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无可奈何

    见了润容之后,清容才知道,宋昭一大早来辽王府,是预备商量商量,那些战利品以及大炮等战略物资要如何上报的问题。

    可清容还是觉着,总好像沈祹和润容商量好了什么,刻意让她碰见宋昭似的。

    “我同王爷早商量好了,不能如数上报。原本当时给朝廷送回来的折子,也是瞒下来了的。可昨儿个听皇上明里暗里的意思,好像在试探什么。我们觉着,恐怕是元珩那边出了问题。”

    清容当然不了解战后上报战利品这种事,不过她也大约知道,历来在外行军打仗的将军,贪一些战利品来打点自己的亲信是常有的事儿,只要不过分,皇上都是默许的。

    “元珩?他能出什么问题?”清容有些疑惑,“他又不是元帅,这些物资他也没法一个一个的过,恐怕未必知道实数吧。”

    润容摇了摇头,道:“他未必知道实数,可只怕摸个大概还是不成问题的。”润容说到这里,神色变得越发肃穆起来,小声道:“我这样说,你可别不高兴。我总觉着,元珩同从前不大一样了。”

    清容也有这样的感觉,却也只是隐隐的说不清楚。

    “怎么个不一样法?”

    润容道:“元珩,他仿佛总藏着什么心思似的。我觉着他做什么都好像带着心机,反正我就是说不清楚。”

    清容只当是她们两个人太过敏感多思。

    润容也很快道:“左右这都是他们男人的事儿,咱们两个不说这个。说些别的。”

    清容道:“你们入宫,皇上可说让你们待多久了没有?”

    润容一笑,道:“皇上说,让咱们过了年再走。也让王爷好好在皇后娘娘跟前尽孝。”

    润容说到这,又忍不住感叹,“皇上同从前可不一样了,以前是唯李贵妃之命是从,我瞧着如今可不是了。昨天见了李贵妃,比起往年可苍老憔悴多了,可见那位李昭仪是个不省心的!”

    清容含笑,“如今李昭仪又给皇上添了一位小皇子,李贵妃就越要不省心了。太子这几年也约法的力不从心,皇上有一次甚至还同我说,觉着太子愚钝。”

    润容不禁哂笑,道:“萧浚是在李贵妃裙子下面长大的,他经过什么。成日里被那些深宫夫人、内廷鹰犬教的只会钩心斗角的算计人。可那算计,也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算计把了。”

    清容点头,“那次的少女失踪案,到底伤了李贵妃与东宫的筋骨。皇上一看见李昭仪,免不得就要想起那些少女是如何被虐待致死的。皇上年纪越大,越见不得这样狠心的事儿了。”

    “李贵妃如今跟李昭仪户别风头也好,没空再理会沈泠容了吧?”润容说着,忍不住的掩唇笑。

    清容也跟着笑道:“是没空再管了,雅山居现赔钱赚脸面,京中但凡有身份的都不去她那里买了。”

    润容啐了一口道:“活该!谁让她拿着朝廷的供奉,还贪心不足蛇吞象,去接青楼的单子。什么钱她也赚,但凡是有脸有皮的贵妇人,谁愿意跟青楼妓女用一样的东西。”

    尽管清容不完全认同润容这话,却也没反驳,毕竟放眼整个京城,哪家后宅的妇人都不会自贬身份。

    “前儿个被沈泠容挖走的几个工人又来蕙质精舍,同华堂郡主道歉,说是要回来!”

    润容瞪眼道:“她们想走就走,她们想回来就回来?做梦吧!这种人,可不许再让她们进门,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当白眼儿狼呢?”

    清容颔首笑道:“是、是、是,没让她们回来。左右雅山居没了内廷供奉,是支持不下去了。泠容、沛容把大半的嫁妆都赔了,沈沛容及时止损,已经撤出来了。”

    润容不由抚掌大笑,连声说痛快。

    姐妹俩说了许久的话,等清容起身离开时,宋昭也好巧不巧的同辽王谈完了。

    几人又同时出门。

    宋昭大大方方的向着清容一笑,道:“我送你和祹哥儿回去。”

    沈祹道:“正好,姐……阿昭哥,能让我骑你的马回去吗。马车里太憋闷。”

    清容听见沈祹这话,很想给他一下子,这借口可真是拙劣。

    宋昭却笑开了花儿,没等点头,沈祹已经飞快的上了小厮牵过来的马。

    宋昭伸手要去扶清容上马,清容却是静默的看了宋昭片刻,并没有扶宋昭伸过来的手。

    两人各自上了马,马车里的气氛是无比的尴尬。

    宋昭轻轻咳了一声,道:“等过了年,我仍旧还是同辽王回辽州。”

    清容垂头,低低“嗯”了一声。

    跟着又是一阵无声的静默,清容听着马车碌碌的声音,扭着手指。

    “牛油化开做的汤味道真的很好,战士们上战场,能有滋有味的吃口热的不容易。他们全都念着你的好,还想着你什么时候能去一趟辽州……”宋昭镇定自若的开口,打破了尴尬。

    清容又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当做是回答。

    “鞋很轻便舒服,鸭绒袄也很暖和,穿在铠甲里面,冬天也不会觉得冷……”

    清容客气道:“前线的将士十分不易,能让你……能让他们吃饱穿暖,比什么都强。”

    这回倒是换过宋昭垂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两人久别重逢,生疏又尴尬,其实全都有满肚子的话要说,可谁都没说出什么。

    等到了奉国府,宋昭又送清容下马车。清容转身欲走,可又忍不住回头,道:“宋昭,你能平安回来,真好。”

    说完,清容头也不回,转身进了奉国府。

    回了家,华堂郡主听沈祹给她学起两个人的尴尬见面,不免嗔怪沈祹,道:“你们就是乱凑热闹,便是让他们两个见着能怎么样?她们俩当初是为着什么和离?”

    沈祹懵懵懂懂的摇头,“是为着什么?我看着二姐姐和二姐夫还彼此有情,为什么不能破镜重圆呢?”

    华堂郡主倒也理解沈祹的糊涂,毕竟孩子还小,不懂政权势力之间的博弈。她便耐着性子,引经据典的跟沈祹讲起清容和宋昭为什么不能复婚。

    “……如今辽王手握辽州兵权,宋昭又显然继承了宋家的本事,是个猛将,皇上只会更忌惮宋家。清容对辽州一战的支持,也是满朝有目共睹的。皇上能让清容再回魏国公府?”

    沈祹认清了现实,有些失落,“这样说,若是二姐姐和二姐夫想要在一起,也就只能等到御驾殡天了?”

    华堂郡主被他这话唬的立时伸手捂住了沈祹的嘴道:“小祖宗,什么话你都敢往外说?”

    沈祹撇了撇嘴,没再往下说。

    清容心里不免唏嘘,她当初可真是一心只想着大展宏图,防患于未然的。那些种田文开金手指的女主,不都是这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富甲一方,摇动天下的么。

    谁有她这么憋屈,为了好好过活,讨好着皇上、贵妃不说,身边还有一干牛鬼蛇神,虎视眈眈的。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以为是遇见了真爱,结果转头就和离了。

    清容心里很有怨念,照着这样的趋势下去,指不定李贵妃与皇上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辽王得胜还朝,宋昭也算的上是衣锦还乡了。但是皇上对两人的恩典,仅停留在了物品的赏赐上,照比元珩的加官进爵,辽王带回来的几个将领多少有点明褒暗贬的嫌疑。

    更甚者,把人从辽州调到了别处。

    清容不是很明白,皇上为什么会这样惧怕辽王、惧怕宋家呢?

    连一点儿机会也不给辽王,不给宋昭。

    回了魏国公府,宋昭又变得无比清闲下来。

    唐氏领着瑜姐儿来蕙质精舍买面膜,免不得要同清容说起魏国公府的八卦。

    “关禾秋从慈照庵下山了,要回魏国公府。在门口让老夫人给拦回去了。关禾秋坐地上哭,大哥都没出来,只让宋麟把人又重新送回慈照庵了。”唐氏说着,忍不住啧啧叹道。

    自宋昭去了辽州,关禾秋便拿着宋昭给她的月例,在慈照庵上过日子。清容近三年都不曾见过关禾秋了,倒都快把这个人给忘了。

    唐氏摇了摇头,道:“关禾秋原本以为你同大哥和离了,她就有好日子过了。谁知道大哥转头就去了辽州。不过大哥也真是心狠,见都没见呢。”唐氏说着,便忍不住去打量清容的神色。

    清容无喜无悲,澹然一笑,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是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大哥一回来,秦氏便自请出府,说是要同金姨娘一起去,成日守着个四方院子也没意思。”

    清容倒也不意外,“秦氏原本就是个有主意又要强的人,瞧着金姨娘如今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她又差在哪里?”

    唐氏点了点头,“金姨娘如今再嫁,孩子都一岁了。听说日子过的是圆圆满满,可府里就只有秦氏敢去让大哥写放妾文书。其实管姨娘、姜姨娘哪个又不想呢?不过都因着祖母的缘故,不敢罢了。”

    清容觉着这大约是自己教会了这些姨娘独立,给她们树立了一个正面典型的缘故。

    想到这里,清容又不禁暗笑,想来宋昭模样也不错,如今又有战功,却被自己府里的姨娘嫌弃到这个程度,也实在的可怜。

    正说着话,梅蕊进门道:“姑娘,宫里来人宣您。”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