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我,给你幸福了吗?

    绥和十八年,春。

    垂柳如烟似雾,雨水润的满园绿油油。风一吹,沙沙作响,柳絮纷飞。

    天家御苑里,风景如画,美不胜收。

    在凉亭里,坐着一个美丽端方的女子。她穿着朱红绣百鸟朝凤的宫装,头上戴着凤衔珠的金簪。脸色微沉,带着薄怒。

    她脚边跪着另一位俏丽女子,眉目如画,皮肤莹白。身上穿着国夫人的命妇青金色朝服,跪的十分恭敬。

    “沈清容,你别跟我这蹬鼻子上脸。璇儿来选太子妃有什么好的,我这个做姨母的,还能委屈了她不成?”

    “不行,我不干!当太子妃有啥好,当皇后太后也不好,风险太高了。”

    “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你凭什么从中作梗。再说了,不是你说的,让闺女为自己的婚事做主么?”

    “我们家璇儿还小呢,我还想再留她两年呢。”

    “小什么小,都十六了!你十四就嫁人了。”

    魏国夫人清容不以为然的撇唇,“那是赐婚,我也不愿意,没法子。”

    皇后润容亲自起身,去拉住清容的胳膊,“你给我起来,你挺着个肚子在这跪我,怎么着,想让你家国公去皇上面前告我的状?”

    清容站起身,才看的真亲,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他去告状又能怎么着,皇上最后还是向着皇后娘娘!我可不管,你自己连着生了一堆儿子,可别想把我家的女儿给拐走。”清容说着,近似撒娇一样的去拉润容的手,“天子宫嫔多难做,你也不是不知道。皇上后宫三千,我闺女若是做了太子妃,往后得有多少个情敌?”

    润容很不以为然,“你看看这么些年,皇上纳了谁进宫,那些宫嫔,也不过是从前在潜邸里的老人,有些年轻的,也是不得已的。可她们都无所出呢。再者,放着我这么一个姨母在,谁敢欺负咱们闺女。”

    清容仍旧虎着脸,不以为然,“谁知道太子往后是个什么性情,万一是个穷奢极欲……”

    润容愤然的去捏清容的耳朵,道:“小蹄子,你可是看着止戈长大的,他是什么脾性,你还不清楚?”

    清容连声认错,最后对润容坦然道:“我只是怕啊,我们家璇儿是个没心眼儿的,被我们家那个宠坏了。她这辈子这么顺顺当当的,而你们止戈也差不多吧。两个孩子是青梅竹马,可他们这么大点儿哪知道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润容倒是听懂了,也不再多反驳,而是反问清容道:“那你说怎么办,他们都这么顺顺当当的过来了,还能怎么办?”

    清容想了想,不禁神神秘秘一笑,道:“反正不能让她们顺顺当当的在一起。而且也得让太子该选妃选妃,我也得试试止戈靠不靠得住,免得过两年再冒出什么天下绝色,他移情别恋怎么办?”

    润容此刻也不敢拍胸脯保证了,移情别恋这种事,谁能保证呢?

    她糊里糊涂的反问清容,“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清容道:“等止戈过了考验再说。”

    从小到大再到老,眼看清容是一直鬼到现在了,润容倒是也没什么反对的,只睨了清容一眼,道:“你就作吧你!”

    说完,清容喜滋滋的告退出了宫。

    一出内宫的门,宋昭已经站在马车前,瞧见清容快步而来,赶紧上去扶住清容道:“太医都说了,你这一胎可不容易,还到处奔走折腾。皇后娘娘没惹你生气吧?”

    清容嗤的一笑,扶着宋昭的手上车,“从来都只有我惹她生气的份儿,我可跟你说,别三天两头去皇上跟前告皇后的状,一点用都没有。”

    宋昭也笑,“我知道皇上皇后感情好,也没指望着有用,可说了总比没说好,下次皇后也就收敛了。”

    宋昭说着,张开手臂将清容揽进怀里,道:“今天他又闹你了没有?”

    清容摇了摇头,闭目养神,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宋昭道:“你不是说去两广巡查的人选,皇上还没定下来吗?”

    宋昭嗯了一声。

    清容仰头去看宋昭,道:“那咱们去两广吧。”

    宋昭有些疑惑,“眼下正选太子妃的关窍,咱们去两广?那璇儿同太子的婚事?”

    清容不快道:“之前皇后都说定下来,如今又要拉开架势选妃。太子地位尊贵,可我们闺女也是宝贝,才不给他们挑挑拣拣。”

    宋昭知道清容在孕中一直敏感多思,便安慰道:“皇上、皇后也不是要挑挑拣拣,太子妃尽管是内定的,但总要走个选妃的过场。”

    清容立时对宋昭命令道:“我不管,璇儿的婚事我来做主,可不准插手。”

    宋昭立刻惟命是从的点头,“好、好,全听你的。”

    清容一声令下,宋昭直接递了折子上去,请旨去两广巡查。说是巡查,这么一去却怎么也得两三年的光景。

    皇上起先是不准的,单独召见了宋昭好几回。

    “清容恐怕主意已定了。”

    皇帝忍不住嗤笑宋昭道:“瞧瞧你那点儿出息,清容就这么吓人?”

    宋昭只是笑,心里暗想,那皇后要是下令,您不也只能听着没招儿么?

    结果皇帝刚嘲笑完宋昭不到半天,就被皇后说服,准了这一家人等清容临盆后,可以去两广巡查。

    四月初,清容诞下一个男孩,她与宋昭的第六个孩子,第四个儿子。

    宋昭不放心清容的身体,非等到九月,才启程。

    几个孩子都被清容带在了身边,魏国公府开始轰轰烈烈的收拾起行李。

    太子一听说魏国公果真要去两广巡查,行李都收拾好了登时就急了,当时宫门已经落锁,太子就一路急匆匆的去太极宫,要见自己母后讨说法。

    “母后,不是要准备选太子妃了么,父皇真让魏国公走了啊?”

    润容瞧着自家儿子这猴急模样,忍笑的问道:“魏国公怎么就不能走了。”

    太子急吼吼道:“魏国夫人把璇儿也带走了啊!”

    润容也很同情自己的儿子,心想,傻小子,想要把人家闺女骗回家哪儿那么容易。

    面上却语重心长的拍着自家儿子的肩膀,道:“皇儿,你看这世间女子千万,谁都可以做太子妃,又不是只有魏国公家的璇儿。”

    太子委屈道:“可是,我只想跟璇儿在一块儿。”

    润容很讲道理的说道:“那是你还小,不明白什么是天长地久。”

    太子倔强道:“我知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母亲,我不小了。”

    润容尴尬一笑,可不是不小了,他亲爹这个年纪,已经娶妾生孩子了。若非她刻意想让儿子晚娶亲几年,这会儿她也当祖母了。

    另一边魏国公府,清容把府里安排妥当,一抬眼就瞧见自家闺女站在门口,一副有话说的样子。

    清容笑了笑,对着璇姐儿招了招手。

    璇姐儿乖巧的进门,坐在清容的身边,将头靠在母亲的怀里,道:“母亲,我真要跟你们去两广吗?”

    清容点了点头。

    璇姐儿又问,“母亲,你对太子选妃怎么看?”

    清容很直接的说道:“璇儿,你还小。倘若是你的,不论早晚,总是你的。倘若不是你的,就算你早上十年、二十年,它也不是你的。你可懂?”

    璇姐儿不说话了,只埋头在清容的肩上,算是默认了眼下的情境了。

    第二日,魏国公带着一家老小,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京城。

    皇帝和皇后派了太子来送,以示郑重。

    太子路上频频对着璇姐儿使眼色。

    车驶远之后,宋昭掀了马车窗帷去看,见太子还站在城门口,忍不住唏嘘感叹:“他们两个从小到大,还没这么分开过呢。”

    清容自然明白他说的是太子和璇姐儿。

    清容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问宋昭,“当时你离开京城去济南沈家的时候,是不是也放不下京里的关禾秋?”

    宋昭有点心虚,尴尬一笑,小声道:“这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说我做什么,我说止戈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和璇姐儿也是青梅竹马……”

    “你和关禾秋也是青梅竹马呢。”清容似笑非笑的看着宋昭。

    宋昭忍不住上前,一把把清容拉进了怀里,轻扭了她的脸颊,道:“都活了半辈子了,你越来越小气。”

    清容就这么靠在宋昭的怀里,认真道:“我只是有点怕。”她说到这里也没有多说。

    宋昭自然就明白了,关禾秋的事儿到底成为了清容心里的一抹阴影,她害怕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宋昭心里又泛起层层的愧意,默然拉着清容的手,“温声道,我是我,太子是太子。”

    清容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害怕她们这一生不能过的幸福。”

    宋昭却忍不住笑清容,“你从前活得可比谁都洒脱,如今却怕这个怕那个。”

    “因为我现在得到的太多了,因为我们一家人活得很幸福,因为太幸福,才会患得患失。”

    宋昭被清容这番话触动,心里也是暖暖的,他紧紧攥着清容的手,问她,“我,给你幸福了吗?”

    清容一笑,“你别得意,余生还没完呢,谁知道你以后会如何呢?”

    宋昭一愣,也跟着清容笑起来,温柔的吻了吻清容的额头,“余生只会更幸福。”

    清容又有些怅然,忧心忡忡道:“可璇姐儿的幸福呢?”

    宋昭挽着清容的手,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轻轻道:“那就是璇姐儿自己的人生了。”

    是啊,璇姐儿是她的,也不是她的。

    反正并不是眼下就要解决的麻烦,顺其自然,随他吧。

    (正文完)

    

最新推荐: 全职国医 |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 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 | 都市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身份 |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