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我们和离吧

    屋里的众人听见这话,不由全部大惊失色。

    蒋老夫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道:“混账,你混说什么呢?”

    宋昭认认真真的看向清容,道:“我想的很清楚了,咱们和离吧。对你,对魏国公府都好。”

    魏国公一言不发的看着宋昭,沉默不语。

    宋宇道:“宋昭,你眼下说的是什么混蛋话!”

    宋昭面容沉肃,鲜见是已经深思熟虑的。

    清容很冷静的看着宋昭,道:“有什么话,咱们回去海棠院说。”

    蒋老夫人看着宋昭,气的牙根儿直痒痒,“宋昭,清容费心费力的把你救出来,你若再敢作妖,就别回这个家了!”

    宋昭恭恭敬敬的向着蒋老夫人、魏国公行了个礼。便起身同清容一起回了海棠院。

    两人一路无言,宋昭走在前面,清容落后半步,她一边琢磨着,一边抬头看着宋昭的神情。

    等两人到了海棠院,宋昭同清容两个人进了正房。

    清容目不转睛的看着宋昭,问道:“你要和离?”

    宋昭垂首,十分肯定道:“是,我要和离。”

    清容不禁眉头紧蹙,反问宋昭道:“为什么?为了关禾秋?你,你还是舍不下关禾秋?”

    “我仔细的想过,只要你在宋家一日,皇上一日就不能放心。你不能离开基金会,蕙质精舍也不应该放下。或许咱们两个和离,对你,对宋家都是件好事。”

    清容听他这样说,又逢之前宋宇和宋定两个人对她的埋怨,心里自然也很愧疚。

    “我,我之前确实没有很考虑过魏国公府,这是……”清容有点说不下去,这好像是一种卑微的道歉。可,她不应该这样不是吗?

    宋昭道:“没有错,是皇上胡乱把你赐婚的错。如今皇上已经同意让你和离了,你也没有非要在宋家呆下去的必要了。咱们,和离吧。”

    是啊,和离,她就能脱离魏国公府这个泥潭了。她也不必总觉着危机四伏,她有钱有地位有靠山,她什么都有了,可清容忽然觉着自己心里空了一块。

    清容垂头,道:“你,你想清楚了?”

    宋昭没有说话,清容忽然觉得一切都没意义了。她说不上来此时此刻的心境,反正她和宋昭开始的莫名其妙,看来结束的也势必是莫名其妙了。

    “我,我本来想请你再考虑的。可我又想,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考虑的。咱们两个在一块儿,可能一开始就是错的。”清容说完,漠然转身进了里屋,一进门,双眼便模糊起来。

    清容一摸脸颊,手指尖都湿了。

    第二日清容照常入宫,听说皇帝新册封了一位李美人。皇帝神采飞扬,仿佛一夜间变成了一个小伙子一样。

    清容提出要同宋昭和离的话,皇帝是分外惊讶,道:“你,你怎么又好好的变了主意?”

    “宋昭没获罪,同关姨娘故态复萌。又拿着臣成日不着家这样的话来诋毁臣,臣也是实在受不住了,倒不如就听皇上的话,和离算了,也轻松自在。”清容含混的扯了一个谎,“宋昭这样的人,实在没什么大志向,大前途,他也委实配不上臣。”

    皇帝见清容开窍,自然是高兴的,立时允了道:“朕准你们和离了,朕让人去顺天府知会一声便是了。”

    魏国公和蒋老夫人尚不知道两人已经私下里说好了,清容竟这么快就同皇帝说了。

    清容一回海棠院,就让人收拾行李。两边和离,自然就牵扯到了彩礼嫁妆等一系列的问题。

    两人突然的和离,兼职让整个袁妈妈等人全都回不过神来。

    前些日子他们还一致觉着,世子和少夫人共患难,如今平平安安过去了,往后必定是一心一意好好过日子了。

    怎么就和离了?

    蒋老夫人听见清容开始收拾行李的事儿,气的简直了不得,直接派人去奉国府请了奉国夫人来。

    清容在宫里便同奉国夫人说了,奉国夫人自然是知道的。她那边已经让人把魏国公府给清容的彩礼都清算出来,接了魏国公府的帖子,自然是要去一趟的。

    到了魏国公府,魏国公、蒋老夫人并着二房、三房的人都在。

    等人都到全了,蒋老夫人才叫清容和宋昭进门。

    蒋老夫人面容肃穆,愤然看着两个人,道:“我们都是土埋半截身子的人了,是老糊涂,做不得你们的主。如今你们说和离,就和离了?”

    宋昭道:“祖母,这都是我的主意,您不要埋怨清容。”

    蒋老夫人没看宋昭,而是痛心疾首的看着清容,道:“我知道,我这个孙儿是个没出息的,配不上你。所以我们老两口加倍的补偿你,事事、处处都不让你委屈,你想做什么,我们也从不阻拦你。丫头,人心都是肉长的。宋昭是个混蛋小子,可你,你怎么说和离就要和离了呢?你是个女子啊……”

    “祖母!”宋昭大叫一声,道:“是我逼着清容要和离的。”

    蒋老夫人怒喝一声道:“你住嘴,你们是御赐的婚事,清容若是不同意,你没资格要求和离。皇上给和离的机会,那也是给清容的。”

    奉国夫人看不下去,轻声咳了咳,面无表情的提醒蒋老夫人道:“他们两个的婚事一开始就互相都心不甘情不愿,如今勉强过到现在,已经是不易了。你们对清容的好,这个我承认。可同清容过一辈子的人是宋世子,而不是你们夫妇两个。他们俩偏过不到一起去,这同你们全家对清容好不好的,没什么相干。倒不如早早离了,也算成全了彼此。”

    清容心里发酸,道:“祖父、祖母待孙媳的好,孙媳都铭记于心,就算往后不在魏国公府了,孙媳也会像对待亲祖父、亲祖母一样的对祖父祖母。”清容说到这里,不免有些羞愧哽咽。

    蒋老夫人也不忍再责备,几乎是乞求的问清容,道:“好孩子,你就不能再想想了?”

    清容垂头不说话,宋昭道:“祖母,如今到了这个份儿上,还想什么,您就放清容走吧!”

    蒋老夫人大怒,道:“你闭嘴,给我到外面跪着去!”

    宋昭看了清容一眼,极缓慢的站起身来,出了寿禧堂的正厅。

    魏国公长长的一叹,道:“罢了,罢了,是你的便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抓也抓不住。咱们好歹和这孩子种下了善缘,如今留不住,便让人走吧。”魏国公说到这里,深看了清容一眼,“孩子,往后天高任你飞了。你若是还把我当你的祖父,你遇见什么过不去的事儿,就来同祖父说。祖父依然会帮你,助你的。”

    奉国夫人也到:“如今让两个孩子好聚好散,也没必要夫妻做不成就做了冤家。”

    当天,清容带着贴身的大丫鬟、收拾了细软随奉国夫人离开。

    瑜姐儿从海棠院出来,抱着清容大哭,道:“母亲,您不要瑜姐儿了吗?瑜姐儿往后会听母亲的话,会好好读书的,您别不要瑜姐儿。”

    清容被瑜姐儿哭的心酸,金姨娘、管姨娘等人知道了消息,也来送清容。

    金姨娘有些看着清容有些无所适从,道:“少夫人,您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我还想回保定府的。”

    清容突然意识到,她在魏国公府生活了这么久,她同魏国公府也有了这么深的牵绊。

    清容微微咬唇,不知道该怎么同瑜姐儿和金姨娘她们告别,只抱着瑜姐儿,心酸的说道:“姐儿往后就跟着金姨娘,就同跟我在一处是一样的,好好念书。记住了,你听话、你念书这都不是为了讨别人欢心,都是为了你自己。每日早晚,都别忘了去给老祖宗请安,孝顺老祖宗是永远都不会错的。”

    瑜姐儿哭的声音更大了,怎么都不撒手。

    金姨娘上前拉住瑜姐儿道:“姐儿,咱们得让少夫人走啊。”

    瑜姐儿哭叫道:“爹爹呢,爹爹怎么不来留母亲呢?爹爹不是最喜欢母亲吗?”

    宋昭此时却跪在寿禧堂的院子里,天色阴沉,忽然就落了雨。

    雨点儿打在清容的身上,她下意识的看向了寿禧堂的方向。本能的向说点什么,可什么话都没说。再也不看瑜姐儿和金姨娘等人,转身带着袁妈妈去了。

    袁妈妈边走边哭,小声道:“您,您的心可真狠!”

    梅蕊不免有些可惜,“少夫人,那日在顺天府打牢里世子爷是怎么同关姨娘说的,你也听见了。”

    清容抬头看着天上落下细细密密的雨帘,只道:“好冷。”

    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回廊穿过,走向正门。

    唐氏站在回廊下面,目送着清容等人离开,久久回不过神,问宋晖道:“大哥和大嫂当真就这么和离了?”

    宋晖表情难看,冷冷道:“遂了你的愿了。”

    唐氏刚开始是觉着心里一松,可如今看着清容离开魏国公府的样子,忽然觉得很可怜,也不知为谁可怜。

    宋晖顶着雨去了寿禧堂,见宋昭还在那里跪着。他掀起前襟,跪到了宋昭的身边,道:“大嫂跟着奉国夫人离府里,瑜姐儿哭个不住,在找你。”

    宋昭表情一松,道:“走了便好。”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