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宋昭的打算

    李静若把话放出去两月有余,太子妃也没有什么动作。

    清容进宫给李静若上课,李静若便有些坐不住的念叨,“你信我,之前太子妃当真是去过李贵妃宫里。我虽然不知道她们谈了什么,但必定是让你入东宫的事儿。我我的人可是亲眼看见,她出来的时候眼圈儿都是红的。她在东宫得天独厚,除了这件事儿,还能有什么事儿让她哭?”

    “这说明,太子妃沉住气了。”清容神情淡淡的,眉目间却能看出几分紧迫感。

    李静若一叹,道:“太子妃若真能这么沉得住气,东宫何至于闹得鸡飞狗跳。”

    清容想了想才徐徐道:“那是因为无论太子妃在东宫怎么做,她都有恃无恐。她是主子,就仿佛我从前在魏国公府,我如何对待内宅里的姬妾,那都是我最根本的权利。太子妃也是这样。无论太子多荒唐,她作为太子妃,都要保持自己最起码的尊严。就算太子妃不懂,李贵妃也会告诉她这个。”

    李静若忍不住冷笑,“果然李家的人没一个是好对付,我之前以为太子妃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草包,她若真这么沉得住气,恐怕有什么后招在等着呢。”

    清容淡淡然道:“有后招便有后招吧,”说到这里,清容忍不住偏头问李静若道:“你想不想让皇上更忌惮李贵妃与太子几分?”

    李静若一怔,旋即快速的点头,道:“那是自然的了,皇上如今这么宠爱我,这么宠爱我的儿子。若是我往后做了太后,我的儿子当了皇帝,姑娘你不是也有好处。”

    清容却在心里觉着可笑,也是,原本李静若就是一个野心极大的人,如今有了资本,哪有几个有儿子的女人不希望自己能当太后的。毕竟皇后、贵妃都靠不住,太后才是后宫女人唯一的出路啊。

    清容一笑,凑近李静若小声的说了几句,李静若附耳过去,也是连连颔首。

    一出宫门,清容也不像往常一样回蕙质精舍,而是一路着急的往奉国府去。

    等到了奉国府,却见浮翠在门房已经等了许久,一瞧见清容,便小声回道:“世子爷来了。”

    这个世子爷自然是宋昭了。

    清容奇道:“他来就来了,你慌什么?”

    浮翠也是一愣,道:“我瞧着世子爷面色不大好,总怕有什么,所以提前等着……”

    梅蕊嗤的一笑,摇了摇头,“自打浮翠嫁人以后,越来越但小儿。能有什么的。就算从前咱们姑娘没同世子爷和离的时候,他脸色不好,姑娘从来也没忌惮过呢。你又怕个什么劲儿。”

    清容含笑,“算了,浮翠原本就是笨笨的,如今越发一孕傻三年了。你回去瞧着纯姐儿,也不必就近伺候了。”

    浮翠还有些回不过神,等进了花厅,她便瞧见宋昭在花厅里焦虑的来回踱步。

    一看见清容,宋昭连忙上前,猛地抓住了清容的手,道:“你跟我去辽州吧。”

    清容没回过神,愣愣道:“好好的,莫名其妙去什么辽州?”

    宋昭脸上是乌云蔽日,眉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道:“皇上要把你指给太子,萧浚那个东西,打小儿就满肚子坏水,暴戾无能,你怎么能去东宫。”

    清容颇为惊诧,道:“都传出宫了?”

    宋昭道:“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我让人连夜就送你去辽州。反正如今皇上也没下圣旨,你这不算是抗旨欺君。全当你失踪了,皇上就算要找,恐怕也不至于天南海北的去找你。等到了辽州的地界儿,就是辽王做主了。你也不必隐姓埋名,你仍旧想干什么干什么。”

    清容不得不承认,宋昭的这个方法,真的很周全。

    “反正那些牵绊着你的劳什子的东西,不要也罢,如今变成你的枷锁,还不如到别的地方自由自在的生活。搅进宫中,搅进政治里这些盘庚错节的势力中,对你实在没什么好处。”宋昭双目炯炯的盯着清容。

    清容却是很快的低头来演示自己心里的想法,有那么一瞬,她是真为宋昭的提议动心的。

    非常动心。

    离开京城,她有足够的银子,在辽州有辽王和润容当靠山,还不是天高任鸟飞。

    宋昭又急迫道:“我不是想让你如何,我只想你能安心自在的过日子。到了辽州,你仍旧可以继续做你的蕙质精舍,你也可以继续做基金会的东西,战后重建的那些事宜,你可以做很多事的。”

    清容却松开了宋昭的手,道:“我知道。可你能保证,过了年皇上真的会让辽王回辽州吗?他如今这样忌惮辽王,忌惮你。大金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朝廷要在辽东增兵简历都督府。辽州之后会大有可为,皇上真的会让辽王回辽州吗?”

    清容的问话不觉让宋昭迟疑了。

    是的,这也是宋昭和辽王这些日子在奋力奔走的事啊,他们也在努力的筹谋保全,最后能回到辽州去。

    清容深吸一口气,道:“蕙质精舍、温泉庄子和基金会我都倾尽心血,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何况要搅进这圈子的人根本就是我自己,是我自己贪恋权势地位。你懂吗?”

    宋昭不禁松了手,他根本不相信清容说的这些话。

    清容幽幽一笑,道:“我在沈家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把我当人看。可如今呢?沈大夫人和三夫人全部都要讨好巴结我,沈泠容被我压得毫无反击之力。全京城多少的贵妇人,都要处处巴结着我,讨好着我。这些,我在辽州根本得不到。”

    宋昭摇头,道:“不,这不是你的真心话。”

    清容很冷静理智的望着宋昭,道:“不,这就是我的真心话。”

    宋昭在清容的眼睛里看不见任何的情绪,他有些迷茫,他发觉自己对清容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那若是皇上下旨……”

    “我会嫁去东宫。”没等宋昭把话说完,清容已经淡淡然的回答了出来。

    宋昭闻言,兼职肝胆俱寒。心间忽然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闷疼的说不出话来。

    清容又格外冷漠道:“我之前说过,皇上对我同魏国公府的关系还有疑虑,所以咱们最好还是不要见面。”

    宋昭蹙眉,想从清容的神情上盯出什么破绽。

    清容却仍旧是面无表情的,他有些绝望,道:“不,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三年,三年可以改变一切的。再说,你从前又有多了解我呢?其实我是一个非常贪慕虚荣,贪生怕死的人。我嫁去魏国公府,也没有一日把自己当做魏国公府的人。所以我才会做那些追名逐利的事儿,那是因为我没有一日把魏国公府的安危放在心上,没有什么比得上我自己的安危重要。宋昭,我原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不管做什么,行事之前,我想的只有我自己。”

    宋昭要头,道:“不可能……”

    清容笑道:“咱们两个也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毕竟以后也没有什么机会再见了。”她说着,便道:“梅蕊,送客吧。”清容转过身,已经绕过屏风要离开了。

    宋昭却道:“如果你改变主意,我随时送你去辽州。”

    清容站在屏风后面,却根本不敢回头。

    宋昭今日的所有,都是真的在为她考虑,宋昭也是真的懂她有多渴望自由。可她这些年来,明白了一件事儿,就是她既然做了这些,在皇上和李贵妃看来这么有威胁的事儿,就不能轻易的放手。

    清容坚信,有朝一日她必定能以一己之力帮上魏国公府。

    等听见宋昭离开的脚步声,清容才用极轻微的声音道:“宋家待我至此,我又怎能贪生怕死为了自己独活。”

    她想,只要她在京城,总能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宋昭,守护魏国公府。

    宋昭离开之后,便没有再上门。

    倒是没几日的功夫,太子妃那边有了动静。

    先是太子妃从太后那里,要来了基金会理事的位置。太子妃一得到任命,立时就带人来了基金会学习。

    说是学习,可实际上更像是在查账。

    太子妃人多势众,好不威风的进了门,清容等人早接到了消息,等在基金会的衙门里。

    太子妃一进门,便是笑的和风细雨,温柔的免了众人的礼,道:“皇祖母说,咱们的基金会是积福积德的大好事儿,我作为天家儿媳,储君的妻子,更应当身体力行。所以就专门恳请皇祖母,让我来基金会学习学习。”

    华堂郡主自来不喜欢太子妃那刻薄的长相,暗暗翻了个白眼儿,可面上不得不应付,道:“太子妃心慈。”

    众人便都跟着附和。

    太子妃环视一圈,把眼光落在了清容的身上,笑吟吟道:“听说这基金会全是沈姑娘的意思,也是沈姑娘一手创立的。”

    清容心里暗道,来了,太子妃蛰伏两月多,这是终于出招了吗?

    “太子妃大约听说的有误,这基金会是太后一手创立的才对。”

    清容不卑不亢的回视着太子妃,一时无人说话,静默下来。

    四周的人,不免生出几分八卦看热闹的心思来。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