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做你的妻子

    皇上脸色变幻,内心似在做剧烈的缠斗挣扎。

    奉国夫人不卑不亢的盯着皇上,一副根本不害怕皇上的样子,气势极强硬的逼迫皇上道:“眼下皇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是绝不会再信我们祖孙了。那又何必费心防着,到不如直接杀了我们祖孙,倒是咱们都清净了。”

    皇上怒喝了一声,“夫人!”

    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无奈的愤怒,怨恨,不甘等复杂神色。

    清容能看出来,皇上同奉国夫人是在静默的对峙。最终的结果,不是奉国夫人让步,就是皇上让步。

    奉国夫人眼神格外坚毅,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清容心里也很矛盾,如果皇上一咬牙一跺脚,真把她们俩给杀了呢?

    皇上却突然转身不再看奉国夫人,道:“清容每日入宫,到了晚上出宫。若有合适的人,朕自然会给她赐婚。”

    这已经算是皇上的让步了,奉国夫人却根本不能答应,仍旧冷笑道:“皇上还是不能相信我们。”

    皇上怒不可遏的扭身,强忍着道:“夫人不要再逼朕了,你一直是朕身边的人。那日当着皇亲贵胄、满朝肱骨落朕的脸面,让朕放了皇后跟辽王去辽州。朕不仅放了辽王,也放了宋家。如今你们还要让朕如何呢?”

    奉国夫人道:“皇上,清容只是个姑娘,只是个女孩子。”

    皇上目光幽沉,道:“可沈清容能做出火炮,能做出那些军需品,沈清容得军心,得人心……”

    清容没想到皇上能同她和奉国夫人说的这样清楚、明白。

    奉国夫人在心里很觉得皇上丧心病狂,连连摇头。

    皇上道:“朕已经让步。”说罢,皇上起身立时就去了。

    奉国夫人久久回不过神。

    其实清容大概能明白,皇上窝窝囊囊的把皇后、辽王、宋家放走,他满腔的怒气,总得有个出的地方。他不想对奉国夫人动手,最后也只能折磨折磨自己。

    清容一笑,对奉国夫人道:“祖母,算了。我日日进宫就是,左右我之前也是日日进宫的。”

    奉国夫人没说话,已有内监进门来请她们出宫了。

    “皇上说,沈姑娘明日辰时入宫,申时出宫。宫里会派车接送沈姑娘,至于基金会的事儿,沈姑娘也不必再管了。旁的事,也有华堂郡主去照管。沈姑娘只要安安心心的在皇上身边当差,就好了。”

    奉国夫人又是十分无力的摇了摇头,领着清容回去了。

    两人上了马车,才终于彻底脱离了宫里的监视。

    “之前听说皇后娘娘病了,还以为没走成。如今听皇上这样说,应该是顺利的跟着辽王走了。”清容带着庆幸的表情。

    奉国夫人不能理解的看着清容,道:“我从前觉着你这个丫头是个自私鬼,如今到不想想自己的处境,倒替皇后和辽王高兴。”

    清容勉强一笑,道:“所幸,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总不算太坏。”

    奉国夫人道:“难道你不想去辽州?”

    清容一怔,胸口闷闷地,“不想,祖母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清容说着,上前揽住奉国夫人的手臂。

    这两日,她和奉国夫人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被人监视着,也算是患难与共,互相扶持了。比起从前,更亲近了许多。

    奉国夫人孤身一辈子,都清冷惯了,从来不习惯这种亲密的举动。可清容此刻凑过来,她身体虽然僵硬,心里却是暖暖的。

    马车一到门口,门房便立刻开了门往屋子里面跑。

    一面跑,一面大喊,“回来了,夫人和二姑娘回来了。”

    很快奉国府里的下人全都簇拥过来,去迎接奉国夫人和清容。华堂郡主也从府里赶了出来。

    看见奉国夫人和清容平安无事的下了车,华堂郡主眼圈不由发红,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她仔细的留心着跟着清容、奉国夫人回来的卫兵内侍等人,又把要说的其它话都咽了下去。

    等进了府,华堂郡主确定没了外人,仍旧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子,关了门道:“外面是皇上派来的人?”

    清容点了点头,“恐怕外面的监视,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撤掉了。”

    华堂郡主长长叹了一口气,又压低了声音,对清容道:“宋昭没走。”

    清容听完不免蹙眉,回不过神的问道:“什么?”

    华堂郡主道:“宋昭没跟辽王出京,一直在咱们府里躲着呢。”

    奉国夫人也很是惊讶,宋家的人都去了辽州,宋昭竟没走?

    清容很震惊,她觉得宋昭可能是个傻子,人都去了辽州,他还在京城呆着做什么,他是不是打仗被人打坏了脑子?

    奉国夫人瞧着清容的神情变了又变,轻咳了一声,提醒清容道:“你快去看看吧,虽说皇上没有问罪,可如今若知道宋昭没有去辽州,不知道会怎么处置。还是得让他快点出京。”

    清容有些回不过神,全称懵懵的被人领着回了自己的屋子。

    等开了屋子,宋昭果然就站在屋子里。

    宋昭腮边青色的胡茬十分明显,像是好久都没有梳洗过,十分狼狈颓丧。一瞧见清容进来,宋昭大步上前,一把拥住了清容,道:“谢天谢地,你平安无恙。”

    清容双眼有点发酸,也没有挣扎,只问宋昭道:“你怎么不走。”

    宋昭松了手,仔细的打量着清容,似乎在确认清容好不好的样子。

    “你被扣在宫里,我怎么能扔下你不管?”宋昭情真意切的看着清容,仍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道:“这几日京里巡防格外严苛,我原本还想进宫去见你,可我连奉国府都出不去。”

    清容心里是感动的,她对宋昭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期待来着。所以,在宋昭事事、处处表现出对她的在意后,她心里是难免动容的。

    宋昭道:“如今你平安无恙的出来了,咱们立刻就想办法离开辽州。”

    清容眉心一扬,问宋昭道:“你有出城的法子?”

    宋昭连连点头,祖父把宋麒和宋麟都留下来了,还有部分暗卫,想带你们平安出城,根本不成问题。

    清容疑惑的问宋昭道:“我们?”

    宋昭点头,“是,你、奉国夫人、祹哥儿和华堂郡主。京中的巡防不会一直都这么严,总会松懈下来。再等上十天半个月,也就是了。”

    清容只轻轻点了点头,没有提出什么反对,乖顺的不像是她。

    宋昭对她的反应有些疑惑,道:“你这是答应了?”

    清容笑了笑,对宋昭道:“你为了等我一直留到现在,我又有什么不答应的。你只管让人去准备吧。对了,宋麒和宋麟人在哪儿呢。我琢磨着,咱们一起走目标太大。你倒不如先让他们试着把祹哥儿带出去。”

    宋昭道:“他们现在在蕙质精舍里躲着呢。”

    清容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又问了一遍她和奉国夫人被扣下的时候,外面都发生了什么。

    宋昭道:“其实皇后并没有离开京城。”宋昭不免垂头,叹道:“皇上从玉妃那边出来之后立刻就去了皇后宫中。何况我们虽然早就商量好,可皇后根本没想过去辽州。皇上称皇后病重只是个幌子,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以为,皇上为了成全太后的遗诏,也不想恩将仇报废了皇后。所以让皇后去了辽州,但未免于理不合,才说皇后病重。但皇上是把皇后给软禁了,以此威胁辽王。”

    清容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皇上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辽王回辽州,也不追究宋家瞧瞧离京。有皇后握在手里,皇上也笃定辽王和宋家不敢轻举妄动。

    清容幽幽一叹,心里越发瞧不起皇帝。

    清容同宋昭商量完,也问完该问的时候,便去寻了华堂郡主和沈祹。和华堂郡主商量过之后,又去请奉国夫人不要把册封女官的事告诉给宋昭。

    余下的几日,清容开始遵照圣旨,日日入宫。

    其实皇上疑她,也没有什么事情可让她做。不过是端茶倒水,裁纸研墨。

    旁人轻易不敢同清容说话,清容也就静静的做自己分内的事儿。极偶尔的,她会听见皇上与大臣议事,不过那声音也很低,轻易很难让人听清在说什么。

    很快,宋昭便安排妥当,也订好了出城的日子,二月十五花朝节。

    宋昭极仔细的同清容说了当日的打算。

    “当天有赏花会、集市,咱们也更好出城一些。”宋昭一想起来很快就能离开京城,回到辽州,便格外的激动。

    “等回了辽州,就让祖父祖母和奉国夫人做主。上一次咱们两个成亲,不是你情我愿的。”

    清容只是笑,也不说话。

    宋昭扬眉看着清容,道:“怎么?你,你还是不愿意嫁给我?”他接着又有些担忧道:“也怕奉国夫人不同意,奉国夫人一向不喜欢我的。恐怕想起前尘往事,要难为我了。”

    清容含笑,“若是我们两个人两情相悦,也不在乎旁人如何去想。”

    宋昭不禁欣喜一笑,看着清容,满眼散不去的爱意。他紧紧抓着清容的手,道:“等去了辽州,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什么都应你,什么都依你。只要你想做的,我都依你。从前对你的那些不好,我,我一定都给你补偿回来。”

    清容看着宋昭笨拙的自我表白,忽然道:“宋昭,我现在就想做你的妻子,做你真正的妻子。”

    宋昭忍不住发愣,似乎听懂了清容的意思,又好像完全没听懂。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