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流落到巧家装饰

    哀怨的情绪一过,她又自嘲起来:多好笑,昨儿还浓情蜜意,今儿就分道扬镳。什么情深意切,什么白首不分离,都是狗屁。

    她现在,无家可归了。

    什么都没有了。

    挥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司机侧着头问她:“去哪?”

    她茫然地反问对方:“去哪?”

    “下车吧。”司机是个好心人,不愿意赚姑娘的糊涂钱,可能是他的好心,让卢笛清醒过来,卢笛觉得他傻:“有钱你都不赚,是不是傻?”

    司机是个实在人:“该赚的一定赚,不该赚的绝不昧着良心赚,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那句“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打醒了她,她一直像个公主一样活的,被人疼,被人宠,或许在父母和沈星俊眼里,他们都觉得她把他们的钱当成大风刮来的享用着。

    想通了,她便不沮丧了。

    跌倒了,爬起来,努力生活好,向他们证明自己,他们看到她的努力,一定会原谅自己,一定会回到她的身边,带着这种想法,她对司机说道:“带我去罗马广场。”

    “没问题。”

    只要姑娘是在清醒状态,奔着目标去的,他自然乐意服务。

    罗马广场

    卢笛下了车,跟桑格尔酒店不一样,她对这里还有感情,她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她:沈星俊一定还会回到这里,她要在这里等他。

    酒店的右侧有一排低矮的房子,橱窗玻璃上贴满了宣传广告,以往她从不注意这些,现在看着这些广告,它们似乎都是努力生活的样子,中间这家店的玻璃橱窗里还有几棵树,有一棵她恰好认识,那株树叫金钱树,还有一棵小树她叫不出名字来,小树的叶子已经枯萎了,可能没扎好根,她看得仔细,不提防里面的人已经注意到她了,一个个头大约一米四,穿着一身家居服的小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挺客气地跟卢笛打招呼:“美女,你好,进来坐啊。”

    卢笛连忙向她摆手:“不,不,我只是随便看看。”

    没钱没底气,别人的一声热情招呼都让她如受惊的小鹿,她低垂着头快速从这扇门走过,一闪而过的她留意到玻璃门上贴的一张纸。

    招聘!

    这两个大字令她无法忽视。

    她倒退着折了回来,眯着两只眼睛看招聘内容,看完之后,她的头垂得更低了,没有一个职位是她能胜任的,她没有任何工作经验,一抬腿准备离开。

    小个子女人再次叫住了她:“美女,你要找工作?”

    难道遇见如此热情的女人,卢笛的诚心上来了,眨巴着眼拼命向她点头。

    “那进来看看呗。”

    可是......

    他们这儿要招的是打扫卫生的阿姨,她哪里看起来像阿姨了,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他们还招工程监理,工程监理什么的她从来都没接触过。再细细一想她接触过的,挖空脑仁都想不起来她做过什么令人称羡的工作。这几年只顾着嗨,顾着玩,顾着消费,把以前学的全丢了。

    一张白纸的她可能连打扫卫生这份工作都做不好。

    哎~~

    她有什么脸去里边坐,陪这女人喝茶吗?

    小个子女人不由分说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进来,热情到这个地步,卢笛的心里打翻了吊桶似的七上八下,她暗暗观察着这个店面,有前台,有暗门,有桌子椅子,光凭这些实在看不出什么来,有营业执照吗?别是黑店吧,卢笛工作经验不多,江湖经验与身俱来,她的嘴角一扯,编了个理由:“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

    “好啊。”

    不知小个子女人是一个人闷得慌,还是天生如此,她领着卢笛从前台走到暗门后面,随手一指两排端正的电脑:“这里是业务部的。”

    说完又插补一句:“哦,业务部同时也是设计部。”

    谁家业务部跟设计部合体了?

    卢笛打从心底认定,这一定是个挂着羊头卖狗肉的骗子公司,其它的介绍她也听不下去,扭头便向外走:“我要回去了。”

    “你不是要找工作吗?我们老板在二楼,我带你上楼找他。”

    有哪家公司会求着人进去上班的,她越发抗拒起来,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在挣扎: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现在一穷二白,有什么值得骗的,不不,左边的声音说,也不是没有,她好歹也是正经姑娘,被人骗了去那什么地方千人骑万人踏,一辈子不能翻身,那她还能见到沈星俊吗?

    答案:否。

    慎重起见,还是别去了。

    不去吧,她又还能去哪,去吧,又担心是个陷阱,两难时,小个子女人已经把她带上了二楼,她不知这双脚是怎么回事,不听大脑的指令了。

    上了二楼,她看到的是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的周围整齐地放着椅子,在桌子的末端,有一块放在架子上的小黑板,小黑板上写着口号,不仅小黑板上写着口号,墙体顶端拉着的横幅也写着口号。

    这种模式,以她的江湖经验分析:绝逼不是什么上档次的公司。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开口问这个女人:“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装修啊。”他们的装修公司全国闻名,怎么,她不知道?

    “装修吗?那外面的招牌写的可是‘巧家装饰’。”牛头不对马嘴,找机会撤了吧,虽然她没有工作经验,没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腿,依样画葫芦的随便在哪家找个服务员,营业员能是难事吗?

    她已准备好逃了,小个子女人解释了:“装饰就是装修。”

    装修,装饰,装饰,装修,这两个词翻来覆去的在她脑子里打转,似乎听完她的解释,她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排斥这里了。

    小个子女人将她带到了老板的办公室里,她向卢笛介绍:“这是彭总。”那个被称作彭总的*了起来,个子约一米六二左右,干干瘦瘦的,外面套着的长风衣被他穿出了排骨面的效果,他的一双眼睛闪着精光。

    说话语速快过电脑打字员的他问小个子女人:“她是谁?”

    “找工作的。”

    彭总开门见山的问她:“以前做过装修这块吗?”

    听他们的谈话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卢笛摇头,她的眼睛瞥到了彭总办公桌后边的墙上,那墙上挂的正是她要寻找的营业执照,她将执照的编号背了下来,趁小个子女人跟彭总聊天不注意她时,她拿着手机迅速登录了地方国税网,将她背下的执照编号输入以后,手机上跳出了这家公司的信息。

    他们没说谎。

    这是一家连锁的装修公司,全国有上百家分公司,分布在天朝的各个城市,而这家分公司刚开业不久,或许他们急缺员工。

    卢笛的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彭总又问:“那你以前做过什么?”

    她什么也没做过,不过,闲在家里的她跟着父亲公司的会计学过做账,也许可以将这个搬出台面,她底气十足地说道:“会计。”

    彭总手指一点带她上来的小个子女人:“我们这里已经有会计了,不缺,我看这样吧,把你调到业务部,先熟悉熟悉公司的环境,做熟了再给你换个合适岗位。”说完,又对小个子女人说,“小刘,带她去填张表,完了之后做个体检,明天开始正式上班。”

    她有没有听错,能以这么快的速度找到工作,她应该感到无比高兴才对,一个老总啊,正规公司的老总,招聘人才的过程怎么会如此草率。

    小个子女人的行动率更快,带着她搭车到市区医院做完体检,回来之后就给她把入职手续给办好了。卢笛觉得这不太真实,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给忽略了。她父亲以往都是怎么招聘员工的,突然,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她还没问待遇呢。

    “小刘啊。”

    小个子女人却是笑了,纠正她:“你比我小,应该叫我一声刘姐。”

    卢笛连忙改口:“刘姐,工资是怎么算的。”

    “试用期1000块的底薪。”

    卢笛的眉头一皱,这也太低了,才一千块,她随便一件衣服都不止一千块,她耐着性子继续问她:“那吃、住呢?”

    “公司提供吃,住。”

    卢笛稍微有些安慰,可是紧接着刘姐又给她抛出先决条件:“每个月工资结算的时候会把饭钱,房租费,水电费给扣出来。”

    喂,她有没有听错?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