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战略物资支援

    在奉国府的日子里,清容除了蕙质精舍和宫中,去得最多的便是龙泉寺。

    她竟也养成了初一、十五进香的习惯。

    要求的事情很多,大约每次都有更改,可唯独替宋昭求平安这件事情上,她一次都不会马虎大意。

    可这场由大金发起的战役并没有快速的被扑灭,在天启四十二年,战役规模再一次升级。

    在征北元帅李闻德的带领下,辽州大片重镇失守,李闻德带领的南北战线节节败退,唯有辽王与宋昭的辽军苦守正面战场。

    清容很担心润容的安危,在润容写来的每一封信里,她都似乎亲临了被战争蹂躏过的辽州,那些被战乱离散的百姓,勾出了润容无限的悲悯。

    在润容的信里,时长有关于人生、关于苦难的思考,每一封信,清容都见证了润容飞速的成长。

    天启四十二年,五月初五,端阳节。前线传来战报,李文德因以误战机,导致整个辽州东北失守。

    不仅如此,李文德被俘,大批粮草被大金搅和。

    这便整个导致了辽州剩下的军队军心涣散,岌岌可危。

    辽州倘若真被大金攻克,京城势必会陷入一定的危机。皇帝终于正视了李家在军中的实力不行,最后在任国公的保奏下,皇帝不得不把军权交给辽王,但是他并没有启用宋家军的人,而是将重任交给了元珩。

    宋菱刚生下长子,一听说元珩要上前线,吓得险些晕过去。当即去宋家请魏国公夫妇帮忙,又去求自己父母。

    可皇上下了圣旨,岂是这些人随便就能扭转的?

    最后宋菱只得上了奉国府,去求清容。

    “沈,咱们总前好歹也做过一家人,何况你和君素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们……好歹是有感情的啊。”

    清容听着宋菱话里有话,忍不住暗暗猜测,她是不是自元珩那里查出了什么?

    “元夫人,好歹你是魏国公府出来的人。临阵换将,那是兵家大忌。让元将军去辽州,那是皇上亲自人命的。且不说我只是在内廷伺候的,改变不了圣意。便是我能改变,也觉不能去开这个口。若是辽州沦陷,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清容很冷静的劝宋菱,道:“元将军是个有本事的人,应该不会有事儿的。”

    宋菱脸色难看,又忍不住放低了身段儿,小声求清容道:“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如今是皇上、太后、李贵妃跟前儿一等一的红人。还有新得宠的李昭仪,她也极喜欢你。就算不能跟皇上说,你,你能帮我同李昭仪说说吗?再不然,请你帮我个忙,我去同李昭仪说去。”

    宋菱说的李昭仪便是李静若了,她到底是个好命的姑娘,年初,她生下了一个儿子,皇上老来得子,没有比这更能证明自己青春犹在,雄风不减了。自然对李昭仪更加百般宠爱,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

    这位小皇子,一生下来就被封做晋王。

    晋王,封地紧挨着京畿。

    如此宠爱,可见一斑。

    清容摇了摇头,道:“后宫不得干政,她再得皇上喜欢,也没有那个本事。何况辽州已经失了大片。李元帅又被俘在大金,这将领人选,皇上必定是再三斟酌之后才定夺的。”

    宋菱低眉顺目的说了这么半天,也没换回清容的一个帮助,她自然又是绝望又是愤恨。

    清容却仍旧好言好语的劝宋菱,道:“你且放心……”

    “你当然放心了,你的夫婿又没在辽州。”

    清容被她这句话刺得心里难受,可她又没法去解释,告诉宋菱她也一样担心宋昭,是理解她的。

    宋菱冷笑着讽刺清容道:“不对,我大哥是在辽州呢。不过想来如你这般冷心冷肺、无情无义的人,也不会在乎这个。祖父祖母对你多好,你说和离就和离,之后年节连看都不回去看一眼。你这种小门小户出来的白眼儿狼,到底是喂不熟的。”

    清容也不哄着宋菱,也报以哂笑,道:“我是冷心冷肺、无情无义。你说的也没错,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担不起你这么大的托付。这天底下不不只你有夫君,你的孩子需要爹。辽州的千万妻子也需要夫君,千万孩子也需要自己的爹爹。当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种道理,你是不关心的。只要没打到京城,影响你宋菱的衣食住行,随便别人怎么打呢!”

    宋菱撒泼道:“你也别同我说什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沈清容厉害有本事,你有责任,怎么不看你去辽州呢?怎么没见你去尽什么绵薄之力呢。说白了大家还不都是一样的人,只要皇上好好的,京城好好的,外面打成什么样,还是照样锦衣玉食,吃香喝辣。凭什么责任就偏偏落在我们家的头上。”

    清容但觉在让哑巴说话,简直可笑又没道理。宋菱怎么会懂呢,终其一生,她都不会懂的。

    可赶走了宋菱之后,清容才头一次正视。她除了给辽王提供军资以外,她似乎还能做的更多。

    比如方便面,再比如搪瓷碗,还有火炮这类的。

    毕竟她是带着技能穿越来的,火炮就不用说了,大杀器。搪瓷碗和方便面都有材料,都是可以制作的。

    清容想到这些,立时去让人找城中制烟花、会做火药、懂冶炼烧瓷的以及厨子。

    上辈子清容可见过方便面的制作流程,虽然麻烦一些,可和厨子一起研究,研究个大概不成问题。调料包也十分简单,牛油在常温情况下是会凝固的。

    搪瓷碗可是个好东西,抗摔还轻便。上了战场只要有碗热水,这些战士就能吃上一口热汤热面,她还会做风干牛肉。

    这些都要归功于上辈子,她对美食极度的热爱。

    清容向宫里请了假,也幸亏奉国府人少地大。

    除了这些,清容又带着那些做面膜的绣娘裁缝研制起羽绒服,用油布做外衣,填充鸭子毛、鹅毛,这可一点都不难做。

    另外又叫了数十个鞋匠,研发运动鞋。

    也幸亏清容在沈家很认真的学了几年画画,画个上辈子天天穿的运动鞋是一点儿都不难的,不仅能画出来,她还能跟这些工匠一起研究材料。

    其实古代的材料虽然齐全,但是因为技术不先进,想要做一些现代的东西,成本势必就要高出来一些。

    可索性,清容也不差这些银子,经过一年的时间,面膜的饥饿营销简直成功。因为从面膜的新鲜度考虑,供应有限。所以市场价简直高到不能再高。

    雅山居和外面的人想要模仿,总是不得其所。

    更何况清容为了保护自己独立的知识产权,那些做面膜的绣娘全被她养在了奉国府。

    所以清容指着面膜的钱很是发了一笔,这一笔还是长期盈利的。另外从宫中传出来的瑜伽课,也为清容带来了不少的利润。蕙质精舍的分店已经开刀了苏州府,饮翠被派去了那里主管业务。

    所以清容不惜倾自己全部的财力去支援辽州。

    清容把这些写进信里,润容也表示,她可以在辽州组织一些战士家属,或是被战乱所迫,流离失所的人,一起来做这些。

    实际上,润容在清容的启发下,已经建立了安置营,专门安置那些前线的流民。

    因为有朝廷的政策,她可以直接从清容的基金会申请救助金。没有中间环节的贪污,辽州战乱救援做的又快又好。

    清容一研发出来,便先一波将方便面厨子、搪瓷师傅、裁缝和鞋匠安排去了辽州。

    润容以接到人,快速的安排生产,很快,宋昭带领的先锋营最先一波收到了这些军用物资。

    润容亲自到场,指导这些人如何泡方便面,分发鞋子和搪瓷碗。

    清容研制的运动鞋,自是比起军鞋更加轻便透气。

    宋昭一瞧见这些,就知道是清容的手笔。他心里就带着说不出的劲头来,上战场杀敌,他也先想到的是清容在京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的样子。

    是啊,只要清容平平安安的,他哪怕是打到最后一个人,也绝不会让辽州失守。

    天启四十三年的三月,第一批土炮被研制成功。

    一被送到战场,就扭转了两军僵持不下的局面。辽王率领的辽军势如破竹,三个月的功夫打的大金节节败退。

    宋昭带着的先锋营一路高歌猛进,七月底,直接杀到了大金的都城,把李闻德给救了回来。

    听说李闻德在大金的宫廷教大金的王子们读书,宋昭便是直接连带着大金的几位王子也一起截回了京城。

    皇上自是龙心大悦,让辽王等人回京,全部论功行赏。

    宋昭还没从辽州回来,关于他带军攻下大金京都,俘虏大金王子的故事便在京中疯传。

    便是清容,都被动的听了不下三个版本。

    华堂郡主觉得可笑,道:“从前说宋昭没大志,是个纨绔的也是那些人。如今夸赞的也是那些人,她们的忘性倒是大。”

    清容淡淡一笑,道:“人么总是踩低拜高的,等哪一天宋昭又掉下去了,落井下石的还是她们。”

    华堂郡主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容,道:“宋昭要回来了。”

    清容低低的哦了一声,心里竟然是空空的,什么心思都没有。

    华堂郡主道:“宋昭走了多久了?”

    清容道:“快三年了,大概吧……”其实清容觉着自己能精确到具体走了多少天,不过若是说出来,恐怕要被华堂郡主笑话吧。

    九月底,辽王和宋昭带着此战的重要将领回城,皇帝为表隆重,亲自去城门迎接凯旋大军。

    清容没有跟随迎接凯旋大军的后妃或是基金会的命妇同去,而是悄无声息的隐在了街边百姓的队伍里。

    她说不出为什么,她很害怕见面之后的尴尬,她只是想远远的看一眼宋昭,有没有缺胳膊断腿。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