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拼

    就这么被无情地抛弃了,不能够啊,他二大爷,餐费呢?出行费呢?买买买费呢?没有爹妈不要紧,没有钱以后可怎么活啊?

    她抓住邮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快给我找找,肯定还留下别的什么。”

    男友轻轻摇头。

    卢笛此刻没了理智,像个疯子似的冲他大吼:“猪头啊,找不着分手。”她的下唇翘得老高,一通乱翻之后终于失落地蹲了下来,眼泪一滴一滴从眼角滚了下来。

    她被抛弃了。

    男友蹲了下来,一双带着体温的大手扳着她的双肩,柔声安慰道:“乖,别哭了,天无绝人之路。”

    卢笛仰着她的脑袋瓜一张俏脸泪痕尤存,恍如一只被弄花的猫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巴巴地望着他:“你养我吗?”

    “不是,你可以找份工作啊。”养人是种技术活,他沈星俊也不是不能养,关键是他的技术有没有那个能力养得好。这个年代,职业女性比比皆是,被人养着,会偏离社会轨道,最终落伍。他为自己的想法找了一堆说辞,说辞的最终目的还是因为钱包不能受委屈。

    “我不想上班,上班太累了。”每日朝九晚五,挣的那一丁点,还不够她买个包包,更不够她上一次高档餐厅,有什么好去的。其实她也不是没上过班,在她爸爸的公司里她做过一段时间的财务,那个累,那个烦,无以言表,账目算来算去都是别人的,她嫌到手的太少,还不如从妈妈手里拿点零花钱,随便一点零花钱都强过上班那点工资数倍。

    男友还想说些大道理,卢笛的手快,抡起拳头一顿捶,他受不了卢笛的又打又捶,只得告饶:“好好好,我养你,把你养成大肥猪,就没人跟我抢喽。”

    卢笛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瞬间笑得如花绽放:“谢谢亲。”随后左眼皮一挑,撒娇道,“陪我逛商场。”

    “又去啊?”沈星俊的脸也垮了。

    “人家心情不好嘛。”

    话说到这份上,他再拒绝就显得对女友太不上心了,于是,他一个下午陪着女友逛了整整三个商场,他以为女友会买些锅,碗,瓢,盆从此过独立生活。

    谁知,女友看的依旧是鞋,包包。

    包包,鞋。

    他不明白,已经有那么多包包,那么多鞋,那么多化妆品了,为什么还不满足。

    心塞,命苦!

    他单手撑着脸颊,看着卢笛花蝴蝶一般兴高采烈地在试衣镜前转着圈试了一只又一只,他紧咬着唇,几次三番想跟她说关于独立生活的事,都被她一头给撞了回来:“亲爱的,这只包包好看吗?”

    “好看好看,挺好看的。那个......”他在心里默默念着,鼓足了勇气要向她开口,再一次,再一次被她轻轻柔柔给撞了回来,“亲,你眼光不好。”

    呃,还嫌弃他。

    呜呜呜......他的心里有一万只金毛在哀嚎,哭得泪如雨下。

    卢笛把这只包扔在一边,回头向漂亮的销售员高呼:“美女,再拿一只。”

    他单手握拳重重地锤打着自己的额头。

    漂亮的销售员走过来轻声问他:“先生,需要帮助吗?”

    男友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谢谢!”想了想补了一句,“刷了卡的单据留给我就好。”漂亮的销售员微微一笑,销售单据自然是要留给客户的,这些并不需要特别说明。

    漂亮销售员保持着惯有的礼貌微笑向他说明,一直忙着试包的卢笛拎着一只天蓝色的挎包满脸不悦地走了过来:“你刚才在干嘛?”她嘟着嘴的模样十足一个受了气的小怨妇。

    男友撒谎说刚才有些不舒服,销售员不过是客气地问声好罢了,每家店都有这种人文关怀,及时的发现异常,处理异常,避免祸事上门。

    他说得头头是道,由不得卢笛不信,她也意识到自己逛得有些多了,忽略了男友,忙及时慰问:“那现在好些了吗?”

    接收到女友的关心,他瞬间振作了:“好多了,已经不疼了。”

    他是振作了,卢笛却板了脸,闷闷不乐地:“我看你是心疼钱吧,还说什么会养我,分明就是敷衍我。”

    “我哪有啊。”男友一脸委屈。

    “跟别的女生眉来眼去,别以为我没看见。”她的那双眼睛可是火眼金睛,一丝蛛丝马迹也休想逃掉她的法眼。

    男友站了起来,一只手高举过肩:“卢笛,说话凭良心好不咯,我什么时候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了?”

    卢笛将他的一只手给拽了下来,明明白白的说道:“好,要证明你的忠心不难,把单给我买了。”

    男友傻眼了。

    又中了她的圈套,这女人,还真是......

    都已经七只包包了,卢笛,你这个,这个,心里说的是败家娘们,他以往的修养骂人的话在这种场合他实在说不出口,再说还有漂亮的销售员正用十万度的热情看着自己呢,他深深呼了一口气,极不情愿的把信用卡递给了销售员。

    “先生,您还有别的卡吗?”销售员微笑着用极其委婉的口吻说道,男友从钱包里拿了另一张卡递给销售员,不多时,销售员双手捏着他的信用卡快步走了过来,这次更委婉,笑得眼角都飞起来了,男友尴尬啊,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站了起来,跟着销售员来到收银台,一张卡接一张卡地试,试到第七张时,终于将单据刷出来了。他后背的冷汗都下来了。

    卢笛将袋子一一递给他,一只手挽着他的胳膊,特别小女人特别热络地在他面前眨着眼睛,男友看到她这副表情心里直哆嗦。

    “亲爱的,我肚子饿了。”

    “跟我回家吃吧,我妈炖了乳鸽汤,美容养颜。”

    卢笛听到男友提他妈,甩了脸色:“别跟我提她。”男友对她百依百顺,男友的妈可不乐于待见她,嫌她吃饭挑剔了,不够勤快了,长得太一般了,反正在她眼里哪哪都是毛病,她才不要为了一餐饭去看老太太的脸色呢。

    “笛,你听我说,这家里做的呢比外面营养卫生,是吧。”男友搬出了他那套养生道理。

    卢笛才不理他,坚决反对:“我不要去,要去你自己回家吃,给我钱我一个人去吃西餐。”说着她朝男友伸手要卡。

    男友双手插在兜里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最后一张了,已经没卡可拿了,光是想想要还的额度,头顶都得冒烟一个星期,被他妈知道了,更不得了。

    卢笛一看他这小家子气的样子火从心底腾腾的窜了起来:“小气鬼,还说什么养我,一餐饭都舍不得,怎么养啊,吃土吗?”

    男友一瞧卢笛生气难免着急,他最怕卢笛生气,最怕她板着脸叫嚷,被她一通嚷,心肠一软又应了下来:“好了好了,去吃,还不行吗?”

    “那你高兴点嘛。”卢笛双手捏着他的脸,扯着皮让他笑。

    他哪里还能笑得出来,都快要饭了。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两人手挽着手从高级餐厅里走了出来,男友一个劲地在心里嘀咕:会不会算错了,一顿饭,两个人吃了四位数,他不自觉地将手里拿着的账单捏了又捏。卢笛哈着气软声跟男友提要求:“亲爱的,外面好冷啊,赶紧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吧。”

    “要不,去我那住吧,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我可不放心。”男友不放心是真的,切切实实心疼钱也是真的。就在刚刚,他仍在心里计算卢笛买包买鞋刷了她多少,海鲜火锅刷了多少,还有刚才那餐饭又刷了多少。这一算几乎就连成了一串天文数字,跟他的消费比起来确实已经是天文数字。不过,他跟卢笛交往,卢迪也给他买过不少东西,西装,衬衫,领带,皮包。这样一算,扣掉他给自己买的,很明显还是自己吃了大亏啊,嗯,是暗亏。

    卢笛觉得他太搞笑:“有什么不放心的,这阵子不都是我一个人在外面住,一直都好好的嘛。”

    “人心不古,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他再次给她搬起了大道理。

    卢笛一双柳眉倒竖,不耐烦地嚷道:“你会不会说话啊你。”

    男友连忙给她赔不是,赔完不是依旧坚持他的道理:“你讨厌我妈,不愿意回家吃我也答应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她,那我住的地方是个单身公寓,跟我妈打不着照面。”

    “喂,沈星俊,你把我说得好像不通情理似的,我不愿意去你那不是因为你妈是因为你,你经常不洗衣服,不洗澡,公寓里臭死了,所以我才不愿意去。”沈星俊,这个大笨蛋,以后跟他相处嘛,这么不上道。她在心里咒骂沈星俊不下一百遍。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