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我要以身相许吗?

    可跟着元珩入宫的人全都表明,元珩自己带着清容离开的,谁也不知道元珩把清容带去了哪里。

    日暮已渐西斜,宋昭是心乱如麻。

    众人在一起合计一番,已是十分笃定,恐怕元珩独自带着清容,是把人困在了哪里。元珩不去,恐怕也没人能找到,清容没水没粮,自然就一命呜呼了。

    辽王安慰宋昭道:“你先别急,他恐怕是把清容关在哪了。咱们现在就派人去找,倾全城的兵力,势必能找到清容。”

    宋昭面色凝重,又重新回到大殿里,亲自去搜元珩身上的东西,可他身上却根本一点线索都没有。

    宋昭觉着不对劲,“他身上连一把钥匙都没有,他既然这么小心谨慎,必定会自己收着钥匙的?若他关着清容的地方没有锁,那必定就是个极偏僻的地方。这京中没有人的地方能在哪里呢?”

    日已西斜,京城郊外的某处林子里。

    在水潭上的一颗手臂粗的歪脖树上,吊着一个人,正是清容。

    清容已经被吊了大半日,自清晨起,她便是水米未进。风吹日晒了大半日,她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吊着清容绳子的另一端,吊着油灯一样的东西。清容知道,等油灯里的油耗尽,在最下面是极速燃烧的火药,能将绑着她的涂满了火油的绳子烧断。绳子断了,她便会直接落尽上面幽深的水潭里。

    她有点后悔,当时真不应该跟着郭聪去辽州的。郭聪从始至终都是元珩的人,开始军烈属计划的也是元珩。

    当郭聪把清容带到元珩那里时,她才有些幡然醒悟。

    她一路看着元珩消极抵抗辽军,刻意抽走自己的亲信,便将整件事情明白了个大半。可清容还是想不通,元珩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清容望着越来越沉的夕阳,一点一点的陷入绝望。

    她从来不觉得元珩是那种滴水不漏,谋划周全的人。可今天一早,她被元珩独自带进这片无人的密林时,她才终于真正的认识元珩。

    彼时,元珩柔情脉脉的看着清容,一边用绳子将她捆了个结实,一边温声道:“不会有危险的,我会回来,你等我回来把你放下来。”

    清容仿佛看着一个变态一样,七上八下,心慌的大约是心率失调了。

    “若是绝对没有危险,你若是会回来,你又怎么会把我绑在这?”

    元珩温柔的伸手去抚清容的脸颊,“我一定会回来,我若不能回来,我们也能永远在一起。”

    清容头一次这么深切的厌恶和恐惧一个人,她转过头不去看元珩,冷声道:“元珩,就算我和你同月同日死了,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你做的这些业障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而我,还是会轮回,我们生生世世,都不会在一起。”

    元珩听得这话,脸色大变,凉凉的手掐在清容的下颌上,逼着清容转头看着他。

    “我们曾经那般两情相悦,你曾偎在我的怀里软语呢喃。清容,若不是宋昭,若不是那个废物,你如何会这么对我?不过生也好,死也好。今生没了,谁又知道还有没有来世,有没有生生世世?只要你生死都跟我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清容被他的手捏的下巴疼,她却一句话也不说,她不能别开脸,就把眼睛往一边转离,反正打死也不肯看元珩。

    元珩直接抱着清容,将她放在网子上,直接掉在了那颗树上。

    元珩站在树下,看着被困的清容,淡淡一笑,提醒她道:“你也不必想着呼救,这里是龙泉山。你和永平公主扩大温泉庄子,这附近的村子都归了温泉庄子。这里更不会轻易有人前来了。”

    清容看着转身要走的元珩,冰冷的开口,“你不会成功的,哪怕你谋划多年,哪怕你机关算尽,你也不会成功的。”

    元珩不以为忤的笑起来,“我的清儿,如果失败了,谁又能来救你呢。现在这样的局面,不是宋昭死,就是你死。难道你宁可自己死也要让宋昭成功吗?”

    清容一提起宋昭,脸上便充满了信心,道:“宋昭他会杀了你,他也会来救我,他一定会来的。”

    他一定会来的。

    清容一直想着这句话,到天彻底的黑下去,月上柳梢。

    山里的秋夜,又潮又冷,偶尔能听见流水的声音。亏着天上无云,还能有隐约的月光投映下来。可仍旧黑得可怕,清容从来不觉得自己怕黑。

    原来,她从来没有在这么黑暗的地方独处过。

    她看不清那油灯里的油燃烧到了什么程度,她不知道死亡距离自己到底有多近。

    可清容觉得很啼笑皆非,如果这火真的烧起来,如果她真的掉下去。

    上辈子死在水里,这辈子难道还要死在水里吗?

    那么她又会在哪里重新醒来呢?

    夜里不像白昼,可以通过阳光的偏移知道大概的时间。清容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能感觉到无边无际的黑暗包裹着她。

    她觉得照着元珩带的人马,若逼宫不能速战速决,恐怕凶多吉少了。

    此时,眼前忽然亮了起来。

    清容垂头去看,那亮光是因为油灯里的油终于耗尽,底下能燃烧的东西嘭的烧起来,发出来的光。

    绳子紧跟着烧起来,清容抬头看向头顶挂着的绳子,忍不住绝望的大叫,“元珩!去你大爷。宋昭,你……”

    还没喊完,“噗通”一声,清容直接落进了水里。

    清容被绑着手脚,连扑棱两下子,想办法让自己浮起来都没可能。

    她睁着眼睛,能看见天上的月亮离开自己越来越远。

    绳子掉进水里,烧着的火光被幽冷的水迅速湮灭。

    清容想哭,清容想宋昭,清容不想死。

    长时间的窒息,让她已经头晕目眩。清容忍不住,下意识的呼吸,水猛地灌进鼻腔,那火辣的感觉,十分痛苦。

    这种痛苦的溺水经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清容的思绪渐渐飘远……

    这时间,她身子忽然一轻,好像飘了起来。

    有人按住她的肚子和胸口,拼命拍她的背。也所幸,她溺水的时间不长,很快就清醒过来。

    清容定睛去看,熹微的月光映着男子俊美不凡的脸,他浓眉星目,鼻挺唇薄,样貌端正,贵气天成。不过眉宇间带着淡淡的不羁和痞气,此刻双目通红,眼神焦灼的注视着清容。

    清容觉得这一幕十分眼熟,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圆点。

    缘分头一次让清容看了个真切,相信了一切冥冥注定,她长长呼了一口气,才虚弱的将信将疑的唤道,“宋昭”。

    宋昭紧紧的抱住清容,将头窝在清容的颈窝里。

    清容能感觉到脖颈处传来一丝丝温热,宋昭肩膀轻微颤动,他好像在哭。

    清容却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辽王成功了,他成功了。

    “这位公子,”清容浑身乏力,说话便也有点哑哑的,提不起力气,“咱们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我要以身相许吗?”

    宋昭忽然抬起头,捧着清容的脸颊,直接吻了下去。

    清容却很是惊诧与羞涩,因为宋昭身边还跟着宋麟、宋麒等人,还有跟着的士兵们。

    众人瞧见这景象,全部背过身去。

    宋昭激烈的狼吻完,直接解开身上的披风,转头披在清容的身上。

    清容看着他脸上的眼泪,忍不住有些发笑,抬手替宋昭抹去了脸上的眼泪,道:“我知道你会来的。”她心里也酸是酸溜溜的,既有余悸未平的害怕,也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更有久别重逢的激动。

    宋昭一把将清容抱起来,道:“天凉了,咱们回去说。”

    说着,宋麟和宋麒等人立时吩咐人牵马过来,又帮宋昭保护着清容上马。

    宋昭带着清容,一马当先的先往京里回。

    清容眼下正没什么力气,便靠在宋昭的身上,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宋昭道:“元珩鞋底有红泥,他带着的兵又说他今早从京郊回来,我让人四面去查,最后只查到了两处。我想他这么自信满满的没用锁锁住你,那势必是把你困在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清容原本冰冰凉的身子,自背后宋昭的胸膛上传来温暖的触觉,她才终于清晰的觉得,自己是真的活过来了。

    清容道:“元珩他失败了?”

    宋昭有些咬牙切齿,道:“是,他自己拿着箭刺穿了脖子,也不肯把你在哪儿告诉给我。”

    清容早就料到,元珩会玉石俱焚,可听见宋昭这样说,脑海中浮现的画面感还是十分惊心。

    “永平公主呢,你们将她如何了?”

    宋昭道:“永平公主现在被软禁在宫里,辽王正考虑要如何处置。”

    “润容和祖母呢?”

    “她们在兴县,还没有跟着回京,明日一早就会动身进京了。”

    清容有些疲乏的靠近宋昭的怀里,她跟在元珩身边的这些日子,一个整觉都没睡过,如今被这样折腾,更没了什么力气。

    她安心的靠近宋昭的怀里,直接睡了过去。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