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宋昭又在闹什么?

    魏国公耐着性子道:“昭儿,我和你祖母都知道,你和小秋感情深。可小秋她终究不是你的良配,你能在保定陪清容这么久,可见你心里算是想明白了。如今小秋自己去了庵里,放着她在那也是好的。她毕竟为你生儿育女,我和你祖母也不会亏待她,咱们家养她一辈子又能如何呢?你就好好的同清容过日子吧。”

    蒋老夫人又厉声威胁道:“这么好的孙媳妇儿你要是给作没了,你就自己去梁州大营,再也别回来了。我们要清容这个孙媳妇,也不要你!”

    宋昭很委屈啊,他已经在极力的挽回了。

    可如今还是里外照镜子,哪儿哪儿都不是人。

    魏国公又劝蒋老夫人,道:“他们两个要是真和离了,你又怎么要孙媳妇不要孙子?孙媳妇就不知道嫁去谁家了。”

    蒋老夫人冷笑着问魏国公道:“原本皇上和清容两个人在皇极殿里说的话,怎么会传出来的。御前的人谁敢乱嚼舌根子。”

    魏国公自然知道这其中的曲直,叹了口气,道:“自然是皇上默许的。皇上不想便宜了咱们家,皇上也惦记着清容手里有的东西啊。”

    蒋老夫人越想越生气,直接威胁宋昭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关禾秋那个小蹄子再接回家来,我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弄死她算完。我可不管你高兴不高兴,你自己瞅瞅咱们家这些媳妇儿,哪个像清容这么靠得住的?咱们家的媳妇,我和你祖父就没做过住,全凭着皇上恩典。如今好不容易恩典了个像样的,那是咱们家捡到宝了!”

    宋昭当然明白,无论是二婶还是三婶,都非常不合蒋老夫人的意,唐氏文化低,心眼儿多,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当他从来没考虑过清容会和离,他们是被皇上赐婚的,注定一辈子要在一起了。可如今清容骤然掌握了和离的主动权,他光是听到和离这两个字,心便像是被人生生撕成了两半。

    宋昭心情复杂的出了寿禧堂,脑子被“和离”两个字晃了一路。自然的走到了海棠院。

    清容还没有从基金会回来,宋昭就站在门口等,活脱脱像是一个留守儿童。

    等清容到海棠院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了宋昭。他身上的官服还没有换下来,一脸没精打采的样子。

    “你在这儿站着做什么?”清容蹙眉打量着宋昭。

    宋昭一看见清容,心里就更慌张了。他突然意识到,清容就好像暂住在魏国公府一样。他不曾拥有她,她随时都会离开。

    宋昭想要上前抱一抱清容,又想起自己待她如此糟糕,又有什么脸面去抱他呢?

    原来,自己真的配不上清容。

    不过短短的一眼,宋昭已经想到了这么多。

    清容却什么也没看出来,只看他表情糟糕,浑身上下都透着不舒服。

    宋昭怅然一叹,道:“你平安回来就好,我,我走了。”话罢,宋昭便失魂落魄的走了。

    清容看着宋昭颀长的背影,透着惨兮兮的委屈可怜,她不禁好奇的问门口的小丫鬟道:“世子爷这是怎么了?”

    那丫鬟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世子爷都在这等了少夫人大半个时辰,动也没动,看着好像有事儿。”

    清容疑惑道:“关禾秋又惹什么幺蛾子了?”清容说到这,不禁又看向宋昭,好奇道:“他没去过慈照庵?”

    含翠点了点头,道:“仿佛是一次都没去过,连风荷院的丫头们也都没见过。世子爷好像真是转性了,每天一心一意的往咱们这儿跑。”

    清容却依旧没有安全感,撇嘴道:“看他又能坚持到几时呢?”

    和离的事儿在京中越传越大,竟开始有谣传,说清容是个嘴甜心苦,两面三刀的人。她害死了魏国公府的子嗣,魏国公府碍于皇帝赐婚,才没把她赶出府。

    起初清容并没有在意这件事,可很快,谣传愈演愈烈,甚至波及到了基金会的公正性。以至于太后和皇上都来询问清容,叮嘱她基金会的账,不容有误。

    清容突然觉出这里面有什么说不清的阴谋,分明是奔着基金会和军烈属援助计划来的。

    而之前恨不能变成清容尾巴的宋昭,已经好几日不见踪迹了。

    这日,清容坐在基金会里,琢磨着该怎么平息这流言。

    李玉清忽然风风火火的进门,对清容道:“你快去顺天府衙门瞧瞧去,你们家世子爷不知是发的什么疯,提着个妇人去报官呢!”

    清容实在想不出,宋昭能跟一个妇人有什么愁怨的。跟着,又有人匆匆而来,道:“你们家大姑奶奶也被叫去了,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清容顿感惊奇,因着那账本的事儿,宋艾已经被她给免职了。

    华堂郡主好奇道:“能是什么事儿?”说着,她便去拉清容,道:“咱们去看看。”

    清容慢吞吞的哦了一声,立时去了顺天府的衙门。

    衙门口已经让人围的水泄不通,院子里也全是人。

    清容随着华堂郡主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大堂上跪着的乳娘。

    她更是惊讶,不知宋昭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顺天府尹坐在堂上,似乎没听明白宋昭的话,惊疑道:“你状告谁?”

    宋昭昂首挺胸,道:“魏国公府的三夫人。”

    府尹何炳文一副“你怕不是在玩儿我吧”的表情盯着宋昭,重复了一遍,“宋世子,你要状告你们府上的三夫人,你的三婶?”

    宋昭道:“正是。”

    何炳文一脸的烦躁,一副弄不明白,宋昭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回家说的样子,很不想管这件魏国公府的家务事。

    “世子爷,国公和国公夫人可知道这件事?”

    宋昭拿着扇子一边扇风,一边道:“我来顺天府有冤要诉,你只管帮我伸冤便是,问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相干。”

    何炳文无奈的干笑,问道:“那你要告贵府三夫人什么呢?”

    宋昭把折扇往另一只手上一打,合上了折扇道:“我要告她构陷污蔑朝廷命官。”

    何炳文好奇道:“三夫人如何诬陷了世子爷?再者,有这样的事儿,世子爷难道不应该回家里先同国公爷和蒋老夫人打个招呼吗?”

    宋昭不耐烦道:“你到底管不管?若是不受这案子,我就去大理寺。”

    何炳文被逼的无奈,道:“好,好,三夫人是怎么污蔑的您,您又有何人证物证?”

    宋昭道:“她没有污蔑我,她联合了乳娘,构陷我的夫人,给我的夫人抹黑了。”

    何炳文便越发不当一回事儿,道:“是尊夫人?”

    宋昭点头,道:“我夫人可是正经的朝廷命官。”

    何炳文这才算是勉强反映过来,论及这位世子夫人的官职,还真是不算小呢,什么御前运动总管,反正位比四品大员呢。

    看到这,清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宋昭要把三夫人联合关禾秋,指使乳娘,走基金会后门的事给说出来。

    清容惊讶的无以复加,他不是担心老夫人知道后,对关禾秋动手,一直在瞒着么?怎么今天突然就闹到了府衙。

    华堂郡主不免转头看了清容一眼,一副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表情。

    何炳文眼尖的看见了清容,道:“世子夫人这不也到了,不如来堂上一起说个清楚。”

    宋昭回头看向人群,一眼就看见了清容,他对着清容微微一笑,目光和煦,转头却拒绝了何炳文的提议,道:“我夫人大度,待人宽容,从不计较这些事儿。是我要来告的,你只管问我就是了,人证物证都在这呢。”

    何炳文完全搞不懂宋昭要干什么,最后也不再多说,只肃声道:“世子爷请言明事情原委吧。”

    宋昭轻轻一咳,道:“我的两个双生女儿夭折了,前一阵子,这乳娘突然跟我说是我夫人指使了她,更拿出了我夫人暗中帮他不符合条件的儿子加入军烈属援助计划的事儿来做证据。”

    在一旁听着的众人,忍不住七嘴八舌的叹起来,说什么的都有。多半是说,基金会恐怕根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

    宋昭话锋一转,道:“可我夫人跟这件事儿根本没有关系,根本就是三夫人让自己娘家人脱了任国公夫人暗暗把人塞进去的,我夫人甚至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乳娘构陷我夫人杀害幼女的事儿,也是三夫人授意的。”额

    何炳文看向乳娘,乳娘便连连点头,道:“老奴都招了,确实是关姨娘和三夫人指使的老奴,老奴往后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宋昭道:“这件事儿,我们家大姑奶奶也是知道的。日前,我夫人弄清事情缘由之后,已经把大姑奶奶免职了。”

    宋艾只得硬着头皮,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庭给说了出来。

    “是任国公夫人安排进来的人,我后来去问三婶儿,三婶儿说是她们家的远方亲戚,说银子她可以来补,只是想为孩子谋个好前程,请我务必要帮帮忙。我也是被求得没办法,才勉强答应的。”宋艾一脸的无奈。

    这件事儿,清容早就弄了个明白。

    清容神情复杂的看着宋昭,他这又是何必呢?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构陷污蔑朝廷命官的罪,可是要发配边疆的。

    他难不成真要把关禾秋和三夫人都一起发配了吗?

    宋定能眼睁睁的看着?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