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及时雨金姨娘

    第二日,京中便陆续有了传闻,说宋昭拐骗少女,做了及其粲然的事儿,那东西送去了蕙质精舍。清容做的护肤品里有一味最稀奇的材料,那就是少女……

    清容也不太明白,这种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为什么会有人信。

    当天下午就有人拿着清容做的护肤品上门退货。

    清容无暇去顾蕙质精舍,只让人准备好银子,但凡是来退货的,全部记下来签字给银子。

    查出了广安司,清容没有立时行动,而是老老实实的等了三日。

    一是,为了找关键人物,二是,为了不打扰惊蛇。

    这几日里,她可算是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什么叫做煎熬。

    第五日,华堂郡主突然来了魏国公府。

    华堂郡主是匆匆而来,她面上的愠怒犹在,愤然的同清容说道:“咱们对着的那条街上开了一家雅山斋,做的同咱们蕙质精舍一模一样,居然也有护肤品可卖。我上门去看了,你猜是谁开的?”

    清容哪儿能猜得出来,心里却稍稍有些眉目,必定是李贵妃那边的人呗,同皇后打擂台,她不能把自己拉出皇后的阵营,就只能扶持相同功能性的人干掉自己呗。

    如果宋昭这件事儿按照李贵妃系统策划的往下发展,那么恐怕基金会也很快会从她手上脱离。难怪这么些年,皇后都斗不过李贵妃。除去皇上的偏心之外,李贵妃确实是个高手,她懂得防患于未然。

    像她这种还没有成什么大气候的人,李贵妃也实打实的把她当做了敌手。在战略上给予了清容足够的重视,可真是个可怕的敌人啊!

    “是沛容和泠容两个人开的!她们筹备那么久我们都不知道,竟还能让她们抓到了这么好的时机开业了。”

    这是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消息。

    华堂郡主忍不住大骂道:“亏得你对叶家三夫人对叶钦掏心掏肺的好,他们竟落井下石,背后这么捅刀子,可真是缺德!”

    清容不知道三姑妈和叶钦牵涉多少在里面,她可以笃定的是沈泠容的舅舅,赵家已经跟了李家的姓。否则沈泠容根本不可能挑这么好的时机开业,但凡有蕙质精舍挡着,她们就是一个死。

    清容冷笑道:“且看吧,我只怕李贵妃还会撺掇太后皇上,管咱们要护肤品的方子,来自证清白。恐怕还不止这些,也许还要人盯着看我们做出来。这都算是好的,只怕更严重的,会被查封,咱们费心培养的这些人,也都会全军覆没。否则事情一旦让我们度过去,沈泠容和她的那个什么斋就是一个死。她们做什么护肤品?便是把咱们蕙质精舍所有的人都给她沈泠容,她也只能捡剩的吃。”

    华堂郡主听见这话,心算是安下了大半儿。又问清容道:“那咱们如今要怎么做?”

    清容冷静道:“关了蕙质精舍的门,什么都别做。”

    华堂郡主有些回不过神来,讷讷道:“就这么关门?岂不是遂了他们愿?”

    清容道:“我眼下还顾不来这些,我得先救宋昭。救出宋昭,这件事情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华堂郡主若有所思的问清容,道:“其实你知不知道,你全可以借着这件事儿脱身。”

    清容默然不语。

    华堂郡主道:“你这块儿肥肉若是一直在宋家,皇上如何能放心?便是皇上放心了,李贵妃也不可能这么由着宋家借你的光。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儿是一个契机。是你逃脱魏国公府这个泥潭,转危为安的契机。你只要跟宋昭和离,给皇上一个安心,往后你就是天高任鸟飞了。不会再被皇上忌惮,再被李贵妃忌惮。”

    清容当然明白,皇上连她和宋昭正常的过日子都不乐意看,更别提看她和宋昭生死相随的戏码了。

    “郡主,人不能这么狠心的。蕙质精舍我可以不要,基金会我也可以放弃给别人。这些没了,我还可以重新开始。可若是宋昭没了,就真的没了。他是我的夫君,我不能不管他。”清容喃喃的说出心里话,顿觉格外轻松起来。

    华堂郡主喜忧参半的看着清容,道:“你是个福泽深厚的孩子,我希望这一次上天也是眷顾你的。就听你的,蕙质精舍我去关了。若有什么,我同夫人还能顶一阵子的。”

    清容很歉疚的说道:“真是对不住您和祖母,自从我跟着祖母进了京城,没少给你们添乱……”

    “你快给我住嘴吧!”华堂郡主立目看着清容,道:“你这话若被夫人听见,必定得给你一巴掌。小没良心的东西,你就只和宋昭有感情?难道我和你祖母同你就没有感情了。宋昭也是你祖母的孙女婿啊!”

    清容有点想哭,这些日子里,她也很惶惑,很不安,很害怕她摸不到最后一张王牌,一切就全部都功亏一篑。最坏的打算她都做好了,大不了拼尽全力跟李贵妃撞个玉石俱焚。就算撞不碎李贵妃,哪怕能撞掉一块儿呢?

    送走了华堂郡主,含翠又进门道:“少夫人,少夫人!金姨娘回来了?”

    清容讶然道:“金姨娘怎么回来了?”

    金姨娘披着青金缎的斗篷,头上插着白玉簪子,装扮的很是素雅恬淡。清容这样去看她,简直是脱胎换骨,竟半点儿都看不出金姨娘从前的影子了。

    金姨娘一见着清容,立时要跪地叩拜清容。

    清容上前两步,扶住金姨娘的手臂,道:“你怎么回来了。”

    金姨娘道:“之前在保定收到郡主的消息,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儿,可没两天,咱们店里就有人来退货。我就知道是出了大事儿了,差人来一打听,就都清楚了。我知道我是个没用的人,可我就想着哪怕回来陪陪您,听您差遣也是好的。”

    清容大是感动,真心道谢,“你有心了。”

    金姨娘眼波闪烁,看着清容道:“少夫人,你瞧瞧我给你带了谁回来。”

    金姨娘说着,向后招手,道:“静儿快进来见过少夫人!”

    清容很觉着奇异,是怎么个人,让金姨娘在这种时候从保定带过来?

    可等那人一进门,清容就明白了。不由在心里连道阿弥陀佛,感谢上天给她开的金手指。

    这姑娘瞧着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鹅黄色的衣裙,脸蛋儿饱满而年轻。眼睛怯怯的带着微光。活脱脱一个年轻的李贵妃啊。

    清容虽然没见过李贵妃年轻的样子,可觉得这个姑娘应该同她年轻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通身散发着青春的荷尔蒙,单是站在那里就能让人感到年轻的美好。

    这样的想法,清容已经想了很久了。没有人能打败李贵妃,那李贵妃自己能不能打败自己呢?

    皇上现在正陷入对衰老的恐惧中,而年轻的李贵妃,能让皇上想起年轻的自己。

    清容眼睛都亮了,道:“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恭恭敬敬道:“我叫李静若。”

    也姓李?

    清容不禁默默的想,这是老天爷来亡李贵妃的了。

    金姨娘很仔细小心,一路都不曾让李静若露脸。

    如今王牌一到,清容的底气就更足了。剩下的她就要好好筹谋,把这些精心的策划变成一个一个的巧合了。

    清容直接把李静若安置在了海棠院,没让更多的人知道李静若的存在。

    等屋子里只剩下金姨娘后,清容才细问金姨娘李静若的来路。

    金姨娘道:“说起来可真是太巧了,头半个月前,我出门去花圃,半路上遇见烂赌鬼拉着她往青楼里送。这姑娘一头碰在了我的车上,就让我半路给拦下了。我琢磨着咱们店里总是缺人的,看着这姑娘也很踏实稳重的,就让人拿银子给买了。”

    金姨娘说着拿出李静若的卖身契,向着清容抿嘴一笑,道:“她原本是叫徐静儿的,我新给她取了个名。少夫人且放心,这丫头我放在身边看了大半月了。是个能托付的人。”

    清容总觉得这女孩子还不能算是知根知底,也不知道把她往老男人的怀里送,她会不会愿意。

    金姨娘见清容不说话,又道:“郡主派人拿着画像来,我没立时把人带过来。我也怕有什么不妥,所以请报坊的外掌柜去暗暗查了。没瞧出什么蹊跷来。”

    当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金姨娘原本就是个周到细致情商高的人,如今脱去了原来的怯怯和唯唯诺诺,竟然是这么能干的帮手。

    清容紧紧握住金姨娘的手,道:“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好多事儿我全可以放心交给你来做,不必假手于人了。”

    金姨娘带着一副少夫人倚重我,我骄傲,我自豪的表情,用力点头道:“少夫人有什么交代的,我一定拼死去做的!”

    清容让金姨娘附耳过来,交代了几句话。

    金姨娘忙慎重的点头,等两个人说完,清容立时让人送金姨娘回雅院。

    为防万一,清容带着饮翠打算深度探探这个李静若的底。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