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人的性命轻如鸿毛

    到了寿禧堂,二夫人和儿媳还有一直称病的三夫人都到了。

    清容和唐氏先后进了门,与各人见了礼,唐氏便紧紧挨着清容坐下。

    她神情紧张,全程都在看着清容。

    清容表情淡然,目不斜视。

    蒋老夫人道:“怎么样了?那妾室的事儿?”

    唐氏立刻神情紧张起来,紧紧扭着手里的绢子,忐忑不安的看着清容。

    清容垂睫,慢悠悠道:“就等世子爷回来了,李贵妃送进来的人,左右是没按什么好心,上蹿下跳的挑拨,闹出了不少坏事儿。”

    蒋老夫人目光柔柔的看向清容,叮嘱道:“这样的人可留不得,你千万别心软,放她们死咯才干净!省着都把活人给害了。”

    清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情很沉重。

    她在大梁活了十六年了,她还是不能习惯,人的性命这么轻,轻如鸿毛。

    出了寿禧堂,唐氏小人得志的跟着清容,笑嘻嘻道:“大嫂,您的恩惠我无以为报,往后一定任凭你的差遣。”

    清容没有说话,一直往海棠院走。

    唐氏喋喋不休的表示感谢,“大嫂,这件事儿也不是不好,你看借着小李氏,你还能把大李氏一并除掉。”

    清容倏地转身,看向唐氏,她带着淡淡的哂笑,幽幽道:“我肯帮你瞒着,只是不想让祖母知道了烦心。何况依你的人品,怎么会听凭我的差遣?过河拆桥是早晚的。何况,大李氏、小李氏一除掉,我没有任何指认你的证据,事情一旦过去了,你早晚会翻脸不认人的。”

    唐氏没想到清容把她的心思摸得这么清楚,瞬间有些心虚,却还是勉强笑着。

    清容直接同唐氏道:“宋晖不可能成为世子,皇上一定不会动摇宋昭的世子位。所以你的野心和在这家里的上蹿下跳,一点儿用都没有。外不如当好你的贤内助,帮着二弟步步高升,借着你伯父的光,进入内阁。你若是能把这条路走好了,未必没有世子夫人风光。”

    其实这样说,清容心里也有点心虚。自打皇上说她随时可以和离后,宋昭的世子位还稳不稳,她就不敢说了。这样的话,全为糊弄唐氏的。

    唐氏尴尬的笑道:“大嫂,您在说什么啊,我真的是一点儿都听不懂。”

    清容似笑非笑,“到底懂没懂,你心里最清楚。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尽了。弟妹,咱们若能相安无事,你好我也好。若是不好,你得明白,不用这些手段,我也能让你在魏国公府待不下去。”清容说着,自然而然的凑到了唐氏的身边。

    这话,就好像是一条冰凉的蛇忽然缠住了她的脖颈,顺势而下紧紧缠住了唐氏,吓得唐氏动弹不得,觉得浑身冰冷,瑟瑟发抖。

    清容笑了笑,很潇洒的转身回了海棠院。

    唐氏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站了很久,才极缓慢的转身往自己的院子去了。

    宋昭一回府,就听到了宋麟的汇报。他立刻快步到了海棠院,一瞧见清容,上前扶住清容的肩膀,仔仔细细的把她看了个遍。

    清容不免蹙眉,道:“看我做什么?”

    宋昭尽管听宋麟说过清容威压小李氏,可还是忍不住亲自去看清容的安然无恙。

    “雅院那些人没把你怎么样吧?她们一个个,心怀鬼胎的。”

    清容忍不住发笑,宋昭仿佛是头一次觉着在雅院那些人面前,她是脆弱的。

    “我气势如虹,把大李氏都给吓病了,今天没敢露面。”

    宋昭立时眉开眼笑的,“是,是,是!你最有本事的!没想到一个下午,你就把事情都给闹明白了。”

    清容幽幽一叹,道:“只可怜碧姨娘枉死了。”

    宋昭一愣,面上倒是无喜无悲的。

    清容瞧着他这狼心狗肺的样子,便是气不打一处来,道:“碧姨娘到底是你的妾室,曾为你生儿育女,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难受?”

    宋昭便有些讪讪的,垂头道:“说句实话,我同碧姨娘在一处,只是为了让阿秋安心。在一块儿就在一块儿了,我养她一辈子。我,实在不曾把她放在心上。听见她死了,我也……不痛不痒。”

    清容为碧姨娘感到悲哀,可放眼大梁,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碧姨娘。

    这个世界,它就是这样的。

    宋昭见清容不笑了,他也笑不出来,“我一点儿都不伤心,我是不是太没良心了。”

    清容没有再苛责宋昭什么,而是打了个岔,将大李氏、小李氏两个人在内宅挑拨的事儿都同宋昭说了。

    宋昭嫌恶的蹙眉,问清容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清容除了把人赶出去,还真没有什么切实有效的办法。她知道危害主人的妾室就算死了,也是一了百了的,可真让她去做主把谁弄死,她还真下不去这个手。

    “我,我没什么打算。”清容脸上充满了矛盾的神色,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宋昭想了想,道:“行了,大李氏、小李氏交给我就是了。你不必再烦这件事了,安心去处理基金会的事吧。”

    “你,你预备怎么做?”清容有点好奇,宋昭打算怎么做,可想了想,又觉得还是不必细问,左右像小李氏这么可恶的人,是生是死都是自己作的,活该。

    宋昭笑了笑没回答,只道:“我饿了。”

    清容立刻吩咐袁妈妈等人去厨房端些点心、粥一类的。她收拾妥当,出门去了基金会。

    等清容再回来的时候,小李氏已经从府里消失了。含翠同她说,宋麟让人把小李氏堵上嘴捆起来,带出了府,也不知道送去哪儿了。

    清容自然也没有回去问宋昭,进了海棠院,宋昭正和瑜姐儿、几个丫鬟摸瞎子。瑜姐儿又活蹦乱跳起来,之前落水的阴影也减少了。到底还是个孩子,没几天就又像森林里的小鹿一样。

    可碧姨娘死了,无声无息的就死了。不知道瑜姐儿长大后,会不会可怜这个曾经家暴过自己的亲姨娘。

    “母亲!”瑜姐儿看见清容,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扑到了清容的身上。

    清容抚着瑜姐儿的头,笑着把她抱起来。瑜姐儿已经很大了,清容抱着她十分的吃力。宋昭忙上前,接过瑜姐儿道:“我们姐儿都长这么大了,我都快抱不起来了!”

    瑜姐儿就笑,道:“我很快就变成大人了,到时候就能跟母亲和金姨娘一样,去蕙质精舍管人玩儿了!”

    宋昭忍不住笑瑜姐儿,道:“大人有什么好的!”

    清容拍了拍瑜姐儿的脑袋,亲热的说道:“姐儿,看母亲给你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几人才瞧见梅蕊抱着半人大的布偶,那布偶是个长耳朵的大兔子,通身的粉。瑜姐儿作为标准的小少女,喜欢的眼睛直冒光。很兴奋的说了声:“谢谢母亲。”就扑到了梅蕊身边。

    清容这一天很是忙碌,有些乏累的进了屋子。

    宋昭乐呵呵的跟在她后面,进了内室。清容坐在窗边的罗汉床上,拿了玉锤自己垂着小腿。宋昭凑上前,小声道:“你对瑜姐儿这么好,若是咱俩往后有了孩子,这院子就更热闹了。”

    清容捶腿的势头一愣,眼见宋昭凑了过来。她立刻敛容沉了脸,将那玉锤抵在了宋昭的胸前,挡住了他的一张大脸。

    “世子爷忘性真大!我可说过,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宋昭委屈的撇了撇嘴,小声道:“这都过了多久了!”

    清容白了宋昭一眼,“多久都是一样的,只要咱们俩之间横着关禾秋,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就永远都不会变。”

    宋昭瞬间就沉默了,他苦笑着,方才笑嘻嘻卖好的样子也不在了。正经的缩回了身子,道:“晚上吃什么好吃的?”

    这已经变成了两人打岔的惯用语,但凡是交流不下去,就是这句话。

    清容突然就没了胃口,只敷衍着道:“问问瑜姐儿吧,看看她想吃什么?”

    宋昭应了一声,亲自出门去问瑜姐儿了。

    清容开窗远眺,不禁沉思起来。

    关禾秋还在慈照庵,宋昭没去见她,她也没再让人来找过宋昭。不过每月的银子,好用的东西全都月月不落的往上送。

    清容不觉得宋昭和关禾秋会一辈子这样,两个人无论是好是坏,总应该有个结果。她不知道关禾秋心里又打的什么主意,可她能看出来,宋昭依然再逃避。

    他逃避,三个人的关系也只能永远这么僵着,没有结果。

    清容很不喜欢这样的僵持,这些日子里,她脾气上来的时候,恨不能拖着宋昭上慈照庵。

    她自己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可她很想要一个结果,无论是好是坏,要么就让她彻底死心,要么就让宋昭彻底死心。

    她真的很讨厌宋昭这样。

    于是在接下来的晚饭时间,清容对着宋昭亦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且说慈照庵里,关禾秋站在院子里望天,她日日都要这样。庵里的日子清苦,一日也见不着什么人,反倒让关禾秋的心里安静了。

    让她把想了这么久的事情,想通了。

    “沐寒,你回一趟府里,请世子爷无论如何都来一趟吧。不管怎么样,都得有个结果啊。”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