腰杆,瞪了沈祹一眼。

    沈祹哈哈的笑道:“我全看见了,打从那边儿你拦住我二姐姐说话,我就全看见了。”

    宋昭忍不住长叹,算了,反正这些日子他的面子早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了。他泄气道:“你二姐从前可不这样的,她那时候像个雪白雪白的小汤圆,软乎乎的招人喜欢。”

    沈祹道:“还有这种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宋昭瞥了沈祹一眼,道:“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其实,清容已经开始准备回京城的事儿了。主要是除了京城的蕙质精舍和温泉庄子外,皇上的健身计划,也要进行调整了。

    但是金姨娘对清容要回京城,感到了明显的焦虑。

    等清容开始整理行李的时候,金姨娘辗转反侧了一夜,最后,一清早盯着黑眼圈去了清容的屋子。

    清容正匀面梳洗,金姨娘进来后全程直勾勾的盯着清容,不发一言。

    清容看着镜子中金姨娘的样子,笑道:“来都来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话?”

    金姨娘垂着头,小声道:“少夫人,妾身,妾身也要跟着回国公府去吗?”

    这一句话,清容便听出来金姨娘根本不想回国公府。

    清容含笑,“你是世子爷的妾室,恐怕不能让你一个人呆在保定府吧?”

    金姨娘低垂着头,撇嘴小声道:“妾身这个妾室,实在有名无实,总不能在魏国公府当一辈子的花瓶摆设吧?”

    清容对金姨娘突然萌发的自主意识,感到很欣慰。饮翠没有白教她,这一趟也没有白带金姨娘出来。

    金姨娘话都已经说出来,索性破罐子破摔的同清容道:“少夫人,妾身也想像少夫人这样过日子。妾身所有,不是世子爷给的,是少夫人您给的。妾身不听别人的,只听少夫人的。”

    看看,金姨娘在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日子里,不仅有了自主意识,人也变得聪明狡猾了,把难题甩给了清容。

    清容似笑非笑的看着金姨娘,道:“便是我,也没有权利轻易发配了世子爷的妾室,何况你是皇上赏的。”

    金姨娘很是低落,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不出来什么求情的话。

    可尽管如此,清容还是去同宋昭说了要留下金姨娘的事儿。

    这是宋昭来保定府之后,清容头一次主动找宋昭说话。

    宋昭一听清容的提议,有些迟疑道:“把金姨娘留下?可怎么说他都是我的妾室。”

    清容没好气的回怼宋昭,道:“你有对金姨娘履行夫君该履行的义务吗?”

    宋昭没反应过来,疑惑道:“履行什么义务?”

    清容觉得他是故意的,狠狠瞪着他,道:“你对关禾秋履行的义务。”

    宋昭下意识道:“她和阿秋怎么能一样呢?”可这话说出来之后,立刻就后悔了。

    清容漠然盯着宋昭,连连冷笑道:“是,是,是,关禾秋独一无二。你们两个相亲相爱的,就活该别人为了你们的爱情陪葬。”

    宋昭忙解释道:“关禾秋是我的表妹,金姨娘是皇上赏下来的,当然是不一样的。你不要多心吗。”

    清容直截了当的问宋昭,道:“那你要不要把金姨娘留下来。”

    宋昭一咬牙一跺脚,对清容道:“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你说了算!”

    清容这才满意,宋昭又狗腿的向清容保证道:“只要你高兴,别说金姨娘,你就把雅院的人都送来,我也不说一个不字?”

    “是吗?”清容扬眉看着宋昭,道:“那之前是谁说,让自己的妾室抛头露脸的赚钱,很丢人的?”

    宋昭故作糊涂道:“谁说的,谁还说过这样混账的话?我怎么不知道?”

    清容顿觉身心舒畅,她认识宋昭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被宋昭虐,如今终于被自己掌握了主动权,这感觉,可真舒坦啊!

    宋昭陪着小心,还怕自己说错话,清容再在保定府多耽下去,不跟自己回家了。

    众人启程回京城时,金姨娘被留在了保定府。

    清容人能从保定回魏国公府,谁还管金姨娘有没有跟回来。

    蒋老夫人乐的了不得,瞧着清容比之前清减了,立时命厨房鸡鸭鱼肉的伺候起来。务必把在外面受得苦给补回来,国公爷又问清容,保定那边的军烈属援助计划进行的顺不顺利。

    老夫妇两人根本没在管孙子在保定府的日子过的如何。

    宋昭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入赘的女婿。

    这边清容和宋昭陪着国公和蒋老夫人说完话,一出寿禧堂,梨落便横刺里窜了出来,哭着同宋昭道:“世子爷,您怎么才回来啊!”

    清容冷然一笑,道:“又来了。”她根本不想理睬关禾秋身边的人,直接径自走了。

    宋昭倒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梨落生怕宋昭跟着走了,挡在宋昭的面前道:“奴婢连个消息都送不出去,姨娘,她,她去庵里了。”

    宋昭不免大惊,一边让梨落起来,一边细问道:“去庵里?她,为什么要去庵里?”

    梨落道:“姨娘是心灰意冷了。”

    这倒是不怪宋昭不理关禾秋,但凡是关禾秋的消息,悉数都被宋麟给拦下了。

    宋昭知道后,忍不住埋怨宋麟道:“你如今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宋麟不卑不亢道:“我这也是在帮世子爷下定决心,关姨娘若真是心如止水,不等世子爷赶回去,就已经绞了头发当姑子了。可若是为了挽回世子爷,她必定会等下去。所以您去不去,都不会改变什么状况。若是关姨娘真能绞了头发当姑子,世子爷和少夫人也算是真正得了个清净!”

    宋昭十分无可奈何,关键是他这歪理,说的十分有理啊。

    宋麟见宋昭没有继续骂他,也没有反驳他,笑嘻嘻的说道:“根据内部消息,关姨娘没有绞头发做姑子,所以世子爷,有句话叫做日久见人心。有些人说的话,还是需要时间去检验的!”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