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这么些年的幕后黑手

    “清容好你千倍万倍,你便连她身上的尘土也不及。”元珩别过头,甚至懒怠去看永平公主。

    永平公主道:“沈清容如今只一心系在宋昭的身上,她心里只有宋昭你也不在乎?”

    元珩根本再不肯理睬永平公主,只是看向辽王,对着自己的士兵道:“把他们拿下。”

    两边的侍卫立时拔剑相向,连着辽王等人,也不得不背靠背的围着。

    李静若紧紧抱着晋王,窝在大殿的角落里。

    永平公主仍旧坐在龙椅上,满是无措。

    元珩就站在战局之外,整个人都格外淡淡然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看着辽王的人拼死相搏。

    辽王穿过刀剑相搏的人群中眼波幽幽的注视着元珩。

    “我父皇生前待你不差,就算永平公主对你不住,可你对宋菱,又有多少分真心呢?又怎么会为了宋菱,做出这等事?”

    元珩又看了一眼滴漏,嗤的一笑,没有立时回答,仿佛再思量什么,踱了几步,才缓缓的开口道:“是你们萧家欠我的。”

    辽王也不问元珩为什么,只是临危不乱的等着元珩继续说下去。

    “这天下,原本就是我们张家的!”元珩继续清淡的说道。

    众人这时便都怔住了,“张?”

    宋定一边护着辽王,一边道:“你姓张?”

    元珩垂头哂笑,“正是,先皇后是我的姑祖母,我的太祖父正是正北候张寅。”

    辽王一下就精神了,张寅那是妖后张氏的亲生父亲啊。

    “张家?你,你不是元家的人吗?”

    元珩道:“那是江夏侯感念我张家的恩德,为我张家留下了血脉。”

    众人便都了然了,原本元珩的亲爹就是江夏侯的私生子,原来这个私生子是这么来的。

    显然永平公主也震惊的难以置信,她和元珩成婚之后,关于这样的事儿,她竟丝毫都不知道。

    “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永平公主忍不住喃喃自语。

    宋定还是元珩的岳父,如今瞧见元珩这样的架势,他似乎察觉了什么一般,道:“你几时知道的?”

    元珩心知自己的这位岳父是个眼明心细的人,如今把话都说明白,他恐怕心里的疑云已经渐渐都有了答案。

    反正这些人都是将死之人,他也没有什么可再隐瞒的,“从我向宋家提亲开始,我作为那昏君的眼线迎娶宋菱,成为宋家的女婿。利用你们两方的信任,稳稳掌握了兵权,在军中确立了威信。”

    宋定不由苦笑,“果然有问题,你作为宋家的女婿,先帝也肯这样相信你,我们早觉得不对,却到底被江夏侯糊弄过去了。”

    元珩越发自得意满,“不仅如此,那让皇帝最为忌惮的军烈属计划,也是我暗示清容,屡屡推着她去做的。”

    宋定想起来了,那一阵子宋菱和元珩经常往宋家跑,元珩总有这些那些的事儿同清容交谈。

    宋宇猛然道:“军烈属计划开始的那个孩子,是你送去给清容的。”

    元珩微笑着位置可否,元珩再一次看了一眼时间,他显然是有什么要做。

    辽王已然了然,“所以你接着父皇和宋家,获取你所需要的。再从中挑拨设计,让父皇猜疑宋家至此,两败俱伤。”

    元珩冷笑着,“不然呢?你们当真以为仅仅凭着清容一个人,能让皇上忌惮宋家如此吗?清容也不过是个女子罢了。”

    宋定一边隔开拼命杀过来的侍卫,一边道:“原来从始至终都是你从中挑拨,包藏祸心!可怜清容一直以为是她自己连累宋家,甚至同昭儿和离。”

    元珩听宋定提到这个,脸色又阴沉了许多,他们两个原本就不应该在一起。清容早就与我两情相悦,若不是那昏君从中作梗,我会娶她的。

    辽王却很不以为然,“你知道什么叫姻缘天定吗?你同清容,根本就没有做夫妻的缘分。”

    元珩眼中已经怒意上涌,但仍旧忍住了没有变色,须臾间,他忽然笑了出来,道:“从今日起,一切都将拨乱反正,你们萧家和宋家将不复存在。这朝这国,从此之后便姓张了。我会将这天下,都交给清容。”

    永平公主听到这里,气恨的再也坐不住,疯了一样的从龙椅上站起来,扑向元珩。

    元珩直接抬手推了一把永平公主,她还没近身,便直接被元珩推倒在地,插不进辽王那边的士兵这时上前,刀剑就横在了永平公主的脖颈之间。

    永平公主哇哇大叫,道:“元珩,我这般对你,你没良心!你会遭报应的!”

    元珩表情寡淡,仍旧看也不看永平公主,蹙着眉,没耐心的说道:“我若不是为着让清容亲自处置了你,根本不会半路救下你,留你至今。你最好老实一些,否则,我只能现在杀了你。”

    永平公主悲痛欲绝,痛哭流涕,仍旧歇斯底里的大叫元珩没有良心。

    元珩又不耐的催促了攻击辽王等人的士兵,直道没用。

    就是这时间,殿外响起一阵马蹄声,“嗖”的一声,箭破空的声音传来。跟着是接二连三的破空声音,等元珩反过来时,肩窝、肘间、膝间相继传来一阵剧痛。元珩直接趔趄着跪到了地上。

    正打着的众人一看见,猛地回身都往殿外看去。

    但见宋昭穿着铠甲骑着马,手里握着弓箭,人已到了殿外。他身后跟着的大军,又是元珩带来的数倍。

    元珩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知道辽王带着人成功进皇宫后,立时就让人准备了,倒是没来得及去关注宋昭的去向,等他准备妥当,带着人四面八方入城关城门,进皇宫的时候,宋昭已出了城。

    他既没料到宋昭会出城,更没有及时得到消息。

    进紫宸殿的时候,眉间宋昭,元珩还以为宋昭是带着人在宫里四处搜寻清容去了。毕竟在宋昭那里,一直以为清容在宫里。

    如今宋昭猛人带着救兵入城,元珩震惊的无以复加,整个人都仿佛被人闷头来了一棒子,久久回不过神来。

    辽王大声提醒赶进门的宋昭道:“不要杀他,他知道清容的消息。”

    宋昭这才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箭,没有对元珩如何。

    便如宋昭猜测的那样,元珩控制的反叛军只有两万人,还被分散在京城各处守门的守门。

    宋昭单是自己带出去的人就有近两千余人,何况随着辽王同时入境的大军,有三万人驻扎在京城外的十里处,元珩关门打狗,封闭了消息,这些人自然不知道。

    若非宋昭那个时候在京外,他手下的人精明,恐怕城外的大军沉浸在胜利中,一时也不会想到元珩会以这样的方式黄雀在后。

    宋昭抽出腰间的剑,双眼猩红的看着元珩,道:“你知道清容在哪里?”

    元珩哼笑一声,道:“清容一到豫州,就一直跟我在一块。”

    宋昭目光锐利的鄙视着元珩,道:“清容在哪儿?”

    元珩不屑的看着宋昭,“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她在哪?”

    宋昭扔下剑,上前提着元珩的领子将他揪了起来,道:“她在哪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元珩轻蔑的冷笑,“好啊,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我和清容就会死在一起了。”

    宋昭闻言,怔愣的微微松了手,拧着眉毛道:“什么意思?”

    元珩却没回答,猛地抽出血肉里的箭,那箭簇带着倒刺将元珩手肘间的血肉勾烂。

    说时迟那时快,元珩立时朝着宋昭的脖颈扎过去。

    宋昭反应也很快,在元珩拔出箭簇时,人已经松了手。抬脚向前一踹,便将元珩踹翻在地。

    元珩带着的士兵眼见这陷入危机,谁也不敢再抵抗,全都放下了刀剑。

    辽王上前一步,提醒元珩道:“你已经强弩之末,你败了。只要你说出清容的下落,我可以饶你不死!”

    元珩却哈哈大笑,“我没败,我已经让那昏君死了,又灭了这么多萧家的人,让你们兄妹反目。我没有败,想知道清容在哪儿?”元珩猛地抬手,“休想,她要生生世世和我在一起。”说完这话,他便将那箭插进了喉咙里。倒地之后,元珩没有立时死去,他挣扎着向窗边,似乎是南边的方向去了。

    宋昭立时崩溃的冲过去,提着元珩的领子道:“你不能死,元珩,你不能死!”

    元珩的瞳孔都散了,整个人睁着眼睛,看着大殿窗外那抹鲜红的夕阳。

    宋昭不能相信,反复的晃着元珩,道:“清容在哪儿,你告诉我清容在哪儿?”

    辽王进前温和的拍了拍宋昭的肩膀,“别急,元珩带着的兵一定会知道他把清容关在了哪里。”

    宋昭已然慌了手脚,六神无主。听到辽王这话,立刻大声道:“别杀那些反叛军,把他们带过来,把他们带过来。”

    辽王也立刻下命令道:“只要能说出清容的下落,对作乱之事不予追究。”

    宋昭被元珩临死之际那癫狂的言语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带着人亲自审问。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