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永平公主在想什么

    镇国将军府的门房也是见惯了京城市面,极有眼力见的人。一看那马车,就能瞧出身份地位,当即让人进门通报。

    永平公主从马车里钻出来,拨开要扶她下车的宫女的手,直接对清容道:“沈清容,你来扶我。”

    清容心知这会儿同永平公主叫板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当即上前,直接伸手扶住永平公主伸过来的手,扶着她下了马车。

    永平公主站在镇国将军府的门口,也不向里面走。

    这时间,将军府里所有人都得了消息,齐刷刷的快步出来迎接公主。

    永平公主一副天神下凡,睥睨众生的高傲模样,在跪地请安的人中看了一圈儿,很快目光就落到了宋菱身上。

    永平公主直接唤了一声,“枇杷。”

    枇杷是永平公主贴身的宫女,是永平公主陪嫁去南疆的人,一直跟着永平公主备受信赖。

    永平公主仰头看了看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叫做枇杷的宫女,已经捧了白绫进前。

    镇国将军府的众人都不明所以,呆愣愣的看着永平公主。

    元珩当即蹙眉,道:“公主,您这是要做什么?”

    永平公主垂头看着自己朱红的指甲,淡淡与同来的内侍道:“宣旨吧。”

    内侍当即端着圣旨出来,镇国将军府的人越发跪的笔直,不敢轻忽。

    清容等人,也跟着一起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内侍面无表情的宣读完圣旨,镇国将军府的人全都僵愣在原地,更加回不过神来。

    他们从前被赐婚过,可没见过被赐婚的正主儿亲自来给自己赐婚,更没听说过,人家明明有妻子,却要害人性命,夺人夫婿。

    永平公主直接道:“沈清容,你去!”

    清容冷然正色道:“公主若非要强迫我去动手杀人,倒不如就此把我也杀了算了。”

    永平公主猛地转身,指着清容怒目道:“沈清容,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清容面不改色的昂着头,丝毫不回避退让。

    宋菱还没回过神,脸都白了。

    连着元父元母都呆愣在原地,看着宫女手里端着的白绫,宋菱哇的一声大哭出来,道:“将军,将军救我啊!”

    元珩眉头紧蹙,反问永平公主道:“公主,你到底要做什么?”

    永平公主直接道:“如今圣旨已下,你们还不领旨谢恩吗?”

    元珩紧紧抿唇,宋菱吓得浑身抖得筛糠一样,道:“将军,我是你的嫡妻,你是大梁的有功之臣,我们还有孩子,怎么能杀了我……”宋菱已吓得语无伦次。

    元父元母也连连求情。

    “公主,您,您是说笑的吧。”

    “公主,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儿媳,儿媳是我们家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娶进门的。”

    永平公主笑吟吟上前,扶住连连叩头的元父元母道:“父亲,母亲,从今往后,我才是你们的儿媳妇。”

    元父元母看着永平公主的笑,全都浑身发冷。

    宋菱见元珩不说话,她又上前去求永平公主,道:“公主饶命,公主求您饶命,只要您饶了我,我,我什么都依您。”

    永平公主俯身,看着宋菱一笑道:“你嫡妻的位置,也给我吗?”

    宋菱满脸的泪水,犹豫了片刻,可转脸看见那条在空气中飘荡的白绫,宋菱立时吓得连连点头,“给您,给您,只要公主要,什么都给您。”

    永平公主却是一脚踹在了宋菱的肩膀上,不屑道:“孤想要的,还需要别人施舍吗?宋菱,孤听说当初是你哭着喊着非要嫁去江夏侯府的。为此,还不惜抢了你姐姐的夫婿?那你现在肯定应该后悔,因为如果当初不跟你姐姐抢,那么今天死的人会是她,不是你。”

    宋菱没想到永平公主竟知道当年抢亲的事儿,当即转头恶狠狠的看向清容。她这会儿也不知道是哪里鬼迷心窍,立时站起来,就向想清容扑过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坏了心肠的!我就知道是你想让我死。你恨我嫁给了他!”

    元珩一听见宋菱的话,脸色大变,怒声道:“你发什么疯!住嘴!”

    宋菱自然进不了清容的身,她突然站起来发狂,立时就被永平公主带来的人给拦住了。

    永平公主颇有些失望,道:“你们拦她干什么?她又不是要来抓我。抓沈清容吗,让她去,让她去打沈清容!”

    永平公主一副看笑话的样子,拍手道:“今天也委实热闹,我这个从前有过婚约的未婚妻,沈清容是从前私相授受的老情人,还有这个马上就要下去见阎王爷的嫡妻。应该打一架才痛快呢!”

    宋菱面上涌出悲色,道:“公主,你若是恨不过,那您应该去杀了她,去杀了沈清容。将军心里根本没有过我,将军心里只有沈清容!”

    元珩听的这话,心里半点儿都不可怜宋菱了,当即怒喝道:“你如今自身都难保,还要胡说八道的连累旁人吗?”

    清容冷眼看着宋菱,只觉着她的样子难看又可怜。

    永平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菱,轻声道:“你今儿个若是杀了沈清容,我便饶了你。”

    宋菱一听见永平公主这话,充满求生欲的眼睛,霎时间变得通红。

    永平公主一笑,对拉着宋菱的宫人招手道:“放开她。”

    清容看着宋菱仇视自己的眼神,她一点都不怀疑,宋菱会在永平公主的怂恿下会杀了自己。

    永平公主仿佛欣赏斗兽一般,笑眯眯又看向清容,道:“沈清容,你看,她是真的想要杀你,她是真的会杀了你。就算这样,你也不打算杀她?你也帮她求情吗?”

    清容眼中满是探寻的看着永平公主。

    没和亲以前的永平公主是一张白纸摊在清容面前,无论上面画着如何狰狞的模样,清容全都能看出来,全都能看明白。她是凶狠乖戾嚣张,霸道专横刁蛮,可清容觉着永平公主至少还残存着一丝丝善良底线。

    就算当初永平公主知道清容同她抢元珩,恼羞成怒,也至少没有杀了她。

    可现在的永平公主,清容看见的全是她充满了阴谋的眼神。那眼中层层的迷雾,不甘、愤恨、幽怨、讽刺的复杂情绪交织,最可怕的是,清容在永平公主的脸上,看不见任何渴求和希望。

    她仿佛是一个得了绝症想和全世界同归于尽的极端病人,举手投足都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令人感到无比恐怖。

    宫人听着永平公主的话,松了手。宋菱立时就疯魔了,伸手朝着清容的脖子扑过去。

    元珩却倏地伸手,猛然拉住了宋菱的手臂,道:“你疯了!清容是朝廷命官,你若是真杀了她,你才真的是死定了呢!”

    永平公主嗤的一笑,啧啧叹道:“看来将军不想让你活呢!”

    宋菱转头猛地给了元珩一个巴掌,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沈润容,可我跟着你这么久,我跟了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松开,你松手!”

    永平公主将宋菱撩拨的疯癫了,她自己看的也十分满意。

    清容也不退步也不离开,更不堪宋菱。她很想知道,永平公主这样对宋菱,是在享受对宋菱最后的折磨吗?

    永平公主淡淡然的看向清容,“你还打算给宋菱求情吗?”

    清容冷然道:“公主猫捉老鼠的折磨,心里可过瘾了吗?公主是真的想给宋菱留一条命,还是根本舍不得给宋菱一个痛快呢?”

    永平公主似乎被清容看透了似的,眼波动了动。转瞬,勃然变色,道:“动手吧。”

    得到命令的宫人,立刻上前抓住宋菱。宋菱吓得挣扎道:“公主,饶了我,我可以杀了沈清容,我可以杀了沈清容的。”

    可就在她说话挣扎间,白绫已经缠上了宋菱的脖子。

    永平公主笑吟吟看着元珩,道:“元君素,我走的时候,我同你说什么来着?”

    元珩紧紧抿唇,也不看永平公主,也不看宋菱,而是转头盯着树上郁郁葱葱的绿叶,一语不发。

    永平公主一字一顿,道:“我说,你不许娶妻。”

    那白绫好像一只蟒蛇,紧紧的缠住宋菱的脖子,很快宋菱就说不出话来,翻了白眼儿。

    宋菱气绝,死相十分难看,眼珠外突。

    永平公主仿佛看着笑话一样,笑靥如花,很是开心道:“咱们成婚之后,自然就住进公主府。这将军府里,但凡是与这女人有关的一树一草,孤都不想看见。还有,听说这女人生了个儿子是吗?”

    元父元母此刻已经吓得丢了魂儿,不敢说话。

    永平公主道:“别让我看见那孩子,我若是看见,必定送她们母子团聚。”永平公主说完,转身要走。见清容仍旧站着,永平公主不禁冷笑道:“沈清容,你想留在这为宋菱收尸不成?”

    清容心里泛着恶心,一语不发的转身走了。

    没出门,却听永平公主的婢女提醒元珩等人,道:“将军夫人身染恶疾,公主此番是来看她的。谁知将军夫人病的太重,没两日就一命呜呼了,公主也很是可惜。”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赐死赐婚都是绝密,让她们一家不要乱说话。

    出了将军府,永平公主仍旧让清容跟着车跑回了皇宫。

    清容总觉着永平公主的举动带着说不出的诡异,仿佛蒙着层层迷雾,让人瞧不出她的根本意图。

    她,到底要做什么?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