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墙头草的辅助

    华堂郡主立时把清容拉进来,边走边说道:“我听说宋昭被人拉去了顺天府,还以为是什么芝麻大点儿的事儿,可转头就有人来说,说是被下了大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清容简明扼要的把城南一处宅子着火,烧死了十几个少女,宋昭被牵涉其中的事儿同华堂郡主说了。

    华堂郡主听完,更觉事情严重,道:“若当真是别人的圈套,这么些天的功夫,这罪早就坐实了,还能留下什么线索,宋昭这回,哎……”

    见清容脸色越来越差,华堂郡主也不往下深说。

    清容却来不及伤感难受的,她臻首一低,调整过情绪,道:“郡主,有件事儿要请您帮我。”

    华堂郡主道:“什么要紧事儿,你只管说就是了。”

    清容道:“帮我盯着顺天府尹何炳文的行踪,我要尽快见到他。”

    华堂郡主立时明白了清容的用意,“你怕何炳文被收买?”

    清容愁眉不展,道:“何炳文这种墙头草,何必要收买呢?我只怕他在顺天府这边快速结案料理了,上到刑部。刑部那可都是李家的人,到时候宋昭怕是只有等死的份儿了。”清容说到这里,心就好像被人猛地提起来,十分恐惧害怕。

    华堂郡主拍了拍清容的手,软声安慰道:“你安心,今天一定让你见着何炳文,可见着他你又要怎么说呢?”

    清容也不知道心里的打算,能不能撼动何炳文这颗墙头草,让他往自己的这边儿倒。

    可清容别无选择,她必须赶在何炳文把这案子提交到刑部之前,让一切线索浮出水面。

    约摸太阳快要落山,华堂郡主带着清容出了城。何炳文的夫人最近正巧在温泉庄子,叫何炳文来见一面并不是多么大的难事。

    清容也正好要同宋麒在城外见面,如此倒是一举两得了。

    因着之前温泉庄子闯进男子的事儿,华堂郡主已做主,在温泉庄子附近建男子温泉馆,清容便额外又为扩大的庄子设计了全家一起度假的空间。

    何炳文一到温泉会馆,刚下了马车却并不是在正门停下的,而是人来往极少的角门。

    他跟着人从角门进院子,一瞧见清容,立时就转身要走。

    清容冷笑着,道:“何大人,您跑什么?在这个档口何夫人请您来温泉庄子,您便是一点儿都没觉得,可能是我想见您吗?”

    何炳文知道这位魏国公府少夫人看着年纪轻轻,但是个眼明心细的主儿,当即回身向着清容一笑,开门见山的问道:“少夫人寻我,必定是为了送世子的事。其实你问我也是白问,我这边知道的,是人证物证俱在,宋世子根本没有翻供的可能。”

    清容目光幽幽的看着何炳文,默然笑了笑,才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人证物证俱在,大人不是最清楚吗?太子为什么会亲自去管剿匪的事儿,剿的是什么匪,为什么会雷声大雨点儿小,那些少女是用来做什么的?这里面疑点重重,大人是打算视而不见?”

    何炳文笑道:“疑点?我倒是没看出来什么疑点,我所见的就是人证物证俱全。何况顺天府也不是吃干饭的,已经反复求证过了。”

    清容目不转睛的盯着何炳文,“何大人就不想知道真相吗?”

    何炳文呵呵一笑,道:“真相就是宋世子拐骗了无知的少女,你们夫妇不知要合谋做什么。说不准宋世子白白担了个虚名儿。我听说你那蕙质精舍出的什么护肤品,之所以有奇效,是有不能示人的秘方。”

    清容心间一动,难不成是盯着蕙质精舍的护肤品来的?

    何炳文似笑非笑,让清容更笃定,他是故意这样说的,这更像是一个提醒。

    清容不禁在心里暗笑,果然是墙头草,再任何时候都给自己留有随风倒的余地。

    “何大人,这件事不是世子做的。你当然可以报给刑部。冤假错案嘛,大梁一年不知有多少呢。不过事涉魏国公府,皇后再不济也还是皇后,辽王封地再不好,也是辽王。国公身体健朗,蒋国公府和任国公府也都靠得住。”清容似笑非笑的看着何炳文。

    何炳文也笑看着清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清容能看出来,何炳文在衡量,衡量怎么样的选择对他的利益最大化。

    “何大人,陷害世子的背后是一宗惊天大案。若是您一力破了此案,这件案子将会成为你最大的功绩。”清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蛊惑的意味,“实际失踪的少女,有三、四十之多,你若是能找到失踪的少女,名也有了,利也有了。”

    何炳文笑看着清容,这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轻蔑。

    清容都能从何炳文的眼中读出,到底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的内心独白。

    “少夫人,”何炳文轻咳了一声,道:“您知不知道,如果这件案子是上面的意思,是圣心所向,谁都翻不了供的。”

    清容当然明白圣心所向,如果能就此杀了宋昭,皇上也不必再忧心清容和魏国公府的关系了。到时候让宋晖来做这个世子,他是文臣又非武将,宋家未来在军中的势力,就会越发式微下去,这不正是皇上希望看见的吗?

    “若是圣心转变了呢?”清容早想好了对策,无论成与不成,她必然要赌这一把的。

    何炳文道:“那我就瞧瞧,少夫人有什么扭转乾坤的本事能改变圣心。”

    清容只笑了笑,没有再回答何炳文的话。

    “等时机到了,想必何大人这种眼明心细的人,必然能有所察觉。到时候便请何大人公正严明的把这案子的疑点呈到皇上面前。”清容目光十分笃定,倒是让何炳文有些好奇起来。

    等见过何炳文,清容又马不停蹄的同宋麒一道去了着火的宅子。

    那宅子外面有顺天府的人守着,有了何炳文的默许,清容和宋麒重新勘察现场就简单了许多。

    不过这宅子已经烧的差不多了,看着眼前一片焦土,宋麒不免有些绝望,觉着清容亲自来查现场,是个可笑的事儿。

    清容却已经提着灯笼仔细的查看起来,“有灰烬的地方,断壁残垣的缝隙,都不能错过,一定要查清楚。一些能表明身份的东西,比如首饰、衣服布料之类的。这些都要找清楚了。”

    几个人一边找,一边道了一句是。

    清容亲自动手,翻找的格外细致。

    便是如宋麒这样,觉着少夫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对她的印象多半涉世未深恐怕只知道胡闹。瞧着清容的样子,不免多了几分敬重。心想着,宁可荒唐也看吧,毕竟少夫人对世子爷是其心可鉴的。

    清容翻着翻着,突然摸到一块硬硬的东西,在风灯亮光下,还隐隐闪有些光亮似的。

    清容立时道:“宋麒,你来瞧瞧这是什么。”

    宋麒凑上前,但见清容手里拿着一块烧的有些没了形状的木块儿似的东西,那木块儿下有一大截儿铜制的,细摸着上面还有花纹。

    宋麒不能笃定,有些迟疑着道:“卑职摸着像是令牌一类的东西。”

    清容忙从袖子里抽出掖着的帕子,把那残缺的令牌细细的包好。

    宋麒见真的摸出了东西,带着人便是更加的卖力。紧跟着在废墟中,又翻出来了半截儿没烧尽的竹席。不过竹席是最寻常不过的东西。

    几人搜了大半夜,这才带着仅翻出来的几样东西回了温泉庄子。

    进了门,清容立时拿出两样东西,吩咐人打水,她亲自擦洗干净。

    那块令牌已烧了个大半,只依稀能看见镀金的一个“司”字,下面那铜的那块儿,刻着兽纹,清容是不大认得这个的。

    宋麒却一眼就看出来了,“少夫人,这是朝廷的令牌,像这种主身是木制,四周嵌进铜里的令牌,通常是朝廷里最没权势的衙门。诸如教坊司、道录司、僧录司、广安司这类。这上面的兽纹是辟邪,这种纹路,都是跟罪人、死人大叫道的有司衙门。”

    清容若有所思的说道:“就是说,陷害宋昭,放火的人是带着这腰牌的有司衙门的人?”

    宋麒也不能笃定,“说不准。”

    清容却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儿都是大事儿。无论是李贵妃还是东宫,或是李家,只会让亲信前来。你说这种腰牌是最没有权势的有司衙门,李家把亲信放进没有权势的有司衙门,她们又有什么好图谋的呢?”

    宋麒也被清容的话稳住了,很快,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想通了。

    “是藏人的地方。”

    宋麒道:“他们是从需要腰牌的某个衙门里把人提出来的,所以才有这些腰牌。”

    清容瞬间想起,宋昭曾让人把小李氏送去了广安司。这是京中专门收押疯人的地方,是官家的疯人院。

    “是广安司,里面都是疯子,把这些少女们关进去,她们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全都把她们当疯子,谁又会相信她们说的话?”

    宋麒了然道:“卑职这就让人去查。”

    清容却十分谨慎的叫住了宋麒,道:“不必,未免打草惊蛇,我另有办法。”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