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泰山封禅

    华堂郡主道:“反正我这些日子是心神不宁的,事有反常必为妖,何况夫人您在宫里这么些年,您的预感必定是最准的。清容是个眼明心亮的,虽说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可那些瞧见的细枝末节,恐怕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清容道:“我去便去了,祖母和郡主留在京中,务必处处小心谨慎一些。若是真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就带着皇后娘娘去辽州。皇后娘娘是辽王的后顾之忧,不能一直留在京中。”

    奉国夫人自然明白这样的道理,点了点头,又微微一叹,道:“希望是我们想多了。否则……”

    华堂郡主也皱着眉,忧心忡忡道:“否则最危险的恐怕就是泰山,就是你了。”

    清容却不这样想,她若有所思的一笑,道:“我却巴不得永平公主当真计划了什么。”

    离圣驾启程没几日的功夫,清容总算找到机会,去见了一回玉妃。

    李静若一见着清容,忖着没人的功夫,小声道:“这些日子当真是苦了姑娘了,没想到皇上看姑娘看的这样紧。”

    清容可不是特意来同李静若抱怨的,她微微一笑,极随意道:“也没什么好苦的,左右从前我也是日日来宫里当差。现在也只是时间长一些罢了。”

    李静若便就着这话点了点头,安慰清容道:“也所幸现在都好了。”

    清容听她这样说,忍不住微微一挑眉,抿嘴淡笑着问她,“是吗?”

    “时间一过去,那事儿在皇上心里也逐渐就淡了。”李静若点头笑着道。

    清容心间一动,已然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现在的境地实在是这么些年里,最惨的了,已然惨的不能在惨了。李静若却说现在都好了,这根本不像是李静若会说的话,她仿佛刻意的忽略了永平公主给清容带来的灾难。

    清容的直觉,李静若和永平公主有什么。

    “听说玉妃和晋王殿下都要留在宫里?其实皇上还是希望玉妃能陪着去的,否则也不会特意叫我来一趟敲边鼓。”

    李静若立时垂了眼帘,清容便看不见她是何神色了。

    “泰山封禅,皇上和太子才是正主儿。我与晋王这些日子都太点眼了一些,我也不想顶着永平公主这阵大风往上走。到不如在宫里,也能清净几日。”李静若的声音倒是很恳切。

    清容却仍旧觉着一直向上冲的李静若莫名其妙的想要歇下来的举动,越发不符合她的人设。

    清容自没有再多说什么,抿唇淡淡一笑,刻意的赞许道:“玉妃当真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总能左右逢源。如今宫里、京中面上歌舞升平,内里倒不知有多少暗流汹涌。我若是玉妃,我也中立观望,自保为先。”

    李静若是个极聪明的人,她自然能从清容的这番话中听出深意来。

    中立观望,自保为先。

    清容这分明是告诉她,不要乱站队。李静若面上的表情都是一滞,脸上难掩疑惑的神情。

    尽管这疑惑转瞬即逝,很细微,可清容还是抓住了。

    她觉着,李静若确实知道什么,心里那团疑影就更重了。

    很快,圣驾从京城启程,随驾的皇亲国戚、官宦要员人数众多。

    清容暗暗算下来,都是朝中六部的机要重臣。

    从京城到泰山,路途不算遥远,可皇帝一路缓行,竟走了七、八日有余。

    清容随驾的一路,脑袋里的那根弦越绷越紧,数日入夜都是和衣而睡。

    因为不知道永平公主打的什么主意,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儿。

    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她便很快整个人都紧绷起来。等到了泰山,她觉着自己快要神经衰弱了。

    可无论是永平公主还是皇帝身边的众人,全都没什么异常,直到圣驾来到泰山脚下,有人突然来报,说齐王起兵造反,已经带兵围上来了。

    皇上根本不能相信,齐王是最老实的一个,他怎么会造反呢?若说这些儿子里,他唯一信得过的也只有齐王了。

    齐王握着整个豫州的兵权,皇上此行虽说有卫兵随行,那也不过是几万人罢了。豫州的兵权,那可是近十万人啊。

    李贵妃也不信,立时道:“皇上齐王是不可能这样对待咱们的,我现在就去见他。我的儿子我知道的,他是最孝顺不过的人,应该是闹了什么误会。”

    永平公主立时道:“母妃,我带着一队人与你同去。”

    皇帝手里没重兵,自然十分心虚。如今李贵妃自告奋勇,他也指望着李贵妃一出面,便能化干戈为玉帛,没有不应的道理。

    “爱妃去一趟,告诉齐王,若其中有什么误会,能及时化解,朕必定既往不咎。”

    永平公主连连点头,又提醒皇帝,道:“沈清容是个能言善辩的,又曾经推行军烈属援助计划有功,在军中还是很有几分好感与威望的,倒是不如让她同去。”

    清容觉得永平公主这样的要求十分莫名其妙,可皇帝这会儿是永平公主说什么是什么。

    清容几乎可以完全笃定,永平公主要动手了。可她很糊涂,齐王犯上作乱,对永平公主能有什么好处呢?无非就是做皇帝的爹换成做皇帝的哥哥。她当真和齐王联合了,还保不准齐王之后会不会对她兔死狗烹呢。

    李贵妃心里很着急,立时让人备好马车,出了行宫。李贵妃满心都是齐王造反的事儿,却根本没注意,她上马车之后只有永平公主的人跟上来,而她自己的人除去两个贴身的婢女外,再没有旁人了。

    马车一路走得极快,约摸走了小半个时辰,忽然停了下来。

    李贵妃一见车停了下来,立刻掀开帘子问道:“到了吗?”

    永平公主垂头一笑,细声细语的答道:“到了。”

    李贵妃心里发毛,看向永平公主道:“你知道齐王在哪儿?”

    永平公主笑意更深,低眉轻柔的一笑,道:“母妃,我们没到齐王的地方,是您该去的地方到了。”

    这时间有人来掀车帘,李贵妃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儿。她顺着车帘往下望,目之所及,全是杂草坟包,李贵妃立时变了脸色,道:“什么到地方了,这外面是个乱丧岗啊!”

    永平公主却不理睬李贵妃,直接下了马车。

    李贵妃转头看向清容,眼里满是惊恐的神情,道:“永平公主要做什么?”

    清容猜不出来了,她不敢以最坏的心思去猜测永平公主的打算。她总觉着,永平公主不至于要这样做吧?

    永平公主站在马车外面,低笑着问道:“母妃,不下车吗?”

    那声音仿佛在冰水里过了一遍,冰冷无情,让人听着就脊背发寒。

    李贵妃坐在马车上一动不动,道:“我们不是要去见齐王,你半路停车是什么意思?”

    清容能看出来,李贵妃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

    永平公主又道:“沈清容,你也不下来吗?”

    清容心里又是打鼓,难道永平公主想在这儿就把她手刃了吗?

    李贵妃莫名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情绪,猛地去拉住了清容的手。清容转头,瞧见李贵妃激烈的摇头,让她不要下马车。

    清容觉着,这大约是这些年里李贵妃对她最情真意切的一次。可也多半是出自于李贵妃自己的恐惧,她显然害怕极了。

    永平公主道:“把她们给我从马车里拉下来。”话音一落,便有两个粗手粗脚的婢女跳上马车,分别拉住了清容和李贵妃,把她们两个拖出了马车。

    清容倒是很配合,不等人来拖拽自己先走了下去,可李贵妃就真的是被半拖半拉的拽了下去。

    这马车就停在乱丧岗的旁边儿,李贵妃从马车上下来,心绪不宁的跌坐在一处柔软上,她下意识的反手要往后退,想要远离永平公主投向她的阴影,手上却传来凉凉的黏腻触感。

    清容看见了李贵妃背后是什么,那是跟着李贵妃来的两个贴身宫女的尸首。

    李贵妃就坐在一个人的手臂上,双手沾着那个人的鲜血。

    “永……永平,你,你要做什么?”李贵妃显然也猜测到了自己身下是个什么东西,吓得浑身乱抖,话都说不全。

    永平公主望着消失在树林子尽头的乱丧岗,讥讽的一笑,问李贵妃道:“母妃,你知道什么是乱丧岗吗?你可见过乱丧岗吗?”

    李贵妃嘴唇青紫,吓得脸颊都止不住的在发抖,“我,我……永平,那件事情……不是,不是我……我,我……”

    永平公主冷笑着道:“是不是你亲手喂我儿吃的毒药,是不是你的人亲手把我儿扔在了死人堆,推去了乱丧岗的?!”

    清容听得这话,简直大惊,永平公主这话是指李贵妃害死了她从南疆带回来的儿子?

    李贵妃心虚道:“是,是我。可那孩子,那孩子不思感恩,那孩子想要回南疆。说个一次、两次的也就罢了,他还出言不逊,他还敢说要像大梁攻打南疆一样的去打大梁。说要报仇。这孩子才多大!你父皇如何不怕呢?”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