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男友失踪

    沈星俊搂着她的脖子讨好道:“那你替我打扫打扫呗!”

    卢笛环着手,翻了个白眼:“想得美。”她在家都没拿过扫帚,凭什么要帮这个男人干活,她这一双手可不是用来洗衣做饭的。

    “那我自己打扫,总行了吧。”沈星俊退而求其次,打扫卫生而已,能有什么难的,只要不动他的钱包,什么都好商量。

    “不行,反正今晚我要住酒店。”卢笛的脾气上来了。

    沈星俊左右为难,最怕见到的发怒的脸面又上来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大小姐,带你住酒店。”

    他开车把卢笛带到一家三星级酒店的门前,卢笛轻轻瞥了一眼,又露出不满来:“喂,沈星俊,你有点诚心行不行,带我来这种地方我晚上怎么睡得着,换个地方。”

    沈星俊滔滔不绝地分辩道:“这里不差啊,我出差住的都是这家的连锁酒店,服务周到,装饰大气上档次,自助早餐的花样多,营养丰富。”

    “换一家。”卢笛冷道,谁有空跟他罗嗦,对付他,卢笛就一个法子,板着脸提出强制性的要求,跟他用商量的口气是说不通的,他能用他的那套歪理跟她说上一整夜,还不带重复的。沈星俊这家伙也是够贱,好好跟他说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一顿吼他却能乖乖听话。

    卢笛那一声吼,沈星俊果然投降:“好吧好吧。”

    车子调了个头,将她载到她最初等他的那家桑格尔酒店,卢笛看着那块大牌子心里涌起了一股压抑感。在这里,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所有的不愉快都是从这家酒店开始的,看到那块招牌,让她无端添堵。

    她再次冷了脸,高声道:“换别家。”

    沈星俊开车绕得累,免不得产生哀怨情绪:“美女,美女大小姐,这是五星级酒店啊。”她不是要找五星级酒店吗,这还不够上档次,又上哪里找六星级,七星级的不成?

    “我叫你换就换呗,罗嗦什么?”她的情绪变得很快,凶完沈星俊,她像一只受伤的猫,蜷缩成一团靠在座椅的一角。

    沈星俊再次调头,他也不知道市里还有哪一家是五星级的,只能求助手机导航了,手机导航不负他,很快出现了另一家五星级酒店,只不过这家酒店比较远,它在市区城乡结合部东南方向的罗马广场。

    足足开了四十分钟,他们才到达罗马广场。

    侧过头一看,歪在副驾驶位的卢笛睡着了。

    “困了么?”

    “都折腾一整天了,小猫。”背地里,沈星俊管她叫小猫,她有小猫的慵懒,也有小猫的高贵,还有小猫的楚楚可怜,而他经常接触到的是小猫的皇冠。

    背地里而已。

    他在心里为自己辩解,车停好之后,他安静坐着等着他的公主醒来,卢笛睡得太沉,她的脚一晃动,人就醒了,盖在她身上的衣服顺势滑了下来。她侧过头一看,沈星俊这家伙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她暗暗说了一句:“真是猪,这样也能睡着。”

    车里没开暖气么?

    怪冷的,她抱了抱自己的胳膊,伸着手肘去捅沈星俊,她一碰触到沈星俊,沈星俊条件反射地抬起头,迷蒙地眼睛看着她:“醒了,赶紧上去吧。这地下车库够冷的。”

    卢笛往他背上一捶,抱怨道:“知道冷你还不开空调,差点没把我冻死。”

    沈星俊连忙向她解释:“不是的,车上开着空调睡觉容易造成大脑缺氧。”这个常识他还是懂的,经常看报的他时常会留意类似的新闻。

    “一堆歪理。”

    “谁撒谎谁是小狗。”

    “我看你就是。”

    两人打打闹闹,挽着手进了酒店,开好房之后,沈星俊靠在床头看起了电视,看着看着眼睛一闭竟然睡着了。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卢笛看着大懒虫沈星俊竟然不洗澡就睡着,二话没说将他拽了起来:“赶紧去洗澡,脏死了。”

    他睡得迷迷糊糊地,被卢笛给拖了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个澡,又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被窝,卢笛瞪着他,不满的情绪又上来了:“喂,喂,你到底洗没洗啊,别敷衍我。”

    将头蒙在被子里的沈星俊答了一句:“洗了。”说着拉过她的手往他自己怕背上一摸。卢笛这才放下心来,她很讨厌沈星俊不爱洗澡的毛病,讨厌到连带着沈星俊的妈妈也被他牵连了。卢笛认为都是他妈太惯着他,才让他养成了不讲卫生的臭毛病。

    那将来他们的孩子呢,她可得好好教,绝不让他沾带沈星俊这些臭毛病。

    “沈星俊,你说,我们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她憧憬起了他们的未来,沈星俊在外边努力的打拼,而她则在家相夫教子。

    他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定长得像她,性格像她,聪明也像她,像沈星俊可就惨了,沈星俊小气,还不够聪明,长相么,也马马虎虎,所以,碰上她,他上辈子一定拯救了整个银河系吧。

    她这边规划得很仔细,被窝里却响起了呼噜声。

    卢笛拍着被子嚷道:“沈星俊,你真讨厌。”

    她也困了,好好睡,在梦里琢磨他们以后的生活吧。

    当她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她拍了拍旁边,左边的被子空空的,又拍右边,右边同样空空如也,卢笛心想:沈星俊应该去公司上班了。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去洗漱台刷牙,不经意间往桌上一瞥,桌上空空如也,昨天她买的东西呢?不仅昨天买的不见了,还有这些天她在外面游荡的战果也都,统统不见了。

    不会进小偷了吧!

    她发了个信息给沈星俊:俊哥,我买的东西都不见了,你说会不会让小偷给偷走了。发完信息之后她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

    当她将自己收拾妥当之后,仍不见沈星俊回信息。

    会不会是太忙了,没留意我发的信息。那我,卢笛的脑子一转,很快想到了服务台,一个电话打到服务台那边要求调取监控。

    服务台的回复很迅速:沈星俊把东西带走了。

    好啊,沈星俊,翅膀长硬了不是,都说了不要住你的单身公寓,你还敢把我的战利品给拐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玩的什么心思,先把我的东西搬过去,接下来再把我的人搬过去,搬过去之后再顺便把我带到你妈面前,这样,媳妇就到手了。想套路我,门都没有。

    卢笛愤怒地想着,肚子“咕噜噜”地抗议起来。

    还没吃早餐呢,这都已经中午了。

    沈星俊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

    这间房,尽管金碧辉煌,眼前卢笛无半分心思,焦急地望眼欲穿地等了十几分钟,她实在沉不住气了,忍不住拨了沈星俊的电话。

    电话那边重复着一句话: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空号?

    卢笛不信:不可能的,一定是在地下停车场,或者在电梯里,这两个地方接收不到信号,等一会,我再打。

    一个号码打了进来,卢笛在电话响了零点零一秒的时候接了起来,对方说道:“卢小姐,您好,请问您的房间要续费吗?”

    “不好意思,我在等一个很重要的电话,一会再给你答复。”不等对方说话,卢笛将电话挂断了。她一遍遍地拨着沈星俊的号码,然而,那边始终是那句“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卢笛下楼退了房,幸好还有住房押金。

    拿着住房押金,卢笛打车找到了沈星俊的单身公寓,她记得房号,找到沈星俊的房间之后,她拍着门大声喊着:“沈星俊,你开门。”

    门开了,一对陌生的男女站在她面前,女人上下打量着她,一开口一嘴的大蒜味,呛得卢笛下意识地捂住嘴。

    “姑娘,你找谁?”

    “我找沈星俊,这不是他的房子么,你们又是谁?”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两个人是谁,他们还反问她,别是贼喊捉贼吧。

    “你等等。”女人环着手转身进了屋子,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张纸,她告诉卢笛,房子是沈星俊卖给他们的,已经办了过户手续。

    “今天吗?”

    “对。”夫妇俩异口同声。

    卢笛的天空响起了晴天霹雳,这种戏剧化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不是吗?她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老天要这般捉弄她。沈星俊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为什么连他也不要她了,她不死心,追问这对夫妻:“那他去哪了,你们知道吗?”

    夫妇俩不约而同地耸耸肩,卢笛转身就走,曾经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现在也只有找到他母亲了,或许他已经搬了回去。

    当她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来到沈星俊的父母家里时,那最后一点渺小的希望也破裂了,沈星俊的父母卖了房子回乡下了,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此时的她就像寒风中的一片落叶,无所依托,她的心里满是哀愁,她很想揪着沈星俊的衣领问他:为什么,他们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