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她是咱们家的人

    李静若领着两个女孩子利落的下了车,直奔着督察院就去了。清容知道督察院里尚没被李家全部渗透,右都御史孟谦是个死脑筋,直肠子的纯臣。这件事只要他出面,皇上必定会多信几分。

    一直到李静若被督察院的人领进去,她仍旧没让马车离开。

    且说另一边,小李氏带着广安司的另外一些少女逃向了另一边,正是顺天府的方向。

    宋麒早带着人在暗处保驾护航,但凡是瞧见形迹可疑的,都让宋麒的人给拿下了。

    这些人里多半是力气的妇人,不难对付,只有几个是女死士,宋麒最晓得死士的那手,一拿下人来就把几个人的下巴给打掉,抠出了毒药,扔到了顺天府。

    何炳文早被清容知会过,仔细广安司的动静。很顺利的便将小李氏和那些不是疯子的少女给带出了大堂。

    小李氏一进顺天府,便大呼冤枉,同何炳文说魏国公世子是无辜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清容自不能露面,只能回魏国公府静待消息。

    时至三更,魏国公、蒋老夫人都没睡,连着宋晖、二房、三房的男丁们也全在寿禧堂里等消息。

    清容进门瞧见上下皆是一副忧心忡忡之色,头一次有了“一家人齐心协力”的感觉。

    清容把事情进展到了哪一步,之后的打算全部一一向魏国公和蒋老夫人说明:“我已经把人送去了督察院,还有小李氏,带着几个被拐的少女顺利的进了顺天府。约摸着何炳文已经审上了。新的人证出现,这案子不翻也得翻。李家就算攥着刑部,还有督察院呢。右都御史孟大人今晚就在督察院里,有人击鼓,他不管也得管。广安司的人都让宋麒和顺天府的人给拿下了,约摸着能为咱们争取一些时间。”

    魏国公连连点头,道:“刑部没过堂,大理寺连昭儿都没有审就判了死刑、拟了折子,冤案做的未免太过明显。督察院一直压着案子,没个说法,也早就让人心里犯了嘀咕。这样好,这样好!”魏国公满脸的赞许,道:“督察院的御史这次全可以参刑部、大理寺一本。”

    二老爷宋宇道:“这么些年督察院总被刑部压着一头,都是三法司,谁也不比谁低,刑部借着李贵妃的便宜,行了多少私利?”

    宋定道:“若非圣心所向,他们敢行什么私利?咱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皇上那边的态度不明朗,昭儿还是逃不过一死。”宋定说到这里,不免埋怨的看了清容一眼。

    二房的长子宋旭也摇了摇头,道:“若非大哥非要把三婶儿的事情闹那么僵,何至于飞来横祸。”

    宋晖有些不乐意,道:“什么叫闹得那么僵?三婶儿抹黑基金会,大哥能坐视不管。”

    “抹黑便抹黑了,又能怎么着?只要忍辱负重继续做下去就是了。非争个虚名清白,到头来倒霉的只有咱们家。当初就不应该做的太显眼。”

    清容默默在心里收回“一家人齐心协力”的感想,她十分尴尬歉疚。无论是二房还是三房,显然都把责任怪在了她的的头上。

    蒋老夫人猛地一拍桌子,道:“什么忍辱负重,旁的事可以,这件事偏不可以。但凡是一个说不清,就会被人利用。相比于那万千苦难的军烈属,咱们家的祸福又有什么。你们好歹是我宋家的子孙,连这点大是大非都分不清吗?”

    清容明白,蒋老夫人这是在帮他说话。

    魏国公神情肃穆,道:“这些人曾经征战杀敌,保家卫国。咱们家的功勋,是多少人的血肉铸成的。咱们得有良心,有担当啊。”

    清容眼见魏国公和蒋老夫人这样护着自己,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

    一时间,屋子里静静的谁也没说话。

    月光照进屋子,冷风扑的窗子轻微做响。

    清容身子发凉,秋天快要过去了,夜里真的很冷啊。

    “丫头,难为你了。”蒋老夫人语气郑重,很真诚的向清容道谢,“你不必多想,无论是基金会还是什么,你尽管放手去做。皇上昏庸无能,他不能担的这个天下。我们宋家却不能昏聩的过日子。”

    魏国公道:“孩子,你能这样救济那些军烈属,你是她们的恩人,也是我们宋家的恩人。”

    清容很直接的看着宋宇和宋定等人,道:“三叔和两位小叔子的话都是正理,若是咱们家不能自保,又何以兼济天下。我往后一定会谨言慎行。”清容这番话,算是给二房、三房一个交代吧。

    宋晖不免冷笑,“你们可真出息,我哥被押了,你们倒是没法子去救。如今嫂子尽心尽力的帮着咱们家脱罪,你们倒是又威风起来了。真这么了不起,怎么没见你们想办法去帮我哥脱罪啊。别是二叔、三叔都巴不得看着我哥被判死刑吧?”

    宋定听了这话,脸都绿了,道:“宋晖,你别跟我在这儿犯浑,仔细我打你!”

    宋宇也道:“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我们何曾有怪昭儿媳妇的意思,可是话总要说明白,道理总要让她知道。”宋宇说着,很郑重其事的看向魏国公和魏国公夫人道:“父亲、母亲向着昭儿媳妇,这也是无可厚非。清容是个有本事的孩子,咱们家昭儿能娶到这么一个能干的媳妇儿,那是咱们家祖宗保佑。可是昭儿媳妇她得明白,咱们是一家人啊。她不是自己一个人了,咱们家的媳妇儿,做事情她不能不管不顾,她得考虑咱们家的处境与立场啊。”

    宋宇说的确实是这个道理。

    宋晖不自在道:“嫂子怎么没考虑咱们家了?”他声音很小,鲜见反驳的很心虚。

    清容却是无言以对的,她,她好像是没太考虑顾忌过魏国公府。反正自从嫁了宋昭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很委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事实上,刚进魏国公府的时候,她都不在意魏国公府的处境。若是真有魏国公府不行的那一天,她完全可以跑路啊。蕙质精舍和温泉庄子是她的财富和依傍,她做基金会回馈社会,更帮助她掌握了京城贵妇圈社交的话语权。

    她做的这些,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她不怕被宋昭抛弃,她不会被魏国公府束缚。

    可她做的这些事儿,给魏国公府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大的危机。尽管如此,魏国公夫妇仍旧袒护她,不遗余力的帮助她。清容心里很难受,仿佛有一团棉絮堵着,说不出来话。

    天还没亮,宋昭就被顺天府的人从大狱里提了出来。

    广安司的疯人出逃,将这件事闹得更大了。而更多失踪少女的出现,显然更加重了这个案子的分量,督察院不打算轻易放手,于是督察院和顺天府联手,带着宋昭以及人证物证直接进了宫。

    这时间天还没亮,宫门刚被打开。

    皇帝刚刚起身收拾,李贵妃还在睡梦中。

    东宫寝宫,太子萧浚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

    当值的太监小碎步,一阵风的进来,跪地便道:“殿下,顺天府和督察院带着宋昭进宫了!”

    萧浚大惊,道:“他们突然带着宋昭进宫做什么?”他下意识的想到广安司,道:“咱们安在广安司的人可回来了吗?”

    内监摇头,“没听到广安司有什么动静,咱们的人也没来信儿。”

    萧浚这才稍稍安心,却又狐疑着道:“那顺天府和督察院的人带着宋昭进宫做什么?督察院的谁?”

    内监道:“督察院的孟谦孟大人,顺天府的何大人都来了。除了宋昭之外,还跟着十数个少女。”

    这内监尚不知道这些少女的事儿,可萧浚一听见这些,脸色瞬间大变,道:“快,快去找暮云他们来,立刻让他们进来。”

    内监听着太子的说话声,已经晓得了事情的严重性。

    孟谦与何炳文两个在宫门口等候皇上的传召,与此同时,东宫已经灯火通明。

    东宫的谋士一出动,几乎是迅速的发现了广安司出事了,那些看守的人是全军覆没,背后绝不简单。

    暮云道:“殿下,绝不能让督察院和顺天府的人面圣。这些少女只怕就是人证,督察院之前按着宋昭的卷宗迟迟没个结果,如今忽然面圣,多半是为着翻案。”

    萧浚眉头紧锁,道:“你说的倒是轻巧,你到告诉告诉我,我要如何拦着他们不去面圣?”

    暮云道:“咱们给贵妃娘娘递个信儿进去,请贵妃娘娘稍加拖延。卑职这就带着人,把督察院的人给带回东宫。”

    东宫的谋士连连摇头,“恐怕不妥,督察院的右都御史,那是个硬骨头。除非就地把人杀了,否则他势必要面圣的。”

    萧浚忍不住烦躁的埋怨道:“这都要怪母妃,偏听偏信那道士的话,做红丸也就算了,却非要那么残酷的害人……”萧浚一副不忍多提的样子。

    可他根本忘了,分明是他把那妖道引荐给李贵妃的。也是他默许李家的人听李贵妃差遣,去各处拐骗少女的。

    萧浚眼波冰冷,想了又想,道:“总之今天是不能让他们见驾的,这件事需要时间善后。”

    萧浚说着,吩咐暮云道:“去查查广安司的人到底去了哪里,怎么一个都没有回来。另外,再查查这次的事儿到底是谁在背后做的。”萧浚说着,起身,道:“我去面圣,在我回来前,你们务必想出退路。”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