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他们是爱还是不爱呢?

    清容一路无言的回了奉国夫人府,华堂郡主和沈祹都在门口迎她。

    清容看见两个人,勉强点头笑了笑。直接冲进雨里,一路走到了她还未出嫁时同润容同住的院子。

    她却没有进屋,而是一个人站在大雨里,仰头看着天上的雨水。

    这些雨水洒在清容的脸上,很刺眼,很痛,痛的她眼泪直流。

    宋昭有什么好的呢?

    他那么混蛋,他那么无情。

    他不过是偶尔照顾过她罢了,不过是偶尔理解她的心思罢了,不过是偶尔顺从她的心意罢了,他不过是偶尔帮他解决写不相干的难题罢了。

    可他气他的时候,他耍混的时候,他不讲理的时候,是真的很讨厌啊。

    可清容脑海里只剩下她生病醒来的清晨,宋昭彻夜守他的睡颜。只剩下在顺天府的大牢里,宋昭说:“当初我想要娶她回宋家,或许根本就是为了我自己。”

    其实她自己也并没有做的很好啊?她难道不是一直在利用宋昭吗?她对魏国公府也没做过什么无私奉献的事啊。

    如今走到这个地步,被皇上、李贵妃忌惮陷害到这个地步,她又怎么有脸继续留在魏国公府呢?

    沈祹在一边瞧见清容这么站着,心急的想冲过去。

    华堂郡主却忽然拉住了沈祹,“别去,让她自己静一静吧?”

    沈祹满眼的着急,看着华堂郡主道:“二姐姐为什么非要同二姐夫和离呢?”

    华堂郡主摸了摸沈祹的脑袋,无不敷衍的说道:“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她如何能说的清楚呢?

    清容握着大梁月报,握着基金会,蕙质精舍和温泉庄子的盈利是多么让人眼馋。沈清容的名字,在军中是多么被口口传颂。以至于清容已经变成皇上施恩的一个招牌。

    皇上忌惮她,又没办法让另一个人来取代她。

    皇上不会看着已经没落的宋家君,再借着清容的力量,再生枝节呢?

    何况这次的少女失踪案雷声大雨点小,就这么了结了,可见李贵妃和太子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很难轻易撼动。

    李贵妃安然无恙后,只会继续对清容、对宋昭下狠手。

    更重要的是皇上的态度,华堂郡主相信,清容必定在从皇上的接触中,彻底摸清楚了皇上的态度。

    所以她不能不和离。

    之前宋昭陷于危难,清容宁可自己担着风险也不放弃宋昭。如今两人各自平安了,便也就此放手了,这结果,真让人唏嘘难受。

    “你别去管,若是真担心,就让人准备好热水、姜汤,叫大夫来吧,随时等着。”

    华堂郡主的眼眶有点儿湿,心酸酸的想哭。

    清容不知在院子里站了多久,才转终于进了自己的屋子。

    华堂郡主和沈祹等人赶紧跟上去,却听不见屋子里的动静。到了晚上,清容果然发起了高烧。

    也幸亏华堂郡主让早早请了大夫,大夫说是受凉伤风,仔细将养几日,必定就好了。

    第四日魏国公府送还了清容的嫁妆,当时的聘礼也在同一天下午从奉国府抬离。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全京城。

    当初清容十里红妆,轰轰烈烈的嫁进魏国公府。

    如今和离,也是轰轰烈烈,成为了全京城茶余饭后的八卦。

    清容这一病,昏昏沉沉的病了大半个月。直到京城下起第一场大雪,她才勉强能下地走动。

    沈祹日日陪在清容身边,陪她说话逗她笑。

    到了冬日,温泉庄子的生意又是旺季,华堂郡主格外忙碌,京城和保定府关着的蕙质精舍一直没有再开起来。

    清容听华堂郡主说起雅山斋的生意好不红火,之前因为少女双乳的不实传言,蕙质精舍被停了的朝廷供奉,如今都由雅山斋接手了。除了这些,沈泠容出了双倍价钱,几乎把京城蕙质精舍研发部的人全都挖过去了。

    “还有顺天府送来的那二十几个无家可归的女孩子,如今都在咱们家养着呢。你……”华堂郡主有些支支吾吾,半晌才道:“要早点振作起来。”

    清容一笑,点头道:“我快好了,等这场雪过后,我就又活蹦乱跳了。”

    华堂郡主抚着清容的头,道:“你才十七,那眼神怎么一副三十七的样子,比我还显老呢?”

    清容有些恍然,道:“哦,原来我才十七啊。我总觉得我好像经历了一辈子那么长似的。”

    这时间,梅蕊打帘子进门,道:“少……姑娘,宋二爷来了?”

    华堂郡主不觉蹙眉,道:“什么宋二爷?”

    梅蕊小声道:“魏国公府的晖二爷,还有二奶奶,金姨娘和瑜姐儿。”

    清容心里有点复杂,可想起瑜姐儿,她都大半个月没见她了,真有点儿想她。

    “请他们去花厅,天挺冷的,别冻着瑜姐儿。我收拾收拾,这就去。”

    华堂郡主又忍不住心酸,道:“可见魏国公府的人对你到底是好的,如今你都出来了,听说他们来,眼睛还发亮。可见也是真真儿把他们当做是亲人了。”

    清容有些惊讶,愣愣的问华堂郡主,“是吗?”

    这不是瑜姐儿第一次来奉国府,她很熟悉,就好像自己第二个家一样。她跟在金姨娘身边,整个人都很紧张的样子,生怕清容不肯见她。

    等瞧见清容出来,瑜姐儿才安心下来,飞跑着到清容的跟前,抱住她喊“母亲”!

    这一声,喊得清容差点落了泪。

    金姨娘等人既有些尴尬,又有些难受。

    唐氏忙道:“瑜姐儿,你忘了婶母怎么交代你的了吗?”

    宋晖站起来,带着温顺的笑意,活脱脱是宋昭第二,道:“听说嫂……你病了,祖父让我们来看看你。他说每年冬天,你都做主领着他和祖母去温泉庄子调养,今年你不做主了,一入冬,他膝盖就开始疼了。”

    “那就让二奶奶做主,温泉庄子就放在那儿,又跑不了。”清容有些嗔怪的看了眼宋晖,“你别一副心思都放在书本里。”

    唐氏格外客气的一笑,道:“温泉庄子多贵啊,从前咱们去一分钱都没花过。”

    清容立时道:“现在你们去了,我也不要你们银子的。再者,咱们魏国公府家大业大的,到怎么让你说的,这么像破落户?”

    金姨娘半天说不上话,显然很着急,趁着唐氏没接话的空档,忙道:“少……您,您身体好些了吗?听说您风寒的很严重,好些日子都不下地了。您走之后,世子爷也……”

    唐氏猛地咳嗽了一声,金姨娘便将都说到嘴边的话重新咽回了嗓子眼儿里。

    清容心里突然揪了一下,没做声。

    瑜姐儿挨在清容的身边,小声说道:“母亲,爹爹走了。”

    清容满是疑问的看向宋晖,宋晖脸上一僵,垂头道:“是,大哥他去辽州了。祖父、祖母都同意了,他自己也愿意去。”

    清容心沉沉的往下落,似乎找不到底一样,那种空落落的难受感,让人很无所适从。她勉强调整心情,道:“也好,至少辽州是辽王的封地,辽王会照顾他的。”

    宋晖应和的“嗯”了一声,又同清容道:“大哥走的时候,给金姨娘写了放妾书。还说,请你来做瑜姐儿的先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金姨娘,或者应该叫金允熙,迫切的看着清容,道:“少……您,您可愿意收留我呢?”

    清容眼泪突然就冲了上来,她强忍在眼眶里,垂头去掩饰眼角的湿润,道:“你这样能干,我当然愿意的。”她说着,又看向瑜姐儿,道:“瑜姐儿这么聪明,我恐怕教不了她,不过她可以同祹哥儿一起读书。若是她愿意,就住在我这里。逢年过节我就带着瑜姐儿去给国公爷、老夫人请安。”

    宋晖连连点头,道:“这样就最好了。”

    几人又说了些让清容注意身体,好好保养的话,就起身告辞了。

    等出了奉国府的门,就剩下唐氏和宋晖两个人。

    唐氏叹了一声道:“我瞧着大哥和大嫂两个人也不是真的无情,何必非要和离呢。”

    宋晖却是笑,觉着跟唐氏说了,唐氏又未必会明白。

    他想起送宋昭出城的时候,宋昭让他要多留意清容。若是她有什么不顺的难处,让宋晖务必去帮一帮。

    宋晖问宋昭:“那你何必非要和离,非要去辽州呢。大嫂为了把你揪出来,她废了多少心思。当时二叔、三叔埋怨是大嫂让你遭了难,大嫂那脾气,还忍着委屈认错。哥,嫂子好像是真打算一心一意同你过日子的。”

    宋昭神情凝重,抿唇半晌,才道:“我是真配不上她,那又何必让她陷在我这泥沼里越陷越深呢?她想飞的更高更远,她也可以飞的更高更远。只要她平平安安的,一切都好,就好了。”

    宋晖道:“你不觉得可惜吗?关禾秋你又打算怎么办?”

    宋昭道:“你多帮我照顾她吧,给她足够的银子,她想如何都别拘束她,也别让她受委屈。我能给她的,也就这些了。”

    “你,你打算一辈子在辽州不回来吗?”

    宋昭回头看着京城,道:“等到有一日我可以抬头挺胸的站在清容面前,我就回来。”

    宋晖觉得自己的哥哥,可能是个傻子,无奈道:“你们两个和离了,等你觉着自己有本事了,能挺胸抬头了。到时候她嫁人了怎么办?”

    宋昭道:“她若能再嫁人,那个人必定是同她心意相通的,必定是她所求所愿的。只要她能安安稳稳,幸幸福福的过日子,我就高兴。她应当过的比谁都幸福。”

    宋昭话罢,抬手扬鞭,策马跑了出去。

    此时此刻,宋晖想起宋昭离开的背影,心里仍旧十分凄凉难过。他突然拉过唐氏的手,道:“天冷了。”

    唐氏分外惊讶,却能感到从手上传到心里的那股子暖意,她偏头去看宋晖,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讷讷道:“我觉着,大嫂还是咱们家的人。她从前在家里的时候,我是真的怪讨厌她的。可如今她不在了,我却偶尔会想她了,人可真是够奇怪的。”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