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碧姨娘为啥要害徐姨娘?

    清容和宋昭出了寿禧堂等快走到海棠院,清容才低声道:“瞧着二婶这样子,好像瑜姐儿是她害的一样。”

    宋昭道:“二婶也害怕祖母突然就把管家权交给你,你瞧,三房没了管家的权利,日子过的都不如从前那么滋润了。”

    清容不由微叹道:“原来瞧着二婶儿不声不响的,可膈应人的本事,比起三婶儿也不遑多让了。”

    “你以为祖母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宋昭忍不住想把蒋老夫人的话学给清容听,“因为二婶、三婶都不是祖母选的,她们两的性子,祖母都不喜欢!”

    清容紧张了一天,这会儿精神松懈下来,也愿意跟宋昭多说两句,便玩笑道:“难道不是因为我美丽大方,可爱伶俐讨人喜?”

    宋昭已经许久没见过清容的俏皮模样了,连着数天的阴霾就仿佛被撒进了阳光一样,笑的越发灿烂,道:“我还头一次瞧见有人夸自己,还不脸红的。”

    清容怒瞪了宋昭一眼,威胁的问他道:“怎么?难道我不美丽,不大方,不可爱伶俐?”

    宋昭忙正色道:“美、美,再也没有比你更美的了。”

    两人进了院子,含翠便立时来向清容回话,道:“少夫人,咱们院子的人都没有瞧见,那荷花池离着二奶奶的院子最近,咱们要不要去问问二奶奶?”

    清容道:“时候不早了,明天见着再问吧。”

    宋昭瞧着瑜姐儿屋子里的灯光,还有些心悸,道:“谁会对这么一个孩子下手呢?”

    “对瑜姐儿动手的人,必然有她的目的,咱们尽管看着吧。狐狸尾巴藏不住的。”清容说起这个,表情不免狠厉了一些。

    第二日清容早早起身,先去了一趟宋晖与唐氏的屋子。

    唐氏见清容来了,倒也不惊讶,只向着她一笑,道:“大嫂怎么来了?”

    清容总觉得唐氏仿佛知道自己要来找她似的,“昨天瑜姐儿掉下去的荷花池离着你这边最近,我想来你们院子问一问,可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唐氏极无辜的摇了摇头,道:“什么动静?”她说着,又吩咐身边的大丫鬟道:“你们去问一问,可听见过什么动静?”

    那大丫鬟出去了片刻便回了,对着清容恭恭敬敬的一福,道:“没人听见什么动静。”

    唐氏带着歉意向清容一笑,道:“这可帮不上大嫂什么忙了,咱们还是快走吧,别耽误了给祖母请早安。”

    清容总觉得唐氏今天的态度怪怪的,可详细的感觉她又说不出来。既然这边也没看见什么,清容只得把希望寄托于对整个魏国公府的排查了。

    等到了寿禧堂,众人刚请过安,唐氏突然向着老夫人报喜道:“徐氏有了,已经两个月快三个月了。”

    众人听得这话,不免都十分惊讶。

    唐氏笑道:“昨儿个二婶还说起咱们家的子嗣,我回去同我们二爷一说才知道。说来也是我太糊涂了,屋里人都有孕两个月了,我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可见是个傻子了。”

    二夫人等人不由都纷纷向唐氏道喜。

    蒋老夫人也极开心道:“有喜了好,咱们家都多久没有小婴孩儿了。”

    众人听见这话,忍不住互相看了又看。

    显然,蒋老夫人已经把关禾秋和那两个早夭的双胞胎孙女给忘了。也是,关禾秋不在魏国公府作妖,清容似乎也要忘记这个人了。

    她不由想起自己这几日对宋昭的温和态度,可见人呐,都是忘性大的,时间果然会冲淡一切。

    清容这一整天都没有出府,一是为了照顾瑜姐儿,二是为了第一时间知道要害瑜姐儿的人到底是谁。

    可问遍了全府的人,也没谁看见了。

    清容总觉得不可能,除非被人给刻意瞒下了。否则这么大的魏国公府,从海棠院到荷花池又那么远,怎么会一个看见的都没有呢?

    瑜姐儿虽说是醒了,可这孩子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问急了便只知道呜呜的哭。

    清容很是无可奈何,只得就此作罢。

    接下来的一周,魏国公府都没有什么动静,可以说是出奇的安静。狐狸尾巴并没有按照清容的预期露出来,倒是那位徐姨娘,被碧姨娘撞的小产了。

    清容刚一从基金会回来就听见了这样的消息,含翠道眼下二夫人、唐氏等都在寿禧堂,清容作为碧姨娘的负责人自然也要出席。

    这事情出的实在很奇异,碧姨娘在雅院,徐姨娘在宋晖的院子里。

    两人无冤无仇的,怎么会让碧姨娘把徐姨娘给撞小产了的?清容就想不明白了,碧姨娘为啥要害徐姨娘?两人不存在竞争关系啊!

    浮翠见清容心急如焚,小声安慰道:“少夫人,又不是您让碧姨娘把徐姨娘的孩子撞掉的。老夫人是不会生您的气的。”

    可清容却从连着的瑜姐儿和碧姨娘的事情里,察觉出了危机。

    纵然这两件事都属于客观偶然事件,无论清容在不在府上,都是不可避免的。可清容依稀猜到,二夫人和唐氏还是会找她没有管好自己屋子的错。

    二夫人为了攥住管家的权利,唐氏不想让她太得意,都打着此消彼长的算计,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成天到晚出这种小事儿,实在让人心累,也太膈应人了。

    等到了寿禧堂,唐氏正哭哭啼啼同老夫人道:“祖母,我可没脸见我们二爷了。徐氏和孩子他下场前好好的托给我了,可我没照顾好,孩子就这么没了。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同二爷讲这件事。”

    清容踩着这声音进门,蒋老夫人表情很是沉重难过,看见清容,稍稍缓和一些,道:“路上都听说了吧?”

    清容同个人见过礼,才道:“前些日子说是碧姨娘病了,我让大夫去看过,说是不妨碍。我便让她一直在雅院里静养,如今不知道是个什么缘故。”

    唐氏道:“我看着根本不像是病了,倒像是疯了!突然就冲出来,扑着徐姨娘就跳进水里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吓死我了。”

    二夫人道:“我已经叫人把碧姨娘绑上了,人恐怕是彻底疯了,口口声声说徐氏害死了她孩子。瑜姐儿不是好好的在海棠院,又同徐氏有什么关系?”

    跟瑜姐儿有关?清容心里更觉纳罕,瑜姐儿已经康复了,那是全府上下都知道的事儿。谁会去骗碧姨娘,说瑜姐儿死了呢?

    “如今只看世子和少夫人怎么处置吧。”二夫人一叹,道:“若是早发现,徐姨娘也不至于。”

    唐氏抱怨道:“大嫂,你可害死我了。你纵然再不喜欢雅院的那些妾室,可也不能不管她们的死活啊。碧姨娘都疯了,你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吗?这叫我怎么同二爷说啊,好像是我故意没照顾好害了徐姨娘的,我真是跳进黄河里也说不清了。”

    清容满是疑惑的看向唐氏,大家都知道徐姨娘的胎是怎么没的,也不会有人觉得是唐氏串通了碧姨娘,一个疯子要怎么串通呢?显然,谁都不会怀疑唐氏。

    可唐氏自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看着是在为自己叫冤,却又未必不是心虚而说出的真话。在心理学上这叫做什么效应来着?

    她记不住了,反正有这么一回事儿来着。

    清容道:“弟妹也先别哭,再让我来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等我把话问清楚了,必定给你和二弟一个交代。”

    唐氏一惊,有些抗拒的看着清容,道:“还有什么好问的呢?那碧姨娘又不是宫里给的,赶出去便赶出去了,也省着徐姨娘这边恼恨,再出什么事儿。”

    清容似笑非笑看着唐氏,道:“雅院的事儿,没有我不知道的。碧姨娘哪怕是昨日疯的,昨儿个晚上我就知道了。碧姨娘做出了奇怪的事儿,必定有什么缘由。同瑜姐儿相关,也和雅院相关,疑点重重,我当然得问个清楚。”

    蒋老夫人点了点头,道:“清容说的有理,二夫人,你把碧姨娘还是让清容带回去,别再柴房关着了。”

    二夫人是有些不大乐意的,毕竟出事儿之后,一直是她在处理这件事的,如今让清容接手过去,再弄出些别的,这不等着被打脸吗?

    “我瞧着倒没有什么好疑惑的,瑜姐儿被接去正房后,碧姨娘就一直没什么精神。如今知道姐儿好端端的落了水,有哪个当娘的不心疼,不生气的。她只怕是误会了,看见谁站在那荷花池边儿上,她都去扑。”

    清容幽幽一笑,问二夫人道:“当时晖二奶奶也在的,碧姨娘为什么没推她呢?”

    蒋老夫人懒怠听她们打太极一样的说这些,便是当机立断道:“把人交给清容,怎么处置还得看她和昭儿。”

    二夫人很是不痛快,却也没敢再多说什么。

    几人向着蒋老夫人告退,刚一起出了寿禧堂的院子,便有二夫人身边的丫鬟道:“不好了,不好了,碧姨娘悬梁自尽了!”

    清容下意识的看向唐氏,见她脸色也是一肃,很震惊的样子,心里更加疑惑起来。

    究竟唐氏跟这件事儿有什么干系?

    二夫人自然要去看的,清容也不让唐氏走,三人一块儿到了关着碧姨娘的柴房。

    碧姨娘已经被人从房梁上解下来,脸上没了血色,人是彻底死透了。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