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李家的大梁

    清容被宣进宫,虽然不知道为着什么,可她已经猜到多半是太子妃作的妖。

    一进御书房,清容便瞧见了李静若对着她蹙眉,清容向着皇帝等人行礼,很恭敬温顺。

    皇上睨了一眼身边的太监,道:“把东西拿过去,给她看看。”

    内监道了一声是,拿着太子妃呈上来的册子转身递给了清容。

    皇上轻咳了一声,问清容道:“你来瞧瞧,这上面有什么不妥。”

    清容一看那名单,立时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好几个清容看着眼熟的宋家军都被用朱红色的笔给标了出来。

    “臣没看出来这上面有什么不妥,无论是从资格的审查,还是账目上都是合规矩的。”清容神情自若,很从容的回答。

    皇上眉头一皱,再问了清容一句,道:“没问题?”

    太子妃冷笑道:“沈姑娘可看仔细了,这上面领了援助的人,多半都是宋家军的人。你这不叫假公济私叫什么?”

    清容了然,太子妃果然是个聪明人,摸清楚皇上的态度之后,再下手就晓得往皇上最不放心的软肋上攻了。皇上心里最忌惮,最猜疑的就是她对宋家的态度。

    清容笑了笑,反问太子妃道:“您这话是何意?什么叫宋家军,这些士兵不都是大梁的人吗?不都是皇上的子弟兵吗?”

    这“子弟兵”倒是听着很让人新鲜,皇上面色稍有缓和。

    太子妃却根本不吃清容这一套,继续挑眉犀利的问道:“你只说你当时核查名单的时候,知不知道他们是宋家军?”

    她问到了问题的关键,这些名单是兵部提供的,其中也有许多宋定提供的。被优先选择的那些人,当时清容选择的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可魏国公与宋定能提供上来的,帮到他的,也就是他们认识的知道的人,那必定多数都来自于宋家军啊。

    清容不打算正面回答太子妃的问题,而是反问太子妃道:“您这样问我,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能感觉到清容的心虚和担忧,扬眉继续紧逼道:“你难道不应该回答我的问题吗?”

    清容毫不畏惧的回视着太子妃,嗤地一笑,道:“军烈属援助计划是皇上与太后的恩典,而这些人的名单也是由兵部提供。可如今太子妃说我假公济私,我个人担不担罪名的,不要紧。可若当真传出去,让旁人误会,觉得军烈属援助计划真正感谢的并非皇上,应该是魏国公府,这就得不偿失了吧。”

    太子妃眯目,道:“沈清容,你这叫转移视线。”

    清容抿唇一笑,慢幽幽道:“不知皇上觉着臣这话有没有道理。再者,除去辽州一战外,再往前就是咱们大梁与南疆数次开战。若太子妃所指的宋家军是宋家带的兵,那么这数次战役中,也确实是太子妃所指的宋家军伤亡最为惨重。”

    太子妃被清容说的有些沉不住气,瞪着眼睛道:“你强词夺理。”

    清容立时跪请皇帝道:“若是因为这个皇上对臣有所怀疑,臣愿意自请免职,让太子妃彻查下去,看看基金会的慈善项目里,臣可曾假公济私过。”

    皇上被清容说的倒是多少去了一些疑心,如今清容自请免职,皇上也有些犹豫。不免要客气一番,道:“朕倒是没有不信你的意思。”

    清容坚持道:“臣自请免职,并由太子妃带人彻查。若是臣假公济私了,全凭皇上处置。”

    清容再三坚持,太子妃毫不退让,这件事儿自然的就交给了太子妃去处置。

    清容从御书房出来,自然的跟着李昭仪去了她的宫里。

    李昭仪颇有些歉疚,道:“太子妃实在狡猾,专门往人的软肋上戳。”

    清容根本不在意,微微一笑,提醒李昭仪道:“宫外已经都准备好了,宫里如何,就看你怎么安排了。”

    李昭仪有些迟疑的问清容,道:“姑娘,您觉着皇上能因为这个疏远、忌惮贵妃吗?”

    清容笑道:“十之八九。”

    清容出宫后,很快就有了风声,说是清容被免职,太子妃将会接手基金会的管理。又有人说,清容被免职,是因为太子妃状告清容在基金会上假公济私。

    这对于基金会里位高权重的关键职位,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很快,以李玉清为首的几个基金会的高管便上了奉国府,打听事情的经过。

    清容便把太子妃如何以“宋家军”得到援助最多的事儿,告诉给了几人。

    李玉清不免忧心忡忡道:“咱们做的好好的,太子妃也敢如此鸡蛋里挑骨头。若是真让她查,谁又知道她会怎么编排咱们呢?”

    另一位夫人委屈道:“我们费心费力的为朝廷,到头来太子妃竟说咱们假公济私,皇上也不信咱们!”

    华堂郡主冷哼一声,道:“最怕的是太子妃查来查去查不出来什么,便自己编造证据。若是真让她得逞,你们掂量掂量,那是多大的罪责?轻者,全都免职,重的皇上如何问罪都不好说。”

    “太子妃若真要这样,咱们能有什么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

    “可不是,她是李家人。”

    李玉清不满道:“李贵妃家的人就能为所欲为了?我看根本就是太子妃和李贵妃眼馋咱们基金会,所以才这么动手的。若是这次真让她们得逞了,下一次指不定还要做什么呢!”

    华堂郡主道:“可不是,那太子妃编瞎话的本事可是了不得。你瞧瞧咱们蕙质精舍的瑜伽班!分明是极好的一件事儿,却偏让她说的有害处。她们这样颠倒是非的,不知道到时候拿基金会做什么。若是基金会当真姓了李,我是不呆了。”

    众人听着这话,都默然垂头,一副生死攸关的模样。

    这就是清容伙同华堂郡主、李玉清故意演戏给几个人看的,首先她得保证基金会的高层们一致对外,所以得让她们明白一个道理,配合太子妃反水,可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

    力保基金会的公正严明,大家才能继续做下去。众人纷纷表态,绝对支持清容,不会让太子妃就这么轻易得逞。

    太子妃风风火火的带着人去清查基金会,挨个约谈。她也不管基金会有多少人,一个一个的问话,非要挖出这基金会的大秘密,搞得基金会内部人人自危,十分浮躁。

    因为太子妃要清查,所以基金会进行的全部项目都停了下来。最要命的就是给那些援助人的拨款,以及妇幼院的拨款,这是十分要紧的。

    钱发晚了,难免怨声载道。

    没几日的功夫,京城里便留言四起,有人说太子妃这么折腾,根本就是想把基金会攥到自己的手里。否则那么多基金会的理事都没问题,偏偏太子妃一个有问题,就能让基金会的运作停摆呢?

    这样的流言一传出来,跟着就有更多耸人听闻的流言。太子妃好好的富贵闲人不做,为什么非要插手基金会呢?又苦又累又没银子赚的?这样一想,就有更阴谋论的说法传出来。

    一时间宫里宫外,简直是流言四起。

    最后传着传着,少女失踪案,蕙质精舍被太子妃鸡蛋里挑骨头的找茬,这些全都甚嚣尘上。

    京中渐有儿歌传唱,版本很多,不过大体的意思几乎就是天家跟了李姓,大梁是李氏的大梁。

    也正好大梁的“梁”字和“李”字,都有一个木。

    其实这么说便有点咬文嚼字,强词夺理。

    可皇上听在耳朵里,却不管是不是咬文嚼字,也不管是不是造谣。

    他先想到的就是无风不起浪,外面有人这么说,肯定是李家背地里做了什么。

    皇上开始反思,整体上反思为什么会有人说大梁是李氏的天下。

    李昭仪被他问起来时,很小心道:“臣妾不敢说。”

    皇帝蹙眉,只若有所思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踱步,没再往下问。

    而面对外面的这件事,李贵妃根本不敢解释,她能解释什么呢?只得转头叫停了太子妃对基金会的清查。

    太子妃是十分的委屈,可也明白事情的厉害轻重。她对于清容接下来要使的连环计,不得不就此夭折,暂时低调行事,以求自保。

    而相反的,皇上开始频繁的往皇后宫中去,之前对辽王回辽州一事一直暧昧不明的态度也缓和改善,辽东都督的位置,他竟然给了宋定。

    如此,辽王和宋昭苦心在辽州经营的势力算是得以保全。

    这么一折腾,直到正月前,京城的局势才总算彻底安稳,恢复平静。

    蕙质精舍瑜伽课的乌龙,也因为皇上和李昭仪的出面而消散。

    皇上接连打了李贵妃和太子妃的脸,就等同于打了李家的脸。宫中最得意风光的,就是李昭仪了。

    正月初一,皇上直接册封李昭仪为玉妃。为表郑重,皇上还让清容费心为玉妃专门定制册封礼的赏赐礼品。

    蕙质精舍因为这个,忙的底朝天。

    清容也日日在蕙质精舍里费心盯着册封礼包的制作。

    “姑娘,玉翠姐回来了。”

    清容松了一口气,道:“快让她进来!送年礼的人早就回来了,她是出了什么事儿耽搁到现在。”

    清容让人去叫,玉翠一进门,立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道:“姑娘,永平公主好像出事了。”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