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要去辽州

    到了太后的寝宫,想进去并不像清容相像的简单。

    也索性,永平公主成功拿捏住新帝后,对太后只是软禁,一直不闻不问。内监与宫女们的监视也没有那么严苛。

    太后身边的宫人都是新换到太后身边的人,自是都没见过清容。

    清容拿着令牌道:“长公主说,沈大人从前与太后颇有些往来,让我来仔细问一问,太后可知道沈大人的去向。”

    一听是永平公主身边的人来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自然的让了路给清容,又有内侍极殷勤的引着清容进门。

    清容此前曾无数次的出入过太后的寝宫,先帝是极孝顺的一个人。太后的寝宫建的格外华丽,院子一年四季都是花木葳蕤,郁郁葱葱。目之所及,总是一片欣欣向荣。幽静舒适,却一点不觉萧瑟。从仪门到殿内,三五步便是个洒扫的内侍与宫女。

    可如今清容再到太后寝宫,满眼看见的全是枯枝败叶,马上就是年下,殿里连个应景儿的红灯笼,福字春联都没有。

    寝殿外只有寥寥的几个内侍宫女,瞧着样子也不是在等太后传唤进门伺候,多半是监视太后。

    引着清容的内监说完话,这些守着的内侍宫女们立时陪着笑道:“原来是御前的姑姑,您请里面坐。”

    连个通报都没有,她们便替里面的太后做主了。可见李静若此时的地位,到底有多低下。

    内殿里一点儿热乎气都没有,门里和门外一样的冷。

    李静若此刻正坐在最里面的榻上,围着棉被,见有人进来了,动也不动,木头人一样。

    清容回身向着内侍道了一声谢,道:“我同太后说话就是,你不必跟着。公公可有炭盆?屋里实在太冷了。”

    那内侍立时点头哈腰的说道:“已经去了,哪里敢冻着长公主身边的姑姑。”内侍说着,立时就出了屋子。

    李静若听见清容的声响,这才好像忽然活了起来,立时转头看向清容。

    清容把手指放在唇边,对着李静若摇了摇头,示意她先不要说话。

    “长公主想问一问太后,可知道沈大人的去向。”

    李静若似乎明白了什么反应很快的说道:“沈大人,什么沈大人?哪个沈大人?”

    清容便煞有其事的同李静若提起自己,两人交谈的功夫,内侍已经将炭盆生好端了进来。等人重新出去,清容才走近李静若。

    李静若的情绪颇为激动,立时从榻上下来,扑到清容的跟前,道:“姑娘,救救我。”

    清容幽幽一叹,问李静若道:“永平公主的打算,你知道多少。”

    李静若不敢再同清容藏心眼,便是如数都同清容交代了。

    “我只知道永平公主想要犯上作乱,她想扶持我的儿子当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她答应我,让我做太后,一辈子衣食无忧。”

    清容不禁凉凉一笑,道:“你如今不就是太后了,这辈子也必定衣食无忧了。永平公主大约没那个心力来杀你的。”

    李静若哭道:“我以为,我以为永平公主就是贪慕权利,她一个女子,又不能做皇帝。”

    清容嗤的一声,哂笑,“可如今呢?”

    李静若有些惊恐的看着清容,道:“如今,如今瞧着,竟有几分要,要当皇帝的意思。”李静若说着,仍旧身心难平的说道:“可女子,女子怎么当皇帝。”

    清容不想跟李静若讨论女子到底能不能当皇帝这件事,且不说大梁的社会状况,单说照着永平公主已然有些变态的心理状况,也根本不适合当皇帝。

    李静若这才突然想起来什么,问清容道:“沈姑娘,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清容只简单的说完,便问李静若道:“如果我想从宫里逃出去,你有没有法子?”

    李静若在宫里这么些年,自然比清容更熟悉,更了解内廷,何况李静若曾成功的帮着皇后出了宫。

    “若是宫里有死人,奚官局会将人推出皇宫。”

    清容眼前一亮,问李静若道:“奚官局在哪儿。”

    李静若指点了清容该如何去奚官局,清容也不多耽搁,同她告辞。

    “沈姑娘,你,你可千万别忘了我们母子啊!”

    清容握着她的手道:“当年是我帮你入宫的,自不会不顾你。永平公主再如何,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动你和皇帝。”

    清容按照李静若的指点,去了奚官局,她原本还担忧奚官局一时半会儿没有死人可怎么办。谁知刚一到奚官局,却不想竟也十几个死人,瞧着却都不是到了年纪的老人,而是好些年纪轻的宫女、内侍。

    清容不敢耽搁,直接钻进一个裹着席子的死人。

    其实她是很害怕的,可眼下为了逃出永平公主的掌控,她实在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就这样贴着死人,一直到第二天,清容才感觉到有人抬着这些尸体往车上扔,清容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运尸车走走停停,也不晓得走了多久,清容便被倒垃圾一样的从车上倒了出来。她也不大敢动弹,就这么一直等着天彻底亮了,清容才从这一堆尸体里站起来。

    清容这才终于看清楚,为自己一路掩护的是沅祺,除了沅祺,还有从前伺候皇上的、李静若的、皇后身边的一些人,清容都很熟悉。

    清容瞧见这么多相熟的人的尸体,整个人仿佛侵入在冰水里,冷的浑身上下从内到外的颤抖着。这太可怕了,这些人同自己说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清容忍着眼泪,回身就往外跑。

    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不过皇宫运出来的尸体,都扔在京城外的乱丧岗里。四周都是荒芜的坟头和密林一类。

    清容含着泪,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力竭了,清容跪坐到地上,忍不住放声大哭。

    她来到大梁这么久,她从没向此时此刻这么无助,她忽然想念宋昭,发疯的想念宋昭。

    去辽州,她一定要去辽州,找到宋昭,再也不和宋昭分开了。

    清容身上没有钱,更没有值钱的物件儿。她是七转八转,好不容易到了慧照庵。

    可站在慧照庵的山脚下,清容却有些犹豫了。她有点想不出来,能去慧照庵寻求什么样的帮助呢?她从前给了慧照庵不少银子,可这会儿也不能给要回来啊?

    慧照庵旁的善堂,是基金会负责的,可如今基金会早就落在了永平公主的手里,恐怕也指望不上。

    清容正想着,却听有人忽然叫道:“沈姐姐。”

    清容转头,却不是别人,正是聪儿,郭聪。

    六年前元珩将郭聪送进魏国公府,作为第一个军烈属救助计划,郭聪如今已经长成个大小伙子。

    郭聪一见是清容,越发激动起来,却更小心谨慎的拉着清容钻进了一边的林子里,小声道:“沈姐姐,如今京城内外都在通缉你呢。”

    沈清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直接问郭聪道:“有没有北边的消息。”

    郭聪向着沈清容点了点头,道:“北边的战局胶着。”

    清容想再问一问郭聪,可想来想去,恐怕多的郭聪也不知道了。

    “善堂可好?”清容寒暄的问。

    郭聪摇了摇头道:“善堂的月例被缩减了,我们这些男孩子被停课了,教我们的文武师傅被裁减了。”

    清容知道,长公主开始大力调整男子与女子社会资源的比例了,比如进学、徭役、科举等相关。

    清容不免一叹,叮嘱郭聪道:“所幸你如今在国子监进学,也不指望善堂的师傅们了。”

    郭聪却摇了摇头,道:“国子监停学了。”

    清容在永平公主身边,倒是没听说这样的话。

    郭聪道:“长公主让女子入学,和男子一样进学。所以国子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反对,自行停课了。”郭聪说着,脸上流露出一些恐慌伤感之色,道:“国子监祭酒,昨天被斩首示众了。”

    清容也有些无话可说。

    “沈姐姐,你有什么打算?”郭聪眼神闪烁,期待的问清容。

    清容也不瞒他,直言道:“我要去辽州。”

    郭聪道:“姐姐,我能同你一起去辽州吗?”

    清容几乎没有多思虑就同意了。

    郭聪文武双全,如今这个情况,她带着郭聪比自己去辽州要安全许多。

    不过清容又有点发愁,道:“我虽然想去辽州,可我是从宫里逃出来的,身无长物。”

    郭聪已然有了主意,道:“我回去收拾收拾,我虽然没什么银子,不过这几年善堂的月例不少,我也有些积攒。”

    清容点了点头,“只要离京城远了,我就有赚银子的办法。”

    郭聪也不耽误,悄悄回善堂收拾了包袱,又拿了一件儿自己的干净衣裳给清容,让她换上作男装。

    两人步行着离开京城,一路先往大兴县出发。

    辽州边界的辽军大营里,兵将凑在大帐里商议作战策略。里面显然出现了分歧,争吵声不断。

    “我今晚带着火炮再进行一次奇袭,不能再由着战况这样胶着下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