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良少女

    各种扣除之后,她还,能活吗?

    刘姐拍着她的背,拍卢笛的肩膀于她来说,很困难。身高一米六三的卢笛站在刘姐面前就是一个庞然大物,她很善于安慰人,而且她的安慰通常能说到点子上:“别急,每一单不是还有三个点的提成吗?”

    卢笛听她这么一说看到了一丝希望。

    “HELLO,宝贝们,我回来啦,你们有没有想我啊。”门被推开了,一个留着披肩长直发的单眼皮女孩频送秋波地闪了进来。

    “还回来干嘛呀,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位置啦!”刘姐一本正经地怼她。

    女孩砸吧着嘴反怼:“哎哟哟,才几天没见,就摆起老板娘的架子来,不把我们这些难姐难妹放在眼里了。”

    刘姐笑道:“美女是不能放在眼里的,是要放在心里的。”

    “哟哟,江哥就喜欢你这张小甜嘴吧,连我听了心里都舒坦。”披肩长直像个汉子似的幅度大的搂着刘姐的腰,刘姐拍着她的手管她要摸摸费。这两人特么不正经地尬聊,卢笛站在一边插不上话。刘姐眼力劲强,忙拉着她向女孩介绍:“新同事,你的同伴,好好照顾哟。”

    “哟哟哟。”女孩朝刘姐夸张地扮着鬼脸,但对着卢笛时又秒变正常,正经得简直不能再正经了。她站得离卢笛更近的地方时,卢笛注意到她左右两侧的小虎牙。

    卢笛初来乍到,朝她友好地伸出手:“你好!”

    女孩从随身挎的包包里拿出一包烟,掏了一根递给卢笛。

    卢笛尴尬了,连忙朝她摆手。

    女孩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单手夹着,嘴唇一动,一吞一吐,动作看起来十分娴熟,卢笛被烟呛得眼泪直流。

    女孩把烟灭了,伸手握住她的手,头却转向刘姐:“跟我一个宿舍?”

    刘姐笑道:“那不然还能跟我一个宿舍。”

    女孩贼贼地笑了,笑得特别像猥琐大叔正在调戏良家妇女:“你家江哥求之不得,到时候你别哭鼻子就行。”

    “我才求之不得,只要她不嫌弃我家江哥太臭。”

    女孩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子,转向卢笛又变成一本正经:“我叫娜娜,欢迎来到巧家装饰。”

    “我叫卢笛。”

    娜娜跟刘姐交待了一声,带着卢笛去宿舍,卢笛跟在她后面走,这女孩走了一路几乎烟不离手,卢笛有些好奇她的派头十足一副大姐大的做派,可是稚嫩的脸,洋溢着专属青春的张扬气息又时刻提醒她,这姑娘的年龄应该不大。

    她们一直不说话,气氛实在太奇怪,为了打破尴尬,她随口说了一句:“娜娜,宿舍离公司还挺远的。”

    “嗯。”

    卢笛又问她:“你来这上班多长时间了?”

    “大半年。”

    “工资呢?”这是目前为止,她最关心的问题,她老练的江湖经验在提醒她,打探清楚,现在撤,还来得及,要打探工资情况,问问眼前的御姐就很清楚了。

    娜娜回过头,小猫脸变成哭猫脸:“一直没拿过工资。”

    “啊?”听到那句话,她彻底动摇了,此时不撤更待何时,连工资都没有,还上什么班,不是耽误青春吗?

    她的脚步一停,娜娜的语调又变了个样:“骗你的啦,只拿过底薪,提成还没到手,老板说年终的时候一次结清,但愿能结,我还等着钱回家过年呢。”说话间她摆起了小委屈。

    卢笛心中着实不安,年底一次性结,平时可怎么生活呀?

    “平时,只能自己吃自己吗?”

    她也不过随口一说,娜娜却“噗”的一声笑出了声:“要是钱不够用,可以向老板支借那么一丁点。”她将两只手指捏成一条小缝提示她。

    只那么一丁点,卢笛心里的鼓敲得“咚咚”响。

    “反正我是不够用的,每个月都超支。”女孩子嘛,谁都爱逛,什么都想买。

    就好比她,还不是爱逛爱买的性格把父母吓没了影,把男友吓得跑路,她是下定了决心要让他们改观的,心里调整了一番,平息起伏的心境:不走,不走,坚决不走。

    套近乎套到深处,卢笛顺理成章地将好奇问了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19岁。”

    “咦,这么小。”她比娜娜可是大了好几岁呢。

    “年纪小,江湖老。”娜娜依旧是一副大姐大老练的口吻,好似大好河山都在她的指点之下,卢笛怔住了,十九岁已经能独立生存了,她十九岁在干嘛啊,呆在学校做她的“三好生”,做她父母的乖宝宝。现在人家可以独自撑起一片江山,而她呢,离了父母,什么都不是。

    感伤间,已经来到了宿舍。

    这是一间民宅,外围有高大的围墙,里边有一幢独立的四层小楼,娜娜领着她“蹬蹬蹬”往三楼跑,上了楼直奔右边的小套房,套房当中有两个卧室,右边的宿舍是娜娜的,以后也是她的卧室。

    娜娜开了门,扑面而来一股酸臭味,卢笛退了出来,她掩着鼻子问道:“是不是走错了?”问完之后,她深深后悔了,自己不自觉地将对沈星俊的那套挑剔带过来了。

    好在娜娜没介意。

    她眨着眼说:“你在外面待着,我收拾收拾。”

    她所说的收拾是不断地从里面扔出酒瓶子来,她扔一个,卢笛退一步,扔一个,退一步,很快退到门边上,她的眼睛一瞟,隔壁不是有一个单间吗?

    卢笛猫着腰进门一看,卧室太小了,只有几平米,她家的浴缸都比这房间大,她仰着头四下观望,没有吊顶,天花板只有一盏小灯,这种一眼可看穿的小卧室她没兴趣。随后,她走了出来,望着娜娜门口堆成半人高的酒瓶,她的内心动摇了。

    那个小单间确实不太好,跟娜娜这个又喝酒又抽烟的不良少女的闺房比起来,小单间完胜,她将手扶在手框上,朝娜娜招手:“娜娜,我能住那个小单间吗?”

    娜娜“腾”地站起来,一脸的不爽快:“大姐,你要住单间早点说啊,害我收拾了大半天,好玩是吧!”说着,将酒瓶一扔,玻璃渣渣碎了一地。

    卢笛也觉得自己不对,忙向她道歉:“对不起,娜娜,那我来收拾吧。”

    娜娜脚一抬出了门。

    卢笛的一双手娇嫩,从没干过活的人,多摸了几个瓶子掌心又酸又痛,待她将娜娜的屋子都打扫完之后,她累得瘫坐在楼梯上,内心里涌出一股酸楚,她想她的父母,也想念沈星俊,沈星俊这个混蛋。

    “蹬蹬蹬”一个长得又粗又壮的女人上了楼,这个女人高高壮壮,有一双大眼睛,还有一个尖下巴,她看着卢笛时,卢笛产生一种错觉,她再多看自己两眼,她的眼珠子会不会掉出来。卢笛心情不太好,绕过她径直往楼下走,明天正式上班,现在的她需要的是将日用品买齐。

    走出独幢别院,她犯了愁,以往出门以车代步,现在用脚丈量,她搞不清楚方向了。

    “嘻嘻,我们去东大街。”

    卢笛别过脸,刚才的声音是娜娜,她不想让娜娜看到自己,待她走后,她才从角落里出来,看见娜娜挽着一个个子高高身穿迷彩服的男人。

    男朋友吗?

    她也希望此时有沈星俊可以陪着她,而不是她一个人瞎猫撞死耗子似的在一个又一个批发市场游荡,手里钱不多,除了批发市场的日用品,商场里曾经跟她相亲相爱的宝贝们都跟她无缘了。

    卢笛将屋子打点好之后,听到楼下传来一声粗鲁的叫喊:“吃饭了。”

    她下了楼,食堂在二楼,一大群的男人围在一张圆桌边上,每人端着个小碗吃饭,娜娜也在,她坐在一个戴眼镜的,个子不太高的男生旁边,两个人相谈甚欢,戴眼镜的男生还很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她像小猫似的慵懒地笑了。

    “我没有碗。”她对刘姐说道。

    这里,她只跟刘姐熟。

    “先用我的吧,明天去商场买一个。”

    煮饭的大姐白了她一眼,鄙视不言而喻。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