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永平公主的觉悟

    清容低垂着头,不卑不亢道:“公主,咱们昨天才见过。”

    永平公主冷哼一声,道:“沈清容,你还是这么惹人厌。”

    清容淡淡道:“公主既是讨厌我,又何必同我说话呢?没得让自己不痛快。”

    “外面天冷,公主小心着凉。”奉国夫人婉转的开口请永平公主离开。

    永平公主一扬眉,用命令的口吻道:“沈清容,你陪孤出去走走。”

    清容没有心思陪永平公主走,正要拒绝,永平公主挑眉一笑,道:“怎么,害怕孤会吃了你不成?”

    永平公主说着,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们放孤下来,送奉国夫人回去。”

    话罢,抬着肩舆的奴才们蹲身放下,永平公主慢悠悠从上面下来,盯着清容道:“还是你如今在宫里伺候惯了,想要跪着同孤说话呢?”

    清容只得先去扶着奉国夫人起身,道:“祖母先回去吧,同公主说完话,我立时就回去。”

    奉国夫人有些迟疑的看了永平公主一眼,可在宫里,永平公主是主子,她们是奴才。太后去了,皇上也不信她们,她们显然已经没了靠山,如今是不得不遵从永平公主的。

    奉国夫人拍了拍清容的手,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去了。

    清容呆站着任凭永平公主吩咐,一言不发。

    永平公主已经转身往御花园里去,清容便亦步亦趋的跟着。

    “沈清容,你和辽王打了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永平公主昂着头,一边走一边微微侧脸,斜睨着清容。

    清容低垂着头,面无表情道:“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打了什么主意。”

    “父皇打了什么主意,我也知道。父皇把二哥当成傻子,把母亲和太子当成了睁眼瞎。可这宫里,不是所有人都瞎的。我能看出来的,想必玉妃也能看得出来。”

    清容的表情仍旧漠然,淡淡道:“公主是眼明心亮的,我却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瞎子、傻子。即便如此,咱们两个也多说无益。”

    永平公主嗤的一声,十分鄙夷的样子,道:“沈清容,这么些年,你怎么一点儿都没长进呢?还是这么口是心非,阳奉阴违。”

    清容不以为意,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不应永平公主的话。

    “又是温泉庄子又是蕙质精舍,还有什么基金会,你的日子过的倒是滋润。”

    “……”

    “还得了内廷供奉,又做火炮,又做什么面的?沈清容,你可真有本事。你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

    “沈清容,你跟宋昭在一起的日子好不好呢?你同宋昭和离转身又帮他做这些,你是为着什么呢,难不成你心里有宋昭了不成?”

    清容眉头紧蹙,实在不想再听永平公主说什么,便直接开门见山道:“公主,您到底要与我说什么呢?”

    永平公主穿过御花园里的九曲桥,站在湖中心的亭子里。湖里的寒冰尚未消融,四面来风,十分冷。

    清容刚说完这些话,永平公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冬日御花园寥落的景色,静默了片刻,才道:“南疆四季如春,冬天从来不会下雪,总是很暖和。”

    清容道:“哦,公主原来怀念南疆的日子。公主是失婚妇人,我也是,所以公主觉着与我同病相怜了?”

    “南疆四季如春,可我每天的日子都是风刀霜剑,寒冬凛冽的。”

    清容倒是没想到,永平公主竟愿意同她说这个。

    永平公主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每日每日都在想,凭什么两个国家的和平,要用我的幸福去换?可古往今来,有多少公主红颜枯骨,埋首他乡啊。”

    清容从前只义正严辞的嗤笑教训过永平公主,她实在不习惯和永平公主心平气和的叙旧。总觉得这是撕逼情敌拿错了闺蜜剧本,浓浓的违和感。

    永平公主倏地转身看向清容,道:“后来我就想明白了。”

    清容满脸的莫名其妙,无所适从的问道:“明白什么了?”

    永平公主道:“那是因为古往今来,女人人微言轻,只能被男人主宰,被男人驱使,被男人哄骗着,在一个小院子里争来斗去。”

    清容是很惊诧的,这才是永平公主今天的主题吗?封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吗?她觉得很难能可贵,想要安慰的给永平公主鼓鼓掌。

    永平公主目不转睛的盯着清容,“虽然我十分厌恶你,可我觉着能听懂这些的,恐怕也只有你了。”

    清容更觉不适,勉强笑了笑,敷衍道:“公主想的通透。”

    永平公主听见清容这样说,不禁有些失望的看着清容,道:“你在敷衍我。”

    清容很直接的问永平公主道:“公主想通这些,又有什么打算呢?”

    永平公主一步一步走近清容,缓缓道:“你觉得女子该怎么得到应得的地位?”

    清容看着永平公主的神情,越发不自在起来,她这下不敢再轻视永平公主了。自南疆回来,永平公主确实不大一样了。

    比如眼下这个问题,永平公主的反问把问题重新抛回给了清容,而这样的提问,更像是明知故问的试探。

    清容不敢再好整以暇的应对,历时提高了警惕,故意糊涂的问永平公主道:“地位?多赚点银子?”

    永平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清容,忽然冷笑了一声,严肃的表情又再一瞬间恢复成了原本冷傲而讥诮的模样。方才那副心机腹黑的样子似乎从没出现过,现在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心直口快的傻公主了。

    “沈清容,你可真是个没出息的蠢人。”永平公主说到这里,转身似是自嘲的一笑。

    清容淡淡道:“这会儿风吹的头疼,公主穿的多不冷,我冻得脑袋也不转了,自然答不上公主的话。”

    永平公主直接从亭子的另一边往出走,并没让清容再跟着,而是边走边若有所思的说,“为什么永远都是龙在上,凤在下呢?”

    清容心里很是莫名疑惑,难不成永平公主打算颠覆乾坤?永平公主为女权奋斗,她倒是不反对,可照着永平公主从小到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个性,清容总觉得永平公主的女权多半是为了自己。

    清容见永平公主没有再让自己跟着,便一直站在原地,等永平公主带着人出了御花园,清容这才转身从另外一条路去了。

    永平公主抽风式的一番话,清容没心思去细想。她和奉国夫人眼下正是自身难保的境地,她一心只想着辽王等人到底有没有平安的回了辽州。

    这样在宫里耽了五、六天,皇上忽然下了圣旨,直接册封清容为四品的御前女官了。

    御前女官,专为皇上伺候笔墨。是住在宫里,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出宫。而奉国夫人反倒被免去了在宫里的一切职位,在宫外荣养了。

    皇上这意思显然很明显,他要彻彻底底把清容留在身边,才能放心。作为正式的御前女官,清容不能再轻易的出宫。那么基金会的事儿,清容也只能一点一点的放下来。

    奉国夫人听完旨意,登时气的不能自已。摇了摇头,叹息着道:“孩子,你总怕是你连累了我。可当初也是我一时心软把你带回了京城啊。”

    清容已经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如今她和奉国夫人都在皇帝的手里,她们是鱼肉,生死全凭皇上了。

    奉国夫人根本气不过,拉着清容就往御书房走。

    皇上自然不见奉国夫人的与清容的,奉国夫人便一直跪着。

    御前的几个内监瞧着有些着急,道:“夫人,您腿脚不好,您眼下这么跪着,不是威胁皇上呢吗?”

    奉国夫人眼皮都不太,冷声道:“我如今老了,是个老不死的了。我这腿是瘸了还是折了,皇上又如何能在意呢。”

    “夫人,皇上如今在跟几位大人说话,过一会儿几个大人若是出来瞧见,也不好。”

    几个内监尽力的劝着奉国夫人。

    奉国夫人不为所动,等了大半刻,才有里面伺候的内监道:“皇上请夫人和姑娘去后面等着。”

    奉国夫人这才勉强被这几人扶着起身,又带着清容去了后面。

    约摸过了半日的功夫,皇帝才终于议完事。

    一进门,奉国夫人便带着清容跪地,道:“请皇上收回成命。”

    皇帝不觉蹙眉,道:“这是什么意思,朕是天子,金口玉言。”

    奉国夫人冷笑,好不畏惧的看着皇帝,道:“皇上是天子,皇上也是金口玉言,不仅如此,皇上还是个英明果决,雄才大略。可皇上的英明,总不能对着个小姑娘使。”

    皇帝面上勃然变色,道:“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奉国夫人道:“皇上想给老奴的孙女赐婚就赐婚,想让老奴的孙女和离就和离。如今又是一道圣旨,说让她当御前女官就当御前女官。她难道就不能嫁人了?全凭皇上高兴,她便如何。若早知这样,当初我就不该带她回京城!”

    清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她知道,就算奉国夫人曾救过皇上和太后,可她也从来没有凭着自己的功劳说过什么。

    皇帝看着奉国夫人的神情很阴冷,面色极难看。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