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余生请多关照

    姐妹俩一路去了从前李贵妃的寝宫,永平公主被关在她一直以来居住的偏殿里。

    看押永平公主的内侍和宫女立时去给润容开门,润容带着人陪着清容进门。

    永平公主身上仍旧穿着之前的龙袍,听见开门的声音,她抬头去看,就瞧见清容穿着一身青色衣裙,外面的褙子上绣着蔷薇花的花纹。

    眼前的人,仿佛仍是她未出嫁时的青涩样子,神情永远是那么清淡自若,漫不经心。

    “沈清容,你我相识十年了。”永平公主颓然抱着腿,坐在床边的脚踏上。

    清容没有应永平公主的话,只是默然的盯着她看。

    永平公主看见清容的表情,更是心绪翻涌,盈满了愤怒与不甘,“你凭什么这样看着我。”

    清容觉得她这火气上来的很神经很莫名其妙,有些无奈道:“那我怎样看你,你心里才舒服呢?”

    永平公主此时此刻的眼里似是只能看见沈清容,除了她对润容与托着三尺白绫的宫女视而不见。

    “沈清容,我不明白,我想不明白……”永平公主眼中流露出的情感很复杂,是充满了疑问,真的想不通。

    清容也好奇,永平公主的执念到底是什么,便要走近。

    润容却拉了一把清容,对她摇了摇头小声道:“她恐怕早已疯癫,你何必上前,仔细她伤了你。”

    清容拍了拍润容的手,温和的笑了笑,直接走上前,索性盘膝坐在永平公主面前,道:“你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我若能给你解答,自给你解答清楚。”

    此时此刻的清容,对即将走向死亡的永平公主只留下可怜与无奈。

    她生在皇家,从小到大受尽了众星捧月的疼爱,放眼天下,似乎没有她得不到的。可唯独心爱之人的真心,美好的婚姻,与挚爱的孩子,是她所不能得到的。

    先帝与李贵妃给予永平公主的爱,显然是畸形的,剥去权利的外衣,只剩下溺爱而已。她们没教会永平公主正常的爱,做人的原则与底线。

    所以永平公主的原则只有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挡路的人,统统可以去死,因为,只有她自己才是最珍贵的。

    “明明我才是公主,我才得天独厚,我才应该无所畏惧。我才可以高傲而泰然自若的活着。可你沈清容却比我还要骄傲,你自命清高,偏偏旁人都喜欢你,都吃你那一套。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永平公主说到这里,眼中满是委屈,有点像幼儿园里做得好但是没有得到表扬得到小红花的孩子。

    “做基金会,做慈善施恩,我也做。不仅如此,我还把女人的地位太高,让她们能自由自在的过日子,让她们能像男人一样的生活。可她们一个个的都巴不得我去死。难道我做的没你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凭什么你能求仁得仁,我这个天之骄女,却永远败于你手?”

    永平公主显然不止是想不通,还觉着很耻辱。

    清容摇了摇头,“你希望女子和男子一样能平等的生活,女子的命运再不被男子主宰这没有错。可你却没有想过,她们是不是愿意。”

    永平公主听清容这样说,忍不住大笑,“她们真是贱的可怜,贱的可笑。生来就是贱婢,贱皮子。”永平公主说着,语气越发怨毒起来。

    清容却不以为然,“自秦焚书坑炉,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当权者行的便是愚民之事,自古以来,平民百姓便是民智难开。她们读书者少,明文史,知谋略更少。你所思所考,她们自不能明白。这却并不是她们就愿意自轻自贱,这也不代表你能用为她们好,来逼迫她们,更何况,你对她们是生死相逼。”

    永平公主似是听懂了,可仍旧不以为然。

    清容却直接道:“就好像先帝与贵妃,他们说是为了你好,可他们迫你做了你不想做的事。哪怕你去南疆可以当王后,可你仍旧不愿意。以己度人,将心比心。”

    永平公主强辩道:“这不一样。南疆是什么样的日子,他们并不是真的为我好。可我来日让她们过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大抵人都如此,永远没办法彻底的换位。这就好比清容上辈子觉着单身不生孩子真好,可她的女同事却觉得她这样一定很孤独不幸福,疯狂的给她介绍相亲,非要把她拖进结婚生子的泥潭里。

    清容澹然一笑,“你不是她们,她们也不是你。你觉着好的,她们未必这样觉着。你却非用生死威逼她们。更何况,你可以为女子某得更多的权利,却未必非要踩在男子的身上。女子的平等,为什么非要同男子对立呢?”

    这个问题别说永平公主想不明白,放到上辈子,多少现代人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反正妇女平等这件事,在生育权没有解决时,也很难真正绝对的平等。

    何况如今永平公主想要在封建社会里振臂一呼,解放妇女,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太难了。

    永平公主仍旧死不悔改的说道:“癫覆乾坤,自然要流血,要付出代价。我以为你会理解我。”

    清容道:“我自然理解你,却不认同你的做法。无论是先帝还是你的统治,其实都是一样,只为了满足你们自己的私心罢了。”

    润容大约能听懂清容的话,眼见永平公主越说越来劲儿,忍不住道:“清容,你也不必同她多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做下那等丧尽天良的事……”

    永平公主突然拔高了声音,继续无视润容,与清容道:“沈清容是你告诉我,我是一国公主,我享受着万民的拥戴与供奉,就该承担一国公主的职责。”

    清容倏地想起当年永平公主在和亲南疆之前,她同永平公主说过的话。清容眼下有些不能理解永平公主的执着了。

    永平公主横着眼睛,“我这一生,你是第一个那么轻蔑的看我,那么明显鄙夷我的人。”

    清容觉着永平公主可能有点偏执型人格。

    永平公主看着清容的眼神,凄然一笑,“如今还是一样,你对我的轻蔑与鄙夷从来都没有变过。”

    清容尴尬道:“公主,其实您不必在意我如何看你的。”

    永平公主却失魂落魄的摇头,道:“不,你让我发觉了我自己的不堪……”说到这里,永平公主忽然站起来,她似乎把要对清容说的话都说完了。

    润容瞧着很是警惕,忍不住上前两步替清容去防着永平公主。

    永平公主看着清容背后端着白绫的人,淡淡道:“把那个放下,你们出去吧。”

    润容见她已然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也愿意给她留有死后的尊严,便上前服了一把要站起来的清容。

    清容没有再同永平公主说什么,只是最后向着她微微低了低头,算是对她这位高傲的公主最后的送别。

    润容、清容两个互相搀扶着走出屋子,立时命人关了门。两人站在门口,也不离去。

    倒是润容见清容神情凝重,凑趣的说道:“难怪永平公主这么讨厌你,刚开始你回家的时候我也顶讨厌你,不止我,大姐、沈沛容、沈泠容都顶烦你那个劲儿。”

    清容忍不住好奇道:“什么劲儿?”

    润容道:“永平公主说的啊,总那么傲气十足的,泰然自若,谁也不怕谁也不在乎的那个样子。”

    清容不禁默默检讨,她不觉得自己是那种看着牛哄哄没有亲和力的人啊。

    “我后来才觉得,你大约是真的不在乎。你什么都不在乎,你也什么都不想要。给你什么你就要什么,不给你什么你也不惦记。原来那不是高傲,是无欲无求,看破人生。”

    清容听不出来这是夸她还是赞她,只是忍俊不禁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想要,只不过我一直都是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不过后来就不这样了,否则我怎么会卑躬屈膝的给永平公主当了这么久的奴才呢?”

    清容简单的总结起来,其实她这辈子活得是带着莫名穿越的怨气,破罐子破摔不怕死的态度,才会让人觉得无欲无求的高傲啊。

    误会,一个美丽的误会。

    这时间,屋里嘭的一声,她们听见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润容和清容都不去看,却是跟着润容来的人一把推开了门。

    片刻之后,宫女躬身站在润容的身侧,小声道:“永平公主去了。”

    润容紧紧的握住清容的手,道:“这件事儿了了。”她似是松了一口气。

    元凤二年九月初十,永平公主于轻尘殿自裁,这场长达近两年的黑暗统治,史称元凤乱政。

    永平公主发动的泰山屠杀,和令人发指的杀父弑母、屠杀兄弟,史书留名。

    辽王将年号又重新改为天启四十八年,为缅怀先帝,已示尊敬,他预备郑重其事的为先帝守孝三月。

    等来年元月初一,改年号称帝。

    从轻尘殿离开,清容也觉着身心一轻。又忍不住好奇的问润容道:“永平公主的事算了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沈沛容和沈泠容。”

    润容没回答,同样好奇的反问清容,“你想怎么处置?”

    清容一时也想不出来,只讷讷的感叹,“我觉着她们也不是罪大恶极,处死总不至于吧?”

    清容作为一个现代人,脑中确实没有处死谁的那根弦儿。

    润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忽然笑起来,“其实你若不提,我几乎都把她给忘了。”

    也是,如今润容站在的高度,是沈泠容和沈沛容这辈子都不能企及的,估计让她们活着看润容幸福、滋润的过日子,就是对她们最大的惩罚吧?

    毕竟当年在沈家,沈沛容和沈泠容才是最得宠爱,要啥有啥的女儿。她和润容简直是被她们两个欺压、抢夺着长大的呢。

    辽王将永平公主册封的女官名册送到了润容手里,润容被清容影响,立时让人去制作这些女官的简历,在永平公主乱政期间,她们都做了什么,无论好事坏事,事无巨细的都要写下来。

    等一一看过,把那些助纣为虐没做好事的人都挑了出来,若手上沾有人命的,便都按照律例处置。

    剩下那些做得好的,润容便做主请这些人入宫,安慰一二,并说明这些人可以继续做基金会的女官。

    忠义伯府借着上面处置沈泠容的机会,直接下了休书,将沈泠容踢出了忠义伯府。沛容也被夫家休弃,送回了沈家。

    辽王执政之后,大力革除了依附李家的一些官员,诸如沈泠容的母舅赵家,沈家一类。

    并从这几年的地方政绩里,不拘一格的提拔了一大波政绩卓越的官员进京。

    朝中大半官员因着这样的举措填满,自然都感念圣恩。

    清容觉着,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算是变相的巩固了皇权。

    原本沈泽端、沈泽章两兄弟在朝堂保持中立,却因为赵姨娘与沈泠容的关系,站错了队,自然对着母女百般怨怪。

    沈泠容被休弃回家后,跟赵姨娘的日子便越发艰难。

    沈泽章忖着润容在辽王跟前的地位,自要找润容去说情。

    彼时清容也在宫里陪着润容筹划大梁未来女官发展的事项。

    一听说沈泽章求见,润容竟有些怔愣,瞧着是在思考什么。

    自润容嫁给辽王,自沈家站队李家势力之后,她们已经许久没见过沈泽章了。

    良久,润容羽扇一般的睫毛忽闪着眨了眨,才抬眼,道:“请他来吧。”

    内侍们很快无声的将沈泽章带进门来。

    沈泽章很恭敬的向着润容请安。

    润容面无表情,淡淡道:“沈大人免礼。”这种生分有些刻意。

    清容在润容的身边,无声握了握清容的手。

    沈泽章抬起头来,满脸的沧桑,照比十年前,他已经很有些老态了。

    他看见润容和清容都在,先有些尴尬,旋即又默然咳了咳,才道:“你们两个,倒是一向都好。”

    润容忍不住极低的冷笑出来,“不劳沈大人费心,我们两个一向不是很好,不过如今算是苦尽甘来了。”

    沈泽章脸上又流露出尴尬之色,握拳在鼻尖垂头咳了咳,极力的忍着尴尬,道:“你们两个尽管过继给了奉国夫人,可到底也是我的女儿,是我生我养你们长大的……”

    润容自然知道沈泽章是为什么而来,因为当初辽王提起沈家的时候,还是润容开的口,让辽王不必在意她,该如何处置沈家,就如何处置沈家的。

    如今沈泽章进宫求见,又肯拉下脸来以往昔的,鲜见是求情来的。

    “是母亲生的我,我是在沈家长大。可我嫁人,我和王爷这些年担惊受怕,却没得到沈家半点照顾。沈大人你得明白,沈家如今还能在京城,就是因为生养了我。若连这点恩惠也没有,沈家已经跟赵家一样,贬为庶民了。”润容断然打断了沈泽章的话,掷地有声。

    沈泽章却仍旧厚着脸皮,语重心长道:“润容,你往后地位不同,你该明白,你需要有力的母家和你互相扶持。”

    “前朝我自有祹哥儿和清容,她们就是我的母家,是我的亲人。我们这几个被沈家遗弃不要的弃子,一直也是这样相依为命起来的。往后,也会如此。”

    如此,沈泽章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却道:“我对你们母女不住,可还有你兄长,你好歹……”

    润容却不理会沈泽章,直接端茶送人。

    等人走了,润容有些失落的问清容,道:“我,是不是有点太冷血无情了?”

    清容却摇了摇头,“从小到大,他心里就只有沈沛容和沈泠容两个女儿。谁种的因,谁自然就要来尝这个果。”

    可润容仍旧闷闷的,提不起精神来。

    清容以手支额,有些唏嘘的感叹道:“润容,你真要做皇后了。小时候在正房里你抢我糕点的时候,我可一点都想不到。”

    润容这才被她引得有点发笑,“是啊,小时候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可如今我自己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说话间,止戈带着另一个小家伙儿跑进门,看见清容,很欢喜的扑过去,“姨母!”

    止戈跟清容是很亲近,每次一看见清容,就扑上去要清容抱。

    润容瞧着既是高兴,又有些心疼,道:“你都这个年纪了,却还没有孩子呢。你和宋昭的婚事,该着急一些了。”

    清容却笑而不语,只把止戈抱在怀里逗弄着玩。

    转眼又是年关,乱了近两年的京城,又是从前的热闹平静。

    一清早,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直响彻了整个京城。

    看热闹的人从各家出来,变能瞧见巷子尽头的送嫁队伍,那热闹阵势,又是十里红妆。

    清容坐在八抬大轿,重新入魏国公府。

    魏国公夫妇带着一众儿孙、媳妇站在门口迎亲。

    清容在喜堂上跪下,便听见魏国公夫人带着哭腔说:“好孩子,好孩子,希望你和昭儿长长久久……”她欢喜的有些哽咽。

    清容遥想起当年嫁入宋家的情景,心里也带着说不出的唏嘘。

    宋昭掀开清容的盖头,屋子里便只有两个人。

    红烛跳动下,映照着两个人的脸。

    宋昭眼中盈满了水光,充满了欣喜、疼惜、宠溺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清容微微泛红的脸。

    他说:“我的小姑娘,余生请多关照。”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