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皇帝一手策划的宫变

    腊月二十八的晚上,沅祺从宫里偷偷跑了出来,漏夜去了奉国府上。

    清容一见是她来了,心里立时提了起来。

    “你怎么从宫里出来了?”

    沅祺道:“玉妃娘娘帮奴婢悄悄从宫里出来的,玉妃娘娘说,皇上大约预备在人日宫宴上动手。这几日宫里的巡防不同寻常,非常松懈。皇上瞧瞧召见了齐王和元将军,这几日也不让玉妃娘娘去御书房了……”沅祺将李静若发觉的种种不对与清容都说了。

    尽管玉妃发现的只是一些蛛丝马迹,不过清荣也能笃定皇上若是要下手,势必要选在人日宫宴,那日京中的皇亲贵胄、达官要臣都会入宫。皇上既然要算计辽王,那总免不了心虚,想更光明正大的处置辽王。

    “我晓得了,你今晚恐怕是没法回去了,在这歇一宿,明天一早回去吧。”清容立时遣人去安排沅祺在府上休息,她又带着梅蕊匆匆忙忙的出门。

    这世间已是宵禁,晚上轻易出门若被禁军抓着,立刻就会被扭送顺天府。

    清容不敢坐马车,只同梅蕊和两个身手好的护卫出了门。她们拿着方便随时熄灭点燃的火折子分头去辽王府与魏国公府。

    等宋昭也到了辽王府,清容立时将宫里不寻常的动静以及多了许多面生的闲人,皇上又是如何暗中¥宣见齐王、元珩等都与宋昭、辽王收获了。

    辽王有些不能相信,蹙眉道:“这是从哪儿得的消息?这来源可不可靠?”

    清容很是理解辽王的痛心与难以置信,她郑重的点头,道:“咱们还有时间去查清楚,王爷还是早做打算吧。”

    宋昭面色凝重,道:“其实这几日朝中下来的政令,对辽王都有不利。原本该交还给辽王的辽州兵权,如今也还没个定论。我们也觉着其中恐怕有什么……”宋昭说着,万般同情的看了一眼辽王,很是为难说不下去。

    清容又将太后遗诏的事情都告诉给了两人,“我也不知道皇上会把事情闹到何种程度,这遗诏一旦拿出来,王爷若是带皇后娘娘出京,就等同于跟皇上撕破脸了。就算王爷回辽州不反,辽州与京城的关系,也只能等同于决裂的关系。”

    辽王不禁悲痛欲绝的说道:“父皇就这样恨不能让我去死吗?我和母后这么些年来对父皇忠心耿耿……”

    “皇上也不是头一次这样了,你若能带着皇后娘娘走,往后在辽州天高海阔,便再也不用受皇上的威胁了。”宋昭极力安慰着辽王。

    辽王情绪低落的垂头,一言不发。

    清容忍不住提醒宋昭道:“可这圣旨上却没写宋家的着落,眼下三叔已经去了辽东。你回去魏国公府到不如赶紧让宋家抓紧收拾,先把人悄悄的送去辽州。”

    宋昭目光沉沉的盯着清容,反问道:“那你呢?你要怎么办?依皇上这样的心胸,若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忤逆让他下不来台,我恐怕他根本不会放过你。”

    清容已经考虑的很仔细了,她把奉国夫人和华堂郡主摘干净,她也可以跟着辽王一起离开,去辽州。

    “我跟你们去辽州。”清容目光笃定的回视着宋昭。

    宋昭又惊又喜,尽管前路一片黑暗,但是清容的话忽然就变成了一盏极亮的明灯,照亮了眼前满是迷雾的路,什么都不可怕了。

    他拉住清容的手,充满感激的紧紧握着,道:“你,你真的愿意跟我去辽州。”

    清容眼睛也有些说不出的发酸,用力的点头,“往后天南地北,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咱们再也不分开了。”

    宋昭也激动的眼含热泪,满腔的话哽在喉间。

    两人这样对望,再不必多说一句。

    四年的离散,让两个人彼此的心都更澄净,也更懂得从前朝朝暮暮的珍贵。

    等辽王回过神来,三人又仔细的研究了一番,接下来要安排去做的事。想来想去,都觉若皇上当真要违逆太后的遗诏,几人恐怕也很难全身而退。

    思来想去,只能暗暗安排辽州的兵将,乔装进京接应。

    剩下的许多安排,一夜也说不完,更何况他们还需要将皇帝整个的打算摸清楚。清容也不在辽王府多耽,带着梅蕊等人又摸黑去了。

    清容与辽王等人如何调查,如何计划且不赘述。

    到了人日晚宴这日,清容早早的同奉国夫人入宫,宫里的风吹草动,瞒不住李静若,更瞒不住奉国夫人。

    众人先后下了马车,奉国夫人便提醒清容道:“太后的遗诏可放好了?”

    清容点头,摸了摸怀里,道:“我贴身收着呢,绝对是万无一失的。”

    奉国夫人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人日的宫宴,多数分出前廷和内宫。女眷们跟着内宫的后妃在里间宫殿,外臣均在外殿入座。

    清容自进了门便一直魂不守舍,因为今天所有事情的关键都在她出面拿出太后遗诏上。

    她必须把握好时机,不能让皇上看出来他们知道宫中会有变数的事。

    可其实清容也十分清楚,她今天无论怎么做,都是刻意,都是阴谋与算计。

    丝竹管弦声声悦耳,觥筹交错间是一派欢声笑语。

    清容忖着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很快就会请杂耍一类献艺了。清容便是匆匆起身,可她这么一起身,忽然就被身边的宫女撞的酒洒了满怀。

    她这边动静不小,惹得众人都向这边看过来。

    宫女吓的了不得,立刻道:“奴婢有罪,奴婢该死。”

    清容眼皮直跳,总觉得这个巧合也是阴谋的一部分。

    这时丝竹管弦之声忽然停了下来,清容扭身看隔着纱帘的外面,原本翩翩起舞的舞姬恭敬的向皇上行礼,一副马上就要退下去的样子。

    “你让开。”清容没了耐心,几乎没忍住心里的急怒,沉声呵斥。

    李贵妃嫣然一笑,道:“还不快去陪着沈姑娘换衣裳去?”

    几个宫人便是一拥而上,几乎是控制住了清容。原本听见李贵妃说话,清容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不妥,如今被人簇拥上来,她越发笃定李贵妃是有什么阴谋的。

    她已经被几个宫女钳制住,她连挣脱的力气都没有,就在她刚要出偏殿的时候,奉国夫人忽然出现,她没叫住那些人,而是直接从清容身边走过,拿出了她怀里的太后遗诏。

    清容还有些发蒙,回不过神来。奉国夫人拿着那遗诏已经走了。

    清容频频回头,却被几个宫女钳着带出了内殿。

    奉国夫人双手捧着太后遗诏,就在那些舞姬歌姬退下去的时候,走到了前殿的正中央。她很恭敬的双膝跪地,把太后的遗诏高高举过头顶,道:“皇上,奴婢要宣读太后的遗照。”

    皇上与朝廷的重臣一时没回过神来。

    “太后遗诏?”皇上满眼的疑惑。

    奉国夫人淡淡应了一声,道:“是,太后的遗照。”说完,奉国夫人也不等皇上和其它人更多的反应,直接摊开遗照念了起来。

    众人一听见奉国夫人念道,“太后慈谕……”。全部站起来纷纷下跪。

    皇上有些迟疑,但也跟着跪了下去。

    等奉国夫人念完太后意旨,让皇后跟辽王回辽州奉养后。皇帝脸色铁青,久久回不过神来。

    皇上跪着,众人也不敢起来。

    旁边的内侍不禁小声道:“皇上,皇上!奉国夫人念完了。”

    皇上目光幽幽,极为复杂的盯着奉国夫人看。他眼中有明显的疑惑和不解,还有无奈与愤恨。

    奉国夫人淡定从容,道:“辽王殿下身上有两次军功,可辽王殿下已经尊贵至此,恐怕皇上对殿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赏赐了,倒不如就让皇后娘娘同辽王殿下一起回辽州。这也算是皇上给殿下最好的赏赐了。”

    皇上脸上已经勃然变色,看得出来是强压着怒火,问奉国夫人,道:“你可知道皇后是国母,从来就没有当朝皇后去藩王封地奉养的道理。皇后就应该在皇宫里,皇后哪儿都不应该去!”

    皇后忽然自里面高喊了一声,道:“臣妾在皇上身边多年,屡次嫉妒犯上,皇上宽和仁慈,没有同臣妾一般计较。如今臣妾自请废后。还请皇上成全臣妾,成全太后。”

    辽王也自席间出来,跪地叩首道:“请父皇成全儿臣,成全太后。儿臣谨记父皇隆恩,它日在辽州一定为父皇尽孝尽忠。”

    皇帝其实早安排了刺客,并且也安排了元珩,忽悠了齐王增派人手参与这件事。等到时候事发,元珩的身份完全能当作是宋家和辽王的人逼宫反叛,让齐王掺和进来,是不想把事情做的太明显。

    他没想要杀掉自己的儿子们,他的初心只是想警告这些蠢蠢欲动的儿子们,他还健壮,他还没老的要死,威胁与违逆他的必定没有好下场。到时候把宋家除掉,再把两个儿子圈禁,他的皇权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稳固。

    大金灭了,南疆败了,在他治理之下的大梁甚至会达到空前的繁荣。

    可半路突然杀出来了一个奉国夫人,什么太后遗诏。皇后都自请废后了,辽王表明忠心了,下面的戏要怎么唱下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