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掌握了和离的主动权

    宋昭觉得宋麟不像他的随从,更像是清容的随从,说的道理都一样很歪,又让人觉得有理有据,无法反驳的。

    清容尚不知道关禾秋如何了,她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打听。她回京后摆着两件极重要的事情。

    首先就是重新清理一遍援助军烈属计划的事儿,并且要重重的惩治一下宋艾。

    其次就是要进宫向太后、皇上述职。

    宋昭紧跟着清容进了海棠院,清容刚坐下来,便瞧见了宋昭进门。

    “你来做什么?”清容一脸的不欢迎,“不去风荷院瞧瞧?”

    宋昭“啊”了一声,道:“阿秋去了慈照庵。”

    清容不免皱眉,“她去庵里?”

    浮翠不屑的小声道:“她又作的什么妖。”

    自打宋昭成日跟清容做小伏低后,浮翠的胆子也打起来,敢当着宋昭的面公然对关禾秋开嘲讽了。

    尽管清容心里也这么想,但又觉着这样说出来,宋昭一定不痛快,当即瞪了浮翠一眼,道:“偏你话最多,还不去帮着袁妈妈收拾行李?另外,跟着金姨娘的丫鬟,问问她们愿不愿意去保定府,若是不愿意的,都报去二夫人那里,让她来定夺。”

    宋昭迟疑的问清容道:“金姨娘往后就在保定府了?”

    清容反问宋昭,“怎么,舍不得?”

    宋昭连连摇头,“怎么会。”

    浮翠去雅院给金姨娘的丫鬟发通知,告诉那些丫鬟金姨娘被留在了保定府。丫鬟们自然都不愿意从魏国公府出去,到保定府伺候一个被发配了的不受宠姨娘。

    大李氏、小李氏全程看着浮翠怎么安顿金姨娘的丫鬟。

    等浮翠带着人走了,不知道什么缘故的妾室们都出了屋子。

    小李氏瞧着管姨娘、姜姨娘、苏姨娘等平时听清容话的妾室们,冷笑道:“瞧瞧,金姨娘巴结少夫人巴结的最厉害,怎么样了?还不是被扔在了保定府?”

    大李氏若有所思道:“真不知道金姨娘是做错了什么,连自己的婢女都被遣散了,难不成再回不来了。”

    苏姨娘听得这话,有些胆战心惊的去拉秦姨娘的手,道:“金姨娘可是宫里送过来的人,少夫人敢把她如何吗?”

    小李氏嗤笑着说道:“她有什么不敢,她如今是皇上的座上宾。”

    苏姨娘不禁又唇亡齿寒之感,很恐惧的拉着秦姨娘,道:“少夫人对咱们好,难不成都是装出来的?”

    秦姨娘目光幽沉的看着小李氏,小声安抚苏姨娘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没弄明白,别听她们胡说八道。”

    小李氏阴阳怪气的道:“是,是,别听我们乱说话。等你们一个个儿不知被送到哪儿去的时候,再瞧清楚少夫人的真面目,也不晚。”

    大李氏在一边摇了摇头,感叹道:“少夫人的手段真是高明。先把杜姨娘赶出了国公府,又把金姨娘带走一去不回,还有风荷院那一位。她是什么地位,如今世子爷却一直在保定府,连问都不问她。啧啧,”大李氏一边叹着,一边看向了碧姨娘,“还有瑜姐儿,世子爷只有这么一个子嗣,如今被她笼络过去,眼下是连自己的亲姨娘都不认了。”

    碧姨娘听得这话,脸都白了。

    小李氏一笑,长长叹了口气,道:“碧姨娘也是可怜见的,如今关姨娘都自身难保,她从前同少夫人闹得最凶。谁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拿着碧姨娘开刀。”

    姜姨娘冷然看着大李氏、小李氏,道:“你们和夫人闹得也不请,谁又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拿你们两个开刀。成日里上蹿下跳的挑拨,雅院这么点人,世子爷不在,你们也落不着个安生。你们成日是为着什么呢?”

    小李氏直接变了脸色,道:“我们挑拨什么了?是你们一个个的瞧不清楚,被那小丫头片子整治的服服帖帖。呸,都是眼皮子浅的,给你们点儿好处,就把自己全卖了。看见金姨娘现在的下场了吗?就是你们来日的下场。”

    大李氏也冷笑着道:“你们可别忘了,少夫人再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她害死关姨娘孩子的事实,她是杀人凶手,这可是没变的。世子爷这会儿是鬼迷心窍,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变了天呢?”

    小李氏附和着道:“那天在海棠院,你们可都看见了的。乳娘已经招认,她可无从抵赖?”

    管姨娘十分不以为然,道:“招认什么?世子爷给少夫人定罪了不成?”

    几个姨娘就着这件事儿吵得是面红耳赤,不可开交。

    最后姜姨娘沉着冷静的拦住了管姨娘,道:“算了,既然少夫人和世子爷回来了,咱们总要去正房请个安的。”

    姜姨娘正说着这话,便有宋昭跟前的大丫鬟来,告诉这些姨娘,不必去海棠院请安了。

    小李氏立时嘲笑姜姨娘,道:“瞧见了吧,你上赶着去巴结那人,世子爷却是不让的。世子爷为什么不让咱们去给她请安?她不配!”

    雅院的人自然想不通,世子爷去了保定府这么久,自然是不再怪少夫人,相信少夫人的。可不让她们去给少夫人请安,这是几个意思呢?

    宋昭想的很简单,他只想让清容好好歇一歇。何况清容离开魏国公府的时候,在这些妾室面前丢了脸,他得想个法子给清容赔礼。

    清容自不在意什么请安不请安的,雅院的那些人,一辈子见不着,她也没什么好想的。

    可第二日,府里上下就偷偷冒出了些传闻,说是金姨娘不知怎么得罪了少夫人,她也不念金姨娘从前的殷勤,愣是把人扔在了保定。

    这样的话,第二日一起床,含翠便悉数都同清容说了。清容根本不在乎这个,她今天一早要赶着进宫。

    宋昭同清容一起出门,道:“你安心,等你今天回来,就不会听见这些话了。”

    宋昭对她的上心让清容很不习惯,清容也不是很领情,偏要跟他唱反调,道:“难道还不让人家说了不成?”说完,她就先出了府。

    “哎……”宋昭感到十分挫败,满身的力气无处发泄。

    宋麟在一边憋着笑,道:“世子爷,小的还用不用去警告那些乱嚼舌根子的人了?”

    宋昭道:“听见了就帮着解释解释吧,少夫人不屑解释,她们便是越传越离谱。”

    宋麟恭顺的道了句是,宋昭扶手而去,却听宋麟小声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宋昭险些绝倒,他总以为清容是永远大方,永远那么善解人意,永远会对他温顺的小姑娘呢。

    唉,宋昭忍不住仰天长叹,他可真想念小汤圆时期的清容,任她揉捏的。

    清容进宫同太后汇报军烈属援助计划在保定展开的如何,等到皇上下了朝,又带着皇上做了半个时辰的冥想瑜伽。

    皇上红光满面,体态也比从前轻盈了不少。看见清容,自然就更亲切友善,和蔼慈祥了。

    “朕听说宋昭怀疑他那两个双胞胎夭折同你有关?”皇上同清容一边做着拉伸运动,一边问道。

    清容一惊,可旋即又觉没什么好惊讶,雅园里那些人都是皇上和李贵妃送进去的人啊,恐怕金姨娘被留在保定府的事儿,皇上也悉数都知道了吧?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恐怕臣是个悍妇、妒妇的事儿,被传的满京城都知道了吧。”

    皇上捻须大大笑后,忍不住叹道:“现在看来,当初可真不该把你配给宋昭。如今你若是想像华堂郡主一样和离,你便只管说,朕必定准了你。朕再给你赐一门更好的婚事。”

    清容颇有些哑然,可又不能不领皇上的情,她便很感激的笑道:“皇上是当真心疼臣的,有了皇上这话,但凡宋昭敢招惹臣,臣必定向皇上请旨的。”

    皇上又忍不住许诺道:“你放心,朕会再给你指一桩更好的婚事,一定比宋昭好上千倍万倍,朕听说你和叶钦是青梅竹马?”

    清容陪着笑,道:“叶大人已经娶妻了。”

    皇上笑呵呵道:“这有什么打紧,朕总有法子让他能再娶你的。”

    这就是天子的权利,他可以无视一切规则,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给你任何他想要的。

    离开皇宫的时候,清容很不自在。她之前真的很认真的想过跟宋昭和离的事儿,可如今皇上把这个选择权交给她了,她突然有点迟疑了。

    谁承想,她以为只有她知皇上知的事儿,竟然第二日就京城上下皆知了。

    魏国公府瞬间变成了全京城茶余饭后的谈资,宋昭在禁军营里被陆籍好奇的问起,清容难道真要同她和离?

    宋昭才知道,皇帝竟然答应了清容,一旦她过不下去,可以随时请旨和离。宋昭瞬间心虚焦虑起来,什么当差的心思都没有了。

    等好不容易挨到下衙回魏国公府,人便立时被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叫去了寿禧堂。

    国公夫人表情严肃的盯着宋昭道:“你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儿,让清容起了和离的心思。”

    宋昭也很委屈,他当时只是带着乳娘去和清容对质而已,他怎么会知道,事情竟向这个方向发展,并且一发不可收拾了呢!?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