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风波过后的收尾工作

    这一觉极长,睡得很熟。等清容醒过来,整个人仿佛都谁在棉花里,温暖又舒服。

    这时,清容的手肘触在坚实的胸膛上,那温热的触觉,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她还有些恍惚,总觉得这像一场长长的梦,很不真实。

    转过头,宋昭正怀抱着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这眼神太过炽热,让清容忍不住双颊一红,不自在的垂头,直接埋进了宋昭的胸膛里。

    宋昭紧紧的把她揽在怀里,只是笑,大手温柔的捋着他的背,带着无限的珍惜和爱怜。两人便都不说话,只这样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心跳,便觉无限的甜蜜。

    这样静谧了良久,宋昭才轻柔的吻着清容的额头,小声道:“醒一醒。昨儿晚上大夫说你身体虚弱得很,又着了凉,现在脾胃也是虚的,我让人煮了姜丝鸡蓉粳米粥。”

    清容听他这样说,才觉出五脏庙的饥荒。

    她软声嗯了一声,宋昭就立时爬起身,也不让人进来,而是亲自出门去要粥。

    外面也不知是谁,立刻就端了粥给宋昭。可见这粥早做好,一直在火上煨着呢。

    宋昭端着碗,深情款款的坐到她床前,单手去扶清容坐起来,有给她腰窝下塞软垫。

    清容抬手要去接碗喝粥,宋昭却万般温柔的错开她的手,道:“我来。”

    清容格外别扭,道:“我还没虚的端不起碗来。”

    宋昭眼波柔柔,能沁出水来的那种,“让我喂你吧,这样的情景,我梦里曾出现过无数遍。”他说着,显然又情绪波动,眼睛湿乎乎的。

    清容从前可没发现宋昭是个爱哭的人。她也不再多说,只垂头乖顺的就着宋昭的手,慢慢的喝粥。

    两个人这样一个喂,一个喝,没人说话,只是眼神间或相撞,带着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等清容喝完了,宋昭放下碗,重新钻回被子里,继续抱着清容道:“咱们再这样耽一会儿,等奉国夫人和润容到了,咱们也就要进宫了。”

    清容吃饱了,又有点犯困,在宋昭的怀里咕哝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关禾秋怎么样了?”

    宋昭脸色立时大变,浑身发僵,有些不大自在。

    清容也感觉到了宋昭的变化,抬头去看宋昭。

    宋昭轻扶着清容的肩膀,在她额头上吻了吻,道:“她,死了。”

    清容的身子也是一僵,想问一问关禾秋是怎么死的,可又觉得没有什么可多问的必要。多半是自己作死的。

    宋昭也没有往下再说的意思,只是静默的用下颌抵在清容的头上,静静的感受着这份平静闲适的美好。

    滴漏滴答滴答的声音也不晓得响了多久,宋麟便在外面道:“世子爷,王妃与奉国夫人的车架到了。”

    宋昭便拍了拍清容,扶她起身,把早从奉国夫人府接来的浮翠等人全都叫进门,伺候清容梳洗更衣。

    自清容去泰山之后,浮翠便一面都没见到清容,如今骤然相见,浮翠眼含热泪道:“姑娘!”

    几人边伺候着清容穿戴,边叙旧一二,手下动作很快。

    等宋昭与清容两个从魏国公府出门,辽王也正好带着人一路快马前去。

    京城的叛乱被平定,辽王却并没有立时称帝。

    但京中的人对辽王俨然已是对待未来新帝的态度了。

    朝中仅存的那些朝臣,得到消息后,几乎是争先恐后的到城门来迎接未来的皇后。

    清容与润容的关系非比寻常,自然是同辽王一道等候润容。

    辽王一瞧见清容,便十分亲近的打量着清容,道:“昨天的事儿阿昭派人来同我说了,万幸,万幸,你安然无事。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润容非得唯我是问。”

    九月的暖风徐徐,秋高气爽,阳光就这么肆无忌惮的照在他们的身上。

    清容仿佛觉着这两年里是头一次驱走阴霾,看见了光亮。

    天这样晴,可真好。

    润容与淑容分别搀扶着皇后与奉国夫人下了马车,润容远远的倒是没看辽王,先看见了清容。

    润容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奉国夫人脸上也流露出欢喜的笑容。

    清容心里一暖,当真就有一种一家人久别重逢的温暖激动。

    润笑中带泪“祖母,我就说这丫头命好,有老天爷保佑。”

    她说着,眼含热泪的上前,紧紧抱住了清容,道:“臭丫头,你可担心死我们了。”

    清容也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真好,咱们都平平安安的,又见面了。”

    除去润容外,还有宋家的一众女眷。众人对清容都是劫后余生,久别重逢,各自脸上都带着真切的喜色。

    尽管辽王尚没继位,可皇后还是切实的皇后。

    李静若极有眼色,识时务的进前,直接带着晋王朝着皇后跪拜下去。

    前来迎驾的众人,也是跪拜下去,尽管辽王没有登基皇后的太后身份未名,可这些人仍旧十分郑重的三呼千岁。

    润容环视下去,便极为眼尖的看见了沈家的人,以及沈泠容同忠义伯府、沈沛容及夫家。

    润容忍不住小声道:“京城这么折腾,沈家倒是没伤筋动骨。”

    清容这才瞧见跪在人群中,不甘垂头的沈泠容等人,讶然道:“有沈泠容、沈沛容两个助纣为虐,沈家倒是逆势而起。如今她们两个倒是有脸来。”

    润容鄙夷的睨了两人一眼,很快同辽王一起扶着皇后上车,众人自是要一齐入宫。

    永平公主被废黜,那些被她册封的女官自然也不敢再上朝。跟着辽王一起入宫的,自然全是硕果仅存的男官员们。

    清容陪着奉国夫人、魏国公夫人一起送润容和皇后回内宫,皇后难免关切的询问清容在京城这段时间如何度过。

    魏国公夫人听着清容简单诉说,却听得是心惊肉跳,脸上充满了怜爱与疼惜。

    不多时,殿外便有内监唱道:“辽王到,魏国公到,魏国公世子到。”

    辽王一进门,直接免了众人的礼。魏国公说起前朝请辽王登基,日子已经定下了。

    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众人也早就了然于胸,倒是皇后问辽王道:“永平呢?”

    辽王道:“关押在李贵妃从前的宫中,我想……”

    皇后表情淡漠,眼中杀意必现,“她必须死,你要给你父皇的死一个说法。你要给你继承大统一个名正言顺。”

    皇后显然是怕辽王心慈手乱,直接替他做了主。

    辽王没说同意也没反对。

    皇后便又问:“晋王母子你打算怎么安置?”

    皇后说的是安置,这便是领李静若放她出宫的情了。

    辽王便道:“晋王还没长大,我预备留他暂时在宫中教养。等到了年纪,再看看要不要外放出京。”

    皇后也觉得妥帖,倒是没有提出其它的意见。

    这些都是同后宫相关的,至于前朝要如何处置,皇后也没多问。

    自辽州而来,众人一路担惊受怕,如今算是彻底安定了,脸上不免都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疲惫。

    皇后便先请魏国公夫人和奉国夫人先行回去休息,又让润容带着清容自便。

    这些年轻一些的送了魏国公夫人和奉国夫人,便都去了太极宫。原本润容打算拉了清容去偏殿说话,倒是辽王把两人留下,预备商量永平公主册封的那些女官要如何处置。

    最后大家议定,那些被逼迫的女官,自然是要免职的。不过经过战役之后,润容把整个战后的后勤撑起来,辽王对女子除去在家相夫教子以外的事情,又有了新的看法。

    不过他倒是没立刻通过润容细说,只定下,将那几个助纣为虐,附庸永平公主出坏水儿的人问罪便了。

    跟着便是辽王要同宋昭等人商量缺了大半官员的六部九卿要如何填补。

    清容便预备同辽王出门,辽王忽然叫住了清容,道:“永平想要见你。清容,你全当送送她吧。”

    清容有些惊诧,宋昭看了辽王一眼,先开口问道:“清容可以不去吗?”

    辽王道:“自然一切都看清容的意愿。”

    润容道:“那就不去,她如今又不是公主,只是个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可见的。”

    清容却有点想去见永平公主最后一面,想看看她为什么要见她。

    “我去吧。她不曾做过什么伤害我的坏事。”

    宋昭立时站起来道:“我同你一起去。”

    清容一笑,道:“永平公主如今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润容道:“我带着人陪着,你只管放心就是。”

    宋昭这才稍稍放心,润容陪着清容,又让人准备了三尺白绫。

    清容有些讶然,问润容道:“今天就?”

    润容轻垂眼眸,淡然道:“五郎最重情谊,无论先帝与永平如何对他不善,他心里还是念着那份情的。那便由我来处置了她吧,左右今日、明日,她这种罪大恶极的人,都必须死。”

    清容俨然看见了一个足以母仪天下,威严庄重的皇后。这样的润容,第一次让她有陌生感,却同时也十分欣慰。

    显见在这些年的战火纷飞里,在先帝和永平公主的连番压迫下,润容变得独立而强大,成为辽王身后最坚强的支撑。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