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和离怎么了?

    这话便是在说叶钦母子两个还是更向着沈泠容,她们才是一家人。

    沈秀澜脸色更加尴尬,叶钦也是一副对不起清容的样子。

    元婉客气的一笑,反驳道:“瞧您这话说的,泠容是咱们家的儿媳妇不假。可内有祖母宠着,外有娘舅帮衬着。她那大主意、大本事的,清容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咱们家能有什么法子。婆母和小叔子心里够过意不去,天天同泠容吵,可咱们家也得过日子不成。还真去把雅山斋砸了不成?”

    清容不愿同沈秀澜和叶钦计较雅山斋的事,只看了华堂郡主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润容瞧出了清容的意思,笑了笑,转圜道:“郡主不是这个意思,二表嫂也别多想。清容原本就没做成三姑妈的儿媳妇,可三姑妈也像是自家女儿一样的心疼,不是?有心就好了。”

    元婉见润容帮着说话,便讪讪的不再多说什么了。

    沈秀澜脸色仍旧是不大好看,勉强笑着道:“如今算是都好了,我也算是安心了。也没别的,我和你四表格今天来,就是想来看看你。”

    沈秀澜明显的欲言又止,却又是一副不大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方才也是我话说的太重了,雅山居的事儿,如今也就这样了。不过凭她沈泠容本事再大,偷来的就是她偷来的不是?只要清容好好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元婉陪着笑。

    清容觉出沈秀澜她们来是有什么话想说的,清容也不急着挑明,只冷眼看着这几个人打太极似的说那些客套话。

    最后连着华堂郡主、润容也看出来,沈秀澜特意来这么一趟是别有所图了。

    喝了一会儿茶,见沈秀澜还是不开口,清容便轻咳了咳,道:“我大病初愈,精神头还有些短,就少陪了。”

    听到清容这样说,沈秀澜才终于开了口,问她道:“清容,你、你既是同宋世子和离了,以后可有什么打算没有?”

    华堂郡主不觉蹙眉,看向沈秀澜等人。见元婉目不转睛的盯着清容,而叶钦紧紧低着头也不说话。她便猜到了什么。

    “怎么?叶夫人有心替清容打算?”

    元婉道:“清容,我们家人待你如何,你心里是最清楚明白的。你打小儿就在婆婆跟前,同四弟也是青梅竹马。”

    清容忍不住皱眉,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几人。

    叶钦倏地抬头看向清容,神情很是郑重而认真,道:“清容,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会一辈子爱你、疼你,让你一生无忧的。”

    润容登时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沈秀澜和叶钦几个,“什么意思?你们打算让清容去叶家?”

    华堂郡主哂笑,道:“我没听错吧?你们这一趟来,最好别是这个意思。”

    连着清容也在心里暗暗恶心,话说的不清不楚,是让她去忠义伯府做妾的意思?

    沈秀澜道:“清容同宋世子已经和离了,总不能这样在奉国府一辈子,孤独终老啊。虽说我们家不能给清容一个名分,可我们全家都会把她当正经的媳妇儿。放着我和钦儿在,是绝不会让清容受委屈的。”

    “清容怎么不能一辈子在奉国府了?”奉国夫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看着沈秀澜。“我便是让她给我这个老婆子作伴,养她一辈子又能如何呢?”

    沈秀澜等人连忙起身给奉国夫人见礼,奉国夫人脸色极难看,道:“若是说这个话,那也不必再说什么!”

    沈秀澜道:“姑母,您能照顾清容到几时呢?”

    润容微微一挑眉,强势插话道:“没有祖母,还有我呢。我养活清容一辈子又有什么相干,来日我有了孩子,我的孩子就是清容的孩子。全都能给清容养老送终。又何必去你们那里,给叶钦做小呢?清容之前可是当的魏国公府的少夫人,门第也不知比你们伯府要高到哪儿去。”

    元婉脸色不大好看,咳了一声,道:“清容到底是个女子,如今都已经和离了,能同从前的黄花大闺女一样吗?”

    清容听得她这番歧视的言乱,不免发气,却不理睬元婉,只看向叶钦,问他道:“四表哥,你也觉着我和离了,便无处可去,只能将就着给你当小妾了?去你们家伺候沈泠容去?”

    叶钦有些尴尬,连连摇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清妹妹是有本事的,可你到底是个女子,还是个和离过的女子。婆婆和钦哥儿这样打算,也全是为着你着想,是为你好啊。”元婉很有些语重心长。

    清容却根本听不下去这话,冷着脸道:“我不必谁为我好。和离过的女子怎么了?和离过的女子就活该委委屈屈的过日子,受人指点的过日子?我便是这辈子不再嫁,没有男人,我也照样过的好好的。”

    沈秀澜没想到会把事情弄得这么僵,其实她也是心疼叶钦成日没个活人样子,行尸走肉的同沈泠容过日子。沈泠容那泼辣劲儿,也不安分。总抬出她是如何救了叶钦的,没了她叶钦说不准会如何如何。

    气氛正僵持不下,外面却又吵嚷起来,道:“这难不成是皇宫大内了,进也不让进的。沈清容是个什么东西,我来见她是给她脸了。”

    屋子里的几个人听见这话,全都变了脸色。叶钦和沈秀澜明显听出来是沈泠容的声音,元婉当即黑着脸出了门,道:“你作什么作,在自己家丢人还不够,如今还上奉国府大呼小叫起来,你自己你没脸,也要连带着把咱们家的脸都给一起丢了吗?”

    沈泠容道:“是谁先没脸的?巴巴儿的往人家跟前凑,是为着什么?哦,是听说内廷供奉又要重新给她了是么?给她她也担不起来,她如今还剩下什么了?就是个被宋昭抛弃了的弃妇罢了。想来魏国公府也看出来了,她沈清容是个扫把星。”

    润容听得这话,气不打一处来,风风火火的出了门,指使着身边的婆子丫鬟道:“给我把她按住,掌嘴!”

    沈泠容根本不怕润容,也不向她请安,而是气势十足的叉腰喊道:“我看谁敢!谁敢掌我的嘴!?沈润容,别以为你当上辽王妃你就了不得了,左不过也是个破落户,呆在辽州算是个土皇帝,可他辽王这辈子还能回得了京城?你去宫里送年礼,皇上恐怕连面儿都不曾见你吧?你有什么好得意!”

    奉国夫人在屋里听的这话,不免蹙眉,对沈秀澜和叶钦道:“你们带着自家媳妇儿回去吧,别在我府上发疯了。往后咱们也不必走动,你家的那个媳妇儿,我们受不起。”

    沈秀澜脸色立时便不大好看,只得向着奉国夫人福了一福,道:“改日再来给姑母赔罪。”

    叶钦却是目光幽沉的看着清容,想说什么,可到底没开口。

    沈泠容面儿都还没见着清容,就被奉国府的人赶了出去,她全程都在咒骂清容。

    润容气不过,道:“我真恨不得亲自上去把她那张嘴撕了才好。”

    清容笑了笑,安慰她道:“她那舅舅如今跟了李家的姓,她自有李贵妃当靠山。你何必同她置那一时之气,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让她骂去,她多骂几句,又骂不走皇上亲自给我的内廷供奉。等开了春儿,我保管她雅山居哭都哭不出来。”

    润容越发好奇,道:“你既是这样说,那我可就要拭目以待了。”

    一转眼便是正月,清容仍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在内院里研究东西。来府上拜年的,她也几乎不露面应酬。

    等一过二月二,停业了数月的蕙质精舍,终于再度开业。

    却到底是门可罗雀,鲜少有人上门。

    润容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恐怕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蕙质精舍无论是人还是东西,全去了雅山斋。”

    清容神秘的笑了笑,道:“不急,不急。”

    蕙质精舍一开门,她便带着新产品进了宫。太后试用之后,连说好,直接让清容按照日子供奉。

    清容却根本没把这个新品放在蕙质精舍卖,而是只给了基金会的一些理事送去了一些,又给了关系相近的人。

    谁知没几日的功夫,便有基金会的理事等人陆续的来了蕙质精舍来打听。

    清容却一直没出现在蕙质精舍里,只交代了外面的人,但凡问起来,就说不知道。

    很快,邀请清容应酬的帖子,雪片儿一样的往奉国夫人府送。

    润容瞧着不免乐呵起来,道:“你这个面膜的东西,可真是受欢迎。我前儿个去蕙质精舍,还被东平侯的夫人拦住了问呢。”

    清容当然知道面膜的好处,遥想上辈子,她也至少天天一片面膜保养呢。面膜大法的好,那是立竿见影的好啊。

    哪怕是你敷一片水呢,揭开一看,脸都是白白嫩嫩的。

    润容道:“你什么时候打算开始卖,我等着瞧你打个翻身仗,就要回辽州了。否则一想起沈泠容那张脸,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