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排挤

    见过翻书快的,没见过翻脸翻得这么快的,她扬着脸看了一眼其它人,其它人并不曾留意她,她在心中安慰自己:也好,从此远了她,也不必再为她铺床晒被,陪着她瞎耗时间,这是好事。

    卢笛把碗里的饭全都倒掉了。

    她呆呆的站在阳台边,世界那么大,为什么容不下一个小小的他?一股空前的孤独感排山倒海的挤了进来。她仰头望着天空,空中灰蒙蒙的一片,就像她的心情也蒙上了灰。

    “哎呦,谁啊,把我绊了一跤。”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说话的卷着大波浪,脸上抹了厚厚一层粉的女人。

    卢笛也回过头来,她是谁?身后还跟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短发女孩有一双丹凤眼,低垂着眉毛,两只手交叠在一起不安的搓动着,偶尔抬起头看食堂里吃饭的人一眼,匆匆一撇,又迅速的低下头,一副怯生生的娇羞样。

    刘姐走到她跟前来,如同主人般招呼她道:“优优,你来了。”

    被唤作优优的女孩温顺的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以前,她听刘会提起过,彭总有位姐姐,看这位脸上刷了很厚粉的女人应该是彭总的姐姐的,她和眉眼唇跟彭总有七、八分相似。

    据说,彭总的姐姐在另一家分公司做仓管。

    卢笛感到惊讶。

    在她认可的职业当中,女生,女人能够从事的职业应该是轻巧的,诸如办公文员,文秘,翻译,公职人员,会计等等这一类,再彪悍一些的便是业务员了,跑跑腿,动动嘴这类活。少有像南燕与彭总的姐姐这种身材单薄的女人还能从事仓管一职的,他父亲的公司里从事仓管的员工都是身强体壮的汉子,仓管不仅管着仓库的数据流向,还得像搬运工一样把材料搬进搬出。

    欣赏也好,不欣赏也罢。

    跟刘会得罪了,就是得罪了整个公司的人,她可以跟任何一个人聊得风声水起,唯独不理她,刘会不理的人,其它人还会理吗?

    她扭头上了三楼,进了房间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刷手机,看视频,越看越觉得无聊,一群岁数不小的人发一些稀奇古怪的视频博人眼球,又一群岁数不小的人跟风。她将手机扔在一边,蒙头睡起觉来。

    刚刚睡着时,手机响了。

    公司微信群里彭总提醒,业务部晚上加班,娜娜收到消息,头发一挠出门了。

    卢笛还当深夜睡呢,睡梦中的她自动将手机信息给屏蔽了。

    彭总没看到卢笛,大为光火,当即在微信群里宣布:卢笛不听从公司安排,扣100元以示警戒。

    这条信息卢笛是第二天早上到公司的时候才看到的,她去了公司以后,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顿时觉得奇怪,调休了,为什么没一个人通知她。

    她郁闷的回到宿舍,在二楼食堂做饭的大姐也没过来,肚子好饿,找找看食堂的冰箱里有没有吃的,一打开冰箱,里边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卢笛单手捂着鼻子,两只手指小心的拎开袋子:都是些什么呀?她将冰箱门合上了,心里涌出失落。

    除了一些酸得发臭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嗯,她差点忘记了,给刘姐挑的梨子还在卧室里呢,拿个梨充饥也好。

    刚巧从房间里拿了个梨子下楼,碰上娜娜上楼,她嘟着嘴嚷嚷着:“大姨妈来了,让一让。”

    卢笛闪到一边给她让了一条道。娜娜从她身边经过时瞥到她手里的梨子,张口就来:“你进我房间了?”

    “没有。”

    “这不是我房间里的东西?”

    “大姐,这是我买的。”卢笛觉得她太不讲道理了,她就算没钱,也不可能去她的房间拿东西吃。

    娜娜的重心不在梨子上,她狠狠的瞪了卢笛一眼:“说话客气点,奶奶!”

    谁不客气了,还叫她奶奶,卢笛给她甩了一记大白眼。她来大姨妈心情不好,她就心情好了,无缘无故说些什么奇怪话,就为刚来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她要住单间”,她就要记恨她一辈子。她既然恨她,她还对她客气什么。

    竖着走是走,横着走也是走。

    往楼下走了两步的她又上来了,敲卫生间的门问她:“娜娜,今天不用上班吗,公司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娜娜正在补妆,也不理她。

    卢笛继续问她:“食堂阿姨怎么没来,她请假了?”

    娜娜打开门气冲冲的朝她吼:“你还有闲心管这些,还是好好想想你还能在公司里待多久吧,奶奶。”

    卢笛没想过那些,她关心的是中午能不能有饭吃,上赶着问她:“中午在哪吃饭啊?”

    “食堂阿姨请假,吃饭问题自己解决,蠢死了!”娜娜不屑的骂她,一咧嘴,露出她的两颗虎牙。

    砰!

    门被她重重地砸上了。

    两个梨子就是她这一天的饭。

    从前,养尊处优的她高兴了,吃两口,尽挑她爱吃的虾,蟹,牛肉,豆腐。不高兴了,鲍鱼也懒得多看一眼。

    如今,她想吃饭了,一日三餐,青菜,白菜,住习惯了她也能吃,偏偏这时候连青菜白菜都没有了。

    好饿,好饿,她拍着肚皮,似乎瘦得一拍肚皮就到后背了。

    身后传来走动的脚步声,听声音她知道是刘姐,不想跟她打照面,现在回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往一楼走。

    到一楼楼梯口的位置她停下了,二楼食堂传来抽油烟机转动时发出的轰轰声。

    不多时,还能闻到一股肉香,把她肚子里的馋虫给扰得不得安生。

    外边传来汽车的刹车声,听动力的声响,那是刘姐的老公江哥,原来刘姐正在为江哥准备中餐。她心中感叹:有家人的感觉真好,此时的她不想让江哥发现,一转身又赶在与江哥进楼之前上了四楼。

    四楼有五间空房,暂时没人住,不怕再遇上他们尴尬。为什么她会害怕遇上他们呢,他们明明是同事,可是,她的存在感好差,没有一个同事喜欢她,连做饭的食堂大姐都在排挤她。

    娜娜说的是对的,她还能在公司待多久?

    哎!

    在四楼的阳台站了许久,她才从楼上下来,不管是二楼还是三楼都是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只有她一个人,无所事事的。

    她来到二楼的食堂。

    锅里还有些饭,桌上也还有些剩菜,顾不上脸面不脸面的,她躲在食堂角落里狼吞虎咽的把剩饭剩菜给吃干净了,碗一放便听到有人叫她。

    “你怎么在这啊,彭总找你。”优优幽灵般出现在她身后。

    卢笛像抓包的兔子被撞了现行,惊得不行,说话结巴了:“他,他,他,找我干嘛?”

    优优摇头:“我也不知道,他说在公司的办公室等你。”

    嗬!

    卢笛一路上忐忑不安,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失业了大不了再找份新的,还能比这里更差?想法是很壮烈,做法却不然,她悬着的心一直跟到了彭总的办公室。

    彭总一脸不悦的打量着她,语气异常平和:“卢笛,你来公司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想知道你对公司有什么想法,有什么看法。”

    卢笛心虚的低头:“没有。”

    声音小得有如蚊子哼哼。

    “大声点。”

    “没有。”卢笛抬起头来,正视彭总的犀利眼神。

    彭总“腾”的站起来,往桌子上一拍,咆哮着冲她吼道:“上班开小差,下班跑最快,加班看不到人,公司的宣传活动看不到人,我养头猪也比养你强啊。你一天到晚,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呀,啊,不说娜娜,刚来的新同事,样子没你靓,口齿没有你伶俐,人家刚来第二天,宣传活动就签了单,你呢,来多久了,签到单了吗,啊?”

    他的一通怒吼,让卢笛不敢开口说没人通知她的事,谁知,彭总骂到痛处没能刹住:“混日子的给老子滚。”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