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想滚

    “彭总,我不想滚。”卢笛咬着唇轻轻道。

    说完以后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惊讶,隐藏在内心中的倔强迸发出的力量惊人,这家公司并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老板刻薄,同事心机深沉,没有人喜欢她,没人看重她,为什么她不愿意离开?

    彭总的惊讶不亚于她,惊讶之色仅在他脸上停留一秒,他快言快语紧接着卢笛的话说道:“不想滚,就好好干。”

    刚才的话好似不是他说的,他回归平静,卢笛缩着脖子点头:“嗯!”

    “这样吧。”他想了想,不知是出于心血来潮还是故意给卢笛出难题,“我把你调到工程部,你,”他单手指着她,这种指法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那种不舒服延续到他那句话的后半段,“到工程部磨练磨练。”

    磨炼什么,到目前为止,她除了知道工程部是男人的天下,他们的工作很忙,很累,很繁琐,其它的她一无所知。在食堂里,业务部,会计部,设计部的都早早的赶回来把那该死的菜汤菜汁吃干净了,工程部每次都姗姗来迟,来得最晚的只能啃几口白饭,连剩汤都没有。通常吃饭的过程当中,大部分人都是享受的,不享受的人也能安静的吃完一餐,工程部就不一样了,一边嚼着剩饭,一边还低声下气地跟客户沟通,跟施工方沟通,谁都是大爷,就他们工程部的是孙子。

    她这个还没到现场报到的孙子还当了一回孙子的孙子,彭总的话说完不到十分钟,工程部的头江经理给她打电话了,场面是大孙子训大孙子的孙子,一开口,比彭总凶十倍:“工程部是男人的天下,干不了两天只会哭鼻子的,趁早滚蛋。”

    又叫她滚。

    卢笛不喜吃软饭,她还就硬了心肠,拿着姿态偏不滚。豪迈气十足的的她很客气地向工程部的江经理报到:“我是卢笛,请多多关照。”江工不收这套,他冷声喝道,“别说没用的,赶紧来工地。”

    江工的一声招呼,卢笛屁颠屁颠地去了工地。

    她是怎么去的呢,打了一辆的士,的士倒也快,一踩油门滑到盛世荷苑,卢笛找到了三栋的1102,轻轻敲了门,门打开以后,江工瞪着他的大牛眼厉声道:“来了。”

    “嗯。”

    卢笛以为江工会教她些什么,江工上来便训她:“你一个女人家做什么监理,我告诉你,这个工作很辛苦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玩,那点薪水也没有你想象的好拿。”

    她点头,然后又摇头。

    江工瞪着他的大牛眼,一副孺子不可教,朽木难雕的傲慢态度问:“是懂了,还是没懂。”

    “不懂的地方,希望江总多指导纠正。”

    “我自己一大堆烂事没解决,可没工夫教你。”江工的眼睛大,嗓门大,他是个粗人,只知道粗暴的吼骂,他唯一的那点细心都给了他老婆,并没有因为卢笛的几句恭维就对她客气了,他手上有十几套房子,好几个复式楼,一个个催命似的催他,他不知道赔了多少好话,死了多少脑细胞,还没能衔接好。

    带个女娃娃。

    纯粹是浪费他的时间。

    他的手一摆:“要学东西找别的监理,找我,我没空搭理你。”一通冷语如冰水把卢笛从头淋到脚,她站的地方尴尬了。底下有块板子,板子上有泥工沏好的盖板,泥工麻烦她让一让,她让了,后边又一个泥工要拿工具,她站的地方恰好就在他所需要的工具之上,这位泥工又麻烦她让一让,她一让再让,最后退到了门边上。

    这次,没有妨碍任何人吧。

    她的身后传来了声音:“哎,麻烦你让一让。”背材料的泥工从她身后一揩,一块灰色沾在她的衣服上,她有一种想一头撞死的心。

    她的衣服,衣服啊。

    这件衣服他们在这里做半年也赔不起,她急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一抬眼,正好对上江工的目光,江工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她要滴落的泪憋了回去。

    “哎,别站在门上,风大,影响我们干活。”

    她的后脚跟一落,只听“咣”的一声响,门被重重的关上了,她死皮赖脸的要求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让他们这群男人嘲笑吗?

    她心有不甘。

    “乓乓乓”卢笛把门敲响了。

    开门的是正在门边上干活的泥工,他回头看了看正在指挥其它泥工做事的江工,江工再次看了她一眼,自打这一眼之后,卢笛对他的眼神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让她进来。”

    进来的后果是,灰扬到了她心爱的衣服上,沾到了她最爱的一双鞋上,还落到了她的一头秀发上,泥工一抖水泥包,整个屋子里灰尘满天飞,呛得卢笛一阵猛咳。

    跟着江工从房间里出去之后,卢笛整个人像在灰堆里打了个滚,江工默默看了她一眼,冷嘲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卢笛的眼神依旧倔强,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为了证明自己吗?还是觉得她也能在这个地方挣得一席之地,自打她来工地之后,她似乎感应到有一个声音在向她召唤,呼唤她留在这个地方。

    鬼使神差的,她没有落荒而逃,而是坚定的留下了。

    江工转了另一个态度:“你这身段,姿态,完全可以找个好男人嫁了,过养尊处优的生活。”

    “什么样的叫好男人。”卢笛喃喃道,换作以前她也会这样认为,父母离开之后,沈星俊弃她而去之后,她不再认为有什么人可以让她依赖,她能依赖的只有她自己。

    江工一脸傲娇地手指滑向自己:“像我这样的就是,百分百的好男人。”

    “可惜已经有老婆了。”卢笛哼道,假如他一直摆着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不定她对他还能产生一分敬意,可惜,他的眼神出卖了他,他在看娜娜时的闪闪发光的眼神再切换到看他老婆时那种淡然已足以说明一切。

    江工把卢笛当成单纯的女孩继续忽悠她:“找不到好男人,也可以找一个好靠山,把你娇嫩的皮肤熬在这种地方,不出几年你就跟工地上那群打砖拆墙的大姐一样,到时候可就难找婆家喽。”

    卢笛不以为然,只当他在吓唬她,但当她亲眼见到江工工地上一群正在拆墙的大姐时,她的心里生出危机感。抡着大锤打墙的几个大姐个个虎背熊腰,力大无比,脸上的皮糙得似裂开的水泥墙。卢笛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认真地看了她们几眼,几个大姐被卢笛看得不好意思,其中一个开口问她:“小姐,你看啥呢?”

    小姐?

    卢笛看上至下看了自己的衣服鞋子,她看起来不是跟她们一样吗?

    “你这双鞋俺见过,在商场里。”一个大姐咧开嘴笑了,她跟卢笛多说了几句话,她们的爽朗打消了她的不安心理,卢笛突然觉得监理这份工作没有那么恐惧了。

    瞧,她们也逛商场,也爱美,她们拿了工资也能买跟她脚上穿的一样的鞋。

    能穿这种鞋,又能显示出她跟她们有什么不一样吗?

    她要做一名监理,一名真正的工程部的监理。

    心底豪气万丈,回到宿舍端着碗时,落差又来了,这些男人饿了什么都能吃,几颗花生米配着一瓶白酒能够吃下两碗白米饭,她能吗?

    放下碗,又累又饿的感觉突袭而来。

    她快撑不住了,拿着盆子去浴室里洗澡,里面有同事在洗澡,有两个人的声音,一个在洗澡,一个在洗衣服,他们嘴里谈论着部门里来的新同事,正是她卢笛。

    “什么工作不好做,她跑来做监理,是不是脑子有病,那是女人能做的事?”这个声音听起来像小李工。

    另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说道:“撑不了几天的,她会不会不知道,接手的工地不做到完工是结不了工资的。”这个声音是大李工的。大李工和小李工是两兄弟,为了区分他们两个,他们把弟弟称为李工,称哥哥为老李。

    “哥,我衣服洗完了,你把门光上。”

    他哥粗着嗓子乱喊:“关什么关,谁会进来看我?”

    弟弟甩下一句:“那可不一定。”

    他端着盆子出来时正好撞上卢笛,他猜到卢笛可能听到他跟哥哥之间的议论,有些不好意思:“我哥还在洗澡,你稍等一下。”

    卢笛点头。

    在他未下楼梯之前,她叫住李工:“能加你的微信吗?”

    “可以啊。”

    她想得很简单,江工不愿意教她,她可以自己学,其实李工也不一定会教她什么,李工的眼睛看起来简单多了,她可以套他的话。

    就像现在这样。

    “你到巧家装饰多长时间了?”

    “一年多。”他答得很轻巧,跟江工的咆哮,彭总的喋喋不休,沈工爱搭不理,艾工的真假难辨不一样,李工说话实诚。

    “V城的工作不难找,你为什么要做监理,这个工作其实挺难做的,受老板的气,又要受业主的气,有的工人还要给我们难堪,劝你还是多考虑清楚。在工地没有做完之前,我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我知道。”

最新推荐: 宇宙职业选手 | 全职艺术家 | 开局离婚被迫成为全职艺术家 | 非职业半仙 | 职场签到开局拒绝女总裁 | 女总裁的全职保镖 | 全职保镖 | 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 | 杜小薇升职记 | 职场宫心计 | 职场风云我和绝色女上司 | 职场新贵 | 庶女升职记 |