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十 关于内部整顿的战略调整

    林夫人十分恭敬,“一冬天都没来给您请安,儿媳心里就很不安了。虽说这天儿还没大暖,倒也是不妨的。再者说,这些个孩子从前在松江那是没法儿的,都松散惫懒了。如今回了家,可不能还那么没上没下的。何况,哪有孙子孙女和祖母没见过几面的道理!她们这些小的,就得承欢在您的膝下。”林夫人漂亮话儿说完,忙招呼三房的几个孩子,让她们给老夫人再正式的请一回安。

    清容跟在淑容、沛容之后,挨着润容朝着坐上的老太太三跪九叩。

    沈老太太被林夫人忽悠的十分舒服,不住的笑着颔首。

    “怎么少了一个哥儿、一个姐儿?”清容等人磕完头,王夫人含笑不紧不慢的开口。

    清容暗笑,来了!林夫人和王夫人联袂上演的小剧场来了!

    林夫人嘴边带着恰到好处的尴尬微笑,仿佛王夫人提到了一件很不好说出口的事一样,“我也是瞧着今儿个天好,才带了孩子们过来的。”话罢,这屋里的夫人、老夫人自然都明白了她没说出口的深意。

    按照常规程序,这些孩子每日到嫡母处请过安,再由嫡母带着来给老夫人请安。两个孩子没来,便是说她们今儿个没来给嫡母请安。作为庶子女来讲,这是很没规矩,不讲孝道的。

    沈老妇人的脸果然黑了一些,问林夫人道:“那两个孩子不去给你请早安吗?”

    清容恍然,林夫人这坑挖的好呀!在她与赵姨娘正面冲突后,直接免了各房的晨昏定省。董姨娘极乖觉,出了正月,便让沛容继续来正房请安。可赵姨娘连胜两仗,根本没把夫人放在眼里。自然也纵着自己的儿女不敬夫人。林夫人不声不响的纵了她们母子三人一个月,就是瞧准了这个时机搞突袭。再联合王夫人,当着老夫人的面唱一出儿妾室嚣张的戏。

    赵姨娘等着被收拾吧!而且还是名正言顺,连沈老爹都插不上手的被收拾。

    “天冷都不大爱动弹,孩子身上也容易闹不舒服。”林夫人顾左右而言他。

    王夫人道:“你也太好脾气了!我看你管家是一把好手,怎的碰见那些个小的就蔫儿了?让人欺负成这幅样子,正月里一直病恹恹的窝在府里。”

    林夫人笑着否道:“哪儿像二嫂子说的这么严重,她们也是刚从外任回来不适应。”

    王、林两位夫人正一搭一唱,郑夫人忽然插话道:“你成日要应付的事情也不少,何必把这些孩子都放在跟前儿照顾。总会顾得上这个就顾不上那个,你瞧我,身边一个汮容就闹得我快烦死了!听说现在三个丫头都住在正房的后罩房里呢?”

    清容正坐在绣墩儿上发瞌睡,听见郑夫人这话立刻精神了。

    照说郑夫人同王、林二人是正经的妯娌,王、林两人戏都唱到这份儿上了,就算不当吃瓜群众,至少也不要给两人拆台吧?

    郑夫人一开口,王夫人立时哑了炮。

    林夫人勉强笑了笑,道:“也不过就多了一个清容,清丫头最省心不过了。”

    郑夫人一副教育人的口吻,道:“这些都是你的子女,从前不在你跟前儿顾不到也就罢了,如今既是回来了。为着咱们沈家的清名,也不能有苛待庶女这等不好听的话传出去!”

    纵使林夫人情商再高,脸上都挂不住了。

    方才被王、林二人拱的火气上涨的老夫人,霎时有点熄火的征兆,道:“你大嫂说的正是这个理!咱们这样的人家,万不能做那等因小失大的糊涂事。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出去,没得误人误己!”

    林夫人被堵得直憋气,本来打算在沈老夫人面前给赵氏小鞋穿,把赵氏这个难题踢给沈老夫人。谁知道郑夫人半路截杀,一脚把球又重踢回给了林夫人,还闷在了脸上。

    清容在一边儿看着都替林夫人脸疼。

    得,这一早上是白折腾了,林夫人带着众子女闷闷不乐的回了北府。

    清容觉得,她有必要展开一轮更深切的沈府调研。毕竟出于都是正房大奶同理心的角度,郑夫人实在没必要打脸林夫人的。

    隔日,王夫人再来北府,一进正房,便被林夫人好一顿埋怨,“指着二嫂子帮我说句话呢,结果答应的好好的,婆母说一句,二嫂子就没后话了!”

    王夫人笑的有些尴尬,“你不知道吧,你们家那四丫头三天两头的往大房跑。”

    林夫人嗤笑道:“我若是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白当这个家了!大嫂子如今越发不知所谓了!”

    王夫人却是摇头,“你以为大嫂怎的让她的汮容和你们四丫头玩的这么好?”

    林夫人听她话里有话,奇道:“不是那丫头巴结大房那边?”

    王夫人道:“小姐俩儿玩的可好呢,我瞧着格外投契。若说巴结,那算是有来有往吧!”

    林夫人更加诧异,道:“这可图个什么?”

    王夫人有些迟疑的说道:“一时半会儿也不好说。不过多半都是因着那赵氏的好兄长!你也不必急,我这几日收拾妥帖,就带着祌儿媳妇去京里了。等到了,仔细问问祌儿是怎么一回事儿!”

    林夫人将方才的埋怨抛到了九霄云外,笑呵呵道:“那就劳烦二嫂子了!不过,也实在不急在这一日两日的,等着天暖一暖再走多好!”

    王夫人道:“这不是打算帮着祉儿相看个差不多的媳妇儿!祌儿说有个很不错的人家,当家的被放了外任,三月份就要启程走了。我去瞧瞧,若是好,就同他们家换个信物。”

    林夫人啧啧赞叹道:“祉哥儿也才十三岁,这么着急相看儿媳妇做什么?”

    王夫人颇有些抑郁,道:“越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越要更上心才是。省着那李姨娘又带着哥儿、姐儿上老太太跟前哭。等到八月份送了流容出阁,我也能省两年心了。”

    林夫人很是感同身受,想起郑夫人同她说的那些场面话,抱怨道:“大嫂是惯会说嘴!江容嫁的是什么人家。淮容嫁的又是什么人家?是不是自己肚皮里出来的,等嫁人的时候就看出分别了!我把话放这儿,不说别人,若是往后清容嫁人,我一定给她挑个同淑容、润容一样的人家,陪一样的嫁妆!”

    王夫人一笑,道:“你何必同大嫂子置这个气?她当家这么些年了,最爱打肿脸充胖子的。”

    林夫人叹气,“她管着家权力大,大伯又不在府里,那些妾室庶子女,被她归置的一个比一个老实。等她摊上赵氏这等难缠的人,看她还要不要这么戳我的心窝子!”

    王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宽声安慰她道:“你也不必全放在心上!说不准京里面有个难惹的呢!”

    林夫人闻言,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顺着王夫人说的话一想,这心里才勉强好受一些。

    “你听我一句,那个赵氏你就放着她蹦跶去!那两个孩子也一样,人家不用你管,你就让她求仁得仁不去管!”王夫人说着,把一只手在胸前放平向上一抬,又忽然一反手,小声道:“越是捧得高,摔得才更重呢!出那口一时之气有什么好痛快的。”

    林夫人眼神发光,显然,在王夫人的规劝下,她打算调整一下内部整顿的战略。一时长短是绝不过瘾的,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坑死赵姨娘才能出了这口恶气。

    清容隔着碧纱橱,听见王夫人的话,但觉一阵阴风钻进了屋子里似的,缩了缩脖子,心中大叫不好。

    高层之间的战争,那都是倾部门之力去打的。她可是记得,当年研发部和工程部掐架,倒大霉的全是小兵小将。

    黑锅乱飞,总得有人背啊!

    清容仿佛自王、林二人的阴谋言论中,看见了自己背着一口大黑锅的倒霉身影。

    林夫人决定调整战略重心后,便不打算再同赵姨娘发生什么正面冲突了。可赵姨娘追着请安事件,给林夫人来了一波儿恶人先告状。

    这日,沈老爹破天荒的来了正房同林夫人等人一道用晚膳。

    沈老爹全程黑脸,吃饭时连碗筷碰撞的声音也无。空气突然安静的感觉,格外令人发毛。

    沈祈和淑容两个不时的打量着沈老爹和林夫人的表情,根本无心吃饭。润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自打被沈老爹揍过一回,她避沈老爹便犹如洪水猛兽。这顿饭吃的味同嚼蜡,菜也不就着,闷头将那一碗饭胡乱扒进了嘴里。

    沈老爹看着润容的吃相,拧了眉,道:“一个女孩子家家,坐没坐相、吃没吃相,成何体统!”

    润容立时一滞,清容个子比润容矮,又正对着润容在吃饭,立时看见她压低的眼睛不满的向沈老爹瞥了过去,表情抑郁而愤懑,当即撂了碗筷,道:“父亲、母亲,女儿吃饱了。”接着,有模有样的下了桌。

    沈老爹被她的举动激的双眉倒竖,一副憋火的样子。

    清容生怕沈老爹现场发火,殃及池鱼,忙装傻充愣的帮润容打掩护,“三姐姐方才去嘉韵堂请安的时候在祖母那吃了点心和果子,大概这会儿不饿了。”清容话罢,拿着自己的碗,道:“我没有吃点心和果子,我饿狠了,再给我添一碗饭吧!”

    清容这么一打岔,润容早跑的没了影。沈老爹不好追着她出去骂,只板着脸看向清容,训斥道:“你还这么大点儿,一顿饭吃这么多,夜里不好克化,胃里该难受的!”

    清容眨着大眼睛,又怯弱弱的问沈老爹道:“那,我能再吃一块糕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