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翻脸

    “那就吃药呗!”刘姐的话几乎不经大脑,经易地跳了出来。

    “吃什么药啊,没事吃什么药。”江哥故意怼她,话语里透着柔情蜜意,跟他平时的形象截然相反,他的宠溺让同样身为女人彭夫人,娜娜,食堂大姐等不同年龄层次的女人们羡慕不已。

    “有病当然吃药,没病就吃老婆呗!”

    江哥摸着她的脸笑道:“都几个孩子的妈了,也不害躁?”

    彭夫人“啧啧”道:“哎,少儿不宜的画面请将场地搬到你们卧室里,这里可是公共场合。你们在这种场合谈情说爱,要给楼下的‘单身汪’发福利吗?”

    刘姐没脸没皮地嬉笑道:“欢迎参观!”

    卢笛从公司回来时已是饿得头昏眼花,无意间听到两个已婚妇女的荤调侃,她感到更饿了,巧家装饰工程部、设计部、业务部,从上至下除了她跟娜娜是女孩子,还有已婚的彭夫人、刘姐、食堂大姐,其余的清一色全是男人,年龄从18岁到50岁不等。这些男人没有绅士风度,上了饭桌饿狼扑食般的抢占食物。抢食物这个也不算关键,最关键的是食堂大姐的厨艺让她难以下咽。

    每次食欲很盛,端了饭碗还没吞下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实际上还是饿得厉害。

    吃不下能怎么,只能把饭菜倒掉,但是她这个做法引起了食堂大姐的强烈不满意。她出门晚,下楼时无意中听到厨房大姐与不报税时一直呆在家的刘姐在谈论自己。

    厨房大姐学她说话的口气:“哎呦,没胃口,不吃了。”

    学完之后愤愤不平的补刀:“嫌我做得不好吃,那可以去外面的酒店天天吃大餐啊,没有那个命,还装公主病。”

    刘姐“咯咯”的笑起来:“大姐,他们不喜欢你做的饭,我跟我儿子喜欢,每次都吃光光,健健康康。”说完之后,刘姐又补充了一句,“李工说下午买只鸭,准备做啤酒鸭,那下午咱们两个去买鸭,买了之后三个人收拾好了,让李工早点回来做鸭。”

    食堂大姐“扑哧”笑出了声:“做鸭?”

    “大姐,你学坏了哟,是炒啤酒鸭,行了吧。”与食堂大姐说话时的口吻又与跟彭夫人说话时不太一样,卢笛胃里不太舒服,只听食堂大姐跟刘姐商量:“我先把地拖了,拖了地咱们一块过去。”

    卢笛下了楼,到了公司的办公室,公司里冷冷清清的。她不清楚其它人去了哪里,只有跟她并肩而坐的娜娜,娜娜的嘴里叼着一根烟,正吞云吐雾愉快的跟她的朋友们聊天。

    她侧着头看了她一眼,这时,正好彭总从楼上下来,一眼看到卢笛上班开小差,他心生不满,单点着卢笛:“你,去二楼把卫生打扫干净。”

    卢笛以为自己听错了,打扫卫生不是保洁阿姨做的事情吗?

    她怎么说也是公司的业务员吧,不能因为业绩这档事让她去干保洁的工作,抢了保洁阿姨的饭碗,保洁阿姨能不生气吗?

    她摆出自己的纤纤十指,看了又看,在家里还没拖过一次地呢,可怜的玉指,她要是硬气一点,现在,立刻,马上,提脚走人,再不用看他们的臭脸。

    只是,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想到这里,她怂了。

    扫地,她也认了。

    卢笛提着扫把上了二楼,二楼是有多久没有打扫了,灰尘厚得呛鼻子。

    她苦着一张脸,找抹布,找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抹干净以后她自己沾了一头一脸的灰,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花猫。

    彭总从楼下上来了,卢笛满心以为老总会夸自己几句,谁知彭总一脸的不满:“做事要讲究效率,效率懂吗?你抹一个房间,人家三个四个房间都已经打扫完了,还比你打扫得干净,漂亮。做人要机灵点,学着点,老是埋头苦干怎么行呢,你进来这么长时间了,工程图会看了吗?不会看工程图怎么向客户推销呢,干巴巴的说几句‘来我们公司做装修啊’,人家就会来了吗?没有亮点啊,不会的,你可以跟娜娜学啊,你们上学不是有学‘三人行,必有我师’……”

    彭总一说教,唾沫横飞的给她上了两个小时的课。她的耳朵起茧子不说,两条腿又酸又麻,心里也是一肚子气,在学校,在家里,何曾听人这样说教过,她可一直都是尖子生,一直是她父母的骄傲。

    这时,楼下的娜娜扯着嗓子喊:“彭总,电话。”她嗓门大,只一嗓子,二楼的任意一个角落都能听清她的喊话。

    彭总不喜别人打断他的说教,他吼了一嗓子回去:“让他打我手机,有够笨的。”

    接着他又对卢笛说了总结性的话:“我说的你可得记住了,这都是经验之谈,我们也是从业务员,工程监理,一步一步上来的。”

    “嗯嗯嗯。”卢笛唯唯诺诺的点头,趁彭总接电话,她赶紧下了楼,娜娜对她说道:“你的电话。”

    她也有电话,谁找她?

    会是父母吗?

    她突然有些期待,要是父母能过来接她回家该有多好,她可以解脱了,不用再看老板的脸色,不用再陪着刘姐逛街买东西,做那些琐碎的事情。

    要是接她回去,她第一件事情是回去睡大觉,美美的睡上三天三夜,谁也别想吵她。

    电话里一个声音传过来,如同一盆冷水把她的美梦浇灭了,让她从头凉到脚的是她听到的是刘姐命令的口吻:“下了班,赶紧回来,拔毛,我们都不会搞这个。”

    她的期望落空了,她放下话筒不想动。

    趴在办公桌上的她一直趴到下班,所有人都走光了,她还趴着,直到肖总监说要关门了,她才一步一挪的走回去。

    到了宿舍二楼,她钻进厨房里,食堂大姐一见到她,两眼放寒光,不问缘由,劈头盖脸的将她骂了一顿:“你可有意思,知道我们要整这只鸭,也不早些回来帮忙,害得我们拔毛拔了一个下午。”

    她那吃人的表情把卢笛吓到了,她任由食堂大姐口水四溅向她发泄,什么也没说,拎着脚上了三楼,进了房间把自己给反锁在里边了。委屈的眼泪一颗一颗的打在被子上。

    一直到晚上八点,她没有听到任何人喊“吃饭了”这三个字。

    她下了楼,听到里边传来激烈的讨伐声,讨伐的对象是她,火气最大的是江哥,最委屈的是刘姐,她软声向江哥哭诉:“拔了一个下午,受了凉,感冒了,头好痛哦!”最难受的还不是她,是她的手所指向的肚子里的儿子。

    为什么连她也这样,她以往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卢笛心里堵得难受,她还记得她笑脸吟吟地领着她上楼找彭总时的情形。

    恍如隔世。

    江哥心疼老婆,怪她去整什么鸭子,又骂卢笛太不懂事:“这招的什么人啊,简直了,大事做不好,小事不愿意做。公司招她过来做什么的,混饭吃吗?啊,要混回家混,公司不养闲人,以后你们招人眼睛擦亮些,别什么人都往公司里领。”

    他刻薄起来,不比哪个尖酸的女人客气。

    卢笛听得难受,轻轻上了楼。

    这一夜,她没合眼。

    早上起来之后,她去看刘姐,她也刚从床上起来,头发乱蓬蓬的,眼窝陷了下去,她挣扎着说:“感冒了,头痛得快要裂开了,昨晚被老公骂惨了。”

    卢笛不知道如何照顾她,记得自己从前生病时,妈妈会给自己吃感冒药,还会让自己多喝水,她看着刘姐桌上的杯子:“那我给你倒点水吧。”

    “不用了。”

    食堂大姐上来了,给她带了一盒感冒药,她自己把药吃了,又躺回到床上。

    卢笛轻轻的将门掩上了。

    她捏了捏口袋里还剩下的那几张纸币,从公司出来之后特意去了一趟水果店,左挑右选,挑了几个梨子,一过称,卢笛睁大眼睛,仅有的几张纸币去了三分之二。

    她一咬牙,买下了。

    中午回食堂吃饭,她想跟刘姐说梨子的事情,但是刘姐似乎有意远着她,她张着的嘴张成了尴尬。更尴尬的是刘姐把她自己碗里的菜夹给了食堂大姐。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