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凭我是魏国公府的少夫人

    二夫人没大敢看碧姨娘的脸,只是叹了口气,道:“这下好了,人死了,也算是个交代了。”

    清容觉得这件事情更有问题了,她目光幽沉,问柴房外面看着的人道:“有谁来过这里?”

    守着柴房的几个丫鬟都摇了摇头,其中一个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有,雅院的姨娘们一起来瞧过碧姨娘。”

    清容扬眉,问道:“都有谁?”

    “仿佛是湘姨娘和倩姨娘,”几个人想了想才开的口,可见不是假话。

    清容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跟大李氏、小李氏脱不开关系。她立时下定决心,这次的事儿她一定要查个清楚,大李氏小李氏狼狈为奸,至少要除去一个,雅院才能算是真正的清净。

    这时间,雅院的人已经收到消息,知道碧姨娘去了。

    大李氏、小李氏两个人便同苏氏、秦氏等人道:“碧姨娘为什么去了?那是少夫人要给晖二爷、晖二奶奶一个说法。生生把碧姨娘给逼死了。”

    苏氏犹豫着小声道:“你别这样说,夫人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也是碧姨娘先把徐姨娘的孩子给撞没了的。唉,碧姨娘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害徐姨娘呢?”

    小李氏道:“好好的被抢了女儿,如今姐儿都不认自己亲生的姨娘了。海棠院又不好好养孩子,闹得姐儿差点就死了,碧姨娘能不疯吗?”

    秦姨娘却嗤的一笑,目光锐利的看着小李氏和大李氏道:“你们两个又在琢磨什么?碧姨娘好好的,怎么你湘姨娘一去,人就疯了呢?”

    小李氏脸色一白,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同我有什么相干?我不过是去看看她罢了,谁知道她会那样的?”

    秦姨娘冷笑道:“那可就太巧了,你前脚去看了碧姨娘,后脚碧姨娘就疯了。这回又是你前脚去看过碧姨娘,碧姨娘就死了。怎么就这么巧呢?我看着分明就是你让碧姨娘疯的,你让碧姨娘死的。怕是你们做了什么腌臜事,把碧姨娘灭了口吧?”

    大李氏几乎是勃然变色,怒斥秦姨娘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们平时同碧姨娘走得近罢了,她有难,我们是好心想帮一帮她。”

    秦姨娘哼了一声,道:“却没见你们给碧姨娘请大夫,也没见你们去帮她向夫人老夫人求情,倒是也有脸说帮!”

    清容到雅院的时候,两边已经吵得不可开交,这些人全没注意到清容到了。

    “你们可别吵了,若是被看见,是要扣银子的!”苏姨娘想要打断几个人的话,却没有人听见。

    小李氏冷笑两声道:“沈清容如今一心钻到了钱眼儿里,只晓得功名利禄,那儿还顾得上咱们的死活。否则这短短半个月,怎么瑜姐儿差点死了,碧姨娘又死了呢?你们别着急,如今金姨娘下落不明,她的往后就是你们这些人的下场!”

    “金姨娘怎么下落不明了?你们若是想她念她,大可以给她写信,便是去保定府看她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清容清凌凌的开口,声音里满是气势和从容。

    几人一见清容来了,瞬间都心虚下来。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小李氏也不复方才的嚣张模样。

    清容目光幽幽的盯着小李氏,乌黑的眸子如幽深的潭水,瞧不清喜怒的。

    这时间袁妈妈搬来了圈椅,放在了院子当中,清容慢悠悠的坐下,眼睛却仍旧在几人身上打转。

    秦姨娘先是有些不自在,可不一会儿忍不住笑起来,盯着小李氏道:“你倒是说啊?你怎么不说了呢?方才是谁说的这么热闹的,又是谁说少夫人钻进了钱眼儿里的?”

    小李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清容随口道:“我是钻进了钱眼儿里,喜欢功名利禄。你无欲无求,你怎么不出家呢?”

    小李氏昂头,冷笑道:“少夫人已经害的一个出了家,眼下还想把我也送去慈照庵?也是,咱们全雅院的人都去了慈照庵,夫人才是真正顺心呢!”

    清容却不接小李氏的话,而是看向秦姨娘道:“你方才说,小李氏前脚儿去看过碧姨娘,后脚儿碧姨娘就疯了是吗?”

    秦氏大大方方的点头,道:“是,也不晓得湘姨娘同碧姨娘说了什么,不过必定是说了什么,而且就在瑜姐儿落水那一两日,我见过湘姨娘大半夜的出门,也不知道去做什么小偷小摸的事去了。”

    清容立时似笑非笑的看向小李氏,小李氏没想到竟被秦氏瞧见,听到这番话,恨不能立时扑上去撕秦氏的嘴。

    秦氏倒是十分淡定,往后退了两步,这时两人的丫鬟已经上去,连着清容带着的人都上去拦住了小李氏。

    清容道:“你说下去。”

    秦氏一笑,道:“还有,那日小李氏和碧姨娘一起出去过,回来之后,碧姨娘就不太正常了。之后就传出来,瑜姐儿落水的事儿。妾身也不知道瑜姐儿落水同她们两个出去有没有关。”

    清容脑中疑点的碎片瞬间被串起来,她知道碧姨娘为什么去害徐姨娘了。她先推测着,唐氏的院子离着荷花池进,恐怕唐氏身边的人看见了什么。唐氏便借此威胁了小李氏,小李氏再同碧姨娘说了什么。至于说了什么,她现在还想不通,不过可以断定,小李氏跟这两件事儿脱不开干系。

    清容冷声道:“袁妈妈,把小李氏给我拿下,先关进柴房里。”

    小李氏一听这话,立时急起来,大声道:“凭什么!”

    清容目光森然,很简短的说道:“凭我是魏国公府的少夫人,是你们的主子。”

    大李氏强忍着,上前道:“妾身提醒少夫人一句,您就算要问我们的罪,也得有凭有据!”

    清容突然笑起来,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大李氏,“我没凭没据就不能处置你们了吗?别说她李湘楠本身就有问题,便是她没有问题,我随便给她按上个罪名,处置也就处置了。”

    大李氏气的两眼发黑,大怒道:“你……”

    清容哼笑道:“你们快醒醒吧,你们是李贵妃家的亲戚又如何呢?李贵妃是能为了你们出头,还是能为了你们治我的罪。别说你们,连皇上也发话了,魏国公府里宋昭的妾室是宋昭的,就全都任凭我处置,你们还仗着什么来同我对抗呢?”

    清容说着,眼波越加锐利。

    大李氏和小李氏同清容快对着干了三年。尽管没有宋昭的宠爱,可两人都眼高于顶的,骄傲的快上了天了。

    清容不同她们一般见识,是牙根儿没把她们放在眼里。可如今留着她们两个狼狈为奸,野蛮生长,显然是危及到了魏国公府其它人的生命安全,清容这就不能继续放着不管了。

    大李氏气的紧紧咬牙,牙都快咬碎了。

    清容又对着跟来的几个婆子道:“把小李氏给我锁起来,旁人若是敢拦着,挡着,一律视为同伙,都锁起来!”

    大李氏既说不过,也打不过,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李氏被几个丫鬟拿下。

    清容这才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蔑然看着大李氏,道:“有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有句话叫做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从前不管你们,你真当我是怕了你们不成?李倩颖,你若背地里再做什么小动作,让我发现了,我可不是赶你出府那么简单了!”

    大李氏气的浑身发抖,可又敢怒不敢言,眼神灼灼快喷出火来一样。

    清容继续笑吟吟道:“比如,你再敢用这双眼睛这么看着我,我就不能保证,我会不会有一日心情不好,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对了,你知道人彘吧?”

    大李氏眼中的愤然一点一点被恐惧所取代,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只有十六岁的清容,她恐怖的样子,比起李贵妃来也不遑多让。

    大李氏倒退两步,又是愤恨又是恐惧,差点跌坐在地。

    清容挺胸抬头,尽量把自己的头抬得比大李氏还要高傲,就差下巴正对着大李氏了。

    大李氏瑟瑟的发着抖,“人……人彘?”

    清容凑近大李氏,继续笑嘻嘻道:“李倩颖,你就算心里有千百个不福气,往后你也只有对我卑躬屈膝的份儿,因为你的性命攥在我手里,我可以随时了结你。”

    清容说完,十分潇洒帅气的转身去了。

    大李氏脸色苍白,一语不发,小李氏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却还是被七手八脚的婆子给拖了下去。

    等把小李氏关进柴房里,清容也不问什么,立刻回了海棠院。

    宋昭今天要值夜,并没有回来。

    等到晚上给蒋老夫人请安,清容便颇有深意的同蒋老夫人道,她已经抓住了害瑜姐儿和徐姨娘的真凶,人已经关进了柴房里,等明天宋昭下夜,两个人亲自问。

    清容这话是故意说给唐氏听得,等请过安,她们各自散去。唐氏明显有些紧张,说话都心不在焉的。

    等到二更天的时候,含翠进门同清容道:“少夫人,二奶奶出门了,瞧着这方向,是奔着柴房去的。”

    清容长长一叹,这事儿到底跟唐氏脱不了干系啊。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